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书屋 > 都市小说 > 穿越原始社会 > 2.现状
穿越原始社会  作者:召徕
    江余躺在兽皮上,翻了个身,有什么虫子钻进了他的兽皮裙里。他被蛰的受不了,站起来走到一个背人的角落里,把身上的兽皮都抖落下来,地上落了好几只黑色的虫子,看的他眼角直抽抽。

    好恶心。

    江余胃里直翻腾,好不容易把那股想要干呕的冲动压下去,然后硬着头皮,又把脏的看不出原样的兽皮裙穿身上。

    “哟,废物醒了。”身后突兀地插进来一道声音,江余不用回头都知道是谁。

    雨踢着脚边的石头,靠近了一点,俯首凑到江余耳边,不怀好意的低声道:“你还想拖累别人到什么时候,芽有自己的儿子要养,秋才那么小,你好意思跟秋抢食物。”

    江余面色淡淡,一把推开了雨,从他身边走了。

    雨脸色大变,怒道:“你也快成年了,却处处伸手向人要吃的,跟呱狗一样,让人讨厌。”

    江余:“哦。”

    雨:………

    雨气得胸口起伏,一脸不可思议的盯着江余的背影,像是不明白为什么几天不见,对方的脸皮就变厚了。

    江余如果知道他的想法,一定会呵呵他一脸,脸是什么,能吃吗?

    而且不论是毛,还是芽和秋,都是真心对原主好的,所以江余不懂原主为什么会拒绝他们的好意,然后导致他把自己给饿死了。

    这几天,江余也把他自身的情况给弄清楚了。

    事实证明,他的队友还是没有逆天的能力,从丧尸群里把他救出来。所以江余死了,但是死后他居然没去阴曹地府,反而魂穿到了原始社会,在一个饿死的,名叫余的身体里,借尸还魂了。

    江余后来琢磨了许久,猜测应该是他临死前对老天爷比了个中指,真心实意“祝福”了它一番,所以老天爷一个“高兴”,就把他的魂魄丢原始来了。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白捡一条命的事,傻子才会拒绝呢。

    江余惜命的很,可不会糟蹋了这来之不易的生还机会。

    只是想起原主,江余还是有些可惜。

    原主跟江余的名字相同,也叫余,是石部落里的一员。

    石部落的西边是草原,部落里生活用水依赖的河就是从西边草原流过来的,部落的东边是丛林,部落里的人打猎的地方,但同样的,丛林的猛兽有时候也会跑出来,攻击部落。

    而部落北边,部落里从没有没有人去过,所以不知道北边是什么情况。但石部落的南边,江余推测应该是内陆,大环境很好,听说那边有很多大部落。

    但是石部落的人从来都没有去过南边,跟那些大部落的人交涉过,所以有关大部落的一切都是听别的部落里的人说的。

    总的来说,石部落的地理位置还是不错的。

    但是吧,石部落的生存方式实在是非常具有原始性,石部落里的人空守着宝山,愣是不知道运用。

    所以石部落的族人每年都在减少,现在只剩下百来个人。

    而其中还有大半人因为长期饥饿,给身体造成了极大的破坏。

    导致这一切的根本原因就是现在的天气。

    从余的记忆里,江余才知道,这个地方的寒冬跟夏季几乎是对半分的。如果把这里的一年分成十二个月,那么冬季至少有五个多月。而最冷的时候,温度几乎在零下三四十度。这么低的温度,一般持续三个月。

    另外两个月会好点,虽然也冷,但走出山洞找点食物还是勉强可以做到的。

    江余在心里换算了一下,发现现在的时间在寒冬尾巴上,只要再熬过一周左右,就是初春了。

    好吧,初春是江余自己命名的,这里的春天特别短,只有十天半月,然后就过渡到初夏,盛夏,夏末,再之后就是寒冬来临。

    春天和秋天短暂的没有存在感。

    原主这个傻孩子,就是因为寒冬快要过去了,跑出去找吃的,结果经验不足,什么都没找到,回来之后还要逞强,不接受芽的照顾,一个人缩在角落里睡过去,饥饿加发烧,一睡不醒。再睁开眼的就变成江余了。

    究其原因不过是因为雨在他面前说了些难听话,骂原主是呱狗。

    呱狗是一种像狗又像癞□□的动物,非要形容的话,大概就是癞□□大小的四肢动物,但是皮毛却跟癞□□一样,发出的声音像“呱呱”,平时特别懒,饿了就去其他动物哪里讨食,捡别人不要的食物吃。

    也难怪雨把原主比做呱狗,原主会气成那个样子了。

    江余想到了刚才那个少年,眼中闪过一抹讥讽。

    嫉妒成性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啊。现在他还有事要做,这笔账,他们以后有的是时间算。

    *****

    江余靠着芽和毛的接济,终于安全的挺过了寒冬的最后几天。

    当老首领宣布大家可以收拾东西离开山洞,回到部落里的时候,江余几乎喜极而泣。

    终于能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江余是不想要带走那些兽皮的,太脏了,还被虫子啃的破破烂烂的。可是在芽不赞同的目光里,他还是捏着鼻子带走了。

    芽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走过来拍拍江余的肩膀,夸道:“余,你是个好孩子。”

    江余一脸木然,心想芽应该是想夸奖他是个听话的孩子,但是找不到替代词,所以用了“好”。

    在部落里,谁猎到了大型猛兽,部落里的人就会夸赞他/她是个“好勇士”,这样跟其他勇士区分开来。

    谁家的孩子特别听话懂事,大人们也会夸赞“好孩子”。

    而一种食物特别好吃,他们不会说美味,也只会形容“好食物”。

    词汇量真的,特别匮乏。

    江余这些日子几乎都习惯了,只能说人的适应能力之强,远超其他动物。这或许也是人类最后能笑到最后的原因吧。

    “余,你怎么又愣神了,大家都走了。”毛双手拿着东西,用肩膀撞了他一下,江余被撞的一个趔趄,也不生气,哈哈傻笑,“我就来。”

    “我觉得你现在有点怪怪的。”毛跟江余并排走着,准备不时搭个手。

    江余心里一咯噔,“有吗?”

    不会要把当妖孽烧死吧。

    如果真是这样,那他只能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了。

    江余紧张的看着毛,不放过他脸上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但很快他就放弃了。

    因为,毛的头发把脸遮住了,他看不到QAQ

    他只能通过对方的语气和眼神判断,偏偏盯人眼睛猛瞧这个动作,太具有挑衅的意味,所以江余郁闷的收回了目光。

    他半低着头,心里已经在做最坏的打算。

    少顷,毛开口了,声音有些迟疑,带着几分忐忑的意味,他问:“余,你会不会经常忘记东西,不知道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

    江余:…………

    江余冷冷道:“没有,我很正常。”怕毛听不懂他的意思,江余还添了一句,“我跟你,跟其他人都是一样的。”甚至还比你们聪明一丢丢呢,哼╯^╰

    说完,他抱着东西走远了。

    毛在他身后大喊, “哎,你别走那么快啊。”

    江余:哦,冷漠。

    江余第一次看到了部落的地方,是一大片非常平坦的地方,上面东倒西歪放着些东西,更多的是大块的石头和零星几块破烂的兽皮。

    真是有够穷的。

    毛抱着东西气喘吁吁追上来,“呼呼,你跑的好快。”

    江余:“喔。”

    毛给江余指了一块地方,“那就是你以前搭帐篷的地方 ”然后抬起头,打量江余,“你还记得吧。”

    尽管知道对方看不见,江余还是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标准假笑,“谢谢,我知道了。”

    毛嘻嘻笑,“不用谢,我走了,有事叫我。”

    江余目送他离开,眼眸弯了弯,然而转身看到他的“宅基地”,肩膀又垮了下来。

    他叹了一口气,安慰自己,好歹雪化了,而且脚下的土壤非常肥沃,随便种点什么应该都能长出来,这里没有被丧尸病毒所感染,从地里长出来的青菜应该又甜又多汁吧。

    要是他的植物异能还在就好了,有这么大片的土地,今晚种下,明天应该就能吃了吧。

    末世的时候,因为找不到一块净土,所以植物异能者全部凭身上的异能催生粮食蔬菜,要求植物异能者对异能的掌控必须十分娴熟精准,像江余这种菜鸡,每次顶天了,就催生十来斤蔬菜,运气好了能催生一个西瓜出来,跟基地里那些被当做国宝保护的顶级植物异能者完全没法比。

    所以这也导致了植物异能者的地位十分尴尬,谁都知道一个顶级植物异能者十分牛弊,但是前期投入太大,而且不一定能收到想要的回报,君不见有多少异能者在升级的时候,稍有不慎,走火入魔,爆体而亡。

    所以底层的植物异能者无人问津,久而久之,植物异能成了诸多种类异能里最鸡肋的存在,连空间异能都比他们好,再不济人家还能当移动仓库使用呢,虽然底层空间异能者的空间比卡车大不了多少╮(‵▽′)╭

    江余想起过往,简直就是一把辛酸泪。

    然而再对比现在,他的眼泪忍不住在眼眶里打转。

    江余再次感叹,世间安能两全法,既然得了重生的机缘,就别想着还有异能的好事了。

    江余摆正了心态,心情顿时豁然开朗,拿起兽皮和树枝,不一会儿在地上搭了个简易帐篷。

    他站在“新家”门前,拍了拍手,“今晚终于有独立间睡了。”

    然后视线不小心瞄到脏污的爪子,脏兮兮的头发随风飘荡,幽幽扫过眼角,江余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

    洗澡,当务之急就是洗澡,哪有脏着身体,住新家的道理。

 

穿越原始社会: 2.现状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