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书屋 > 都市小说 > 渣夫欠收拾 > 7.第 7 章
渣夫欠收拾  作者:李禾苗
    苏婉容脸上带着一层薄妆,胭脂浅淡,唇红如蜜,比起浓厚的新娘妆或者刚出浴时的素净脸庞,这时候的模样是最恰到好处的。

    叶锦鸿被她的一笑给勾住了心神,美色当前,别说区区一百两银票了,哪怕苏婉容此时要喝他的血,吃他的肉,他都是心甘情愿的,只要她肯早日和自己圆房。

    “兴许是落在哪里了,等回来再找。”叶锦鸿忘记了两个荷包,满心满眼都是他的小妻子。

    苏婉容轻轻松松地把这个傻蛋糊弄过去,然后两人并肩朝着正院而去,春桃跟在后面,心里如同打鼓似的,七上八下。

    姑娘昨晚竟然没有把东西交给少爷么?

    ……

    叶老爷和叶太太都穿着一身新衣,坐在上首的主位上喝着茶,耐心等着。

    叶太太脸形圆润,身材发福,这使她看起来更加慈祥了。叶老爷更加富态,肚子里像揣了一颗五斤重的大肿瘤似的,把袍子都挺出来一大块。

    叶锦鸿和苏婉容一踏进正院,正院的丫头们就急忙忙跑进去通禀,叶老爷和叶太太赶紧放下茶杯,端正坐姿。

    丫头在地上摆好跪垫,苏婉容和叶锦鸿各自敬了茶,得了几句祝语与勉力,然后起身入座。

    苏婉容在人前表现得很乖巧贤惠,尤其是当着公婆的面,面子功夫总要做一做的,她先等叶锦鸿坐下了她才坐,下人们献茶时,她也主动拿起一杯茶递给叶锦鸿。

    果然,这一番做派不仅让叶家二老非常满意,就连叶锦鸿脸上也带着得意的笑容,十分受用。

    很快,下人们摆好早饭,四人换到饭桌上去,苏婉容知道这时候的规矩,新妇是要伺候公婆和丈夫用饭的,她乖乖地站着,手里拿着公筷,给那三人布菜。

    叶老爷和叶太太神色坦然地用着早饭,叶锦鸿每吃一口就斜眼瞄一下苏婉容,越看越觉得昨晚上的冲突都是情有可原的。

    你看她多么乖巧柔顺,昨晚上她一定是太过害怕夫妻之事,所以才抗拒成那个样子。等他破了她的身子,让她尝到了男欢女爱的美妙滋味,他们两个一定能如鱼得水。

    她比自己还小四岁呢,岳母又死得早,想必成亲前也没个人好好教导她房中之事,俗话说,堂前教子,枕边教妻,教导苏婉容可不正是自己的责任么?

    叶锦鸿陡然间感觉到一种甜蜜的责任感,吃饭的速度都快了两分,盼着早些吃完,好回去自己的院子里,教教苏婉容应该如何正确看待行房这件事。

    等三人用好早饭,坐到一边喝茶消食了,才轮到苏婉容坐下来吃他们的残羹剩饭。

    她面上不显,实则心里很生气,这真是一个不人道的世界,太不把女性当回事儿了。

    叶老爷捧着茶杯,看了一眼背对着这边用饭的儿媳妇,然后对叶太太说:“鸿儿已经成了亲,我任上公事催得紧,等三朝回门一过,我们早些动身。”

    叶老爷在外地做官,从这里过去大概需要一天半的路程,这次也是因为儿子成亲,所以才告假回家的。

    叶太太很舍不得,可是又不能不管老爷,那边的内宅等事都需要女主人帮着打理。她皱了皱眉:“要不老爷先走一步,家里头这么多事,总得给我几日功夫慢慢整理。”

    叶老爷面色不虞:“以前谁管就还是谁管,你不和我一起走,我路上的饭食谁来照顾?”

    叶太太闻言笑了起来:“以前是以前,现在鸿儿成了亲,算是大人了,这些家事理当交到他们小夫妻手里,这才是正经。”

    苏婉容没兴趣吃别人剩下的口水,在饭桌上挑挑拣拣,实则竖着耳朵听这边的谈话。

    听婆婆这意思,是不是自己可以管家了?这可真是一件好事啊。

    叶锦鸿也觉得这是好事,家里虽有铺子田产,可惜都不归他管,他只不过是个按月领零花钱的公子哥而已。

    等爹娘一走,自己就成了这个家里唯一的主人,每月赚来的银子还不任由自己随意花费了么?况且唯一喜欢管着自己的娘走了,那他的日子可就舒心了,简直是鱼入大海啊。

    叶锦鸿放下茶杯,笑着对他娘说:“娘放心,我已经是大人了,家里的铺子就交给我管吧?以前因为要读书,才没办法兼顾家事,现在应该学起来了。”

    叶老爷连连点头:“儿子说得对极了,让他历练着,我不信一个秀才还管不住这些下人,会被糊弄了不成?”

    叶太太想了想,道:“田庄上的事情太复杂,你连大葱和麦苗都分不清楚,况且庄头管得极好,这就不用你操心了。你要是想练手,我把城南那两间收益不错的铺子交给你管着,如何?”

    叶锦鸿是知道的,那两间铺子合起来每月能赚百多两左右,这就够他欢喜的了,忙不迭点头:“那就先管着这两间,将来若儿子管得好了,娘再慢慢把别的铺子也交给我管着,爹和娘只管安心养老。”

    这话说得多孝顺啊,叶老爷和叶太太顿时笑眯了眼,叶老爷对叶太太说:“既然要给他,干脆把铺子的文书和那些下人的身契也一并给了,这样方便管理,免得那些奴才欺他年少,不拿他当回事。”

    叶太太点头:“我这就去拿。”说完便站起身,又对着叶老爷使了个眼色。

    叶老爷跟着叶太太进里间去了,叶锦鸿独坐无聊,便走过来看苏婉容吃饭。

    苏婉容不肯碰那些被吃剩下的菜,只盛了小半碗粥,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见到叶锦鸿走过来,她抬起眼皮淡淡地瞧了他一眼,不言不语。

    叶锦鸿马上就要两间铺子到手了,很有一种农奴翻身把歌唱的感觉,急不可待地想要表现自己的阔气。

    他心情激动,甚至有些亢奋,看了看桌上那些被吃得七七八八的残菜,咂了咂嘴,吩咐丫头春桃:“你是少奶奶带来的吧?这些菜都凉了,让厨房重新做一份,过一会儿送到小院里去。”

    苏婉容做人的宗旨是先爱自己,再虐渣男,有新鲜饭菜吃,她自然不想再碰这些剩下的了。

    于是,抹了抹嘴,朝叶锦鸿笑了笑:“多谢少爷体恤。”然后捧起茶杯漱口。

    叶锦鸿此时就像一个暴发户一样,充满了显摆欲,他大大咧咧地说:“不过是几盘菜而已,你要是不喜欢家里的口味,让下人去酒楼里现买一桌回来都行,少爷我不差钱。”

    苏婉容用手帕掩着嘴笑,笑得眉眼弯弯。

    早饭都要去酒楼叫一桌?那里最便宜的至少也要十两银子,他可真是个人才啊。

    纨绔子弟中的佼佼者。

    叶锦鸿最怕苏婉容笑,因为她一笑,他就容易痴呆。顾不得有下人在场,他伸手想去拉她,苏婉容可没兴趣和他表演夫妻恩爱,借着端茶的动作,避开了。

    叶锦鸿失望地咳了一声,这才想起这是在正院,悻悻地回到座位上坐下,端起茶杯才发现茶水已经凉了,他也不叫人换热的来,正好用这冷茶去去心里头的火气。

    里间,叶老爷正在同叶太太说悄悄话。

    “没想到儿媳妇长得如此好。”叶老爷有些自得,“也就这相貌才配得上咱们的儿子。”

    叶老爷虽然是公公,之前并未见过苏婉容的真容,哪怕是两家议亲时,也只和女方家长说话。

    叶太太好笑地瞅了他一眼:“这话你在我面前说说也就罢了,要是叫外人听见了,只当你这公公不庄重呢。”

    “我也就这么一说,你没看鸿儿吃个饭,朝儿媳妇看了多少回。”叶老爷陪着笑。

    叶太太也忍不住笑:“毕竟是少年夫妻,正是热呼呼的时候,能不稀罕么?”说到这里,她顿了顿,脸上浮起为难的神色,“不是我不想和老爷一块儿走,只是……”

    她想说儿子和儿媳妇还没圆房,就这么走了,让她如何放心得下,也不知这对小夫妻是哪里出了岔子。

    只是这话不好对着老爷说的,于是,话到嘴边就变成了另一种理由:“她是个乡下姑娘,我并不是看不起她的出身,她娘家才几个人?我们府里上上下下加起来,就有十几个,我怕她管不好这个家,总得留下来教导两天。要是就这么走了,回头她把家里弄得乱糟糟的,鸿儿住着也不舒坦。”

    事关儿子的身心健康,叶老爷爱子心切,立刻点头道:“那你就多留几日,等一切都理顺了,你再赶紧过来。”

    两人商量好,叶太太找出房契与铺子里下人们的身契,一并拿在手上,出去后慎重地交给叶锦鸿,叮嘱道:“这是自家的产业,你可要好好看管着,要是有什么不懂的,就多和掌柜的商量,千万别自作主张。”

    “娘,你放心,我都懂。”叶锦鸿一把接过来,就像握住了保险柜的钥匙,笑得见牙不见眼。

    叶老爷身为公公,有苏婉容这个儿媳妇在场,他也不好多说什么,只鼓励了儿子几句,就去前院的书房了。

 

渣夫欠收拾: 7.第 7 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