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书屋 > 都市小说 > 甩了霸总以后[穿书] > 2.第二章
甩了霸总以后[穿书]  作者:什钦
    钱萌萌以最快的速度藏好行李,然后从书架里随意抽出本书,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装作聚精会神的看起来。

    不一会儿,她就听到了开门声。

    贺闻走了进来。看到客厅里的人,也不打声招呼,直接朝书房去了。

    钱萌萌本来只是瞥了他两眼,结果发现他正走去的地方,刚好就是自己藏行李的地方!

    与其说藏,还不如说只是她随意塞到门口的,贺闻进去一开门,百分之百看得见!

    心脏一下子猛提起来。

    书里说贺闻是个控制欲非常强的男人,即使她只是他的未婚妻,但控制欲与感情无关。

    要是让他知道自己的未婚妻竟然试图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逃走,那么恐怕……她会被打断腿,坐上一辈子的轮椅……

    照贺闻狠戾的性格,他或许真的会这样。

    钱萌萌不敢继续想下去了。

    她慌张的扔掉书,连忙截住了贺闻的去路。

    “等,等下!”

    直到这时,她才看清男人的模样。

    男人一副深邃的五官,轮廓分明,凌厉而霸道,眼眸却如墨色般幽沉,仿佛被阴云笼罩的夜空,看不清背后的点点星光,沉稳中似乎又在压抑着什么,让人不敢靠近。

    结实有型的身材被深色的高级西装包裹着,目测至少一米八八以上,穿着高跟鞋的钱萌萌需要仰头才能勉强和他对视。

    也不知道来前是不是心情不好,此刻的男人薄唇抿起一条冷硬的弧度,周身散发出森森寒气,光是站在他面前都好像把夏天过成了冬天。

    钱萌萌这是撞到枪口上了!

    “有事?”男人的声线低沉而缓慢,给人一种十足的压迫感。

    这或许就是他常用来谈事的语气,每一个字都能压上对方一截。

    钱萌萌抬眼对上那双不带感情甚至有点恐怖的眸子,怵了。

    贺闻用那双幽深得看不到的眼眸注视着她,在他面前,她就像一只可怜兮兮的兔子,他紧紧盯着她,像是要把她撕碎吃掉。

    钱萌萌受不了那股让人寒颤的视线,动作轻微的撇开了头,“没、没事。”

    贺闻收回视线,绕开她作势要继续往前走。

    情急之下,钱萌萌壮着胆问:“你晚饭吃了吗?”

    啊呸!晚饭个屁,没吃她也不会做呀!

    贺闻回过头,看着眼前娇小瑟缩的女人,明明怕他怕得要死,却还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和他搭话。

    她当真,胆子很大。

    “你记得答应过我什么吗?”贺闻问。

    钱萌萌一懵,“嗯?”

    原主答应过贺闻什么吗?

    说实话,书中对这对炮灰夫妻的描写实在不多,钱萌萌只知道原主很作,老公很冷,最后两人不欢而散这丁点可用的信息,哦,婆婆也很作,其余再详细的,介于作者吝啬笔墨,就没了。

    至于原主答应了贺闻什么……就算她钻破脑袋瓜,也怕想不出来了。

    “当然记得!”

    “记得就好。”

    “我给你下个面吧?”

    “……”

    贺闻冷冷睨了她一眼,钱萌萌不知道自己又触到了哪个地雷,单薄的肩膀微微缩了缩。

    她有个毛病,嘴太快,心太直,尤其是在紧张的时候。

    她脸上保持着僵硬的微笑,视线斜向贺闻的左下方,完全不敢和他对视。

    “好。”

    原以为贺闻会拒绝,没想到他却反常的答应了,钱萌萌生生站在原地呆住了……

    仅愣了两秒,她便用最快的速度跑去冲了杯咖啡,“好的!你先坐客厅休息一会儿,我马上!马上就弄好!”

    贺闻居然真的就在宽大的欧式沙发上坐了下来。

    找到机会了,宽大的客厅和书房有一墙之隔,而厨房和书房之间有一条从客厅看不到的过道,她只要趁贺闻在客厅休息的间隙,偷偷溜进书房将行李藏起来就行了。

    钱萌萌绕到贺闻的背后,正要走,就听贺闻问道:“你在看《悲剧人偶》?”

    听到贺闻的声音,心里有鬼的她被猛然吓了一跳。

    “嗯!”那只是她刚才随手从书架里抽出的一本书。

    “你喜欢里面的竹宫佳织吗?”

    “啊?”

    钱萌萌压根没有看过这本书,哪知道谁是竹宫佳织,更别说是喜欢不喜欢了。

    “就是书里坐着轮椅的那个小姑娘。”

    “……”

    轮椅……小姑娘……

    这让她联想到了自己会被打断腿的可能,她感觉贺闻的话里带着浓浓的恶意,仿佛是特意针对她而来,回答的声音都带上了颤意,“喜……喜欢……”

    心惊胆战的等着贺闻接下来的话,或许会揭露她,会惩罚她,但等来的,却是一句,“很巧,我也喜欢。”

    “??”抬起头,只见贺闻已经一副津津乐道的样子翻开了书。

    ……人不怕鬼吓,就怕被自己吓。

    在有惊无险的将行李藏好并安全溜回厨房后,钱萌萌紧张得手心都在颤抖。

    西红柿鸡蛋面,这是她唯一会下的一个面。

    她边将面条放进锅里,边瞟着外面的人。

    虽然她没收拾太多行李,衣服也只拿了几件……对了,原主的衣品让她实在不敢恭维,不是极其暴露事业线的上衣裙子,就是保守得像个大妈的朴素运动衣裤。原本摆在书房里的那盆小多肉挺可爱的,她想了下,把它也收进了行李箱。

    屋子里的东西变化并不大,但她仍怕细心的贺闻一不小心就会发现自己打算离开的蛛丝马迹。

    眼看着贺闻从沙发上起身,生怕他下一秒就要进去书房,即使东西已经被她藏好,但她拿着西红柿的手仍是一下收紧。

    控制欲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贺闻性格冷傲,为人冷酷,像对待猎物毫不留情的雄狮,钱萌萌就像被他圈养住的猎物,随时随地都可能会被他撕得粉碎。

    所幸的是,她的担心并没有变为现实,而贺闻也没有进去书房,只是接了杯水又重新回到了沙发上。

    钱萌萌悬在空中的心放了下来。

    低头,案板上已经全是西红柿的汁水,而原本手里水嫩多汁的西红柿——已经被榨干得差不多了。

    想了下,她还是把榨干的西红柿扔进了锅里。

    没事!反正也吃不出来。

    屋外,贺闻将从《悲剧人偶》里拿出来的相片放进了口袋。

    当钱萌萌把西红柿鸡蛋面摆到贺闻面前的时候,贺闻看着碗里的西红柿眉头轻皱。

    钱萌萌以为被他发现了自己的作案证据,心虚地低着头,理了理自己额前的几缕发丝。

    殊不知,贺闻最讨厌的就是西红柿。

    *

    贺闻将碗里的西红柿一一挑出,挑到一半,放下了筷子。

    看着对面正在打盹的人。即使用手杵着脑袋,头却还在一点一点的往下低,睡得毫无防备。

    贺闻端详起面前这个半个月没见的女人,面庞似乎清秀了许多,不再是夸张的妆容,或许睡着的缘故,眉眼间也毫无戾气,与以往的她大相庭径,似乎还多了几分淡淡的柔和……

    钱萌萌沉浸在短暂的睡梦里,全然不知贺闻正在打量着自己。

    等到她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对面已经空了。

    她擦了擦嘴边的口水,“诶?人呢?”

    目光瞥到墙上的时间,猛地从座位上跳起来。

    已经七点了!!

    离飞机起飞已经只剩一个小时了!!

    钱萌萌一边在心里苦鞭自己,边拿上行李以最快的速度跑出去,将自己和行李统统塞进出租车里,“快快快,去机场!”

    司机早早就在门外等候,耐心早没了,钱萌萌一下令,便如藤原拓海似的,瞬间把车飙出去了好几十米,硬生生把小车道开成了悬崖急转弯,钱萌萌优雅的小礼帽都给甩掉了,但此时的她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

    就在出租车原本停车处的后面,一个不起眼的拐角处,是一辆价值不菲的黑色宾利。

    车内,贺闻手里拿着烟,视线直直投向出租车离开的方向。

    幽暗的夜色遮盖了他眸子里的情绪,只有袅袅的烟雾在车厢里依稀可见……

    *

    因为司机大叔的功劳,钱萌萌终于赶在登机牌办理截止前到达了机场,她赶紧将手里的证件递到了工作人员手里。

    还好赶上了!不然她要在心里把贺闻那个渣渣骂上一千遍,不,一亿遍,让他以后娶不到媳妇儿,取到也是个翠花脸!

    “不好意思,小姐,您的航班已经起飞了。”

    钱萌萌以为自己听错了,“我订的八点十分的飞机,现在才七点三十九呢。”

    “您预先定的航班不是八点十分,是八点零一分。”

    “什么?!”

    以往,无论去哪里,都会专门有人为她提前安排打理好,今天还是她第一次自己亲力亲为,而没想到,好不容易的第一次就这样碰壁了。

    其实就算看错了时间也无所谓,只要能提前到个十分钟,还不是一样就赶上了。

    想到都是因为贺闻的突然到访打乱了她的计划,忍不住又在心里骂了句渣渣!

    看到钱萌萌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工作人员都有点心疼了。

    这是要赶着去见男朋友吧,异地恋真辛苦。

    “不然我帮您查下今晚还有没有航班吧。”

    钱萌萌使劲儿点头。

    两个半小时后,钱萌萌终于如愿以偿的坐上了飞往C市的航班。

    起飞前,她拿出手机,翻出贺闻的手机号。

    原主给贺闻的备注是“亲爱的”,她不禁抖了抖,“真肉麻~”

    不知想到什么,她突然叹了口气。

    她有点同情原主了,单方面的付出总是让人最让人心疼的,一味的付出讨好最后得到的却只是一声冷淡的再见。

    光是想着都让人觉得难受。

    钱萌萌抱着对原主的同情和对贺闻的厌恶,将“亲爱的”顺利拖进了黑名单。

    如果说删除只是单方面的闹别扭,那么拉进了黑名单就意味着两人彻彻底底的断了——因为以后谁也别想再联系谁。

    空姐走到她旁边,温馨提示道:“小姐您好,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麻烦您关机或者开一下飞行模式。”

    “嗯嗯,好。”

    钱萌萌习惯性的就要关机,可无意中不小心点到了屏幕,竟不小心又跳回了联系人界面,还往下划了几下。

    突然,不知道看到了什么,她愣住了。

    “尼玛!!”

    快要走出头等舱的空姐猛地被吓了一跳。

    钱萌萌睁大眼睛看着联系人里那大大的两个字——贺闻!

    尼玛,如果这个是贺闻,那刚才那个“亲爱的”是谁?!

    再往下翻……还有很多个哈尼、达令……

    看来原主不仅是作,还拥有很多个情人。

    而她刚才居然还在可怜原主用情至深……现在她开始有点心疼自己了,也顺带可怜了一下至今为止已经拥有了不知多少顶环保色帽子的贺总裁。

    但怜悯永远不是借口,该断的依旧要断。

    她重新将贺闻拉进了黑名单。

    她在心里默默念了句——再见……不,别再见了,贺闻。

    叮咚!

    就在贺闻的号码正式进入黑名单的那一刻,一道轻快的声音从她的脑里传来——

    【恭喜宿主,触发并达成‘分手成就’,奖励寿命-5年!】

 

甩了霸总以后[穿书]: 2.第二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