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书屋 > 网游小说 > 幻世昭颜 > 7.银衣祭司
幻世昭颜  作者:画春暖
    “过来,坐下。”银衣祭司朝昭颜招了招手和颜悦色地道。

    他把她带回了他所住的银华殿之中。

    昭颜下意识看了看这间装饰奢华却又清贵的寝殿。

    寝殿里陈设的都是些像玄冰玉、珍珠石,琉璃瓦,水晶穿蝶帘……等等极为珍贵罕见的物什。

    还养了几株在江南落雪山庄里随处可见的妖艳的曼珠沙华。

    屋里隐隐约约可见有缕缕清气缥缈,置身屋中感觉甚是清爽怡人,这里和外面阴森幽暗尤其是那方看了让昭颜干呕的血池相比简直就像是世外仙境般。

    昭颜听到那叫唤声回了神微微吃了一惊,这个银衣祭司叫她干嘛?她没听错吧?他竟然叫她过去坐下,昭颜看着他修长手指敲点的地方,那可不正是这屋里唯一的一张象牙床嘛?

    她故作有些惶恐地走了过去,向银衣祭司欠了欠身行了个标准的礼,这些都是在落雪山庄时她大嫂教她的,她自幼便没了娘,姬如沉星长她十岁,他十七岁和大嫂成亲的时候她才七岁,自那之后很多时候都是她的大嫂在带她教她一些女儿家的东西,是以她和她大嫂也是尤其的亲密。

    昭颜故意低着头没敢瞧银衣祭司,她想着她现在的身份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村寨里的女子啊,出于对大祭司的敬畏,这样做应该没什么问题。

    然而那个银衣祭司却又幽幽地道:“你低着头做什么?脚下有什么好看的?”说着,故意弯下腰把头低得比昭颜更低,低到了昭颜的眼睛里。

    两个人以一种很奇怪又难为脖子的姿势对望着。

    昭颜眨了眨眼睛,望着银衣祭司脸上的那张银白色面具,奇怪,来到这南疆过后,见到的两个男人都戴着面具,这是什么习俗吗?但是村寨里男子和巫师还有这蛊神教的其他人都没戴啊?

    怕是不想让人看见,保留一丝神秘感,又或是隐藏了什么秘密?昭颜胡乱猜测着。

    她冲着银衣祭司讪讪地笑了笑,银衣祭司先是撑不住了,抬起头扭了扭脖子,淡淡地说道:“把头抬起来让我看看。”

    昭颜哦了声,慢悠悠地抬起了头,银衣祭司一手又按过她的肩,另一手指指那精美的象牙床再说:“坐过去歇歇。”

    “啊?”昭颜忙摇摇头,“回祭司大人,奴婢不敢。”

    银衣祭司笑了笑,虽然看不见此刻他脸上的表情,但昭颜用余光瞥见了他的嘴角是扬了起来的。

    “我叫你坐你就坐,怎么还不敢?”他嗯了声,尾音上扬,似是在疑问有什么不妥,顿了顿,他看了看那床,“莫不是怕我的床上会有什么机关暗器,坐上去就一命呜呼了?”

    昭颜一个劲地摇头,表现出十分担惊受怕的样子,“才不是才不是,只是那是祭司大人您的床,我一个奴婢怎么敢去坐呢!只怕是亵渎了祭司大人您!”

    她小心翼翼地应付着,实在没想明白这个银衣祭司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只听那祭司轻飘飘的声音又传来:“嗯?今晚不仅让你坐我的床,我还要让你睡在我的床上呢。”

    昭颜内心里莫名惊恐又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这个祭司他到底想干什么?让她睡他的床?不由的一股凉意从心底直蹿脑门。

    她晃晃脑袋,身子也跟着抖了一抖。

    银衣祭司看着她刚刚那动作,忍不住轻声笑起来,然后他按着她,把昭颜硬按到了他的床上坐下。

    昭颜浑身不敢动弹,警惕地望着他,然而银衣祭司并没有下一步的动作,只是盯着她脖颈上挂着的那粒雪白莹润的珠子看。

    一手还轻柔地触了过去,摸了摸那珠子,忽然问:“你这珠子是从哪来的?”

    “啊!”原来是对她的珠子感兴趣吗?昭颜松了口气,张口要答,可一想不能就说那是她一个师哥在她八岁生辰的时候送给她的,毕竟以她现在的身份来说,她怎么可能会有什么师兄呢?

    于是她换了个说法,恭敬地答道:“回大祭司这是我一个朋友在我生辰的时候送给我的。”

    “哦?”银衣祭司显得很好奇的样子,又问:“是个什么样的朋友呢?”

    昭颜想也不想地就回,似乎提到这个她很高兴,银衣祭司捕捉到少女眼眸里那明亮的笑意。

    昭颜说:“是我一个很好很好的朋友,他可疼我了,总是会把好吃的好喝的都留给我!”

    银衣祭司呵了声,嘴角犹带笑意,又问:“那他现在怎么样了?”

    说到这个,昭颜明亮的眼神黯了黯,她摇摇头,“我不知道,我好久都没有见到过他了……”

    “那你想他吗?”银衣祭司插了一句话问。

    昭颜点点头,“嗯,我当然会想他了!”

    银衣祭司嘴角上的笑更深了,他松开那珠子,捂着嘴打了个哈欠,直觉困意袭来,便揉了揉昭颜的脑袋瓜,散漫地道:“我困了,先睡去了,你也睡吧,就在这张床上。”

    昭颜啊了一声,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就见银衣祭司已经飘然远去,躺到外间的软榻上合眼睡了起来。

    他竟然把床留给了她,去睡软榻。

    眼看着他是真睡了过去,昭颜便往身后的床上一躺,开始胡思乱想起来,这个银衣祭司到底为何如此对她?想着想着,还没想出个所以然,她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

    清晨,一束暖阳从琉璃窗投洒进来碎金的光芒。

    柔和的晨光照在那张清冷的银白色的面具上,折射出一缕晃晃荡荡暖黄的光晕,迎着那温暖的光,榻上的人缓缓睁开了眼睛来。

    有人的脚步声传来,进而没有敲门通报就直接进了来,一眼瞥见软榻上的人醒了,昭颜便满面笑容可掬地道:“祭司大人您醒啦,正好我给您打来了洗脸水……”说着,少女脚步飞快却又稳妥地把洗脸水端到了银衣祭司的跟前,然后双手奉上,弯腰恭敬地道:“祭司大人,请享用。”

    银衣祭司直接将那盆洗脸水从昭颜手中接了过来,微微冷了声问:“是谁让你去打的洗脸水,让你这么做的?”

    昭颜摇摇头,“没有没有,没有人让我这么做,是我自己要去打的!”

    “你自己?”听她那么说银衣祭司的语气又缓和了下来,他还以为是他屋里哪个不长眼的侍女或是仆从勒令眼前的女孩这么做,所以才冷了声问,而不是针对眼前的这个女孩,是在责问那些服侍在他屋里的其他人。

    昭颜指了指那盆清水,殷勤地道:“祭司大人让我来给你洗漱吧!”

    银衣祭司不为所动,反道:“你过来,我给你洗。”他把水放在专门用来放盆的木架上,木架上还有一面镜子,以及配套的一个石玉板凳,银衣祭司拍了拍那板凳,向昭颜招手,“过来坐下。”

    又让她坐下?昭颜真是心中百感交集,这个祭司他到底是想做什么?

    她不明所以地坐了过去,忍不住仰头问:“祭司大人,您是不是觉得我长得像你什么人呢?”

    她猜测着,“比如说:姐姐?妹妹?又或是……”她不想是的那一种,“您昔日的恋人?”

    还是姐姐或者妹妹吧,昭颜觉得,至少是姐姐或妹妹的话,他就不会对她动什么歪心思!

    她眼巴巴望着那高深莫测令人捉摸不透的银衣祭司,惴惴不安地等待着答案。

    银衣祭司拿起旁边梳妆台上的梳子梳起了昭颜的一缕柔软的长发在手把玩着,而后昭颜听他漫不经心地说:“我没有姐姐也没有妹妹,更没有什么昔日的恋人,只有一个……”他忽然弯下了腰倾身凑到了昭颜的脸颊边,歪着脑袋看她,笑着继续说:“只有一个小师妹。”

    昭颜啊了一声,眼睛眨了一下,某种久远却又让她记忆犹新的画面忽然在她脑海里一一闪过……

 

幻世昭颜: 7.银衣祭司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