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书屋 > 都市小说 >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 > 19.接风洗尘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  作者:驿路羁旅
    小埃里克和梅以及本的初次见面很完美。

    梅林的表姐和姐夫暂时没有要孩子的打算,但他们都是善良的人,在听说小埃里克的父亲失踪之后,他们都对这孩子的遭遇很同情。

    感性的梅还表示,在梅林去出差的时候,她愿意照顾这孩子,甚至是代替梅林收养埃里克。

    但不管是梅林,还是埃里克,都不可能答应梅的请求。

    原因很简单。

    他们是有秘密的人,而他们的秘密,会伤害到身边的无辜者。所以他们只能抱团的孤独前进。

    不过梅林答应了表姐,以后会让小埃里克经常来梅这里做客,或者偶尔小住一段时间,总算将善良温柔的表姐搪塞过去了。

    在告别了恩爱的表姐和姐夫之后,梅林如约的给小埃里克买了最新发售的游戏机,然后将他送回了孤儿院,又和保罗神父见了一面,拜托这位神父帮忙照顾小埃里克。

    为此,梅林还专门给圣马修教堂和圣艾格尼丝修道院捐了一笔钱。

    总是麻烦人家也挺不好意思的,毕竟保罗神父是一位神父,而不是专门帮他带孩子的保姆。

    梅林在纽约又待了1天,等到弗瑞为他办好所有的借调手序后,在夜晚时分,梅林便坐上了直飞伦敦的国际航班,等待他的,将是长达数个月,乃至一年多的借调生涯。

    坐在飞机上,梅林看着下方越来越小的纽约,最近发生的事情很繁杂,在即将离开这座城市的时候,梅林感觉到了一阵疲惫袭来。

    他订好5个小时30分钟的闹钟,然后喝下一杯水,就靠在椅子上,沉沉睡去。

    而在梅林离开纽约的同一时间,在布鲁克林区的某个咖啡厅之外,一脸不爽的约翰.康斯坦丁,正双手插在风衣的口袋里,他看着眼前的咖啡馆,他眼中闪耀着一股出离的愤怒。

    就在4个小时前,一封信寄到了他目前租住的公寓里,那封信措辞严厉,上面收集了5名本地女孩控告康斯坦丁玷污她们的口供,随信寄来的,还有很多案发时的照片以及康斯坦丁的在英国生活的劣迹斑斑的履历。

    显然,这是一个威胁。有人在用这种方式“提醒”他。

    在那封信的最后,就是眼前这个咖啡馆的地址,还有一个邀请。

    “好吧,那就让我看看,是哪个蠢货敢威胁康斯坦丁大人!”

    落魄的侦探恶狠狠的骂了一句,他整了整衣服,推开门,走进了咖啡馆。他很快就发现,在角落的桌子里,正坐着一个神秘的家伙。

    那家伙用摊开的报纸挡住了他的脸,看上去是在阅读今天的新闻,在那家伙脚边,还放着一个黑色的手提包。

    “砰”

    康斯坦丁怒气冲冲的走到那家伙面前,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他低声说:

    “就是你在装神弄鬼吗?”

    “坐吧,康斯坦丁先生。”

    尼克.弗瑞将手里的报纸放下,他看了一眼怒气冲冲的康斯坦丁。他翘着腿,伸出手,做了个“请”的姿势,他说:

    “忘记那封信吧,那只是一个小小的‘玩笑’。”

    弗瑞看着眼前这个放荡不羁,而又劣迹斑斑的侦探,他说:

    “我最近正在为一些事情头疼,而我的一位朋友为我推荐了你,他告诉我,你是纽约的所有的江湖骗子里还有点能力的那个。所以我就在思考,也许,你能帮我解决我遇到的那些问题。”

    “请人帮忙是要有诚意的,黑人先生。”

    康斯坦丁靠在椅子上,随手点燃了一根香烟,根本不顾及这个咖啡馆禁止吸烟的标志,他看着弗瑞,一脸讥讽的说:

    “但我没有看到你的诚意,所以我不打算帮你。我来这里是来告诉你,先生,你那些捕风捉影的小玩意就想要威胁我?你做梦去吧!”

    这家伙狠狠的朝着弗瑞竖起中指,他说:

    “顺便让你那装神弄鬼的朋友也下地狱去吧!”

    弗瑞看着康斯坦丁,并没有因为康斯坦丁的羞辱而生气。相反,弗瑞很淡定的听完眼前这家伙骂出的一连串的脏话,他耐心的等待着。

    直到好几分钟之后,弗瑞手边的手机震动起来。他对滔滔不绝的骂着脏话的康斯坦丁做了个暂停的手势,然后拿起手机,放在耳边。

    十几秒钟之后,弗瑞挂断通讯。

    他十指交叉,撑着下巴,他看着康斯坦丁,锐利的眼中跳动着一抹胜券在握的光芒,他说:

    “康斯坦丁先生,纽约警察局的两位警官刚刚在你的公寓里发现了大量的X品,以及一部分伪造的钞票,还有一些和偷窃案件有关的赃物。与此同时,在你根本没有许可证和任何职业证书的非法侦探事务所里,我的下属们,也发现了相同性质恶劣的东西。”

    “所以我遗憾的宣布,先生,你被捕了。”

    弗瑞将一只手铐扔在桌子上,他双手合拢,对满脸惊愕的康斯坦丁说:

    “按照联邦法律,你最少也要在监狱里度过7年的时间,再加上你刚才辱骂以及威胁公职人员,以及在警察局里,还有4位随时可以指证你参与了偷窃和诈骗活动的女士在录口供。”

    弗瑞停了停,他瞥了一眼康斯坦丁,后者的脸色现在很不好看。

    弗瑞加重了语气,继续说:

    “你的刑期很可能会被再次延长,而且不得保释。现在,这个残酷而冰冷的现实让你冷静下来了吗?”

    “愿意和我谈一谈了吗?”

    “你TM的到底是谁?”

    康斯坦丁死死的盯着弗瑞,眼前这个家伙看上去确实很有能量,很有手腕的样子。他在犹豫,要不要扔出一发强力遗忘咒,把眼前这混蛋变成一个白痴。

    但他最终没有那么做。

    约翰.康斯坦丁是个识时务的人,在好几分钟之后,康斯坦丁冷静了下来,他看着弗瑞,他说:

    “你到底要我帮你干什么?”

    “我要一份名单。”

    弗瑞喝了口咖啡,对康斯坦丁说:

    “一份全纽约市里所有的超自然生物的监控名单,我知道你能发现它们,我也知道,你是个收钱就会办事,而且没有任何职业道德的爽快人,所以...”

    “砰”

    弗瑞手边的箱子被放在了桌子上,他将箱子打开,从其中拿出一沓美元,递给了康斯坦丁,他说:

    “这是第一阶段的活动经费。2个月的时间,曼哈顿区所有的超自然生物的信息送到我这里来。然后就是第二阶段,我会按照你的结果来进行一个评估。如果你做的够好...”

    弗瑞将箱子转过来,里面装满了一沓沓诱人的钞票。

    这让很落魄的侦探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他思考了几秒钟,然后飞快的将手里的钱放在口袋里。他吹了个口哨,和颜悦色的对眼前的弗瑞说:

    “原来是生意啊。你早说嘛,这位先生,我最愿意为你这样出手阔绰的人服务了。2个月是吧?没问题。”

    说完,康斯坦丁就要离开,但却被弗瑞喊住了。

    弗瑞将一样东西递给了他,那是一块黑色的手表,弗瑞平静的说:

    “带着它,我们就能看到你的位置。一旦你突然消失了,你的所有罪证都会立刻送到警察局...约翰先生,我知道,身为一个巫师,你有很多躲避我们的方法。但请你相信,一旦你敢放我鸽子,我可以保证,整个北美的每一座城市里,都会贴满你的通缉令。”

    弗瑞站起身,将帽子戴在头上,提起手提箱,他对愣在原地的康斯坦丁说:

    “你可以随便毁约,你可以随便逃跑...”

    “但要是你以后能在北美过的逍遥自在,就算我输!”

    他伸出手,帮康斯坦丁整了整皱起来的风衣领子,他拍了拍康斯坦丁的肩膀,他说:

    “对了,我的朋友梅林,托我向你问好。”

    “回去休息一下吧,约翰,少磕点药,明天开始工作。”

    ——————————————————

    “哎呀呀,梅林老兄,我们又见面了。”

    在伦敦希思罗机场,前来迎接梅林的,是数天前,一起并肩作战过的约翰.加特勒特工。

    他捻熟的帮梅林提着行李,带着他一路走出机场。

    伦敦的天气果然如传闻中一样糟糕,梅林到达的这一天,这里的天空都是阴阴沉沉的,就像是要下雨的样子。

    “我订了餐厅,为你接风洗尘,梅林。”

    加特勒一边开着车,一边抽着雪茄,这个老牛仔一样的特工对坐在副驾驶上的梅林说:

    “弗瑞在纽约那边还好吗?科勒有没有找你们麻烦?”

    “当然有。”

    梅林一脸无奈的说:

    “我听说科勒闯到弗瑞的办公室里,威胁说要把弗瑞送入监狱,但弗瑞拿着枪把他赶了出去。这件事已经在局里传开了,科勒大大的丢了脸,但他却没办法惩戒弗瑞,我听弗瑞说,皮尔斯长官顶着满身的伤,在参议院里发了一次飙,就差没指名道姓的说出是谁策划了那场政变了。”

    “嘿,我就知道他们会选择这种方法。”

    加勒特摇了摇头,一脸轻松的说到:

    “皮尔斯很聪明,他把这事明明白白的摆在台面上,却又给那些想要置他于死地的人一个台阶下。他们很快就会达成新的共识...科勒也许不会被立刻换掉,但他想要在战略危险干预与谍报后勤处里一手遮天,毫无疑问是不可能了。”

    “你的意思是,这件事不会很快结束?”

    梅林皱着眉头问到:

    “我还以为,我们已经赢了呢。”

    “还早着呢,梅林。”

    加特勒吐出一口烟圈,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对梅林说:

    “这种政治层面的博弈不是这么容易就能结束的,我们只是扳回了一局。距离真正的结束还早呢,我们必须得再找到一个机会,一个能把科勒和他的所有下属一次性赶走的机会!而且这事必须做的光明正大,让谁都挑不出问题。”

    加特勒舒了口气,他对梅林说:

    “行了,别想那些事情了。我先送你去酒店,放行李,然后我们吃顿饭。”

    “过几天,我带你去巴黎。战略危险干预与谍报后勤处的欧洲分部大本营就在那座城市里,那边的特工都是站在弗瑞这边的,都是我们自己人。”

    加特勒友善的拍了拍梅林的肩膀,他说:

    “年轻人,你来到这里,就相当于真正回家了。”

    加特勒特工的热情,让梅林有些受宠若惊。在进入伦敦市区之后,梅林一边观赏街头异于纽约的景色,一边对加特勒说:

    “约翰,你在伦敦待了多久?”

    “很久了。”

    加特勒回答说:

    “我从加入战略科学军团开始,就一直在欧洲分部。我们在伦敦有个基地,因此我几乎每年都有最少3个月的时间,是在这座城市里度过的...坦白说,这座城市,其实并不怎么适合居住。”

    “那你有没有听说过这城市里的一些传说?”

    梅林看了加特勒一眼,他装作随口问到:

    “比如什么都市怪谈,什么魔法,什么巫师之类的,我个人比较喜欢这样的故事。”

    “有啊,很多。”

    加特勒不以为然的转动方向盘,对梅林说:

    “伦敦这座城市很传奇,这里的都市怪谈简直多如牛毛,什么剪刀手爱德华之类的,关于魔法的传言就更多了。你如果真想听,那么吃饭的时候,我挑几件有意思的告诉你。”

    “好啊。”

    梅林舒了口气,他开始期待这顿晚餐的到来了。

    “说起来,梅林,你知不知道...”

    加特勒突然又开口说道:

    “皮尔斯长官很看重你。”

    “嗯?”

    梅林看着加特勒,他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那次去巴拿马,是我和皮尔斯长官的第一次见面。”

    “嗯,他确实很看重你。”

    加特勒笑了笑,他看着眼前的街道,他轻声说:

    “他还专门打电话给我,让我好好招待你,让我好好培养你。他说,你是组织的未来之星呢。”

    “哦,那可真是够荣幸的。”

    梅林笑了笑,加特勒也笑了,他随声附和道:

    “确实,确实应该感觉到荣幸...来自大人物的关注,总会让人感觉到荣幸。你现在可能还意识不到,但梅林,以后你就知道了,皮尔斯对你的看重,对你未来的发展而言,是多么的重要了。”

    “好了,酒店到了!”

    “去休息吧,小伙子,晚上9点,我来接你!”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 19.接风洗尘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