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书屋 > 穿越小说 > 重生:嫡女要逆天 > 001 干完坏事不擦屁股
重生:嫡女要逆天  作者:韩七七
    七月,夏日炎炎,烈阳当空。

    帝国边界附近有座无名山,山上四季如春,美景如画,仿佛置身于仙境。

    山顶之下,半腰之上,美景博主苏玖璃误入神秘村庄,怎么也找不到返程的路。

    破旧的房屋,大型蜘蛛网,杂草丛生,荒无人烟。

    她转身环视四周,正兜兜转转查探出口,背后忽然遭受双掌袭击。

    “嘶!”苏玖璃吃痛闷哼,身体不受控制,随惯性向前扑倒。

    过程中,她呼吸越发急促,脑袋渐渐犯晕,隐约有窒息的可能。

    怎么回事?谁在后面?

    她刚才还好好的,就算被推,也不至于突然变成这样吧?

    眩晕感增强,苏玖璃两腿发软,未曾来得及弄清楚原由,“扑通”一声彻底跌倒。

    本以为整个身体会落入杂草中,不曾想内有乾坤,她竟意外滚入地下。

    随着鼻息间的空气越来越薄弱,苏玖璃耳边零零散散传来几句话。

    “大小姐呢?不应该死在这里吗?为什么突然不见了?”

    “二小姐说一定要把尸体带走,照现在的情况,回去不好交代啊!”

    “算了,先把她落下的东西拿着,我们再仔细找找。”

    听到这里,苏玖璃哪里还不明白?

    只要她活着,就会对妹妹苏静雪继承家业产生威胁,所以对方起了斩草除根之心。

    呵呵!原来年幼时的远走,长大后的忍让,包括父母的不管不问都抵不过利欲熏心四个字。

    苏玖璃一阵冷笑,对死无所畏惧,却放不下生性胆小的弟弟。

    她成天野在外面都能遭苏静雪的黑手,何况苏景澈时时刻刻呆在苏家?

    大脑意识完全消失的前一刻,苏玖璃流下了后悔而悲怒的泪水,也对刚才所发生的一切充满疑惑。

    那两个人为什么能自由进出神秘村庄?他们用哪种方法加害于她的?

    苏静雪在这其中充当了何种角色?一个人定夺?被利用?还是其他原因?

    八月,烟纱岛

    最近一段时间,全岛多户人家受到不明物侵入,对方不盗金银也不拿钱财,专门去厨房偷吃偷喝。

    干完坏事还不擦屁股,弄得家里乱糟糟的,就像刚刚经历过地震一样。

    新闻播出后,岛上自卫队加大力度巡查破解,几天下来,人力物力去了不少,结果却半点进展也没有。

    就在大家热衷于议论此类怪异事件的时候,某个饿过头的罪魁祸首又开始行动了。

    只见它眼角下有一朵红色蔷薇,除此之外,通体灰白,四肢发达,毛发浓密偏长,体型适中。

    所谓频频侵入的不明物,正是本该死去一个月左右的苏玖璃。

    或许上天怜悯,她竟然没有挂掉,反而意外的变成一只猫。

    一只本该生活在雪山之上,却每时每刻都浑身燥热的雪猫。

    苏玖璃出现在烟纱岛并非贪玩或一时兴起,带着强烈的目的性。

    毕竟,以她现在的模样不但报不了仇,也保护不了弟弟,反而容易遭到贩子的毒手。

    若想慢慢揭开苏静雪的真面目,就必须找一个强大的靠山。

    所以,她来了。

    中午时分,苏玖璃走出藏身之处,轻车熟路的来到烟纱岛中据点最高处的别墅旁。

    蹲守片刻,趁着大门被人从里面打开,提起四条腿,一溜烟窜了进去。

    屋内冷飕飕的,凉意将她团团围住,让滚烫的躯体得到更多缓解。

    肚子饿的咕咕直叫,苏玖璃也没客气,大大方方小跑,随后转入厨房。

    小鼻子嗅了嗅,闻到不少菜香,有红烧肉,清蒸鱼,排骨汤,各种蔬菜小炒等等等等。

    “喵!”真好,终于可以开饭了。

    她舔舔嘴唇,两眼放光,不出意外的流下了滴滴口水。

    厨房里这会儿没人,苏玖璃明目张胆的穿梭在纯白色菜盘中间。

    看到一个,尝一口。

    逮到一份,咬一下。

    她饿得前胸贴后背,也不管什么矜持,什么叫淑女形象。

    一顿海吃海喝,小肚子填得饱饱。

    靠在桌角旁休息了会儿,苏玖璃送出两只前爪,将小pp向后撅起,舒服的伸了个懒腰。

    来回两次,再打了个哈欠,缓缓起身,准备去找正主“大腿”。

    别墅后花园,烟纱岛现任岛主阎墨白悠闲的靠在躺椅上。

    头顶树荫,微风拂过,静谧如夜,好不惬意。

    自从六年前从神秘村庄探险回来,他便得了一种怪病。

    全身寒冷如千年冰川,谁也碰不得,摸不得,否则,接触之人五秒内必定被冻成冰雕。

    如果时间再久点,生命力绝对就此止步,直接去见阎王。

    苏玖璃楼上楼下跑了两圈,累半宿,也没找到要找的人。

    想着去后花园碰碰运气,便没有停下休息,迈着四条小腿儿继续奔波。

    几分钟之后,果不其然,她发现那家伙正闭眼靠在躺椅上。

    男人身穿米色家居服,修长两腿笔直平放,双手相互轻扣,搁在身前。

    透过落地窗玻璃,苏玖璃下意识咽了咽口水,视线由左向右缓缓移动。

    哪怕阎墨白没有直起身子站立,也无法忽视那健硕的体魄,还有189cm的高海拔。

    偷看不过瘾,她用前爪推开玻璃门,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苏玖璃之所以找上眼前这位大爷,除去实力强悍,地位极高,两人认识,能抱大腿之外,还有一个直接因素。

    阎墨白喜欢养宠物,越聪明越好,越稀有越好,越难征服越好。

    作为人心猫身,脑袋瓜又灵活,她有自信能将他成功拉拢。

    苏玖璃迈着猫步小跑前进,一阵寒气扑面而来,顿感苏爽适宜,比吹冷空调还要舒服。

    越往男人身边靠近,越发觉得清凉无比,就像掉进冰窖。

    之前听说阎墨白得了怪病,而且性格大变,她一直没信。

    现在亲眼所见,亲身体验,也算证实了传言不假。

    面对纯天然冰库,苏玖璃没忍住体内的燥热,一个跳跃来到男人身上。

    前脚刚想趴下凉快凉快,后脚便发现喉咙口被卡住。

    仔细一看,怒火直冲脑门。

    这家伙竟醒了,还往死里掐她脖儿,靠!果然阴晴不定,也忒狠了。

    事隔一个月左右,再次体验呼吸困难,苏玖璃吓成斗鸡眼。

    她急的用两只前爪紧紧抱住阎墨白的大手,后面两只又蹬又踢。

    “喵!”王八蛋,快放开我,本小姐喘不过起来了。

    “喵!”堂堂烟纱岛岛主,男子汉大丈夫,居然对流浪的小母猫下手,你良心何在?

    苏玖璃不停的摆动尾巴,连连怒叫,疯狂反抗。

    躁动之下,她等来的不是收手和放过,而是一句疑惑。

    “居然没被冻住?”五秒钟过去,阎墨白褪去暴戾,诧异挑眉。

    几年来,活物到他手上都会很快冻死,像这样毫无影响的迄今为止还是第一个。

    男人不减手中力量,似乎还有嫌弃之意,苏玖璃气得张牙舞爪。

    “喵呜!”怎么没动?本小姐一直在拼命抵抗好不好?

    明明四条腿加嘴巴再加尾巴都在动个不停,你眼瞎啊?

    此冻非彼动,苏玖璃倒真的误会阎墨白了。

    不过,这点并不重要。

    他们之间的有趣生活才刚刚开始,以后的日子长着呢!

    “敢瞪爷?胆子不小。”阎墨白慢慢放松力量,换只手拎住苏玖璃的后颈。

    意外的发现让他收起杀心,兴趣大增,手腕转了转,若无其事的打量起突然闯进门的小东西。

    “毛太脏,脸没洗,瞧着挺肥,肉没几两,长相还行,勉强及格。”粗略看完,评价不高。

    最后,阎墨白把目光停在苏玖璃眼角下方,十分难得的弯起唇角:“这朵蔷薇不错,貌似小鼻涕虫脸上也有。”

    红艳艳的花瓣犹如点睛之笔,熠熠生辉,分外美丽。

    他见过一次,因为所在的位置比较特殊,所以印象较深。

    阎墨白提起儿时随口起的绰号,苏玖璃瞬间炸毛。

    “喵!”你才鼻涕虫,你全家都鼻涕虫。

    八百年前的事情了,他居然还拿出来说,要不要脸?

    苏玖璃卷卷舌头,狠狠翻了个大白眼,以此来表示内心的鄙视。

    傲慢的模样十分不屑,阎墨白看后不恼,也不介意。

    反而觉得她龇牙咧嘴的腔调和某个小丫头很像,甚至莫名吻合。

    冰眸瞥了瞥手中脏兮兮的灰毛,男人一把将苏玖璃丢到旁边的石桌上。

    “言归正传,最近在岛上偷吃偷喝,还忘记擦屁股的那位是你吧?”他拿起事先准备好的特制湿巾,优雅的擦拭双手。

    视线低垂,漫不经心。

    阎墨白改口查案,苏玖璃打了个踉跄,秒秒钟变怂。

    偷吃偷喝就偷吃偷喝,干嘛提擦屁股这几个字?

    也太难为情了。

    深怕挨揍,她自顾自的玩起尾巴,佯装听不懂的样子。

    “想赖账?行,爷给你看看证据。”放下湿巾,阎墨白点点头。

    拿起手机,找出视频监控,什么也不说,直接递到苏玖璃眼前。

    画面内,一只饿了很久的灰白猫咪正在偷吃,狼吞虎咽,毫无形象可言。

    不知道嫌热还是多动症所致,它的坐姿相当妖娆怪异。

    一会儿叉开右后腿,一会儿翘起左后腿,还时不时轮流扬起前面两只爪子。

    整个过程花样百出,动作频繁,跟跳了场水上芭蕾似的。

    看到手机画面,苏玖璃顿感熟悉,这不就是刚才在厨房偷吃的场景吗?

    为何会……

    如琥珀般的眸子转了转,她暗道:完蛋,整个作案过程被从头到尾拍摄下来了。

    知道证据确凿赖不掉,苏玖璃干脆死裤子的昂起小脑袋。

    摆出一副确实是我干的,你现在想怎样解决的无愧表情。

    ------题外话------

    新文出炉,不一样的尝试,喜欢的宝宝们记得收藏追文哈!么么哒!

 

重生:嫡女要逆天: 001 干完坏事不擦屁股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