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书屋 > 都市小说 > 剑与杖之歌——战争的游戏 > 第十一节 吟吉的绞索
剑与杖之歌——战争的游戏  作者:我倔我自豪
    望着三班唐克向着萨博平原的方向冲锋,贾黎国王宫首席剑卫途昂志得意满的回来汇报,吟吉不置可否,他的管家向他低低的汇报战斗的预期,随后,他就坐在王位上,静静期待匹马逃脱的汉博来向他求援。

    奇怪的是,他一直等到了天黑,也没见到瑞德领的一兵一卒,难道被全灭了?这到是有些遗憾,如果真的全死了,明天就把他的尸体交给白高国的使节算了。虽然那个高傲使节不断询问我的明珠,而我的剑卫首领也在觊觎着他,哼哼!

    让你们互相仇恨好了!

    第二天,贾黎王庭的收尸队给吟吉国王带来了个惊人的消息,昨天两倍兵力突袭瑞德领的白高小股唐克,被全灭了。虽然瑞德领看起来也被破坏的非常严重,据说唐克人也都全都战死了,然而,王子和他的标枪首领安然无事。

    吟吉难得的烦躁起来,他要削弱貌似恭顺的瑞德领,牢牢的把这支克制白高连枷武士兵种的特殊兵种控制在手中。他想要安排自己下辖的平民去接受瑞德血脉的“启识”,然而,不到山穷水尽,没有任何一个王室血脉会出卖祖先的传承,出卖血统存续的基石。

    除非是一个从小文静,只爱看书的王子。而即便是对着汉博王子,吟吉也小心翼翼的推动着局面的变化,丝毫不敢随便提出,那样,即便是文弱的王子也可能选择自杀来维护祖先的尊严。

    可是,昨天的让路,显然失败了。

    吟吉命令自己的管家专程给瑞德领送去了一些粮食,要求他探听清楚昨天的具体战况。夜晚,管家回来,带回来了一个啼笑皆非的“真相”:很显然,白高国的人并不清楚萨博平原的真相,派去的唐克缺乏随身饮水,又在萨博平原饮用了不干净的水,结果冲到瑞德领的土地上的时候,已经失去了大半的战斗力。

    对这片荒僻的土地,贾黎国的人了解的也不多,除了每年押送流放犯路过的士兵和治安官之外。

    糊弄走了吟吉的使者后,王子和利威等人立刻意识到,这是贾黎国针对他们的刻意行为,意味着这位摇摆不定的国王,正在有意识的借助白高国的力量削弱瑞德领,虽然什么目的不好说,但经此一役,下一次来袭的敌人必然人数更多,甚至不排除胡曼首领跟随的可能性。

    果然,三天后,又是一股唐克人袭击了瑞德领,这一次的兵力已经扩大到了四班,同时每个唐克人的腰间,都悬挂着一支水囊!

    经过了又一次辛苦但并不危险的战斗,瑞德领在王子的统帅下,再次全歼了来敌,众人的心情却没有了上一次的兴奋。第一次是三班,这次是四班,下一次是多少?最关键的是,王子的新战法极度依赖总计的七个掷矛兵。

    标枪虽然凶悍,却不是可以无穷无尽的投掷的,力量总有极限。而且敌人规模扩大到以后,很可能分头行事。

    于是,垂头丧气的王子,狼狈不堪的来到了贾黎王宫,哀求吟吉国王出兵巡查边境。当得知五名掷矛兵战死两人,利威重伤失去战斗力的消息后,吟吉真情流露的表达了对多灾多难的瑞德领的同情,并承诺会加强边境巡防,甚至还给王子拨付了50份肉食,又一匹老马驮着送到瑞德领。

    临走时特别交代,老马不用专门送回来,到瑞德领卸货后,喂饱它,解开缰绳就行,你们可以更好的发展自己的领地。

    王子感激涕零的边走边回头,驾驭着两匹马告辞了王宫。然而,一路上,心情却极为沉重。

    虽然瑞德领已经积攒了一班多的唐克,然而面对海量的敌人,这点兵力没有任何作用,关键还是胡曼人的士兵。然而,身处绝地接触不到愿意效忠的平民。不论是白高国还是贾黎国,都对小小的瑞德领不怀好意。要不是这两个敌人互相戒备,恐怕早已经被灭亡了。

    怎么办呢?

    王子颇有些一筹莫展。接下来的半个月,吟吉国王似乎真的履行了协议,瑞德领渡过了安静的一段时间。然而,办法还是没有想出来,利威到是建议王子带着全部家当,偷偷沿着雪山脚下,绕路到雪山背后的弗兰国或者拉玛国去寻求庇护。

    这两个国家虽然和瑞德国没什么交情,却也因为隔着大雪山而没有什么冲突,地形闭塞的这两个海岸线的南北国家,也在持续着几十年的战争而无暇他顾。王子到了哪里,起码获得一个安稳的平民身份,还是可能的。当然这两个国家也不会允许王子在他们的领地中建设瑞德领,哪怕建立了功勋也不行。

    苏瓦驰家族虽然也是一个独立的领地,然而他们没有王者的血脉,是纯粹的立功平民的领地,他们的唐克,需要由王宫拨付。他们的家族无论多大,都受制于真正的王族。相反,瑞德领再小,也是一个希望无限的王族。只要有足够的资源,他们可以堆积出海量的唐克来,轻而易举的讨灭任何一个领主。

    王子对利威的话不置可否,连续多日坐在王宫前,望着西南边几乎遮天蔽日的艾妮娜雪山默默的思考。

    这座雪山的西部是弗兰国和拉玛国,南部是佛森国,东北部就是贾黎国,这座雪山不单纯是一座高耸入云的地理分界线,还是周边四国乃至更遥远国家公认的流放地。

    各个国家罪大恶极的罪犯,都会被押送到这里,然后由唯一的进山的哨卡押到山脚,主要就是从萨博平原的方向入山。其他三国所面对的雪山,是纯粹的万丈绝壁。

    让王子感兴趣的是,这批罪犯,都是胡曼人。因为唐克人懵懂,不会故意犯罪,如果真的犯罪了,直接杀了就是,对他们无需审判。而胡曼人则不同。许多胡曼人的祖上都可以追根到王族。比如失去继承权的王子的第二代是贵族,贵族失去继承权的就会变成平民。因此哪怕是个胡曼平民,也可能有了不得的亲戚,因此流放就成为了一项“人道主义制度”。

    在大敌当前,绞索勒紧的危急时刻,汉博王子,将目光对准了艾妮娜雪山,和那群可能苟延残喘其间的罪人。

 

剑与杖之歌——战争的游戏: 第十一节 吟吉的绞索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