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书屋 > 都市小说 > 好男要当兵 > 第二十二章 歪到你姥姥家了
好男要当兵  作者:枪在手跟哥走
    百泉警备区三大部的正职们在常委会议室里开了一个小会儿,上头的整编命令下来了,百泉警备区跟庆宁军分区合并,三个月内拿出名单,上报战区干调部。

    这一次的任务相当艰巨,有将近一半儿的干部要转业安置,庆宁军分区还要来一批干部,随带着是家属的安置,全是最头疼的事儿。

    魏教导刚把新兵营会操的相关资料整理了个大概,就被一个电话通知,抽调到了组干处,任务是对警备区直属队营以下干部进行第一轮的筛选,要拿出具体的审查意见和建议。

    这是得罪人的活儿,机关里有些老油条都回避了。

    魏教导跟通信营和工兵营的两位副教导,看着堆在桌子上的档案盒子,不由得苦笑,这些看似平常的东西,如果一着不慎,就会让一个人的前途嘎然而止。多少有些安慰的是萧副司令顶着压力通过京城的几位老军头硬要的两栖特勤营的编制批下来了,营的架子,两位主官可以高配到副团,下辖四个中队,配备六架武装直升机。魏教导要从直属队的干部里选一批可以用得上的干部调配到特勤营。

    顶着一个任务,干两块活儿。

    卫营长和魏教导两人,如果不出现别人插杠子的话,应该是两栖特勤队军政主官最好的搭配,这也是萧副司令早就琢磨好地。

    卫营长却不管那些乱节八糟的杂音,所有精力都盯在战术训练场上。

    一个卧倒动作,整整练了一天半。

    岳迅衡不含糊,一遍遍地卧倒起立,看似简单地侧身据枪,里面的道道却很多,这跟队列动作不一样,一套程序下来,体现的是钢劲和整齐。卧倒要随着动作的变化,重心转换,用力都要调整好。

    最重要的是要快,从站立到趴在地上,不是光趴下就行了,还要出枪据枪瞄准。

    没经过实战的班长们,一开始做个卧倒动作,就是为了怎么做得好看,有些班长还特意弄了一套小动作,怎么样转身有节奏感,怎么样出枪有观赏性,竟然把卧倒这套动作当成表演了。

    练为战成了一句空话,就包括一二三连的连长们,也都是一样的心态,内部部队不打仗啊,动作练出点儿花样来,不是毛病。

    “就是毛病,卧倒还故意往后甩枪,你们这是自己找死吗?”卫营长一脚就点中了那位做动作示范的班长的手腕,“枪口,歪到你姥姥家了。”

    班长们的卧倒动作,被卫营长批得一无是处。

    岳迅衡握着枪,右脚跨出一大步,双手端枪卧倒,他开始练卫营长刚讲的只针对9班的卧倒动作,要求只有一个,就是快,教材上没讲,是卫营长的绝活儿。

    最基础的右手持枪卧倒,9班的兵接受能力强,要比其他班排的新兵动作规范得多,所以,就要上难度。双手端枪卧倒,是实战中行进间卧倒,难度比右手持枪卧倒难多了,一发现敌情,立即卧倒瞄准敌方。

    端枪卧倒对肘部的触地支撑要求很高,右脚迈不开,重心高得话,练不了几动,肘部就要起皮了。

    曹文先抢着练了几把,小臂被带刺的灌木划破了皮。

    “不行,别太急了,你身体要卧下去,肘部往前推,别硬杠。”岳迅衡看着刀广义练了两动,还是不成样子,太生硬了,肘部关节容易受伤。

    “看我的!”张力端好枪,右脚一大步迈出,上身猛地下降,堪堪贴着地皮时,左小臂肘部平压着地前推,动作相当利落。

    “这次好多了,一定要记准了,上身下降要突然,重心一定低到最低,小臂和肘部不能直接触地,要斜推。”岳迅衡让张力又做了一遍。

    对头,上身重心下降要狠,肘部着地要用柔劲有弹性。

    岳迅衡右脚跨出,卧下去,据枪,动作相当顺溜。有点儿昨日重现的意思,虽然是重生开挂,岳迅衡却仍然是练字当头。当兵的练,其实也就是战。

    练,流水作业,从排头到排尾,开始了端枪卧倒。明天就要实弹射击了,端枪卧倒只能再练一上午,下午,要学着上弹匣,开保险关保险,进坑道报靶,一系列动作。

    对整个新兵营来说,五天的战术和实弹射击,时间还是太紧张了,匍匐前进只能讲一讲看一看示范动作了。

    卫营长最上紧的是卧倒,排在第二位的是据枪瞄准。

    中午,吃完饭,卫营长只是拿着教材和挂图给9班和一连的讲了四种匍匐前进,讲到最后,强调了一句:“战场上没有那么规范的战术地形让你琢磨该用哪种姿势,别的没有,就是灵活机动,实战是检验战斗力的唯一标准。”

    人说话有时候就是怪,卫营长中午讲的那句“实战是检验战斗力的唯一标准”,下午操课结束后,9班在回营区的路上就应验了。

    一帮穿着花花绿绿各式衬衣的混混,牵了一辆不知从哪儿弄来的牛车,故意拦着走在最后背了射击枪械的9班找茬,有一个穿着蓝格花衬衣的高个,劈头盖脸地把队尾的张力打了两拳。

    看那架势,还会点儿拳击。

    曹文先一见张力吃亏,一个虎扑,就把那位蓝衬衣扑地上了,照准了脸,咣咣就是两拳。

    有一还一,有二还二。

    “班长,打不打?”隆应启握紧了拳头。打架,这几个山里孩子都不是生手,五龙县那地儿,小混混们跟几所高中的学生也不知道几番交手了,谁赢谁输先不说,爷们儿的硬气不能丢了。

    “打!”岳迅衡发话,他把武器都集中到崔善成身上,其他人就跟混混们动上手了。

    跟混混们还真没什么道理可讲,岳迅衡对打架是自来熟,上高中那会儿,把当地的几个小混混打得都不敢在街面上混了,有一次,开运动会,跟潭洼镇十三太保的头儿结结实实地打了一场,从此,学校里再没有小混混找事儿。

    有句俗话,理治君子,法治小人,鞭杆子治驴,有些事儿,有些人,只有用拳头才能讲出道理来。

    9班最不会打架的都季诚终于也握紧了拳头跟一个穿红格子衬衣的打了起来,一开始不太会格档,脸上挨了两拳,看到岳迅衡散打的抱拳架子,他也有样学样,左臂护头,左腿内弯护裆,右拳出其不意地就把对方的下巴击中了。

    下勾拳,现学现用。

    两分钟的时间,战斗结束了。

    张力眼尖,看到了前面山包上有几道人影闪了一下,“班长,那三个新兵,就是卫营长让咱们撵出去的那三个熊货。”

    岳迅衡已经奔出去了,隆应启、曹文先、刀广义紧跟在后面。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岳迅衡他们根本就没机会跟外面的人接触,哪会跟社会上的混混有牵扯,肯定是有人弄鬼。

    岳迅衡逮住了一个,李副主任的一个什么亲戚,名字叫曾联。这个货没少在那个谷处长跟前碎嘴胡扯,他都扯得没边儿了,说什么岳迅衡大晚上地跑女兵宿舍里睡觉。

    这还能不能有点儿节操了,李副主任自己下根不净,就以为世界上所有的男人都是看见女人拉不动腿。

    人跟人不一样,有节操和没节操,做人做事儿差别很大好不好?

    别把猥锁和下流当成警备区的主流好不好?

 

好男要当兵: 第二十二章 歪到你姥姥家了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