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书屋 > 网游小说 > 幻世昭颜 > 11.密道同行
幻世昭颜  作者:画春暖
    雪似乎有越下越大的趋势,仿佛要有一场暴风雪即将来临。

    残阳彻底褪去了,天空变得灰白而苍茫。

    大黑蟒将昭颜带到了那个一身玄黑劲装的男子面前。

    昭颜从大黑蟒的背上动作淑雅而利落地翻身下来,走到男人的面前,将用来装信的小竹筒在男人面前晃了晃,一双清澈的杏眸里有柔美的笑意,“这是你给它的?”

    少女身上所散发的甜美温柔的气息让人感觉很平易近人。

    然而风墨痕并没有说话,深沉的眸子里映着少女姣好的容颜,她是那般的清灵而纯净。

    和双手沾满鲜血于刀光剑影中搏命的他完全不同。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们绝不是一路人。

    见他沉默着,昭颜便就只当他是默认了。

    她回忆了一下,那天在山洞外的悬崖边,她记得那个紫衣的女子好像叫他风墨痕。

    但是她又不确定,便试探性地唤了他一句,“喂,你是叫风墨痕吗?”

    男人依旧没有开口,仿佛沉默是金。

    昭颜叹了口气,这个人还真是冷酷呢!

    她不管又走近一分来到他身前,自顾自又说:“你应该是在这里等候大黑蟒的主人吧?你是他请来刺杀教王的杀手?”她忽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眸光嚯的一亮,纯然笑道:“就是祭司大人让我来接见你的,他让我来配合辅助你,他一时有事缠身,暂时来不了,就通知我来告诉你,一切按照原计划进行。”

    风墨痕看了她一眼,一听就知道她在撒谎,但是他并没有戳破她的谎言,仍然沉默以对。

    通知银冷来只不过是银冷要求的,因为这一次,他要做绝!在风墨痕进入蛊神峰山底密道时,需要一个人把密道的出口完全堵住或者炸毁掉,以断绝教王所有逃出生天的可能。

    而那个人只有银冷能够在不惊动蛊神教其他人的情况下悄无声息地做到。

    他们并没有什么计划,只有一个字:杀!

    然而见银冷迟迟没有来,而天色渐沉,风雪愈大,再不行动,恐要和紫墨雪那边的时辰出了偏差,风墨痕便也没有再等,决定先行潜入密道。

    昭颜忙跟上他,亦步亦趋地紧紧跟着,那只大黑蟒也一直在地上游得慢悠悠地跟在她脚后。

    风墨雪似乎当身后跟着他的人不存在似的,可当到了密道入口的时候,他却忽然回了头,在青铜色面具的掩映下,昭颜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只听得他开口说话的语气又冷又硬,“你回去吧,这里没你的事。”

    昭颜摇摇头表示拒绝,“祭司大人说了我要和你一起的,我要从旁协助你的。”

    风墨痕丝毫不客气地道:“你跟着我只会是累赘,我不需要你的帮助。”

    昭颜略有些气恼,腮帮气呼呼的愤愤不平,但平心静气一会,她又自我消解了,笃定地道:“我一定可以帮到你的。”

    “你不要小看我,我不比和你一起的那个紫衣姐姐差的。”昭颜绷直了身体,表现出一副气势十足的模样来。

    然而在高大悍猛的男人面前,她显得那么小的一只,只堪堪到男人肩头。

    冷傲的男人明显不信,但也没有再说什么,他抬步进入了密道,昭颜离密道入口还有一步之遥,她也忙着要冲进去,然而男人忽然亮起手中的刀格挡在了她面前,挡住了昭颜的去路。

    “你!”昭颜拧着眉毛瞪着他。

    男人无动于衷,只想把她赶走。

    此去一战,凶险难测,这个女孩本与此事没有关系,无辜之人,他不想连累,更何况她还曾救过他。

    奈何昭颜铁了心要进去,她抬手拍了拍那把泛着幽蓝光泽的刀面,喂了声,有礼有貌地道:“麻烦你把你的刀拿过去一下。”

    男人不动如山,昭颜撇了撇嘴,她抬眸正正望着对面的男人的眼睛,清亮的眨了一眨,眉心雪一闪即逝,便见从她指尖忽然凝出一道微弱似烛火的幽光,她弹指一点,幽幽之火便烧到了风墨痕的刀上,风墨痕颇有些惊讶,不由低眸瞧了一眼那从他刀上忽然燃起的一抹火光,而就在分神的那一刻,昭颜用力拍起他的刀,将刀向上弹起来一尺之距,她再低头弯腰,利用娇小的身形,一下子从刀下钻了过去。

    完了,她哈哈笑,对着风墨痕吐了吐舌头,分外娇俏可爱。

    她欢快地一蹦一跳往里走,大黑蟒也跟在她身后摇头摆尾的,然而走了没几步,男人宽大的手掌又将她给拽了回来,脑后勺撞到了男人坚实宽阔的胸膛上。

    “啊!”昭颜一声痛呼,扭头望了望男人,“你干嘛?”又心道,他这个人还真是硬呀!脾气硬,身体也硬!撞得她后脑勺隐隐的疼。

    “出去!”男人惜字如金,冷酷地道。

    昭颜摇了摇头,弱弱的,“嗯~我不走。”

    男人的刀抹在了她脖子上,“走不走?”

    昭颜一激灵,双手忽然举投降状,一手掌从头上不着痕迹地抹过,然后只听她在半空中打了一个响指,随即便见从她手上多出了一朵小花来。

    她笑吟吟地款款弯了半腰将小花送上,“呐,送你一朵花,请你留下我和它。”指了指身子匍匐在地上,黑黝黝的脑袋却仰起又附和地点点头的大黑蟒。

    风墨痕奇异于她是如何随手变幻出一朵花来的,还有刚刚燃烧于在他刀上却又眨眼间灭了的幽幽之火。

    他看着那花,忽然问道:“你怎么做到的?”

    昭颜笑了笑,故作高深地回道:“这世上除了可用刀剑武功杀人之外,还有一种可令人迷幻的术法能够杀人于无形之中!难道你不知道吗?”

    她把那朵小花送给男人,扯扯他的衣袖,又软声道:“求求你就不要赶我走了好不好?我会幻术,我真的可以帮你的!”

    她笑意柔美,话语温软,看去乖巧如兔,雪白柔软的一只,是个男人见了都会心软!

    风墨痕终于是有所动容,没有说话也没再行驱赶,只沉默着一个人往前继续走。

    昭颜就当他是默许了,于是屁颠屁颠儿跟上,见男人没有收下她的花,又将花重新给插在了高高的发髻上。

    一路上她话语不断,男人却嫌少开口。

    昭颜问:“你身上的伤好了吗?”

    风墨痕点点头,嗯了一声。

    昭颜放下心来,“那就好。”说罢,在斜挂在身上的兜里翻了翻,找了找,找出一瓶瓶装着雪花冰霜丸的瓶子递了三瓶过去往男人手里塞,“这些都给你,你随身带着。以后要是受伤了,吃下一两颗能够缓解你身上的伤势。”

    风墨痕深深地看着她,就那样看了一眼,昭颜便觉得周身的空气沉了几分似的,她忽然意识到什么,连忙轻轻地掌了掌嘴,“我怎么能咒你受伤呢!”

    “啊……”她呸呸呸了几口,又改口道:“吃了能强身健体,增进内力。”

    男人将药瓶推还了过去,冷声道:“我不需要。”

    昭颜叹了口气,“那好吧。”又不死心地道:“要不给那个紫衣姐姐留一瓶?”她笑容可掬地又把一瓶药塞到他手中。

    好像不推销出去一瓶就一点成就感都没有似的。

    “她之前甩鞭要伤你,你还给她药?”男人似乎不赞同女孩的做法。

    也是,他是风里来雨里去,活在没有感情的杀戮之中,行走在鲜血铺就的道路上的人,一颗善心也许早已被鲜血所浸染包裹,忘了人之初,性本善。

    昭颜不以为意地道:“可是她并没有伤到我呀。”

    如果伤到,那就另当别论了。

    “那你自己给她。”丢下这句话,风墨痕就大步流星地走了。

    昭颜只好又把药瓶放回了布兜里去。

    这条密道风墨痕来过,上一次就是和紫墨雪从这里进去然后刺杀教王的,布置在这里的机关和陷进他都知道,上一次在这里吃了很大的亏,所以这一次走得格外小心,巧妙地避开了那些机关和陷进。

    但是密道里的虫蛇却依然有,地上的,墙壁上,头顶上,都爬行着有毒的虫蛇,一不留神就会被它们袭击,然而风墨痕却留意到那些虫蛇根本不敢靠近那个跟着他来的少女半步。

    最让他惊奇的是,那条万蛇之王的大黑蟒竟然也对她俯首帖耳的,明明它的主人是那个银衣祭司。

    走到了一处有很多陷进的地方,风墨痕默默地放慢了脚步,似乎是在等待着身后的少女赶上来。

    昭颜一路小跑过来,他之前实在是走得太快了,这下放慢了脚步,昭颜才小跑着追上,她一心只顾追赶上前面的男人了,也没注意脚下的路,不知道踩到了什么,忽然听到一阵轴轧震动的声音传来。

    风墨痕急道一声,“小心!”

    只见昭颜的脚下瞬间一空,整个人猝不及防要跌落下去。

    下面空空如也,一眼根本望不见尽头,黑幽幽的什么也看不见。

    “唔~”昭颜骂了一句自己,“真是粗心大意!”

    走在这种地方就应当小心一些才是,然而她刚才只顾着追上男人的步伐,给忘了。

    她反应过来,忙凝聚气力,调整身形,欲往上飞去,然而这黑洞仿佛能够吞噬人的气力,还像是有引力似的,拼命把她往下拽,一片空浮,她越落越快。

    就在她以为要无望落底才能反弹的时候,风墨痕却宛如天降神兵一般一把将她从黑洞之中拉了回来。

    她一头撞进他温热的怀抱里,男人身上的气息和结实的臂膀莫名给她一种说不出的安全感。

    他的胸前微敞,微微露出一片刺青来,那般野性而狂放,昭颜看得愣了愣神,那一瞬间,忽然;心跳如擂鼓。

 

幻世昭颜: 11.密道同行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