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书屋 > 都市小说 > 一棵草在猫星当皇家铲屎官的日子 > 24.让你沾染我的气息
    几艘战舰穿梭在色彩斑斓的星轨中,闪烁着神秘的幽蓝光芒。

    沐琉眉目焦急:“还有多久?!”

    “再穿过两个空间跳跃,家主稍安勿躁,我们一定能及时到达。”大长老战战兢兢地安抚。

    “两个?那就是一百二十分钟!”沐琉立即反应过来,止不住催促:“再快一点。”

    婚礼定在晚上六点十八分举行,现在三点二十了。

    大长老无奈应诺,吩咐了下去。

    滴滴,滴滴滴滴。

    急促的危险信号在战舰内响起,沐琉拧起眉头:“什么东西?”

    “E2区域出现虫洞,疑似高级虫族出没。”监测员面色凝重:“家主,怎么办?”

    E2?沐琉愣了一下,脸色骤变:“给我看!”

    E2距离兽王都只有两个空间星道距离,他不在乎猫星的死活,可他宝贝弟弟在兽王都!

    虫族是个贪婪又暴虐的种族,是整个星域的敌人。它们智商低,但繁殖能力极高,为了生存空间它们会经常扩张侵略,所过之处血流成河,悲剧无数。

    它们惧怕天族,但对更可怕的兽人的恐惧不足以压倒它们的贪婪天性。

    这次,它们莫不是对准了兽王都?

    沐琉眉目幽冷,凛冽一笑:“这些小虫子真讨厌。”

    万年前,猫星是食物链金字塔的顶尖,下边是天族,再下是虫族。

    而虫族除了抢夺食物,还会吞食植人。

    在植人被最强武力兽族当伴侣宠着护着后,虫族肆虐植人星球的频率就相应减低了。

    沐琉呲牙冷笑:“威胁我弟弟生命?给我一炮轰了。”

    “是的,家主!”

    “高级虫族的虫丹长得挺漂亮的。”沐琉伸出一根手指点了点下巴自言自语了几句,笑容忽然一顿,摆摆手:“等一下,给我抓活的,我要挖了它们的宝石给弟弟抛着玩儿。”

    “emmm,是!”

    如果说虫族以植人为食物,那虫族的虫丹又是极好的养料,滋润植人生长。

    他家宝贝弟弟打小没在身边待着,肯定没有很多玩具。

    作为大家长,他内心要补偿弟弟的心思越来越沉重,款款‘父爱’就要溢出体外了。

    兽王都某荒凉山顶一座豪华大别墅。

    袁奕典给小宝宝们挨个扎上小领带,穿上漂亮的小衣服。

    仓鼠盯着带蝴蝶结的蛋蛋,默默的转了个头,要是不知道,真当这是个送人的礼物蛋。

    几只小崽崽都由机器人管家照看,生怕出现问题,德牧执行官又带了四个士兵陪同照顾宝宝们。

    仓鼠个头不大,年龄却不小,他混迹在宝宝中,倒有点孩子王的德行。

    仓鼠:“待会儿我们几个负责撒花,泡泡多吐泡泡。”

    泡泡:“噗噗!”

    按说婚礼前夕,袁奕典应该回袁家,但袁家没有消息,他也就乐得清静。

    大老虎,大老虎一点也不在乎这些流程,脑袋里只有一个想法。

    他们今天有一个亲亲。

    袁家主宅。

    袁家老三不耐又嫉妒地道:“爸爸,干嘛非要我去,废物结婚就结婚呗,为什么兴师动众?”

    袁家主皱眉:“你坐好像什么样子,你不想和大皇子说说话了?”

    “咦?大皇子殿下今天会去吗?他们不是不和吗?”袁家老三兴奋的跳起来。

    “那些你别管,你就记住今天好好表现,别输给方家那个。”袁家主眼底有一瞬间闪烁异彩。

    “哦哦,好的爸爸!我一定会让大皇子殿下爱上我!”袁家老三握着拳头。

    “家主,大皇子殿下来了……”

    早在蔺景枭婚礼官宣后,星网上就一片哗然。

    【二殿下要结婚了呀,恭喜恭喜。不过,听说袁家二子是在外星长大,不知道适应兽王都吗。】

    【殿下终于找到了一个契合的植人吗?】

    【啧啧,一个杀人如麻的变态值得你们这么推崇吗?我就觉得很搞笑,皇子怎么了?皇子结婚不也和平常人一样吗?他长得那么丑,还闹得这么大,什么天族公爵,海族大佬都赶过来,至于吗!】

    【楼上你是有病吧,当年虫族入侵时,他的脸才坏了,你到底有没有心!】

    星网上腥风血雨,对于蔺景枭的祝福与厌恶持两极分化态度,喜欢的非常崇敬,厌恶的也不假言辞。但有一件事情星网上是说对了,蔺景枭的婚礼的确是非常盛大,哪怕它日子急促。

    天族海族得到请帖,哭丧着脸赶了过来。

    张着翅膀的天族大部分原型是鸟类,他们种族普遍雄性要更艳丽一些。而海族则更多雄雌莫辩。

    时间很快,今日的兽王都灯火辉煌,绽放着智能烟花,漫天的星光极为璀璨。

    袁奕典眨了眨眼,眉眼弯弯:“真漂亮。”

    蔺景枭偷瞄小植人,火光照耀下的少年五官更精致,惹的人移不开视线。

    “是吧,为了这场烟火,婚结的也值了。”

    “……嗯。”

    蔺景枭抬头看看天,又瞄瞄少年漂亮的脸蛋,保持了沉默。

    “殿下,您紧张吗?”袁奕典侧了头,笑眯眯的询问。

    蔺景枭内心翻滚,可面上丝毫不显,被一问下意识抖了抖耳朵,嘴唇抿的更直。

    撸了一把那条尾巴,袁大胆了然一笑:“殿下,我有点紧张。”

    嗯?蔺景枭抬眸,疑惑的盯着他瞧,半晌噘着嘴扭过头,留给他一个倔强的毛绒绒后脑勺。

    小骗子。

    袁奕典一愣,哭笑不得,他伸出手勾了勾大老虎的小拇指:“你看,我手心都是汗。”

    蔺景枭身体一僵,一股清甜的气味窜入鼻翼,刚刚全身心忐忑,提起才发现车厢内都是小植人诱人又蛊惑虎心的美妙气味。他沉迷的用力嗅了嗅,一阵头脑轻飘飘后舒爽了起来。

    沉迷吸草的大老虎忽然一顿,他僵着脸皱起眉。

    小植人如今气味太好闻,这里是猫星,但凡是一只猫兽人,就会发现他的不对劲。

    大老虎忽然凝重了神色叫袁奕典愣了愣:“殿下,我怎么了?”

    “味道,遮盖!”蔺景枭抿抿唇。

    袁奕典歪着头想了想,在自己身上闻了闻:“您是让我遮掩气息吗?好像是比刚刚浓了点……”

    “嗯。”蔺景枭耷拉眼皮,就很蠢蠢欲动。

    袁奕典的戒子里的确有香水,但大老虎在一边,他没办法拿出来。

    抓了抓脸,袁奕典搓搓下巴,绞尽脑汁回忆除尘咒怎么念来着,现代他平日悠闲自己动手收拾,真没用过这个咒语,倒是老猫那家伙,总是趁着他晒太阳时懒散挥了个指头用一下。

    学艺不精,苦闷。

    蔺景枭察觉他的为难,眼神倏地一暗,低垂了头:“我,来。”

    红着面颊,蔺景枭一本正经的忽略沸腾的兽血,解开袁奕典的扣子,轻柔的拍拍他:“别动。”

    事实上,袁奕典有点傻眼,大老虎忽然就脱他衣服,他真的没多想。

    真的,结婚洞房什么的,不多想是不可能的!

    脑袋里出现了一些画满,袁奕典被自己的脑补折腾的脑袋冒烟。

    浑浑噩噩的情绪在脖子上落下的手掌收敛,袁奕典低头,发现大老虎一本正经的用手搓他脖子。

    袁奕典:“???”

    袁奕典:“!!!”

    这真不是要掐死他么?旖旎的想象顷刻破碎,袁奕典就汗毛倒竖。

    两只手捏着他脖子,怎么看怎么就可怕。

    蔺景枭面颊微红,认认真真的将手心的汗抹在小植人的颈子上,如此能够遮盖住大部分气味。

    脖子上凉凉的,袁奕典也后知后觉明白过来,险些笑出来:“原来殿下这么紧张啊。”

    蔺景枭快速抬眸瞧他一眼,继续安安静静涂抹,就当无事发生。

    “殿下,哈哈,别弄痒了!”手指划过喉结,袁奕典一个激灵缩了缩脑袋。

    蔺景枭僵硬,幽邃的眸垂下,指尖发烫。

    袁奕典抹了把脸闻了闻自己:“您的气息覆盖住就可以吗?那殿下我自己来,您坐着别动哦。”

    他伸出手呼噜了尾巴尖尖一下,嗅闻下手掌,满意的点点头。

    蔺景枭不动,他也不敢动。

    那条尾巴在小植人凑过来在他身上又摸又蹭时已经炸成粗粗一条。

    用大老虎的气息罩住自己,袁奕典闻了又闻,确认没有问题后,才笑眯眯的道:“哈哈,殿下的毛毛真绒呼,刚刚我撸的爽了。”

    蔺景枭扭头。

    大老虎变身爆炒小龙虾.jpg

    后脑勺也很可爱,大老虎怂怂哒,袁奕典胆大包天上手呼噜了一把又呼噜一把。

    蔺景枭嘴要噘起来:“…………”

    尾巴尖尖绕啊绕,在座位上不那么敢放肆的轻轻啪啪拍两下,小心翼翼地表示下自己的态度。

    袁奕典要被大老虎萌翻了,又趁机握住尾巴蹭了蹭。

    蔺景枭:“…………”

    耳朵抖了抖,蔺景枭余光瞥了一眼,瞧见小植人对他真心实意的喜爱,心底甜滋滋的。

    “殿下,晚上我想摸大老虎。”袁奕典微眯着眼想吸猫了。

    蔺景枭抿着嘴儿,半晌才小小声地“嗯”了一下。

    “对了,大殿下他……”

    “哼!”袁奕典话还没说完,蔺景枭就不满地哼哼,软乎乎的尾巴蓦然一紧,狠狠甩在车门上。

    车门被抽出一道痕迹,婚车立即不那么完美了。

    袁奕典:“…………”

    袁奕典:“!!!”

    传言诚不欺我,皇室的水果然很深!

 

一棵草在猫星当皇家铲屎官的日子: 24.让你沾染我的气息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