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书屋 > 都市小说 > 豺狼当道 > 1.第一章 罪人
豺狼当道  作者:胡马川穹
    京城南门街一家小小的纸扎铺子前,各色纸人纸车香烛金银锭等祭物摆得满满当当。一个三十来岁的布衣妇人从马车上下来,客客气气地问道:“有现成的棺木卖吗,我出高价买,还请老板行个方便。”

    纸扎铺子正在柜台后面盘帐的老板姓蔡,他抬头见这妇人一身素衣,虽然面目沉静谦和却是风尘仆仆的样子,一看就是赶了远路过来的行人。就叹了一口气问道:“家里有人被判了秋后斩吗?哎,如今这个世道,随便哪个皇帝登上大位都要狠狠地杀一批再流放一批,只是可怜了家里无人奉养的老父老母。”

    布衣妇人垂了眉睫没有答话,顿了一顿后自顾在铺子里前前后后转了一圈,不过半刻钟就利落地选了一口价钱中等的黄杨木棺材。

    把十两银子的定金递过来时,妇人却忽然怔怔地落了泪,拿袖子遮掩后似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道:“可否请老板费些功夫,帮忙把这口棺盖里面刻一道滑槽。我家兄长最是一个狂放不羁的人,从来不喜欢黑暗幽闭的地方,若是……侥幸能活过来也方便他找到门洞自个出来。”

    这个由头简直是无稽之谈,蔡老板见这女子说话声气柔和却颇有些痴傻无理,就不禁多看了她两眼。

    心道判了秋后斩甚至斩立决的人,那就是一刀毙命再无回天之力,怎么还有可能留有一口气从棺材里找到门洞自个出来,那岂不是跟诈尸差不多。但他见这女子眼神清亮出手大方,又可怜她有一个三日后即将赴死的兄长,难得生了一点恻隐之心道:“只要银子管够,叫我们在棺盖上刻满花都成!”

    布衣妇人就微微欠身行礼,虽然不施粉黛衣饰简朴,举手投足间却隐约自有一种行云流水的大家气度。蔡老板一双利眼见惯南来北往的各色人等,知道这多半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女眷,为给背负大不赦罪名的至亲收尸特地隐藏了行迹。

    这一向京里多的是这样藏头藏尾的人家,只是不知这位妇人为什么没有带丫鬟婆子在一旁侍候打点?偏要事事亲力亲为,连挑选棺木供奉祭品这些粗活都不假于他人手。他心里嘀咕面上却越发殷勤介绍,问还需不需要铺子里的师傅帮着扎制一些纸花。

    时人向来注重墓葬视死如生,有些富贵主家在人还活着的时候,就亲自一一安排这些身后事。京中有旧俗,男子身故当日要蒸一份七七四十九朵莲花形状的面供,还要按亡者岁数扎制纸花和剪纸旗。为防阴间小鬼挡道,还须将纸旗用谷草杆穿扎,沿路一直从家门口插到坟地。

    布衣妇人停足想了一下,从随身包裹里又取了十两银子递过来歉意道:“我一向住在乡下,不懂这些年节喜丧应送往来的细则规矩,还请老板多多费心操持。只是这纸旗做好之后无需沿路扦插,就跟着那些事物一应烧化了就是。京城居不易,本就不是我们兄妹俩的家乡……”

    在京城打拼多年,早已练就一副铁石心肠的蔡老板听她说话暗哑伤感,也陡然生出一股难言的悲戚之意。就不顾往日里凡事斤斤计较的吝啬做派,拍着胸脯保证所有东西在三天之内肯定办得妥贴。

    布衣妇人极有礼数地欠身行礼,谢了又谢后转身上了停在门口的马车,蔡老板这才注意到这辆青布帷子的桐木马车竟是这妇人亲自驾驭。她大大方方坐在辕板上,一双素手轻抖马鞭,那老马扬了一下前蹄子打了一个响鼻,就垂着脑袋慢腾腾地往北门去了。

    此时已经过了八月中秋,气候不见丝毫凉意反倒连日曝晒。

    烈火骄阳之下,大理寺门前的两座石狮子却不改往日的精气神,鼓着硕大且寒漠的眼珠子盯着往来的行人。布衣妇人下了马车,整整齐齐地敛了身上的衣袖长襟,走上前去将手中物事一一呈上,然后低声下气地禀告,“我是罪人顾衡的亲妹子顾瑛,听闻事端后特地过来送他一程!“

    门上负责把守的几个带刀胥佐一边查验顾瑛的身份文牒,一边相顾失笑,“这顾衡胆大包天犯了大事,听说在京里的一家老小连夜逃了个干干净净,生怕受到牵连之责,怎么还有个亲妹子不怕死地赶过来给他收尸?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呢!”

    另一个胥佐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眼,满脸狐疑拖着尾音问道:“你真是顾衡的亲妹子?说实话你这胆儿也真够肥的,竟敢孤身一人上京。好在咱们皇上初初登得大位,特特下旨免了诛杀顾衡的九族,不然可就没有这样的便宜事了……”

    一直紧绷神经的顾瑛微微松了一口气,悄悄将一只赤金满冠用袖子笼了飞快递过去,“还请行个方便!”

    京城中但凡有身份的贵妇向来注重颜饰,头髻两边常用或金或玉的掩鬓,鬓后用满冠倒插方便固定,算是极为贵重的头面。带头的胥佐本是拿惯了利是的,开始还没有在意,等东西拿在手里才觉得其分量有些不对。

    他故意侧了半边身子,偷眼望去就见悄悄塞过来的饰物分量颇重不说,冠身竟是以整片赤金锤鍱而成。从上至下遍刻满池娇纹,两端锤出蝴蝶中间锤出鸳鸯莲花仙草,边缘饰宝象连珠纹。若是拿到银楼里去变卖,冲这副体面少说也值上百两银子,哪里是寻常人家敢用的东西?

    带头的胥佐倒抽一口凉气,言语间顿时客气了几分,微微转了一圈欠身道:“皇上已经下了旨,三天后就要行明正典刑了。夫人来得时机倒也凑巧,再晚几天就见不着人了。过了寒露这一溜窜的人都要上路,咱们看了也是于心不忍……”

    顾瑛自然千恩万谢,对于这人的琐碎唠叨混不在意。返身从马车里提出一个硕大的红漆填漆食盒,这才蹒跚地在几个胥佐的注视下往牢房深处去了。

    一个小吏好奇心重,碰了一下带头胥佐的肩膀问道:“难得看到头儿对人这般恭敬,这个女人到底是谁,我看她的穿戴也平常,您怎么尊称她为夫人?不过一个将死罪人的亲眷,还有什么了不得的来头不成?”

    胥佐掂了掂手中分量颇重的赤金满冠,笑骂了几句小兔崽子们吃饱了撑的多管闲事,这才背着手站在门廊下的阴凉处。

    他心头却在想,从前隐约听人说顾衡顾济川在家里排行第三,唯一的一个妹子嫁给礼部侍郎童士贲。新近登基的隆安帝一扫先皇的奢靡浪费百事不作为,最是看重寒门出身行事精明干练的年青官员,这童士贲便是其中的佼佼者。

    至于这对至亲郎舅为什么在朝堂更迭时立场对峙,以致现如今一个是朝中新贵红人,另一个却是阶下待斩死囚,就不是他这个小小的大理寺胥佐能考虑的事情了。

    还有那妇人举止落落大方,即便是求人也求得不卑不亢,看其形容的确应该是顾济川的亲妹子不假,那么一多半的可能同时也是童士贲的正经嫡妻。正所谓罪不涉出嫁之女,顾济川犯再大的事儿也跟她这个外姓人不相干,又何苦上赶着到这个人憎鬼嫌的大理寺衙门口转一圈呢?

    顾瑛自然不会猜到胥佐已经识破了她的另一重身份,此时即便猜到她也不会在意。她跟着带路的老吏一步一步地往里挪,光线黯淡且狭□□仄的牢房大多死寂暗沉。偶尔有人从木栅栏里露出模样来,也只是一张张木然灰白看不清原本面目的脸。

    开了无数道的锁,进了无数道的门,下了无数层阶梯,终于到了囚禁死犯的地牢。

    带路的老吏站在外间仿若自言自语,“顾先生就住在最里面,老汉我当了二十年的差,倒是第一回看见在生死关头前还这么镇定自若的人。以往甭管多金贵的人进了大理寺的死牢,三天之内就准骇得尿裤子,什么体面尊贵全然忘在脑后了。”

    老吏抬起昏浊的老眼瞥了一眼顾瑛,“只有顾先生权当闲庭信步月下赏花一般自在,倒是少见得很。你这个当妹子的也是个有胆气的,顾先生身上担了谋逆的大罪名,你竟然还敢进来探望他?”

    顾瑛见他神色虽然沧桑狠厉,说话间却对顾衡推崇备至,还一口一个先生,就微微欠身施礼,“我这位兄长向来桀骜不驯不拘小节,惹出这般祸事来也算是老天注定。他对我……向来恩重,此番我过来送他一程也算是全了彼此兄妹的情谊。”

    老吏扶了扶头顶镶红边的圆顶青帽没有做声,兀自背了手朝外走去。腰上大串的铜铁钥匙支楞相击,发出沉闷至极的刷刷声响。在牢里黯淡的油灯之下,夏末秋初的午后却生生被照出一片萧索凄凉。

 

豺狼当道: 1.第一章 罪人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