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书屋 > 玄幻小说 > 砍鬼就强化 > 第25章 小区里的‘未知恐怖’
砍鬼就强化  作者:月天真
    “海港小区一家三口,惨遭灭门!”

    “全部被砍头!身体如同干尸一样,全身的血液都消失了,死状诡异!”

    “根据死者邻居昨晚的回忆,说实在昨晚两点左右,死者一家三口刚从庙会回来。回来不到一个小时,他就听到隔壁传来了惨叫声,和咒骂的声音。好像是‘快扔了,把这个晦气的东西,赶紧扔了。放开我。它在动···’之类的声音,当时他没有注意,不曾想第二天,一家三口都死了!”

    “是谁?竟然连四五岁的小孩子都不放过,将一家三口残忍的杀害。”

    “现在警方已经介入调查,相信很快就会有进展。”

    “前线记者赵芳为您跟进报道。”

    一家三口的灭门案?

    全都被砍头了,身体如同干尸一样,被抽干了鲜血。

    好诡异。

    怎么和‘未知恐怖’很类似。

    难不成,这件案子与‘未知恐怖’有关?

    他记得上次303路公交车的案子,就是被吸干了鲜血。

    等等,在新闻报道的末尾还有几张照片。

    正是案发现场的照片。

    有些恐怖的地方上打上了马赛克,但还是能辨认清楚死者大概的样貌,和房间的布局的。

    一共三张照片。

    第一张照片是在卧室里,有两具尸体。

    尸体都被分成了两截,脑袋,和身体。

    被砍头了。

    是一男一女,应该是夫妻。

    他们身上的皮肤干枯褶皱,比上了年纪的老人还要苍老,没剩下一滴鲜血。

    看上去很狰狞。

    被砍的头打上了马赛克,但身体的一些特征还是能看见的。

    被掏空了。

    两具尸体的胸部都被掏空了。

    内脏被吃了?

    想来,肯定与‘未知恐怖’有关了。

    好熟悉的衣服。

    等等,昨天晚上好像看见过这个衣服。

    是那个女尸的衣服,丁洁看着有点眼熟,但就是记不起来,在什么地方看见过了。

    第二张照片,是另外一个卧室。

    像是一个儿童的房间。

    在房间的床上,静静地躺着一个胖胖的小孩。

    脑袋没了。

    房间里没有脑袋。

    只有剩下的身躯,同样是没有了鲜血。

    干枯褶皱···看上去很恐怖。

    好残忍,连小孩子都不放过。

    扎纸人!!

    在胖小孩尸体的旁边,有着一个扎纸人。

    正是丧葬时候用的扎纸人。

    正是一个童女模样的扎纸人。

    很眼熟。

    终于,丁洁想起来了。

    昨晚的那个胖小孩。

    这个没有脑袋的小孩尸体,不正是在庙会上碰见的那个胖小孩?

    果然,扎纸人有问题。

    明明扔了,踩碎了,现在又重新出现。

    他昨晚本来是想要追上去的,但不曾想胖小孩和他妈妈走得太快,根本没追上。

    现在倒好,死了。

    这一家三口的死,定是与扎纸有关。

    换而言之,是那个扎纸将他们一家三口给杀了的。

    好恐怖···

    这一切,全都是那个年轻扎纸匠的手笔。

    很快,丁洁就想到了,扎纸匠在庙会上赠送扎纸,会不会就是这样的目的?

    用扎纸杀人!

    钓鱼杀人!

    如过丁洁要是普通人,恐怕昨晚就死在了戏袍白影的手下了。

    “不简单。这个案子,肯定不简单。”

    “必须要找个机会,找到那个扎纸匠。”

    “这样送上门的功德,绝对不能放过!”

    ‘未知恐怖’本来就少,现在有了一个已知的‘未知恐怖’,又怎能轻易放过?

    上次是因为实力不济,才一再试探。

    现在‘九阳神功’第三层了,又有第一关的‘金钟罩’。

    打不过,大不了一跑了之。

    6点的速度,可不单单是数据。

    ‘咚咚咚!’

    微信群又有动静了。

    打开一看。

    “@丁洁你知不知道俞明德组长的下落?”

    发消息的,正是老巫婆。

    想来,台里的一些谣言,已经到了‘三人成虎’的地步了。

    “我不知道!”

    “愿地狱没有小人,俞明德组长一路平安。”

    俞明德陷害的他,他可是至今记得。

    如果丁洁猜测的不错,台里的谣言,估摸着就是俞明德散播的了。

    那天,他可是在警局里的听得清楚,就是俞明德告诉警察,地下室里死的两个保安,很有可能是他杀害的。

    对于这样的小人,死了才好。

    最好是让‘未知恐怖’吃了。

    不过至今为止,丁洁还是搞不清楚,俞明德为何陷害他。

    他和俞明德好像没有仇怨。

    “丁洁?!”

    “地狱?!”

    微信群里一片静寂。

    ```

    ```

    又死人了。

    当天下午六点。

    警局的警车上门了。

    小区里有人死了。

    就是住在丁洁家隔壁的那对东北夫妻。

    那个经常被老婆揍的男的死了。

    昨天晚上出门,至今为止都没有回来。

    到了下午五点的时候,小区里有人在小区的花园里发现了一具男尸,

    正是失踪的东北男人。

    他叫孙铁竹。

    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丁洁吓得一激灵。

    怎么处处都死人?

    他隐约记得,前几天晚上回来,小区里好像有脚步声。

    当时他没太在意,以为是猫或是狗弄出的动静。

    现在看来。这个小区里好像不太平。

    “周姐,你节哀!”

    下午的时候,丁洁去看了隔壁的邻居一眼。

    满屋子的警察,其中一个丁洁还认识。

    正是冯笑笑。

    “丁洁?!你怎么在这里。”冯笑笑对丁洁有些印象。

    “我家就住在隔壁。”丁洁一样是没有料到碰上熟人。

    “怎么一有命案,就能看到你?”冯笑笑的脸色有点发沉。

    “巧合!都是巧合!”丁洁不知该怎么解释了。

    看完,丁洁就走了。

    没敢多留。

    他总感觉冯笑笑警官的眼神有点不对劲,好像把他当成歹徒了一样。

    年轻的东北女人叫周幼薇。

    丈夫死了,整个人的精神面貌都颓废了。

    像是失去了魂魄了一样。

    全无先前的风采了。

    ```

    ```

    接下来的两天,丁洁都是在小区里寻找着什么。

    但一无所获。

    他在找‘未知恐怖’。

    白天休息,晚上找。

    可一点线索都没有。

    由于警方封锁了消息,丁洁只能是从小区的住户口中得知孙铁竹的死状。

    据说孙铁竹死的很惨,全身被抓花了,化成了一条一条的肉条,发现的时候,都发臭了。

    再详细的描述,就没有了。

    化成了肉条?

    被分尸?

    很像未知恐怖做的。

    可就是没有未知恐怖的线索。

    难不成,前几天的推测是错的?

    小区里不存在‘未知恐怖’。

    孙铁竹的死,是另有原因?

    ```

    ```

    6月8号。

    周幼薇疯了。

 

砍鬼就强化: 第25章 小区里的‘未知恐怖’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