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他不是女装大佬  作者:时玉笙
    沈霭站着地铁门口无聊地等着地铁,她抬头看了一眼前方高处的指示牌,上面显示还有两分钟的时间,地铁即将到达。

    两分钟的时间足够她做什么?

    拿出手机,插上耳机,然后把耳机塞进耳朵里,找到一首喜欢的歌开始在心里跟着哼唱。

    八月份的天气炎热,她穿了短袖热裤,加一件白色透明的防晒衣,带了个浅粉色的帽子,和地铁站里其他的女孩子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地铁即将进站,沈霭来的早,站在还未打开的门口第一个位置,她不习惯距离那条黄线太近,就隔着一些位置。

    不过是侧过头看了眼地铁的功夫,旁边就迈出一只脚过来,接着整个身体就要堵在她的身前。

    沈霭往前迈了一步,把那个人挤到一边,没给他成为第一个上车的机会,瞥了对方一眼,是个看上去二三十岁的男人,她声音冷冷,“别插队。”

    对方的视线停留在她半截天蓝色的头发上一会儿,什么都没说往后面走了。

    天气本身就热得人心烦,沈霭是个易出汗体质,穿的尽量少也感觉背上的汗再往外面冒,连同着脾气也渐渐上来,要是那个男的再说些什么不中听的话,她估摸着自己能和对方吵起来。

    这个时候,她不由得觉得之前觉得好玩去染了半截蓝头发还挺正确的。

    看着社会了一些,好像也少了一点麻烦。

    她不是喜欢在这种天气出门的性格,心里盘算着回家之后要给种在院子里的菜浇浇水,建京的天气就是这样,有的时候能连着十几天光出大太阳不下雨,有时候也能光下半个多月的雨看不到太阳。

    前一段时间还因为下雨太多上了热搜,建京周边地区人们都在灵魂发问,太阳这是休假了还是去流浪了,而这雨是不是在建京包月下的,可能不要流量。

    现在太阳公公回来了,建京地区的人民又在各种求雨了。

    找到个最边上的座位坐下,沈霭随手打开微博,刷了下热搜,看看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大部分都是关于明星的安利或者撕逼,没什么意思。

    正想着接下来要做什么,就看到来自沈大柱的微信,【宝宝,你到那个什么展馆了吗?】

    这就是她为什么会在这个天气出门的原因。

    沈大柱是她给她爸的昵称,原名沈南的沈先生非常耿直地爱着女儿,以至于在女儿心里像根柱子一样,太过笔直又有点杵着占地方。

    沈先生一直觉得自己当年为了挣钱把女儿撂在乡下给自己父母带的行为使得女儿没有感受到应有的父爱和母爱,于是挣到钱之后一直变本加厉地用爱=钱这个等式来给女儿补充亲情,但在妻子因病去世后突然感悟到,他好像用错了爱女儿的方式。

    于是乎,从那以后每天给女儿发30条信息成了日常任务,因为常年缺失女儿的生活也不知道她喜欢什么,但凡看到朋友圈有人秀别人家孩子玩了什么去了那些地方,就想给自家女儿来个套餐。

    前两天刚看到一位商业好友吐槽自家女儿玩什么cos,头发五颜六色还穿的还少,快成年的年纪还举着一个魔法棒成天在家里喊“恢复你原来的样子吧,库洛牌。”

    虽然沈南不懂在年轻人喜欢的,但不懂就对了,他又不是年轻人,女儿喜欢就行。

    况且,他想想女儿新染的头发颜色,觉得很契合朋友说的五颜六色的头发,说不定女儿就喜欢cos呢。

    就查了查cos之类的信息,得出结论,确实穿的少了点,但是去看看交交朋友也不错,就给她定了一张在建京举办的漫展的门票。

    沈霭不想出门,更不想参加漫展,但是一看沈大柱一把年纪还用着亮晶晶的期待眼神看着自己,没忍住伸出了手。

    完了,沈大柱以后一定会变本加厉的。这么想着的沈霭把门票收回口袋里,觉得自己不能这么放纵沈大柱,“以后别给我买票,想去我自己买 。”

    沈南笑着应了,“行嘞,宝宝。”

    虽然不想去,但是因为从小和爷爷奶奶住,两位老人都是节俭的人,沈霭也养成了不怎么喜欢浪费的习惯,加上收下了门票就相当于承诺了沈大柱要去看漫展,所以沈霭还是出门了。

    【还没呢,在地铁上。】

    沈霭手指动的飞快,打出一行字发了过去,她很想忽略掉这条信息,奈何知道沈大柱没收到信息就会发来连环问以示担心,与其待会儿解释更多,不如现在就回了他。

    【地铁上那么多人,肯定很热,让李叔送你过去就好了,你这孩子,非不听话,我待会让赵婶煮点绿豆粥,冰着给你回家喝。】

    【多放糖。】

    【好好好,那宝宝你注意安全啊,到了地方给爸爸发个信息,下午回来让李叔去接你呀,爸爸马上要去开个会,我们宝宝玩的开心。】

    沈霭回了个冷漠的【哦】,看着这一段话只觉得牙酸,太腻味了。

    沈大柱不知道哪里学来的这种语气 ,平日里在家里见到也这样,哪怕沈霭喜欢甜的东西,但面对一个四十几的大叔甜言蜜语也觉得难以承受。

    虽然这样说很对不起一腔爱女情怀的沈大柱,但沈霭还是觉得听多了有点脑阔疼。

    总算不用和沈大柱聊下去,沈霭在心里松了口气。

    地铁里虽然人有点多,但是冷气开的足,就算沈霭没坐在吹风口也没觉得有多热,之前因为热意生出来的火气也消的差不多了。

    到了要下的地铁站,沈霭跟在人群中下了地铁,刷卡出站。

    建京动漫展举办的地方是在一个十几层楼高的酒店,第一层被租用做漫展地点,靠近酒店的地方已经有很多穿着cos服的人,其中不乏长得好看的小哥哥小姐姐。

    不管什么时候看着颜值高的人总是让人心情愉快的,沈霭消了些之前因为沈大柱而产生抵触心理,走马观花地看了起来。

    如果说场馆外还是2.8次元的世界,那场馆内就是2.5次元的世界了,穿着cos服和常服的人们来来往往,却莫名有一种轻松的气氛。

    沈霭穿梭其中,也被几个举着照相机的人叫住请问能不能拍照,婉拒过后她来到一个卖面具的摊子,戴着眼镜的男生在一旁用着画笔在雪白的面具上勾勒着图案。

    并非是全脸的面具,而是遮住上半张脸的那种,沈霭看着有趣,买了个用红色和金色勾勒出花纹的面具。

    侧面还挂着两个银色的小铃铛。

    她拿在手上晃了晃,寻着卫生间的方向走过去。

 

男主他不是女装大佬: 1.1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