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对外面并不是一无所知。

    六岁之前,他跟他的母亲一直住在外面,六岁之后,他一直待在袁山村,遇见年年之前,他每天行尸走肉的活着,对周遭的一切都漠不关心。

    不关心这个世界,不关心自己,不关心周边的一切。

    他活着就只为了活着而已。

    所以他不学说话,不打理自己,不改善生活,甚至,连母亲的忌日,他都懒得去祭拜。

    他就像一个存在这个世间,没有任何感情的幽魂,漫无目的的游荡着,悄无声息的等待着死亡。

    但这一切,在三个月前突然变了。

    从来不做梦的十六,突然有一天晚上,开始做梦了。

    梦里有一只特别美特别可爱,名叫年年的小狗。美到十六都找不到合适的词去形容它,它的眼睛,毛发,小耳朵,从头到尾,连脚趾甲都美得那么让十六着迷。

    十六疯了似的喜欢那只小狗。

    然后,眨眨眼的功夫,小狗突然变成了没穿衣服的少女。

    乌黑的眼睛,肤如凝脂,安静的看着他,慢慢勾唇,露出一个笑来。

    第二天早上醒来,十六满怀愧疚的把内裤脱下来洗了。

    他觉得自己真是畜生不如,竟然敢亵/渎仙女。

    年年那么漂亮可爱,肯定是仙女。

    亵渎这种事,完全不受十六控制,这就导致,接下里的半个多月,每次早上醒来,他都要红着脸去洗内裤。

    十六的惯常淡漠凉薄的心里,第一次染上了不可言说的羞耻情绪。

    可他不但没有对此有任何挣扎反抗,反而像吸了鸦/片的人一样,沉迷其中,飘飘欲仙。

    然后,在他渐入佳境,甚至可以说是痴迷上了的时候,他的仙女突然不见了!

    梦里的那些牲畜,个个丧心病狂的要吃了他的仙女。

    十六拼了命的拦着,护住了他的小仙女,小仙女还是死了。

    都怪他没用,没有能力护她周全,连替她挨打都坚持不了多久。

    是他太窝囊了。

    十六失去意识之前的最后一个想法,除了对小仙女的愧疚和自责外,全是悔恨。

    他痛恨自己的无能。

    第二天醒来,十六满脑子空白,觉得自己真的死了,什么都不想做,连动一动手指的想法,他都没有。

    他的心早就跟着他的小仙女一块死了,这具恶心的皮囊已经对他毫无吸引力,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弄死自己,去极乐世界找他的小仙女。

    但十六没想到的是,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喧哗,紧接着,有人撞开了他家陈旧的木门,跌跌撞撞的,扑倒在了他的怀里。

    是一个长的很漂亮的少女,满脸惊慌的看着他,向他求救。

    门外有一堆什么人在叫骂,声音肮脏刺耳,他们不敢进十六的家门,只敢在外面大喊大叫,威胁十六,让他把人交出去。

    但是十六已经什么都听不见了。

    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怀里的少女,本已经开始慢慢冰冷的血液陡然沸腾,疯狂的顺着血管倒流,滚烫的他浑身发烫发热,头皮险些炸裂,心脏更是像点了火的烟花一样,噼里啪啦的发出巨响,又快又急。

    这些来势汹汹的情绪很快沾满了他的大脑,让他整个思绪一片空白。

    满脑子都只剩下一个想法——他的小仙女没有死,她也不是一个梦,小仙女是真实存在的!

    她还扑倒在了他的怀里,跟他肌肤相帖!!!

    十六这辈子第一次知道,狂喜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他觉得自己兴奋的能原地燃烧了!

 

我成了魔鬼的监护人[穿书]: 5.少年心事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