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书屋 > 都市小说 > 穿成反派他妹 > 19.第019章
穿成反派他妹  作者:雪默
    在第二次喊疼之后,沈瑜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其实就是原主这副身体有痛经的毛病,而且还是很痛很痛的那种,而沈瑜却从未经历过这种疼痛,一时间才会反应这么大。

    之后听到沈霄慌张地以为她要死了,要不是实在太痛的话,沈瑜真的会笑出声的。

    李叔年纪大,经历过的事也多,看到地毯上的血迹后,也就不慌了,指挥沈霄道:“你快把她抱起来,送回房间,让她回床上躺着。”

    沈霄平时都是对别人颐指气使的,哪里容得别人对他大呼小叫,可这会心里着实慌张,也顾不得这些,抱起沈瑜就往楼上跑,当真是用跑的,生怕跑慢一步,她能直接断气。

    李叔则是很快找出热水袋,灌上热水后,送上去给她暖肚子。

    等一切忙完,李叔才将沈霄从沈瑜房间里推出来,“好了,没事了,剩下的,她自己知道怎么弄,我去给她煲碗糖水。”

    沈霄心有余悸,看一眼关紧的房门,不放心地问李叔,“她真的没事?”

    李叔说:“痛经死不了人,放心吧。”

    沈霄又说:“真的不用去看医生?”

    李叔说:“实在太痛,只能吃止痛药,看医生也没用。”

    沈霄心想:痛经都治不了,要医生有何用!

    两人一同下楼梯的时候,沈霄又说:“是不是这阵子欺负得太狠了?”

    难得沈霄也会有自我反省的时候,李叔欣慰地说:“小姐还小,就先生一个亲人,你对她好点。”

    沈霄烦躁地想:怎么比宠物还难养??以前死气沉沉的不好玩,最近终于好玩点了,又这么快被玩坏,麻烦!

    想了想,他对李叔说:“她不是喜欢那些娃娃吗?都拿去给她吧。”

    李叔听完连忙点头,心想先生终于知道要疼了人。

    为了给沈瑜一个惊喜,他还特地选了晚上等她睡着,偷偷进去将娃娃摆在她床上。

    结果沈瑜第二天醒来,一睁眼就看到十个SD娃娃围坐在她身边,目光诡异地看着她,差点没把她吓死。

    来势汹汹的生理期疼痛,着实把沈瑜折腾个半死,她以前从未痛过经,以后却要每个月经历一次,想想都觉得恐怖。

    也不知道原主以前是怎么熬过去的,反正她忍不了,不仅吃了止痛药,还跟老师请两天假,在家养着。

    也正好趁着两天琢磨小考的表演,她想了想,觉得没必要修改白慕雨给她的剧本,但到时要怎么临场发挥,白慕雨也管不住,反正两人不用一起排练。

    但戏也不能故意演砸,这毕竟是每个月的小考,关系到学分,老师和学生都会认真对待,所以白慕雨才敢这么放心地拉她组队,而不怕她故意陷害。

    白慕雨虽然只是大二生,但她有个当红的姐姐,演戏的机会不少,经常被叫去出演女配,这点是班里大部分人都比不了的,有了这些锻炼机会,白慕雨的演技肯定要比其他同学娴熟,她自己肯定也是这么想的,所有才会想到拉沈瑜组队,准备用演技碾压沈瑜。

    可白慕雨想得再完美,也不会想到,沈瑜其实是个穿越来的,而且本身就是个演过好几部古装剧的演员,就算演技没有很尖端,但起码不会生涩,也不会怯场,跟白慕雨比起来,可能还有过之。

    这样一分析,沈瑜就觉得挺不好意思的,自己还真有点欺负别人小姑娘的嫌疑,但这种幼稚的争端是白慕雨先挑起来的,她也没办法。

    两天休息,之后又是两天周末,沈瑜等于一口气休息四天,这四天她都没见到沈霄,问李叔,他也说不知道,会不会是被她痛经的样子吓到,找别的地方呆着去了。

    四天休息过后,就是小考,沈瑜生理期一过去,人也精神抖擞起来,感觉自己已经无敌了。

    一大早赶到学校,班里同学已经来得差不多,桌椅都被挪开,中间空出个地方,供考试用。

    因为只是各班的小考,还不至于去动用大舞台,教室内的场地完全足够。

    沈瑜在人群里看一圈,白慕雨还没到,她的几个死党倒是先来了,几个人凑在一起,看着沈瑜,然后小声议论,时不时还发出几声窃笑。

    沈瑜懒得理她们,自己找个位置坐下,然后将白慕雨给她的两页纸拿出来看,虽然里面稍有改动,但她并没有特别标注出来,从纸张上看,剧本还是原装不动的。

    沈瑜坐下没多久,白慕雨也赶到,进教室后也没去和她的死党们说话,径直走到沈瑜面前,笑道:“我还以为你不敢来学校了。”

    沈瑜抬眼看她,“为什么不敢来?”

    白慕雨说:“怕小考时跟我演对手戏啊!”

    沈瑜道:“我既然接了你的剧本,自然不会怕。”

    白慕雨皱着眉头看她,觉得这沈瑜真的是越来越不一样了,现在都敢面不改色地跟她顶嘴了。

    “你是不是廋了?”白慕雨忽然问她。

    沈瑜楞了下,虽然她还穿着原主宽松的衣服,但因为瘦得比较明显,衣服和眼镜也已经掩盖不了真相,“这不关你的事。”

    白慕雨冷笑,“真是丑人多作怪,就算你瘦成闪电,也不会变漂亮的。”

    沈瑜笑了笑,“这也不关你的事。”

    白慕雨弯下腰,小声说道:“现在你还笑得出来,等会就该哭了。”

    沈瑜挑了挑眉,回一句:“那就看谁先哭。”

    放狠话谁不会,反正不要钱。

    这次小考是两人一组,每组15分钟左右,自选题目,老师会通过学生这十几分钟的表演,给予评分。

    每次小考的内容都不一样,要看老师怎么出题。

    沈瑜和白慕雨这组,是第五个进去表演,两人拿到排号后,也没像其他人一样凑到一起对戏,而是各看各的剧本。

    等到班长喊她们,两人才一起走进去。

    老师手里也有学生交上去的剧本,在看到她们两人一组时,还挺意外的,但既然能一起来演,证明已经是磨合好的,也就没多问,直接让她们开始。

    白慕雨饰演的宠妃,深得皇帝的宠爱,整个后宫,无人能出其右,又独揽后官大权,所以连皇后都比她矮几分。

    宠妃恃宠而骄,除了皇帝,谁都不放在眼里,走起路来,眼睛都跟长在头顶似的。

    这样的角色,对白慕雨而言,简直就是量身定制、本色出演,她都不用多少演技,就能将这样的角色演得入木三分。

    而沈瑜的皇后,就不太好拿捏,她明明贵为一国皇后,地位却不如一个妃,皇帝一年到头都没见过她几次,她活得委屈又可怜。

    在白慕雨设想中,皇后就是一个可怜兮兮的角色,非常适合沈瑜,她就应该是这样小心翼翼,可怜兮兮的人。

    可实际上,沈瑜的表现却跟她的想象相差甚远。

    因为是古装剧片段,戴着个眼镜容易让人出戏,所以在老师让她们开始的时候,沈瑜就将眼镜摘下来,虽然眼前一片朦胧,但并不影响她的走位。

    此时场上,两人其实都是有表演经验的,所以在入戏的瞬间,眼神与神态,都有所变化。

    白慕雨春风得意,趾高气扬,沈瑜气度犹存,眉间却藏着郁色,角色背景,一目了然。

    两人在御花园相遇,皇后心情不快,便想避开宠妃另觅他处,宠妃又怎么会错过这个让皇后难堪的机会。

    当下就把人拦住了。

    宠妃上前得意地说道:“皇后也是来赏花的?正好,前些日子,皇上让人给臣妾送来的牡丹,开得正美,皇后也来赏赏?”

    皇后表情平静,一只手却紧紧地握成拳,努力隐忍着,“不了,你自己慢慢赏吧。”

    宠妃抬眼打量着她,皱着柳眉说:“皇后这身衣服,是前年的款式了吧,难道内务府没给你送新的去?这帮阳奉阴违的狗东西,看我不好好教训一番!!”

    皇后看她一眼,道:“行了,少惺惺作态,给谁不给谁,还不都是你的意思。”

    宠妃忽然哈哈大笑道,“原来你还知道后宫大权在谁手里,我就要克扣你的东西,你又能耐我何?一个早已失宠的女人,拿什么来跟我争??”

    虽然早就看过剧本不知道多少次,但此时面对白慕雨的表演,沈瑜还是忍不住在心里骂了句脏话,妈的,这剧本肯定是白慕雨自己写的,不然有哪个皇后真的这样被一个妃子骑到头上的??又没被打入冷宫,就算不得宠,她还是皇后,地位还在的!

    剧本演到这里,皇后应该开始可怜兮兮地掉眼泪,然后风度尽失地咒骂宠妃,场面凄凉又心酸。

    然而,沈瑜从一开始就不打算按白慕雨的剧本走,只见她嘴唇紧抿,看向白慕雨的眼神里夹带着冰霜雨雪般的冷意,那是一个母仪天下的皇后该有的威严,以及一个女人被夺去所爱后的愤恨。

    皇后步履坚定决绝,一步步逼近宠妃,站定后的一瞬间,只见她眸光一动,眉头收紧,抬手就朝宠妃脸上扇去。

    “啪——”

 

穿成反派他妹: 19.第019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