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书屋 > 修真小说 > 诸天封神录 > 第二十一章 送信
诸天封神录  作者:渝州清隐
    “到了!”

    姜尚顿住脚步,看着自家庭院外倒下的大门,说不出喜怒。

    “有妖气。”

    黄天化皱着眉头,那攒心钉径直往妖气来源处飞去,正是院中井口。

    “炳灵公且慢,那是丞相所收坐骑!”

    柏鉴看到黄天化果断下杀手,被唬了一大跳,连忙出声阻止。

    或许是闻到了姜尚他们的气味,那幼蛟从井中钻了出来,可怜兮兮地朝姜尚御水而来。

    “主人,我好难受!”

    那幼蛟被人道气运震慑,萎靡不振,妖力涣散,哪有什么威风。

    庭院内距大门不远处,歪歪斜斜地躺着七八具尸体,尸体胸前都鼓鼓囊囊的,脸上至死都留着惊骇的神色。

    显然他们正愉快地收刮着财物,没想到会在这院子里遇到妖怪,白白送了性命。

    “把大门重新装上吧,顺便布下阵法,免得再有什么阿猫阿狗地往院里闯。

    当初柏鉴大哥一人,我们势单力薄,为了不引起别人注意,才没好生布置这院落。

    现在天化师侄来了,这院落也就容不得其他人随意窥视了。”

    姜尚说完之后,也不理会那些横七竖八的兵卒尸体,朝着自己的书房走去。

    那幼蛟再度缩小到筷子粗细,一溜烟地跟着姜尚进了书房。

    “炳灵公,当初我在共主麾下时,学的是排兵布阵的活阵,这刻录阵法的事,只能看你这位玄门正宗施为了。”

    柏鉴随手勾起地上的大门,然后催动法力,将其复原,接着笑眯眯地看着黄天化说道。

    “我于阵法一道并不精通,倒是截教那些邪道对此颇有研究。

    如今也只能硬着头皮布下个‘山岳大阵’,将这庭院四周变得稳固如山,也免得再度被人破坏了去。”

    虽然被柏鉴恭维了一声,但黄天化却没有昏头,还知道自己不擅长阵法,也只能苦着脸,硬着头皮开始布置那山岳大阵。

    黄天化布阵的时候,柏鉴却直入姜尚书房。

    “丞相,这三元县如此乱象,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柏鉴看到姜尚伏于案前,笔走龙蛇,抽空问道。

    “那聂其昊今朝手足失措,下了道糊涂命令,造成了眼前大乱。

    以他的为人来看,绝不是个坐以待毙的主,或许他会带着县兵落草为寇,然后劫掠为生。

    或许会直接扯旗造反,过一过称孤道寡的瘾。

    当然,若是那陈三尺与聂其昊互相勾结,假托名目,那倒有可能逃过一劫。

    所以你待会儿携我的书信出城,寻我老师,将这县城动乱原原本本地告诉他。

    然后带另一封书信至庆安府总兵府,对刘师兄说我在三元县寻到一绝世将才,希望他可以赐个校尉兵符,让这将才勘定此次三元县祸乱。”

    姜尚迅速写完两封信函,然后交给了柏鉴。

    “丞相放心,这两封信我必定按时送达。”

    柏鉴领了命令后,即刻离开府邸,然后隐身而出。

    现在姜尚身边有黄天化这位实力超过他的人护着,柏鉴离开时并不太担心姜尚的安危。

    “龙君,回井里待着。”

    处理完事情后,姜尚决定修炼一会儿,因此将那幼蛟赶出了书房。

    “师叔倒是一如既往地会使唤人。”

    黄天化于征战杀伐一道颇有心得,但确实没什么布阵的天赋。

    分明有炼虚合道的实力,但布置大阵之时,却屡屡出错。

    ……

    “聂县尉,如果再不阻止那些乱兵,一旦激起民变,朝廷追究下来,你如何逃脱得了干系!

    还请县尉不要心慈手软,必须对那些闹得最凶的县兵明正典刑,才能保全自身。”

    陈俊的那位幕僚手持官印,神色肃然地说道。

    聂其昊捏着手中的信,面色十分难看。

    这次他被吓破了胆,居然下了道糊涂命令,让县兵失控,肆虐县城,若被上面知道,必定难逃追究。

    可若是不去约束那些县兵,恐怕会罪加一等,牵连到族人。

    “聂县尉还犹豫什么,有大人承诺作保,大人此番必定无事。”

    那幕僚看到聂其昊犹犹豫豫,立刻将官印捧于胸前,高声喝道。

    “来人,带他下去休息!”

    聂其昊举棋不定,干脆将这幕僚请出去,然后对着手下的几个屯长问计。

    “大人,那些猴崽子放出去后,到处撒欢,干的那些事,大人恐怕承受不住,也不是那刮地三尺的贪官能够遮掩得下来的。

    为今之计,大人不如选一些忠诚可靠的入山落草。

    我看这朝廷对地方的掌控越来越弱,此时落草,一时半会儿恐怕没人来剿。”

    这是聂其昊的一位死忠,曾被聂其昊救了全家性命,因此劝说聂其昊落草。

    “一旦落草,那就无法回头了!”

    聂其昊十分纠结,他放不下这荣华富贵。

    虽然他仅仅是掌握一县之兵,但在这三元县也算得上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如今似乎还没到落草那一步吧?

    “县尉,早做决断!”

    那死忠单膝跪下,对着聂其昊说道。

    “你们的意思呢?”

    聂其昊有些头疼,揉了揉太阳穴,然后看着其他屯长。

    “听凭县尉吩咐!”

    其他几个屯长没有表态,而是直接单膝跪地,然后低下了头。

    现在那些乱兵所做之事,最终也会牵连到他们头上,所以他们自然以聂其昊马首是瞻。

    “不行,那贪官信不过!”

    聂其昊沉默了片刻,最终下了决定。

    “既然如此,那就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掌管了这三元县!”

    聂其昊命人直接将那县令幕僚斩杀,夺了陈俊的县令大印,然后吩咐麾下,再度出一队人马,将县衙控制起来。

    “点齐兵马,我们去司马府,看看那位司马家的二少爷怎么说。”

    既然解决了陈俊的问题,聂其昊自然不会放任司马家这个大威胁。

    “二少爷,那聂县尉在叫门,我们要不要见他?”

    管家躬身问道。

    “已经是半具死尸的玩意儿,不必理会他。

    若他再敢靠近,命护院直接射杀!”

    司马明月根本没将聂其昊放在眼里。

    当初聂其昊作为三元县名义上的二号人物,司马明月都不曾惧他一分,如今对方犯了禁忌,迟早横死的人物,他更不会放在心上。

    按聂其昊今日闯下的祸患来说,哪怕他直接打杀了对方都不要紧,只需运作一番,就是一笔功劳。

 

诸天封神录: 第二十一章 送信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