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书屋 > 网游小说 > 幻世昭颜 > 5.江南落雪
幻世昭颜  作者:画春暖
    江南,落雪山庄。

    一个身穿青灰色武衣的中年男人正在山庄里大声咆哮着质问下人,“那个死丫头呢?她到底跑哪去了?怎么还不回来?是不准备认我这个父亲了吗?”

    “啊?”

    山庄里的下人们被他们庄主忽然出关然后这一通疯魔似的发怒都给吓怕了,一个两个的都唯唯诺诺不敢上前回报,他们山庄的大小姐确实已经逃婚离家好几个月了!

    他们都不敢吱声,生怕会说错话再惹恼了这位性格暴躁古怪又独断专行的庄主。

    几个月前的一日,正是落雪山庄的三小姐姬如昭颜与南安王府世子南宫陌定亲要成婚的日子。

    两家的婚事是早在昭颜和南宫陌还没出生时就定好的,他们两家是世交,后来又由南宫陌向当今的圣上提请,皇家也恩准了他们的婚事,还专门拟了一道圣旨,是以落雪山庄和南安王府的这门亲事便成了皇上亲赐的婚事。

    南宫陌自小和昭颜也算是青梅竹马,对昭颜更是从小便宠爱有加,可是昭颜就不同了,她并不喜欢南宫陌,只把他当做哥哥来对待。

    所以在他们成婚的前一日,昭颜就抗旨不遵,逃婚离家出走了。

    那时她也是费了好大的劲在她大哥和二哥的暗中帮助下才出逃成功的,之前她是被她爹姬如烈关了起来。

    在她逃婚过后南安王特别生气,觉得失了面子,这可是皇上亲赐的婚事,她这算是抗旨不遵呀!一气之下,正准备通过皇家发难降旨怪罪于落雪山庄,可是南宫陌却又去求皇上不要降旨怪罪落雪山庄和昭颜,也请求他的父王不要为难落雪山庄和他心爱的昭颜,他跪求了三天三夜,南安王实在不忍心才就此罢了!

    而昭颜自逃婚离家出走过后便一路从南北上,游历江湖,看山看水,好不逍遥自在,然后一路上发现了多地有人口莫名失踪的怪事,那些失踪的人口皆是些和她差不多年纪的少年和少女,有的甚至比她还小,她觉得此事怪异,便一路追查此事,不再只顾吃喝玩乐,终于是被她发现了些眉目,查出了那些人皆被掳去了南疆蛊神教,于是她便离开了中原来到了南疆境地。

    而此刻的落雪山庄里,那些下人们都不敢出声,只把求救的目光投向那坐在一辆四轮车上,被一看去仪态甚是端庄贤淑的少妇缓缓推来的他们的少庄主身上。

    坐在四轮车上的青年人他穿着一身鸭青色的长袍,面容温润如玉,眉目秀雅,似乎是畏冷,身上还系着一件披风,披风上饰着暖和的绒毛,他身患残疾,又体弱多病,双腿不能自由行走,只能被人推着,此刻推着他走来的正是他娴静温婉的妻子。

    也是昭颜的大嫂云月城城主的女儿云满衣。

    那轮椅上的男子便就是昭颜的大哥姬如沉星了。

    云满衣推着姬如沉星向那正发怒的中年人走去,似是怕她的公公会发怒误伤到她的相公,她便在离姬如烈五步之远的地方停下了。

    轮椅上的姬如沉星咳了声后然后温言开了口道:“爹,你别担心了,我已经派人寻到了阿颜的踪迹,她现在在南疆境地,目前一切安好。”

    姬如烈听到这话后先是平复了一下怒气,似乎也松了口气宽心了那么一会朝着身后的宝座上坐去,然而不肖片刻,他又拍着桌子大声呵道:“担心?我会担心那个臭丫头?我不把她打死就好了!她竟然还敢不听我的话逃婚!啊?她跑去南疆干什么,不知道那个地方都是蛇啊虫啊蛊什么的吗!”

    姬如沉星知道他父亲这话其实还是在关心阿颜来着,只是他习性向来古怪刁钻,异于常人,所以关心的方式也总是那么特别。

    姬如沉星又道:“爹只管放心练功便是,二弟已经带领一队人马前去南疆接阿颜回来了。”

    “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都不知道?”姬如烈忽然发问。

    姬如沉星无奈地摇了摇头,“爹你一直闭关练功,今日突然出关,孩儿还未来得及禀报,二弟已与七日前便先行快马加鞭赶去南疆了。”

    姬如烈哦了声,又沉声问:“最近山庄怎么样?”

    他向来不怎么过问山庄大小事宜,只每隔一段时间象征性地问一下,姬如烈沉迷于练功,早已把山庄的料理大权交给了姬如沉星,然而姬如沉星身有残疾出门多有不便,有些事情他不能亲自到场处理如若离落雪山庄太远的话,所以他就又把一部分权力分散给了他的二弟姬如千夜。

    兄弟俩齐心协力一个料理家族内部事物,一个专门负责山庄与外面江湖上各门各派的交际往来,作为他们的妹妹,昭颜自是受尽他们俩人的呵护宠爱,乐得自在,有这样两个厉害的哥哥,昭颜才能这么放肆任性地说走就走!

    就算到时候爹要罚她,她的两个哥哥也是会想尽一切办法帮她免于受罚的。

    姬如沉星闻言,恭敬地回道:“回父亲,山庄近来一切安好。”

    姬如烈点点头,中气十足的声音响在大厅中,“那就好。”说完便转身要走,出关不过是在练功的时候忽然想念起了他曾经的亡妻妙灵,继而又想到了他唯一的女儿,便出了关想来看看昭颜,然而那臭丫头竟然还没回来,简直把他气得半死,所以才有了这么怒极冲冠质问下人的一幕。

    如今得知了那丫头的消息便觉安心了不少,又要回去闭关练功,临走前,姬如又叫住他,“爹……”

    姬如烈回头扫了他一眼,问:“还有何事?”

    顿了顿,姬如沉星开口道:“南安王府那边……”

    他还没说完,姬如烈就又怒目而视了,他怒骂起来,“别跟我提那个王八蛋,我好心答应他把闺女嫁给他儿子,结果……”他一手指天,豪迈轻蔑得很,“我闺女不就是逃婚了吗?呵!他就让皇上下旨来对付我落雪山庄,当我这落雪山庄好惹的!啊?”他骂骂咧咧的,提到南宫陌的时候神色又缓和了下,“不过他家那个小兔崽子倒是对我家这死丫头死心塌地真诚实意得很。”他摸着下巴上很久都没有剃过的胡茬,又说:“等那个臭丫头回来了,我还要把她给许配给南宫陌,让他们成婚,那小子对她不错!是真心的,但是他那个爹,我是不会让臭丫头认的!”

    说罢,一转眼就消失不见了。

    姬如沉星长长地叹了口气,十分地无可奈何,“爹他怎么还要把阿颜嫁给世子殿下呀,他不知道阿颜逃婚就是因为对世子没有男女之情不喜欢他才不想和世子成婚的嘛?”

    “唉,真不知道爹是不是像阿颜说得那般,练功把脑子给练坏了?”他满脸忧心忡忡的样子。

    云满衣闻言开了口安慰道:“夫君莫要担心,这可能只是父亲大人随口说的罢了,而且父亲大人行事向来古怪,难以令人捉摸,也许等阿颜走了许久之后再回来,他便又舍不得嫁女儿了呢。”

    秀丽娴雅的少妇温婉和柔地笑着,半弯着腰轻轻拍了拍轮椅上男子的肩,姬如沉星亦抬手与她的手相握,暖声嗯了句,“但愿吧。”

    /

    南疆盛产瓜果,果实还又大又甜,因为昼夜温差大,所以利于糖分的积累。

    昭颜自扶着那老妇回了老妇的家后,那祖孙俩便拿出封存的瓜果来盛情招待了昭颜,还有其他许多当地的特产吃食,昭颜好久都没有这么开心饱饱地吃过一顿饭了。

    她一边吃着一边招呼着祖孙两人也吃啊,可是她们俩俱是神色凝重地望着眼前这个和她们生得明显不一样的女孩。

    那个老妇的孙女忽然开口问:“姑娘你不是我们南疆人吧?”

    昭颜点了点头没有否认,“嗯,我是从中原江南来的。”

    “怪不得,原来你是中原人。”那个女孩咬了咬唇,不免又心生担忧,“你这个样子,怎么能够蒙混过去呢?”

    昭颜笑着安慰她,擦了擦嘴和手不吃了,看着窗外的日头渐渐落下去了,便拉起女孩让女孩带她去她平时梳妆打扮的地方,然后扶着女孩的肩让她坐在镜子面前,她则垫在女孩的肩膀上对着镜子神秘莫测地笑了笑,说:“你闭上眼睛,等我叫你睁开眼的时候你再睁开。”

    头戴白巾的女孩点了点头,嗯了声,缓缓闭上了眼睛。

    而屋外,一轮清月慢慢爬了上来。

    大地洒下一片银白色的清辉。

    凉夜风起入骨冷,一轮月白映瞳明。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村寨的小巷中传来巫师大人来接今日被蛊神选中的南疆女子的敲门声。

    老妇贴在门框后听着就快到她家了,可屋里的两人还没动静,自从进去了过后也没见她们出来,老妇不由有些担心着急。

    巫师大人就要来了呀!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而就在老妇慌张着急之时,在她的身后忽然传来一声甜甜地喊叫声。

    “奶奶!”

    老妇回头,俨然看到从屋子里竟然走出一对男女来。

    女的是她的孙女,可那男的——老妇一时竟然没有辨认出来。

    昭颜拉着女孩欢快地走到老妇身前,在老妇面前转了个圈,学着老妇孙女的声音又道:“奶奶,你看看我,看看我是不是你的孙女啊?”

    她身旁的女孩也又忽然喊了一声奶奶,老妇不知是怎么回事?看看昭颜又看看昭颜身旁换了一身装扮和脸如今俨然是一副少年模样的她的亲孙女,已经分不清了。

    而正在此刻,巫师大人带领一队教众的敲门声传来了。

    昭颜跑去开门,老妇在后面招手叫着,泪水从满是皱纹的眼眶中夺眶而出,昭颜却回头冲老人笑,挥手道:“奶奶你快回去吧。”又冲老妇身旁的少年眨了眨眼睛,少年拉过老妇干瘪的手来,小声道:“奶奶奶奶,我在这里呢。”

    老妇回头,听到孙女的声音这才恍然有些明白过来。

    而那厢巫师大人已经带走了昭颜和其他十八名少女一同前往蛊神教去。

    巫师给她们用黑布蒙上了眼睛,昭颜便只能听声和靠着感觉辨位,记下通往蛊神教幽长的道路。

    她们好像来到了一座山上,山路崎岖难行,又有虫鸣鸟叫声不绝于耳,今夜的月光分外清亮,可是昭颜她被蒙着眼睛看不见,却能清明地感受到南疆的夜,夜凉如水,带着丝渐入初冬的寒冷。

    而在山的另一头,亦有一个女子在这深夜里瑟缩着微微发抖全身都感到一股冷意袭来。

    她努力地向着温暖的地方靠去,双臂环绕上身边男子的身然后紧紧地抱住,发出梦呓般的声音,“墨痕,墨痕,我好冷,好冷啊!”

 

幻世昭颜: 5.江南落雪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