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书屋 > 穿越小说 > 大宋第一状元郎 > 第十一章 浅谈大宋风月场
大宋第一状元郎  作者:日日生
    杨霖以前每日读书习字,十几年如一日,从未荒废。为了不显得太过奇怪,杨霖现在也会走一遍程序,不过是走马观花一般,不十分走心。

    九经三传他早已背的滚瓜烂熟,就算不日日诵读,也不会耽误接下来的省试。

    大宋如今取士,还要考较诗词,仔细回想了下杨霖以前做过的诗词,都是些中下之作。这具身体以前的主人,虽然博学强记,刻苦用功,但是和天才两个字完全不沾边,没有如今大宋那些遍地都是的诗词大家的才情和灵韵。

    若是让他中规中矩去考省试,就算能中也只能挂个末梢,虽说现在提前搭上了蔡京、童贯的顺风车,但是一个进士的出身还是可以省不少事。

    天气逐渐转凉,深秋的西风摩挲着院里的梧桐,杨霖伸了个懒腰,放下诵读了半天的《公羊传》,转头一看锦儿单手托腮,睡得正香。小丫鬟今年才十四岁,正是对这些最厌倦的时候,杨霖不禁回想起自己十四岁时候,在课堂中那无边的困意。

    难怪这些圣人能成为圣人,随便说出一句话都有催眠的作用,真是法力无边,我说怎么越念越困呢。

    杨霖自嘲几句,轻手轻脚地推开书房的木门,一阵冷风吹进来。锦儿一个激灵,睡眼朦胧地叫了声:“少爷,念完了?”

    杨霖直接不睬这个小迷糊,对着满院的西风扩了扩胸,大宋的天空澄澈净蓝,空气中飘着淡淡的花草香气,让人精神一振。

    锦儿背着手蹦蹦跶跶地走过来,刚睡醒的声音甜甜糯糯:“少爷,这么好的天,不出去走走么?”

    小妮子最近老是跟着杨霖出去,都快上瘾了,毕竟是十几岁的少女天性,不喜欢闷在杨家九进九出的大宅子里。

    杨霖摇了摇头,说道:“今天请了几个师傅教习杨天爱他们些拳脚技击,这些浑球读书没一个上进的,看来要因材施教了。”

    锦儿稍微有些失望地哦了一声,这时候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紧接着就是杨三标志性的公鸭嗓:“大郎,外面来了几个贡生,要请大郎去参加聚会。”

    大宋的贡生又称举人,和后世的举人不同,这个贡生是一种临时的资格。

    如果你在当地的州府通过了府试,就成了贡生,具有进京赶考的资格。若是这一次没有中进士,那不好意思,三年之后的大考你没有资格参加,除非再次参加府试获取贡生资格。

    府试又称解试,排名第一的杨霖才会被叫做解元,这些贡生可以说全是他的同期,将来要进京一同参加省试的。

    这种聚会,倒是不好推辞,杨霖回头一看,锦儿满脸得意,笑成了一张月牙,不禁没好气地说道:“这下遂了你的愿,换身得体的衣服,咱们去会一会这扬州城的才俊。”

    “扬州才俊不就是少爷么?”

    “哈哈,小嘴抹了蜜,说话真甜。”

    -----

    杨霖是商贾之家,纵使家中豪富,在书院交往的也是些普通人家的子弟。

    这个年代虽然不禁止商人参加科举,但是毕竟是礼法逐渐抬头的北宋末年,士绅官宦人家的子弟心中都有一些傲气。

    来到大堂内,一群书生围着杨霖家的大厅中的字画指指点点,脸上或艳羡、或清高、或痴迷...

    杨霖轻咳一声,众人这才围了上来,其中几个十分亲热,也有在后面不说话的。

    “大郎,听说你前些日子卧病,可曾好利索了?”

    “大郎,他们说你是府尊的座上客,可有此事?”

    “都静一静!”一个看上去十分年轻的书生抬手往下压,大声道:“大郎,我等听闻你身子恢复,凑了钱在清音阁为你摆酒庆贺一番。”

    这是杨霖的挚交好友,大名在后世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姓秦名桧字会之。此时这个大奸臣看不出一点奸邪的样子,长得是四平八稳,出身是县令之子,不过他爹比较清廉,家中十分清贫。

    杨霖干笑一声,纵使是出了名的正人君子,这具身体从前也是青楼常客。大宋搞市场经济带来了社会的繁华和开放,仓廪实而失礼节,腰包鼓而起**,这真是一个礼崩乐坏的美好时代。这个时候的青楼,已经是社会精英阶层人人趋之若鹜的场所,上至国君下至商贾,文人雅士达官贵人,无不以狎妓而自得。

    在大宋逛青楼并不是堕落的表现,甚至还很文雅,当然也要分档次。

    大宋的烟花客大概分为三种,第一种是底层的劳动人民,纯属为了解决个人生理需求,他们所去的地方叫做“窑子”。是上不了台面的,是底层的低端的肉欲的,是真正的色情交易,而不是美好的情色交易。那是市井百姓,尤其是没老婆的穷光蛋为了解决生理需求经常光临的场所,是真正的失足女乐园。

    一些穷苦的小混混,在路边的小屋子里安置几名赤身裸体的女乞丐,在墙壁上凿几个小洞,让女乞丐在里面作真人秀,供路边的心猿意马的嫖客先看着,实在憋不住了就进门交钱,然后挑人办事,按照记载,人均消费仅需七文钱!要问有多便宜,要知道大宋百姓吃个包子都要三文。

    一般的官商巨贾主要是重色(颜值),这些人也是为了渔色而去,经常有那些过了气的花魁,被他们赎身为妾。碰到个脾气秉性好的,不失为一条出路。

    而文人名士们是既看颜值也看才华,更多的是去吟诗作对,附庸风雅,穷酸的很。往往是豪掷千金,只为搏美人一笑,就连小手都摸不到,还乐颠颠的,殊不知这些才情并具的绝世尤物背后里都有个日到想吐的男人,倒有点后世的沙雕土豪打赏女主播的意思。

    杨霖他们所要去的清音阁,自然是是属于第三种,阁里的几个行首身价不菲,在扬州是顶级的花魁。

    就连身后的锦儿,也不排斥自家少爷进青楼,要知道这不仅是正常的社交活动,还是相当文雅的行为。

    清音阁并不是一个酒楼,而是一群典雅的园林小院,粉墙鸳瓦,朱户兽环,飞檐映绿郁郁的高槐,绣户对青森森的瘦竹。

    环境之秀美,一般的豪绅也不能比,是扬州顶级的风月场。

    杨霖对这里的一切都比较熟悉,饶是如此,跟着秦桧逛青楼,还是让他有些心神恍惚。

    我这辈子,跟奸臣是结了缘了么....

 

大宋第一状元郎: 第十一章 浅谈大宋风月场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