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书屋 > 都市小说 > 豪门大骗子 > 11.吻
豪门大骗子  作者:大船小舟
    季双白从来不相信什么报应,可是现在他觉得自己的报应来了。

    “亲亲。”蛇男宝宝坐在大床上,仰着脸看着他,尾巴圈着他的大腿,又凉又紧,生怕他跑了似的。

    哦,尾巴尖还在他腿上划来划去,带着讨好的意味。可是他真不觉得是讨好,说是威胁更恰当。

    季双白努力忽略腿上的感觉,把注意里集中在他的脸上。低头看着眼前的俊脸,那纯真的眼神让他觉得自己就是在造孽,这还是个宝宝啊!

    我是在做任务,我是在给他治病,他自我催眠着。

    小黄书里说他们亲在了一起,阳气顺着嘴唇进入另一个人的身体……

    这是他概括的,具体整整写了七八百字,恨不得把一个吻写成床戏,灿烂得不行。

    他是真想不通,就算这张脸足够好看,可是看到那条大尾巴怎么可能还有欲望。书里怕的要死的小受到底是怎么跟蛇男爱的死去活来的,简直违反常理。

    他乱七八糟的想着,微微低着的头好一会儿没有动弹。

    蛇男宝宝仰着脸等啊等的,可就是等不到人行动。

    做为一个宝宝耐心自然有限,一勾尾巴,那个他喜欢的人整个人就扑在了自己怀里,抱着暖暖的,舒服极了。

    接着,薄唇就压上了自己需要做任务的地方。

    然后,他碰到了一个软软湿湿的东西,一瞬间一股炙热的气息一股脑的涌进来,顺着舌头口腔迫不及待的滚入四肢百骸。他就感觉脑子里烟花绽放,只想深入再深入,再想不起其他。

    季双白觉得自己被欺负了。被一个傻不拉几的宝宝凭着本能欺负了。

    身体被紧箍着,嘴唇被碾压,舌头被吮吸,呼吸被压制,整个人被动的承受着来自下方男人的掠夺,简直不能再怂了。

    他使劲儿挣扎,可是却根本撼不动身下的怪力男,脑袋后面的大手死死的按着他,刚刚挣开一秒又被按了回去,好像他的动作不过是孩子耍闹,不值一提。

    季双白气坏了,奶奶的,小爷还没想欺负你你倒倒打一耙了!

    他季双白也是男人,怎么可能愿意被动的被欺负,当然是要欺负回来!

    你吸我也吸,你啃我也啃,你缠我也……这个难度有点儿大,但是,他也努力的把人按住,狠狠的收拾!

    飞沙走石遮天蔽日……

    呃,都是胡说八道,正在这时,一股甜腥的气息再次袭来,季双白顿时浑身变得软哒哒的,刚才的那股子狠劲儿全化成了泡影,只能脸红心跳的任人索取。

    不知道为什么,脑子很清醒,可心里竟然有股吃了蜜似的甜意,手脚不由自主的缠上对方,想要一而再再而三的紧贴着他,跟他做更亲密的事。

    脑子里急的想骂人,身体却偏偏不听使唤,急的出了一脑门子的汗。

    直到他们都喘不上气来,蛇男才恋恋不舍的松开了嘴。

    明明一开始就是想来个人工呼吸,可是现在却变成了被压着热吻。

    季双白觉得这辈子他都不想亲吻了。他需要刷两道题……

    蛇男却正好相反,他从来没有亲吻得这么舒服过,这具身体的本能让他体会到前所未有的销魂。亲吻就像是泡在温泉里吃最美味的食物,是享受更是修炼,他能感觉到身体里有股微微的热量在全身游走,是一种能让人上瘾的舒适感,全身心都愉悦之极。

    简单说就是亲了还想亲。

    他一手揽着怀里脱力的人,尾巴也缠在人家身上,笑得牙不见眼,忍不住凑上去跟小鸟似的又一下一下的啄吻,渴望再来一次。

    那股腥甜一直没有消失,季双白抬起软哒哒的手一巴掌就拍过去,娇喘似的说,“离老子远点。”

    “爸爸?”蛇男带着讨好的笑,一点一点的挪过来,尾巴尖搭在他的小腿上撩啊撩,明显的是想要讨糖吃。

    “离我远点儿。”季双白狠狠一瞪,眼里跟含了泪花似的没有半分威慑力。

    蛇男跟没听见似的,继续在他唇上亲啊亲。

    季双白推推他的脑袋,突然说,“我渴了,给我拿杯水。”

    蛇男不想放开,但是还是听话的往桌子边游过去。

    人一离开,腥甜味儿消失,季双白狠狠的吸了两口新鲜空气,离了大床远远的。

    自己的身体他自己知道,健壮的跟头牛似的,刚才却突然变得软哒哒,上回在花房的情况,一模一样的味道,完全相同的反应,他看向蛇男的目光带着警惕,这小子身上肯定有问题!

    季双白眼神不善的盯着桌边的人,暗暗想着怎么收拾他才能以解心头之恨。被一个没有记忆的大傻子压着打,他季双白这辈子从来就没这么狼狈过!

    蛇男一离开那个热力十足的男孩儿,脑子瞬间清醒,刚刚被前所未有的舒服占领了的全部思绪缓缓回笼,我刚才做了什么!?

    竟然本能的讨好他索吻?不是演戏做任务,而是真正切切的当自己是一个孩子讨要亲吻!

    顿时汗毛直立。

    亲吻也不过是要完成任务,怎么突然间就变调?他对这个小孩没有半分其他的意思,没有要更深一步的意思。他的撩只是为任务而撩。可是刚才却不知不觉的干出了那么亲密出格的事,这根本就是与他的意志相违背,而他还乐在其中?

    行为根本就不受他自己控制,完完全全的就是本能使然。

    他第一次领略到故事世界的厉害,血统本能竟然厉害如斯,他暗暗心惊。如果他就是书里的这个人,光凭这一点就要沦陷了。

    他必须承认,自己轻敌了。小看了故事本源的厉害。

    他垂下眼,心里对男孩说了声抱歉,扬起脸又是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宝宝,举着水杯说,“爸爸,水?”

    季双白在心里暗骂,可脸上却露出点点的笑意来,“不喝了,咱们玩儿个游戏。”

    “什么游戏?”蛇男宝宝一副好奇的模样。

    “来,站在那儿。”季双白指着对面的墙根儿对他说。

    蛇男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还是乖乖的站在了他说的位置,歪着头看他,“做什么?”

    季双白站在离他十步远的地方,笑眯眯的说,“来,看我的动作,一起做。”接着就来了一个蛙跳……

    蛙跳……

 

豪门大骗子: 11.吻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