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危世界活成种田文[综]  作者:生悲死喜
    二年级的户外体术课上。

    “你这是在干什么?”

    正式上课没多久,藻月很快凭借完美重复了一遍老师刚才示范几组的体术动作,达成这堂课的学习目标,可以到操场另一头的游乐设施那里自由活动。

    体术老师继续指导剩下的其他学生,等后面让学生们自己练习时,老师留意了一下藻月那边的动静,发现她正拿树枝在操场空地上画着东西。

    在旁边看了一会儿,发现没看懂她在画什么东西,老师便忍不住凑过来问道。

    “游戏棋盘!”藻月一边画一边回道,“等下大家都自由活动时一起玩。”

    “哦?什么游戏?跳格子?”老师见她画的是一个个方格,猜测起来,不过又觉得不太像跳格子,因为格子是环形排列。

    “不是啦。”藻月想了想,说,“鼠猫赛跑?就叫鼠猫赛跑好了!”

    “……”

    所以是刚刚临时想出来的吗?

    “就是这个道具是猫。”藻月说着就用木遁变出个猫咪木偶,“其他人以三到四人一组当老鼠,每组轮流投骰子,安排一个成员根据点数前进,但如果投到猫的一面猫可以前进一格,到红色格子可以前进两格,而那组老鼠在该轮失去活动权,被猫追上的老鼠会被淘汰。然后在外围会放有面包,越接近终点的面包越大,拿到面包的老鼠可以安全离开棋盘。简单点说就是老鼠要争取在被猫捉到前拿到面包,最后拿到面包最多的一组是赢家。”

    游戏规则听起来很简单,不过只要稍微深入思考一下就发现没这么容易了。

    首先一组三到四人,每次只能前进一个,如果不幸投到猫的话这轮就不能前进。虽然投到猫的概率只有六分之一,但要前进所有老鼠起码需要三到四轮,而每一组轮流投一次,猫总不可能一次都不动。

    这里就出现一个选择,是应该舍弃其他的老鼠,只让一个老鼠拼命往终点冲拿到最大的面包,还是保留所有老鼠拿近处的面包通过数量取胜呢?

    如果代入到实际任务中……原本只是觉得小孩子临时想出来的游戏,但现在老师开始不这么认为。

    这就是天才的头脑吗?果然就算平时再跳脱,但即使是为了娱乐,想出来的游戏也和普通小孩能想到的不一样啊。

    感叹了一下,老师看着那边还在练习的学生们,吹了声哨子,等他们都暂停看过来后就宣布:“都别偷懒,都有好好练习的话,最后的二十分钟就让你们放松一下,过来玩个游戏。”

    一听能玩游戏,不少学生都雀跃起来。

    不久后,练习完毕的一众二年级学生都来到游乐设施这边。

    果然,在听老师把规则说清楚后。

    虽然不少冲动的男孩子嚷嚷要一定要拿到最大的面包,但一些头脑好的学生已经很快意识到面包并非越大越好。

    之后随着学生们自行分组,并且进行讨论,很快所有人都意识到当中的选择和分配问题。

    看见刚才喊着要拿最大面包的几个小鬼露出懊恼纠结的表情,体术老师心情愉悦起来。

    很快,围绕着如何获得最多面包的鼠猫赛跑游戏在操场上展开。

    而在教学楼的天台上,已经戴上暗部面具的鼬正注视着底下操场上玩游戏的二年级学生。

    鼬在升为中忍后不久便加入了暗部。

    在暗部里,他见识到了许多普通忍者所接触不到的黑暗,也深刻了解到为了维持村子表面上的和谐,背后有多少人在默默牺牲。

    正因如此,他更加不愿看见村子陷入动荡。可如今宇智波一族想要做的事,却是会将村子推向糟糕处境。

    想到今早火影办公室里三代的话:“鼬,我记得去年开学的时候,你和藻月那孩子在一起玩过吧。她最近写轮眼觉醒的事你们族里也听说了,抽个时间带藻月回宇智波族地一趟吧,她是个千手也是个宇智波,木叶并非要夺取宇智波血继,虽然如今就算这么说也很难让宇智波的长老们相信,但如果可以的话,还是希望他们能多少明白,不要做出错误的选择啊。”

    三代没让千手家的人带藻月上门拜访,就是希望能显得随意点,最大程度上安抚住宇智波的那些人,因此他希望鼬看起来像带朋友回家玩一样带藻月进入宇智波族地。如果是大人带着去拜访,形式感就太强也太刻意了,明摆着告诉对方木叶已经知道你们想谋反的事,恐怕会造成反效果,

    鼬当时迅速地应允下来,但在看见藻月的身影时,却有些犹疑了。

    去年开学那天他们是有过短暂交流,可除此外之后便再无交集,他们大概也就见面有印象记得名字的交情而已。所以他现在提出请对方去宇智波族地,对方能答应吗?

    想到这里,鼬就有点羡慕藻月那种自来熟的个性,她好像不管提出什么都很理所当然不会存在尴尬。

    一直纠结着该怎么说这事,直到放了学。鼬想来想去,在摘下暗部面具后出现在藻月放学回家的路上,然后他很快就发现自己多虑了。

    “鼬仔!”

    事实上没等他斟酌着开口,对方一见到他就主动打招呼。

    不知为何,鼬感觉自己松了口气。

    藻月好像有些稀奇地盯着他的护额,说:“听说你去年就毕业了,那鼬仔现在是正式忍者了?总觉得好奇怪,明明我们都还是小孩子,但鼬仔已经出来工作了。”

    鼬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到底只是在单纯羡慕他成为正式忍者呢?还是表达让小孩子面对危险的不赞同呢?如果是后者,那是否和近日的事有关,还是她已经猜出自己来意了?

    短短一瞬间,鼬的心思已经迅速转了好几圈,最后考虑了一下,道:“其实你现在的水平也完全可以提前毕业。”

    谁料听见他这话后,藻月扁扁嘴,迅速表示:“才不要,人家还想在学校里多待几年,出来了可就没这么无忧无虑了,而且……”

    藻月微妙的顿了顿,然后用很轻的语气嘀咕了一句:“有的人估计不想我这么快毕业。”

    原本见藻月迅速否决,以为自己说错话的鼬,在听到她后面的话后愣了愣。尽管同是小孩,但细腻的心思和宇智波的早慧,让鼬有着远高于同龄人的思想深度。

    所以此时鼬一听,就觉得藻月这似乎只是随口一说的话里有另一层意思了。

    为什么会有人不希望她尽快毕业?鼬忍不住分析起来。

    四代火影因故身亡后,五代的人选一直迟迟未定,如今是本来退休的三代重新出来领导木叶。

    尽管木叶高层目前尚没有明确表示希望谁成为五代,但只要有心观察就不难推断出,高层们更加倾向从初代的后人中挑选。

    现在忍界是处在和平时期,没有重大战功的情况下,想要推一个年轻人上位而不引起异议,除了实力外就需要ta有着一个容易让村里人都认同的背景身份。其实原本最好的人选是纲手大人,不管是资历、背景还是实力她都足够,可惜她因为一些个人原因,拒绝了高层的希望她担任火影的请求。

    那么剩下的人选显而易见,五代火影的候选人身份很大概率会落在藻月头上。

    鼬已经猜测到高层人员里有人在窥视火影的位置,这样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会不想见到藻月早日毕业,因为毕业后作为正式忍者藻月就能名正言顺的参与到村子的事务中,对于想谋取火影位置的人而言显然不是好事。

    “鼬仔?”

    藻月略带疑惑的声音让宇智波鼬回过神来,暂且放下猜测,转而考虑该怎么提及邀请对方到族地的事。

    不过他还在准备着开口,藻月就已经兴冲冲地说:“对了!我前段时间开眼了,你看你看,眼睛能一秒变红色!”

    “……”看着藻月像得到新玩具的小孩在炫耀一样,凑他面前亮出写轮眼,鼬本来好不容易准备好的话又咽了回去,最后变成两个字,“恭喜。”

    紧接着,藻月又像是突然想起什么,问道:“鼬仔开眼了吗?”

    鼬刚点完头,就听见对方立马好奇道:“真的吗!让我看看,让我看看!”

    “……”不知为何总觉有些无语,但鼬还是顺着藻月的意思给她看自己的写轮眼。然后眼睛刚起变化,对方在他眼中的模样突然放大,才发现这个经常有点缺心眼的女孩居然几乎凑到他鼻尖前这么近了,吓得他后退半步。

    可惜藻月还是没注意到他的不自在,发现新大陆一样惊奇道:“鼬仔的逗号多一个诶!”

    “……嗯,之前进化了,再下一阶段会变成三勾玉。”鼬解释说,想了想,又补充鼓励道,“你的话肯定也会进化,不用担心。”

    藻月看向旁边路过的一只橘猫,有些心不在焉的点点头。

    见她注意力已经开始转移到其他事物上,感觉准备要去别处找乐子,鼬才终于一鼓作气赶紧提出:“你要不要来宇智波族地看看?”

    “好啊。”

    本来以为对方会犹疑,想不到藻月不假思索就应下了,并又说出一连串话来:“说起来以前路过了好几次都没进去玩过,你们老是不出门待在族地里不会无聊吗?难道里头什么都有了?啊算了,到时候进去我就知道了。”

    先是被砸了好几个问题,正想着怎么回答结果对方已经自问自答完了,鼬一阵语塞。

    最后有种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好像糊里糊涂的,反正就已经约好周末见面。

 

在高危世界活成种田文[综]: 25.第 25 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