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书屋 > 穿越小说 > 盛唐神医驸马 > 第6章 狐媚眼的辩机和尚
盛唐神医驸马  作者:讳岩
    看到《大唐西域记》的手稿,房遗爱想到一个人。

    辩机,那个勾引高阳公主的秃驴!

    这本书最终成书,应该是玄奘口述,辩机笔录。

    如今玄奘还在亲自书写,可见辩机并没参与其中。

    要是能搅合进这件事,说不准可以见到辩机。

    只要能见到那个秃驴,还不信坑不死他!

    “法师在西域见了不少奇人异事。”房遗爱放下手稿。

    “贫僧打算编撰成书,无奈还要翻译佛经。”玄奘回道:“不知得多少年头,才可完成。”

    “为什么不找人一同编撰?”房遗爱说道:“法师口述,由他人笔录,岂不是快捷?”

    玄奘恍然:“将军提醒,如同醍醐灌顶,让贫僧茅塞顿开!”

    “有合适的人,我给法师介绍。”房遗爱脸上堆满笑容。

    其实他心里琢磨着的却是另一件事。

    回到梁国公府,刚进门就撞见了房遗直。

    房遗直劈头问他:“你到什么地方去了?”

    “去了弘福寺,和玄奘法师聊了会。”房遗爱问道:“兄长找我有事?”

    房遗直说道:“刚来了圣旨,要你明日一早陪同高阳公主去会昌寺,替陛下还愿。”

    陪高阳公主……

    房遗爱一脸的不情愿。

    皇帝下旨要他陪同,无非是给高阳制造见一见他这位驸马的机会。

    “明儿陪着公主,你得多照应。”房遗直叮嘱:“得给公主留个好印象。”

    房遗爱嘴上答应,心里却在嘀咕:给她留好印象?那和亲手在自己头上刷绿漆有什么区别?

    “会昌寺高僧辩机,和我有些交情。”房遗直接着说道:“我可以请他多照应。”

    辩机?

    房遗爱眼睛一亮。

    原来勾引高阳的秃驴是会昌寺的和尚……

    明天这趟还真得去!

    得罪高阳,还是先往后放一放。

    把辩机这个秃驴整到不能以僧人身份招摇撞骗、勾引人妇,才是重中之重。

    “长兄既然认识高僧,明天还请引荐。”房遗爱装着恭敬,提出请房遗直引荐。

    “好说。”房遗直回道:“辩机佛法精湛,二弟多与他谈谈,对修身养性也有好处。省得四处惹事,总让父亲母亲担心。”

    “长兄说的是。”房遗爱嘴上答应着。

    他心里却在琢磨,见到辩机,想个什么法子,才能把他往死里弄!

    弄垮了辩机,婚事黄不黄反倒还在其次,高阳以后红杏出墙,可就少个选择!

    当天晚上,房玄龄和卢夫人少不了又千叮咛万嘱咐,生怕他惹恼了高阳。

    憋着一肚子坏水,房遗爱当然态度恭谨的满口答应。

    第二天一早,房遗直早早去了会昌寺,为他打点去了。

    房遗爱则在宫门外等待高阳公主的车驾。

    直到日上三竿,高阳公主的仪仗才出宫门。

    房遗爱迎上去:“我已在此等候公主多时。”

    轿帘没有掀开,里面传出个甜美的声音:“本宫梳洗颇费时辰,想必右卫将军不会有怨言。”

    “公主金枝玉叶,我能有机会等候,那是莫大荣幸。”为了整辩机,房遗爱只能先讨好高阳。

    “小嘴倒是挺甜。”轿子里的高阳慵懒的回道:“前面带路吧。”

    上马走在轿子旁,房遗爱昂首挺胸,一副志得意满的模样。

    高阳公主坐在轿子里,偶尔掀开帘子的一角偷看他两眼。

    房遗爱以往名声不好,高阳每次提起都觉得头大,尤其是皇帝赐婚后,恨不能立刻把他弄死。

    自从他治疗晋阳,高阳的看法有了不少改观,这会看着,居然越看越顺眼。

    皇宫到会昌寺,其实没多远。

    高阳公主到的时候,几位僧人连同房遗直已等在寺庙门外。

    其中有个僧人大约二十六七岁,生的唇红齿白,容貌还挺俊俏。

    只是他生着一双凤眼,眼角上扬,带有几分狐媚气。

    目光在众僧人脸上扫了一圈,房遗爱认定这个僧人就是辩机。

    “小僧辩机,领会昌寺众僧众,恭迎公主。”果然,开口迎宾的正是他。

    “怎么?”高阳还没回应,房遗爱就在马背上弯下腰,阴阳怪气的问了一句:“只迎公主,不迎驸马,是不是看不起皇家?”

    他给栽的这个罪名着实不小,辩机吃了一惊,连忙回道:“小僧怎敢,请驸马入寺奉茶。”

    “我说你这个和尚。”房遗爱咂巴着嘴:“懂不懂尊卑贵贱?公主尊贵,驸马还在其次,请我入寺奉茶,把公主撇到哪去?”

    辩机被他问的瞠目结舌,不知说什么才好。

    陪同高阳的几位宫女,都掩着嘴偷笑。

    轿子里的高阳也在嘀咕:好一张伶牙俐齿的嘴。和尚向来会说,居然被他三言两语给绕糊涂了。

    房遗直在旁,见他闹的不像样子,小声提醒:“辩机法师是高僧,二弟不可胡闹。”

    “礼数本来就有问题,怎能说我胡闹?”房遗爱嘀咕着,下马来到轿子旁。

    他毕恭毕敬的对轿子里的高阳说道:“请公主下轿。”

    一名宫女掀开轿帘,扶着高阳下轿。

    本来低着头的辩机,在高阳下轿时偷偷抬起头。

    看清高阳容貌,他愣了一下,目光流露出一抹痴迷。

    房遗爱一直在留意着他。

    看出他目光中的那抹邪念,房遗爱暗暗冷笑:毫无来由对付你,还会于心不忍。既然你作死,那就怪不得我了。

    进了会昌寺,辩机引领高阳等人去进入禅房。

    走进禅房,他吩咐小沙弥为众人上茶。

    众人落座,辩机说道:“公主与驸马驾临,敝寺蓬荜生辉。”

    “都说佛家淡薄名利,辩机法师说话,怎么带着这么重的市井气?”房遗爱以带着蔑视的语气问了一句。

    辩机被他说的满脸通红:“驸马说的是,小僧佛法不精,实在惶恐。”

    “说起佛法,我倒是认识玄奘法师。”房遗爱说道:“宝相庄严,一言一行都有佛家风范,才是真正的得道高僧。”

    唐玄奘西行取经,历经十数年,不仅佛门推崇、世人称道,就连皇家也极力推崇。

    房遗爱提起他,辩机一脸钦羡:“玄奘法师是佛门圣僧,小僧只能远远听道,不曾有机会当面受教。”

 

盛唐神医驸马: 第6章 狐媚眼的辩机和尚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