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书屋 > 都市小说 > 吃藕 > 1.第一章
吃藕  作者:昔邀晓
    本该炎热的四月天,说下雨就下雨,说降温就降温。

    窗外雨声淅沥,明明是下午三点,却被乌云渲染出了傍晚六七点的氛围。

    手机自带的闹铃声猝不及防打破一室的寂静,一只腕子极细的手从毯子里伸出来,准确无误地摸上震动不休的手机,将闹铃按掉。

    随后又过了足足五分钟,顾藕才顶着一头凌乱的长发,从沙发上爬起来。

    奶牛花纹的毯子从她身上滑下,为了睡得舒服,她只穿了一件黑色的背心与热裤,一侧的肩带从圆润的肩膀上滑下,她随手把肩带扯回肩膀,踩着拖鞋去刷牙洗脸。

    下午三点,是她的一日之晨。

    细软的牙刷刷毛扫过贝齿,擦出泡沫,带着清爽微甜的味道在口腔蔓延。醒来后她的眼睛眨了不下百遍,可还是又酸又涩,最后干脆闭上眼睛——反正镜子里的自己也没什么好看的。

    顾藕将洗面奶沾湿揉搓抹到脸上,在她的左右眼睛下各有三抹淡红,淡红色以颧骨为起点,从上往下,如同抓痕一般,落在她的脸上。

    这是她出生起就有的胎记,长哪里不好偏偏长在脸上。

    托这抹胎记的福,她从小就是别人口中“丑八怪”、“怪物”。

    如果没有这抹胎记,她能变得很好看——会有这样的想法并不是出于顾藕盲目的自恋,而是因为她有一个双胞胎妹妹,妹妹和她长得一模一样,却唯独没有这个胎记。

    妹妹很可爱也很漂亮,无论是外貌,还是待遇,都是小公主级别的。

    ——明人不说暗话,顾藕曾发自内心地嫉妒她那个从小被千娇万宠的妹妹。

    风吹起窗帘,顾藕朝阳台瞥了一眼,立马就睁大了眼。

    她知道外面在下雨,但是她忘了,她的猫头抱枕还在阳台上。

    顾藕三步并作两步,绕过茶几跨过坐垫,将自己已经被淋得湿透的抱枕从阳台上拿了回来。

    塞满棉花的抱枕吸了水之后变得沉甸甸的,顾藕家客厅又是木质地板,她怕弄得一地水,于是飞奔着把猫头抱枕拿去浴室,塞进洗衣机里。

    等她钟爱的猫头被二次清洗,顾藕这才原地蹲下,用手臂环住了自己的胸。

    胸大+不穿内衣+肆无忌惮撒丫子奔跑=作死

    ——愿来世能做个贫乳。

    顾藕默默许下这么一个愿望,好半天才从地上站起来。

    回到客厅,顾藕拿起手机想着要点什么外卖,正好就看到了在她刷牙洗脸这段时间,被她错过的三通电话,来电显示都是同一个人——

    顾城秋。

    她爸。

    顾藕把未接记录删除,继续盘算着要吃啥,突然手机又震了起来,来电显示还是顾城秋。

    顾藕想了想,按下了接通键。

    “顾藕?不接电话你干嘛呢?手机不用买来看的吗?我都给你打了三通电话了你才接,你……”

    “这个月的钱我已经打给你了。”顾藕开口,声音散漫,语调悠长,打断手机那头的絮絮叨叨。

    “我不是来跟你要钱的!”顾城秋像是被人戳伤了自尊,震声吼道。

    顾藕意外,她甚至又一次看了看手机来电,确定显示的就是她爸的名字,这才回了一句:“难得,平时都是说……”

    顾藕想了想,用棒读的语气说道:“‘我是你爸和你要钱怎么了,你从小吃的喝的我哪一点亏待过你’……难怪今天的声音听起来格外理直气壮哈。”

    顾城秋被气个仰倒,对着顾藕破口大骂。

    但来来回回都是那几句,说顾藕说话没礼貌态度不对,不改改以后嫁人迟早被她老公打死,又让她看看她妹妹,和她妹妹学学,说哪怕能学到一半,也够顾藕好好过下半辈子……

    顾藕可没有浪费电量听别人骂自己的大度,直接挂机,继续叫外卖去了。

    下单成功后顾城秋又给她来了电话,顾藕厌烦,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这一天就别想有好心情干活了,于是吼道:“有话快说!”

    手机那头默了一下,能隐约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我来说我来说。”

    然后就换了人。

    “顾藕啊。”

    顾藕在沙发上调整了一下姿势,没说话,但也没挂电话。

    顾藕的妈妈接着道:“是这样的,你还记得小莲有个未婚夫吗?就是简爷爷家的孙子。叫简怀轩的。”

    顾藕当然记得。

    因为简家的背景,顾城秋没少在别人面前炫耀自己女儿有这么一个优秀的未婚夫,还隔三差五就让顾藕的妹妹顾莲去人简少家里做客。

    顾莲也早早就以简家少奶奶自居,还总会在和朋友交谈时态度自然地把自己与简家这层关系透露出去,以获得他人的艳羡。

    甚至当年高考,父母也是以顾莲以后是要嫁到简家去为理由,说顾莲的学历不能太难看,于是就将她们两个的准考证对调了。

    最后她帮顾莲考上了美院,她自己则去了顾莲考上的职业技术学校。

    偶尔顾藕回忆起这段往事她都会叹——

    只恨当时年纪小,包子莫怪狗来咬。

    顾藕踩在沙发扶手上的脚像是踩单车一样交错有力,心想不知道自己亲爸亲妈这回是要坑自己什么。

    手机那头顾藕的妈妈还在继续:“怀轩他上个月出了车祸伤了腿,可能治不好了,说不想耽误小莲,哎呦,我们哪里是这样的人啊你说是吧。”

    顾藕哼笑一声,按下了手机录音键。

    就听亲妈继续道:“我还和他们家说好让小莲过去照顾怀轩,可谁知道小莲她和学校申请了出国做那个什么交流什么的,这机会多难得啊,没办法,就想找你帮忙,先替小莲去怀轩那里,照顾怀轩一段时间。”

    顾藕听亲妈把话都说完了,这才开口,道:“我要听实话。”

    “这就是实话啊,我是你妈我还能骗你吗?”

    顾藕停下踩沙发扶手的动作,压低的声音就像是在讲鬼故事一样:“我要听说实话,不说的话,我就挂断电话把你们的都拉黑,你们别想找我去给顾莲那个小贱人收拾烂摊子。”

    好言好语的妈妈顿时就像是被点爆了的□□包:“你怎么能骂你妹妹是小贱人?!她是你亲妹妹啊!”

    顾藕把手机拿开:“挂了。”

    “等等等等!!”亲妈一连狂喊,顾不上最疼爱的小女儿被大女儿骂贱人,连忙道:“我说我说,你别挂电话!哎呦你这孩子现在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你以前很乖很听话的啊。”

    是啊,听话到把自己作践到泥里。

    顾藕也是离开家里,步入社会惨遭毒打染了一身的戾气才知道,她一直渴求的父母疼爱狗屁都不是,换不来深夜加班后错过末班车的打车钱,也换不来房租水电费,更不能剁掉顾客或者甲方状似不经意摸到她身上的手。

    只有自己,只有好好爱护自己,她才能一点一点,从泥里爬出来。

    “快说——”顾藕拖长了声音催促。

    顾藕妈妈这才把事情真相一一道来。

    简怀轩是车祸断了腿,也确实提出了解除婚约,但不是因为怕耽误顾莲,而是对方一开始就对这门长辈定下的婚事有意见,也对顾莲不来电,一直就想着法子要终结这场婚约,如今断了腿,退婚退得顺理成章。

    但顾城秋哪里肯看着到手的金龟婿爬走,就一个劲地替自己女儿表深情,还主动提出让自己的女儿来照顾简怀轩。

    可惜顾莲也不想下半辈子和一个坐轮椅的绑定,就瞒着父母偷偷安排出国,昨天一大早就不见了人影。

    顾城秋夫妻俩找了一天没找到,这才想起自己还有一个女儿,因为长得丑一直没什么存在感,甚至连简家那边都不知道她的存在,于是就想着让顾藕先顶替一下自己的亲妹妹,上门去照顾简怀轩,直到他们把顾莲找回。

    顾藕噗嗤一下,毫不客气地笑出了声。

    顾藕的声音很清澈,听起来清越入耳,却十分嘲讽。

    然后她就把电话挂了,保存录音传上云端某个文件夹,顺带把父母的号码拉进了黑名单。

    做完这一切,顾藕收敛笑意垂下手,躺在沙发上睁着眼睛一动不动,直到门铃声响起,她拿起手机看了看,才发现自己居然在沙发上咸鱼躺了半个小时,浴室里她的猫头抱枕都已经洗好了。

    靠!有这时间发呆她还不如睡个回笼觉呢!

    瞬间收拾好心情,顾藕抓起一件运动外套穿上,乖乖把拉链拿到最顶,又将茶几上一把美工刀塞进口袋里,这才去开了门。

    门外果然是外卖小哥,顶着大雨来挺不容易的,还要面对一个口袋里揣着美工刀开门的被害妄想,顾藕发自内心给对方道了声谢,又从门边柜子上拿了一包纸巾递过去,让对方擦擦脸上的雨。

    对方估计也是没想到能有这一出,还没反应过来就接过了纸巾,连声和顾藕道谢。

    关上门,顾藕先去把自己的猫头抱枕拿出来找个地方挂好,然后才去厨房把定来的鸡排饭倒进了自己的泡面碗里,端着泡面碗去了客厅。

    电视打开找到自己上回看到一半的纪录片,饮料倒上,头发扎起来,开吃!

    刚刚炸好的鸡排外脆里嫩,一口咬下去鲜香四溢还有汁,就是饭有些软了,但是没关系,顾藕不挑食。

    鸡排饭搭配苏打水搭配纪录片,这日子真是神仙都不换。

    等吃了饭洗了碗,顾藕关掉电视拿起手机回卧室,并顺手打开了自己的微博。

    微博私信里有一条未关注人消息,顾藕想了想,点开——

    【你人真好,如果我现在去敲你家的门,你会也给我一包纸巾吗?】

 

吃藕: 1.第一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