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书屋 > 都市小说 > 宠溺 > 4.第四章
宠溺  作者:慕义
    chapter 04

    “小家伙,忘记昨晚我帮你的忙了,嗯?”

    男人带着笑意的视线落在女孩脸上,眼角旁边的泪痣仿佛盛满星光。

    容欢蓦地顿住身子,细软地微吐出一口气,声音佯装淡定:“昨晚的事……我不记得了。”

    这小孩儿。

    说起假话来还真是不眨眼。

    他不怒反笑,声音压了过去:“欢欢记性这么差啊,那昨晚用酒瓶敲人脑袋的,估计你也不记得了。”

    “……?!”

    容欢彻底呆住了。

    不是说监控录像坏了吗?!

    她偏了偏视线,白若透明的指尖捏在裙摆上,思虑着什么,好半晌缓慢答道:“昨晚是他先来骚扰我的。”

    言下之意,她那番举动是情有可原。

    他眸子里情绪一闪,而后抬手,在她柔软的发顶轻揉了揉,声音掺杂着笑意落在她心里:“嗯,你做得对。”

    她一愣,对上他的目光,就见他薄唇微启,继续道:“但你个女孩子,那样做很危险,不小心也会伤到自己,知道么?”

    阳台暖色的光晕洒落而下,伴着空中的微风,轻轻柔柔。

    好像有个小鼓棒,在她心里敲了一下。

    她没想到他会说“她做得对”。

    小时候,她在学校被一个男生欺负,那男生坐在她后桌,一直戳她的背,还拽她的头发。容欢最后忍不住,打了他一下。男生哭着找老师,老师却不分青红皂白批评她没教养,说她无论如何不该动手打人,逼着她和男生道歉。

    然而他却不是这样的人。他听了她的解释,也了解她当时的处境。

    她点了点头,突然冒出句:“谢谢你……”

    谢谢他昨晚和今早的帮忙。

    他闻言,眉梢一扬,放轻声音逗问她:“你要怎么叫我?”

    她身子微僵,动了动唇,水眸被细而长的睫毛压着,葱白指尖缠在一起。

    开口,声音很轻:

    “傅叔叔。”

    傅斯衍一怔,心里有块地方塌陷下去,舌尖扫过上颚,无声笑着应了声:“嗯。”

    这时,口袋里的手机又响了起来,傅斯衍回过神来,眉头微皱,站起身来。

    容欢退后一步,道:“那我回房了。”

    他点头,容欢转身,就在离开的那瞬听到傅斯衍对着电话那头,好像叫了声“白彤”,声音收了和她讲话的笑意。

    容欢回到房间,看着镜子里自己发红的小脸。

    还有些发懵。

    她这是紧张还是在……害羞?

    她看向满天星的窗外,轻呼一口气。

    傅斯衍,和她想象中的,一点都不一样。

    -

    几天后,容康达按计划出发去国外疗养。

    临走前,他把傅斯衍叫到书房。房间里,老爷子面前摆着的普洱茶还淌着热气,他双手搭在红木椅上,面色乌沉,开口就提到了最牵挂的人:“斯衍,我不在这段时间,你帮我好好照顾欢欢。她也是可怜,没了爸妈,现在我又要走了……”

    他语露苦涩,傅斯衍立时安慰他:“容伯伯,您安心养病,欢欢我会照顾。”

    “她这孩子,乖巧的很,我就怕她受了委屈,被人欺负。”老爷子无奈摆手。

    傅斯衍想到什么,忽然勾唇,觉得老爷子有的时候还是不够了解容欢。

    他抬眸,但还是言道:

    ——

    “我不会让她受一点委屈的。”

    容康达下了楼,容欢迎了上去,爷孙俩握着手,一路讲话到门口,司机已经放好行李,恭敬在此等候了。

    傅斯衍等人站在后面,没上前打扰。

    容欢拥抱住容康达:“爷爷,你到了给我打电话。”

    “乖孙……”老爷子轻叹一声,“爷爷看好病,就马上回来,欢欢要好好的等爷爷回来,行吗?”

    “好。”

    容康达没让容欢陪着机场,怕她要掉眼泪,就只让傅斯衍陪同。

    爷爷上车后,容欢站在原地,压着泪意,看着黑色宾利缓缓驶出,直至消失在视野尽头。

    -

    容欢以为,爷爷走后,距离开学这短短半个月,时间会平静过去。

    没想到第二天早晨,容欢醒来下楼,就看到餐厅里,静姨站在正在吃早餐的傅斯衍面前,语气焦急:

    “傅先生,我家里人挺着急的,就希望我赶快回去,可是您和容小姐不能没人照顾……”

    容欢闻言,脚步一顿,可声音已经被傅斯衍和静姨捕捉到了。

    静姨面色一尬,“容小姐,您醒了,来吃早餐吧。”

    容欢走上前,礼貌叫了声“傅叔叔”。

    后者撩起眼,视线落在她标致的瓜子脸上,而后应了声,薄唇勾了勾。

    她垂眉,在他对面坐下。她原本就坐在这个位置,只是傅斯衍恰好坐在她对面的位置,她也不好刻意挪位,显得太不自然。

    面前漂亮的白瓷盘里,摆放着精致的早餐,全麦吐司微烤,培根火腿几片,搭配着鸡蛋和水果沙拉。然而她无心动刀叉,只想起做早餐的人刚才说的话。

    “静姨,你家里出了什么事吗?”她忍不住问。

    原来静姨二姐生了重病,急需医药费,今早打来紧急电话,希望她回家看看。

    静姨感到愧疚,本来老爷子去国外,容欢的饮食起居都由她负责,可现在一去,不知要去几天。

    容欢乖巧应道:“静姨,你不用担心我,我可以照顾自己的。”

    容欢朝对面望去,男人握着刀叉的手修长分明,骨节漂亮,再往上,薄唇轻抿着,不笑的时候脸色清冷,让人觉得难以靠近。

    男人突然抬头,和她的视野撞在一起。

    他渐而勾起唇畔,容欢不知为何心虚得刚要埋头,对面就传来他的声音:“那这几天还需要再请个保姆么?”

    她抬头,发现他看着的人是她。

    容欢微愣,摇头,傅斯衍默了默,对静姨说:“那你现在就回去吧,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联系我。”

    “至于容欢……”

    男人视线转向所提到的人,语调微扬:“我可以照顾。”

    容欢:“……”

    静姨感激地声音带颤:“谢谢傅先生。”

    静姨走后,餐厅里只剩下两人。空气一片沉默,只有刀叉在瓷盘上的摩擦声,以及客厅悬挂时钟的细微滴答声。

    容欢低头咀嚼着,默默不语。

    今早她特地起迟了,猜着下来吃早餐碰不到他,谁知……

    正当她打算飞速解决完早餐上楼,傅斯衍放在桌上的电话,开始振动。

    他看了眼来电人,接起。

    “晚上几点?”

    “……”

    “嗯,学校的事忙完我再过去。”

    容欢喝掉最后一口牛奶的同时,傅斯衍通话结束,她正要走,他却叫住了她:“小家伙。”

    容欢:“???”

    他怎么这么叫她……一次两次,还叫上瘾了?

    但她还是抬起头,琥珀色的眸子泛着光,略带疑惑,只见他轻扯起嘴角,放下刀叉转了转手里的腕表,放轻了声音:

    “晚上我不在家,你一个人可以吗?”

    容欢心里一动,感觉有万花筒在眼里投放出漂亮的颜色,让人心情莫名好了起来。

    她点头,一脸认真,生怕他不相信。

    他逐渐笑了,起身,拿起手机,先离开一步。

    容欢看着他消失的背影,低头,偷偷笑了。

    -

    容欢开心不是没有道理的。

    大大的别墅里只有她一人,不穿鞋可以踩在冰冷的地板上,大胆吃好几个冰淇淋,钢琴可以少弹一个小时,多玩一会儿游戏。

    最关键的是,能管她的傅斯衍不在,她自由自在。

    只要她闲下来,就会想起爷爷,又觉得很孤独,所以她要让自己忙起来。

    晚上六点多,她从琴房出来,微凉的舌尖舔了舔唇瓣。

    刚吃了两个冰淇淋,现在完全不饿。

    她打算去洗个澡,手机就进来一串陌生号码。

    她接起,脑袋一歪,脸和肩膀夹住手机,从衣柜里拿衣服,“喂,你好?”

    “是我。”

    那头传来熟悉的低沉嗓音让她身子微僵,她手指去够手机,平息突然加快的心跳,老老实实唤了声:“傅叔叔。”

    傅斯衍问:“现在在家?”

    “嗯。”

    “晚饭吃了么?”

    “啊?”

    “要是没吃,我让人给你送点东西回去,想吃什么?”

    容欢眨了眨眸子,立刻拒绝:“不用,我自己在家煮东西吃了……”一方面她吃不下了,另一方面她不想麻烦他。

    “嗯?”

    “吃……吃面。”

    他轻笑了声,应着,而后挂掉电话。身旁的沙发上就传来戏谑的笑声,“傅爷,你这是和哪位美女打电话啊?一口一个吃了没,好贴心啊。”

    傅斯衍冰冷的视线如刀子般射了过去,眼底透着嫌弃,“你能正常点吗?”

    禹梁笑得更加痞,“我特么哪里不正常了。”

    高级会所的偌大的包厢里,两个男人坐着,空气浮着淡淡的香,服务人员走进走出,往桌面上摆着精致的菜肴。

    禹梁撩了撩头发,脚往上一翘,搭在茶几上,慵懒发问:“所以你到底和谁打电话啊?这么温柔。”

    傅斯衍回过神,眉眼一扬,撵掉手里的烟头。

    “一小孩。”

    禹梁懵了:“小孩???你他妈什么时候有的孩子?!”

    “…………”

    傅斯衍抬脚直直往他踹了过去,视线压过去,“我侄女。”

    几秒后,禹梁才反应过来:“不会是容家那个千金吧?!”

    他默认,禹梁惊讶:“这小孩竟然回容家了。”

    “她本来就是容家的人。”

    禹梁虽然从小和傅斯衍玩在一起,可是对于这个容家千金也没见过几面,此刻知道她回来容家了,倒是觉得很稀奇。听傅斯衍这么一说,他笑嘻嘻打趣:“不错啊傅爷,突然多了个侄女养,是不是感觉很幸福?”

    傅斯衍晲他一眼,声音薄薄的,“你喜欢你来养?”

    “…………”当他没说。

    -

    只吃甜品填肚的容欢,到了晚上九点多,有饥饿感了。房间里没有零食,她想了想还是下楼煮点东西。

    她出了卧室,楼下漆黑一片,估计傅斯衍还没有回来。

    她放轻松了许多,轻哼着歌下楼,走去厨房。

    “吃什么呢……”她去翻冰箱,发现静姨走了,还是留了很多食材。

    她拿出东西,准备煮面。

    她系好围裙,洗了个手,准备烧水。

    她去拿锅,然而没想到锅比她想象中重了好多,她手一滑,锅就坠了下去。

    “砰——”

    “啊——”

    伴随着锅掉到地面的巨大声音,是她抑制不住的吃痛声。

    好巧不巧,锅掉下去砸到了她的脚。她倒吸一口冷气,提着脚尖跳了几下。

    好疼……

    她皱着眉,赶快把锅拿了起来,脚指头冒出钻心的痛。

    她低头查看着自己的脚,食指和中指已经红肿了,她正观察着,突然感觉眼前视野一暗,一双黑色拖鞋猝不及防映入视野。

    她飞快抬头,眼前就多了一个人。男人一张脸清隽凉薄,还顶着正在滴水的短发,黑T包裹着他精壮的身材,眸子里仿佛氤氲着水汽。他似乎是刚洗过澡,身上还散发着淡淡的沐浴清香。

    眼前突然出现的傅斯衍着实吓了她一大跳,她飞快往后退了一步,眼皮子突突地跳。

    他怎么回来了!

    傅斯衍目光略过她,扫向她身后的案板上的西红柿和鸡蛋,以及那包阳春面。

    他掀起眼皮,黑眸微皱,一手撑在流理台上,笑意玩味:

    “又吃面?”

 

宠溺: 4.第四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