趣文书屋 > 网游小说 > 幻世昭颜 > 14.刀剑如梦
幻世昭颜  作者:画春暖
    方此时,那厢神明殿圣女的温香软玉床上。

    此床是永久恒温,冬天不冷,夏天不热,又以软玉打磨而成睡在上面舒适得很,只可惜现在躺在上面的圣女乌兰雅却是面目扭曲,哀嚎痛呼。

    再观洒满了花瓣的地上,却有一根根,一缕缕的青丝缠绕其上。

    圣女乌兰雅惨痛地叫出来,眸子里阴毒鸷狠,“千夜你为何对我如此,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啊!”她伸爪抓向正一根一根将她一头秀发都给揪掉了的红衣男子去。

    然而手还没有碰到姬如千夜丝毫,就听“咔嚓”一声骨节断裂的声音传来。

    “啊!”乌兰雅再次痛叫出来,面目极尽狰狞扭曲,因为这骨裂般的痛。

    姬如千夜冷冷哼了一声,不屑一顾地道:“还想要杀我?怕是给你十双手也不够!”

    他回眸扫了一眼那被他锁在床上动弹不得的圣女,忽然大笑起来,一双漂亮的眸子里却是阴险至极,“你瞧瞧你瞧瞧,你就剩一根头发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红衣男子肆意妄为地笑着,那般俊美绝艳,却心如罂粟。

    圣女乌兰雅想尽一切办法挣扎,然而却在这个男人面前输得一败涂地,明明刚刚他还对她满是温柔笑意,和她巫山云雨好不快乐,可是怎么转眼间这个男人就成了恶魔般的存在。

    他将她锁在床上,一根一根地拔着她的头发,地上散落一地的青丝都是从她头上被拔下去的啊!

    她心疼极了,乌兰雅因为受不住疼痛而哭了出来。

    姬如千夜对她的眼泪无动于衷,忽然俯身凑近了一分,伸手拍了拍乌兰雅的脸,又一手掐住了她的脖子,阴柔地笑道:“想知道我为什么拔光了你的头发吗?”

    乌兰雅的嗓子已经发不出声来了,只听姬如千夜轻悠悠地开了口,同时,眸子里显露出一抹妖异的血色来:“谁让你那天扯了我小妹的头发呢!”

    他微合双眸,额心处一抹血色妖月闪现了一瞬,随即又灭。

    紧接着,便听到似是什么碎裂了一般的声音传来,他松开手凌然转身走掉,一袭红衣拂过满地落花青丝,而又能片叶丝缕不沾,仿若刚刚所发生的一切都和他无关。

    而再回头望去,神明殿里已经没有了半丝人烟的气息,圣女乌兰雅的脖子被姬如千夜无声无息地掐断,脑袋滚到了地上,和身子俨然已经分离。

    一地青丝和花瓣裹住了那眼睛还睁着的脑袋,在空荡荡的屋里显得异常诡异和凄惨。

    姬如千夜出了神明殿后便直奔教王的回天宫阙去,半路上遇见了一个和他同往回天宫阙方向去的紫衣女子。

    他欲拦住那紫衣女子的去路,却被紫墨雪直接火辣的一鞭就甩来。

    “给我让开!”那一鞭真是又飒又狠,根本不留余力。

    美人漂亮的眼眸里有“遇神杀神,佛挡杀佛,魔来斩魔”的狠厉!

    姬如千夜还没见过眼神能这么狠却又长得如此美艳至极的女子。

    他摊手,脚下轻移,侧开了身,就那样笑吟吟地给紫墨雪让了路出来。

    他对于美人向来是有求必应的,只不过若是美人不小心哪里惹着了他,他也是可以轻易就将其毁掉的。

    于是两人一前一后往教王的回天宫阙去。

    一路上杀了无数从外殿赶去救援教王的教众们。

    血骨鞭扫过之地,没有一个人的尸身是完整的,他们皆是血骨分离,血花四溅,而相对于紫墨雪杀人手法的残狠,姬如千夜解决这些无关紧要又没有得罪冒犯到他底线的人就显得清新柔和多了,他身上一袭红衣拂过的地方,没人敢靠近半分,近了身的都直接化为一缕血色的长烟飘散灭绝了。

    而此时,回天宫阙的后殿,教王的人和风墨痕他们正打得不可开交,场面一度混乱。

    原来银冷召唤了那些蛊虫和蛇来是为了对付教王。

    在银冷玉笛之音的操控下,那些蛊虫和蛇都一齐向教王攻击去。

    如蜂拥一般而至,爬满了教王的身体。

    教王大惊,有些骇然失色地指着银冷,“你,你这是在做什么啊我的大祭司!我的孩子呀,你怎么倒戈相向,帮着那些人来害你的教王了呢?”教王又摇摇头,叹息一声,“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呀,我的大祭司!”

    言毕,只听他大喝一声出来,眼眸里阴鸷无比,像是在凝聚着某种力量,浑身突然爆发出数道刺眼的光芒来,紧接着他紧攥着的拳头倏然松开了,那一瞬间天崩地裂,爬去他身上的蛊虫和蛇都被震开,密密麻麻地往地上掉去。

    有的从空中掉落下来,被教王的力量震得断成两截,有的直接死掉,化为了肉齑。

    教王将身上流出的血往那些还没有死去的虫蛇身上一洒,那些虫蛇便又反过来开始攻击昭颜他们,就连银冷的笛声也控制不住它们了。

    这些虫蛇喝了教王的血,力量大增,爬行得更快了,不一会就逼至了风墨痕,昭颜和银冷的身上。

    而银冷因为吹笛控蛊不成反造反噬,教王又向他一掌打来,他堪堪接住,却不幸右手捂胸吐了血。

    一个幻术师他流了血,那接下来他的功力将每时每刻都在消减衰弱,直到血凝住不再流的那一刻。

    蛊虫和蛇首先向银衣袭了来,教王最恨背叛他的人,昭颜见此连忙飞身上前,弹指向四面八方打去,那些蛊虫一时被击退,然而没有多会又重新聚集爬过来。

    “师哥,你怎么样了?”昭颜焦急地问道。

    银衣擦了擦嘴角上的血迹,对昭颜摇了摇头,安慰道:“我没事。”说着,一手将昭颜推至安全地带,另一手又连出数掌向教王袭去。

    风墨痕也持刀飞攻而来,和银冷一起对抗教王。

    昭颜在另一侧对敌着不断向她扑杀过来的其他蛊神教人和蛇虫。

    打斗之余,她忽然看到一抹熟悉鲜艳的红影凌空飞来,越过地下那些横尸遍野,翩翩然落座在了教王的龙骨宝座上,大腿翘在二腿上,好整以暇地看着下面那些人在拼杀在缠斗。

    在他到来之前,昭颜依稀还看到了一个紫色的身影甩着血色长鞭,杀出了一条血路来到了风墨痕的身边,和他背靠背,并肩作战。

    那一瞬,孤身一人在那打斗的昭颜忽然感到有些失落。

    那个紫衣女子的到来让昭颜的心中微微起了一丝酸涩感,尤其是看到她和风大哥并肩作战的时候。

    女子一跃轻轻踩上风墨痕的肩膀,借力往前一扑,与此同时,手中血骨鞭挥扬起一记凌厉狠辣的气劲,直裹缠上教王的脖颈而去。

    风墨痕再拔出身后的剑,一手持刀一手执剑,向教王的左膀右臂砍刺而去。

    两人的配合默契而又熟练,紫墨雪踩上他肩膀跳扑过去的那一瞬,动作轻巧而连贯,昭颜也看见那个男人在那一瞬,有意矮了矮身,弯下了一点脊背,为了让女子可以更轻便地跃上去。

    他们,他们应该一起出生入死并肩作战过很多次吧?昭颜不知怎么就想到了这,只觉心里又沉又空落落的。

    连杀人都显得麻木了许多。

    她又解决了几个近身的人,便就一跃而起,使用轻功向龙骨宝座上正在看好戏的姬如千夜那飞去。

    少女身法轻盈地落在了红衣男子的面前,姬如千夜放下了手中盛酒的杯盏,向少女招了招手,拍了拍宝座上还空出来的位置,唤道:“嗳,小妹快过来,快过来坐下跟我一起看场好戏,实打实的好戏。”

    昭颜皱了皱鼻子,怪嗔道:“二哥,你怎么不去帮帮他们呀?就坐在这看!”

    姬如千夜笑了笑,揽过昭颜按她坐下,事不关己地回道:“打架多累呀!看人打架,尤其是这种打得头破血流的,看得多爽呀!”

    昭颜推开他,不痛不痒地揍了他一拳,“你就知道偷懒吧二哥!”

    姬如千夜哈哈笑。

    正说话间,那下面混乱的状况似乎是分出了胜负来。

    风墨痕一手用刀,一手用剑,斩魄刀苍劲而浑厚,灭魂剑锋利而轻厉,他竟然可以双手同用,而又分别以一刀一剑同时斩断了教王的左膀右臂。

    教王惨叫的声音传来,他的脖子也已经被紫墨雪的血骨鞭拧断了,现在已成了一个没有头没有双臂的怪物,突然一下气竭般似的倒在了地上。

    其他的人看到他们的教王倒下,一个两个也都不敢再上前迎战,纷纷你看我我看你,倒戈去了他们的银衣祭司那里跪拜下去。

    胜者为王败则为寇。

    银冷终于是松了口气,赶紧凝神聚力原地自己给自己疗伤,止住内血往外流。

    而昭颜则从宝座上惊喜地跳了下来,冲下面的风墨痕呼喊赞叹了一声,“风大哥你好厉害呀!”

    那可是一个双手既能用刀,又能同时用剑的男人。

    刀剑合璧,所向披靡,斩魂灭魄,无人能敌。

    然而却又伤人伤己。

    姬如千夜蔑蔑地切了声,在昭颜耳边小声道:“别高兴的太早,还没有结束呢。”

    紫墨雪在下面听到昭颜那句话,冷艳的眸光登时望向了昭颜。

    然而姬如千夜却飞速一闪,挡在了昭颜面前,朝冷艳狠厉的紫衣美人挥了挥手打招呼。

    “美人的鞭舞得不错呀!”

    紫墨雪冷冷呵了一声,想动手却又被身旁的风墨痕给按下了。

    就在除了姬如千夜以外所有人都觉得混乱的打斗已经结束的时候,被肢解的教王忽然又重新聚集在了一起。

    被紫墨雪拧断的脑袋滚了过来,被风墨痕砍下的双臂也自行爬了回来,与教王剩下的身体再次合二为一。

    昭颜蓦然一惊,瞳孔大张,“这是肢解术?”

    姬如千夜摇摇头,晃晃手指,“非也非也,是他所修炼的人偶之术所致。”

    “人偶之术?”昭颜拍拍脑门,这才想了起来,她这浑浑噩噩的脑子怎么把这一茬给忘了。

    教王又再醒来变得完整,能够自如行走,这一次似乎还更加的强大而不可对抗了,在场的众人皆惊,教王开始施用人偶之术,不肖片刻,那些他之前炼制的人偶便都在此刻派上了用场。

    他们可不比刚刚的蛊虫,蛇还有那些在教王看来无用之极的教众,人偶可是不会感到痛和累的啊!

    那些人偶听到了教王的召唤齐齐向他们攻打而来。

    风墨痕和紫墨雪立时进入了备战状态,一刀一鞭,一剑一血,杀伐果断而无畏。

    那是两个曾经历过无数生死之战而相依为命的冷血杀手。

    银冷和昭颜却迟迟没有动手,那些人偶之前可都是活生生又无辜的人啊。

    教王也正是在最后利用了这一点,人性的善良有时候会成为一个人的弱点,召唤出了人偶军团来为他一战!

    看着越来越多的人偶死在了风墨痕和紫墨雪的手下,昭颜冲上了前去想要阻止他们,可一到下面,人偶就向她围攻了过来,她心有顾忌,可人偶却没有了意识和感情,只有盲目的攻击,昭颜有几次险些被他们攻到要害,每一次都惹得还在上面看戏的姬如千夜连连叹气,然后挥袖扬去,一道道红光如无形的利刃,将那些人偶顿时一分为二。

    “小妹呀小妹,他们都已经没有了人性,你何故还对他们心慈手软?”

    说着,他突然旋飞上前,身如鬼魅一般来到了正得意于人偶军团沾了上风而哈哈大笑的教王面前,无声无息地以五指化作利爪凝力戳进了他的心房,一举将教王的心脏给掏了出来。

    他俊美的容颜之上有让这天地间的万水千山都为之而失色的笑意,可是话语里却是冷冰冰,阴沉沉的没有任何温度。

    “我倒是想看看,你没有了心,还能做什么?还能再奢求什么?呵……”

    他将教王的心抓在了手上,看了一眼过后便只觉得恶心随手就给扔掉了。

    “真是一颗令人干呕的黑心肝呀!”他深呼了口气,唤道:“小妹,你过来。”

    在教王的心被姬如千夜掏出来的那一刻,那下面所有的人偶都悉数停止了攻击。

    因为教王的心没有了呀,一颗贪婪想要长生不死的心没有了啊!

    一个人若没了心,他还为什么而活着呢?一个无心之人,他还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吗?

    但是教王并没有死,因为那些人偶还存在着,只不过他疯了,心空了,所有的野心都幻灭了。

    昭颜依言向姬如千夜飞了过去然后落地,望着他手上的黑血和地上滚落的被虫蛇撕咬的教王的心脏,一时惊得说不上话来:“二哥,你,你没事吧?”突兀地就问了那么一句。

    她的二哥,她的二哥有的时候真的是狠毒阴险到令人发指!连她这个妹妹都觉得有些害怕。

    姬如千夜摇摇头,好笑道:“我能有什么事?就是被这个黑心肝的人的心给恶心到了,你有没有手帕绢巾啊什么的,快拿来给我我要擦擦手。”

    昭颜拿出了手绢来,“我给你擦吧二哥。”

    “不行!”姬如千夜拒绝道:“会脏了小妹的手的,给我,我自己擦就好了。”

    昭颜哦了声,乖乖地把手绢递给了姬如千夜。

    擦干净手,他用另一只没有被血污染过的干净如初的手揽过少女的肩,柔声道:“好了,小妹;这下一切都真正的结束了,那些人偶也没有了生命之忧再不会被教王所控了,教王也因为心丢了而疯了,相信大祭司接下来会妥善处理好教王和这里的一切的,你现在可以跟二哥我回家了吧?”

 

幻世昭颜: 14.刀剑如梦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