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书屋 > 都市小说 > 甩了霸总以后[穿书] > 1.第一章
甩了霸总以后[穿书]  作者:什钦
    环境优美的餐厅,缓慢优雅的音乐,静谧的氛围、舒适的温度和一橱之隔的喧闹街道形成鲜明对比。

    穿着高贵的妇人抬起手上的精致瓷杯,小小尝了一口,眉间皱起,似乎很不满意刚才尝到的味道,扭头对身后的餐厅经理道:“说过多少次了,不要放糖。”

    “对不起贺夫人,我马上为您换一杯。”

    贺夫人叹了口气,将瓷杯放下,“算了,今天不是来给你们纠错的,有更重要的事要办。”

    深色西装男人连忙点头应和,“是,是。”

    十分钟之后,贺夫人对面的位置依旧是空的,她开始有些不耐烦了,鼻间发出一声不屑地轻哼,对即将到来的女人更加厌恶了几分。

    在超过约定时间十分钟之后,餐厅的门终于被推开了,进来那是一个十分美丽的女子,精致小巧的五官,恰到好处的妆容,一头犹如瀑布般的秀发沿着肩部垂到胸前,身上是当季最新款的连衣裙,纤细的手腕上是一只浅色的羊皮包包,再往下是一双美丽白皙的长腿,从头到脚都散发着让人无法抵挡的光芒。

    她从容走到贺夫人对面坐下。

    “不好意思,出发前有事情耽搁了一会儿,希望您不要介意。”

    贺夫人看着她那张精致美丽的脸庞,鼻间再次发出轻哼。

    钱萌萌不用想都知道,贺夫人已经在心里把她嫌弃了千万遍。

    贺夫人放下瓷杯,保持着一贯的高贵姿态,小声的嘀咕了句:“吃个饭都能迟到,这要是真嫁进来贺家,还得成什么样子?”

    贺夫人虽然声音小了些,但钱萌萌依旧是听到了,那语调里是慢慢的高傲与尖酸,听上去让人十分不舒服。

    人到了,经理示意上菜,之后亲自站在一旁恭候使唤。

    不一会儿,服务员抬着个雅致得几乎可以当做艺术品的瓷盘出来,放到妇人面前,而放到钱萌萌面前的,是一个非常普通的碗,还有一双筷子。

    贺夫人嘴角不着痕迹的划过一丝嘲讽,说:“怕你吃不惯,所以给你点了你以前经常吃的。”

    钱萌萌盯着面前的东西,稍稍一怔。

    清汤寡水的碱面,上面只有寥寥几根绿菜,甚至连肉都舍不得加上一块。

    “别客气,吃吧。”

    妇人拿起桌上的刀叉,品尝起面前美味的法式煎鹅肝。

    法式鹅肝,清汤碱面,虽然都是食物,但却是两种不同极端的东西,一个高高在上,一个普普通通,妇人的意思再好明白不过——你高攀不上我们贺家!

    餐厅里多了几道细微的议论声。

    “钱萌萌估计是想着飞上枝头就能变凤凰了呢!”

    “凤凰哪有那么好当。”

    “贺家是她这种人可以高攀得了的吗,贱死了。”

    “贺总是被她下了降头了吧!”

    “一副狐狸精的媚相,也不知道靠着这张脸勾引了多少男人?”

    钱萌萌听着耳边那些难听刺耳的声音,面上却依旧保持着优雅。

    妇人明显也注意到那些声音了,却不加以管制,反而嘴角露出一抹若有若无的嘲笑。

    一旁的王经理适时的上前给两人倒酒。

    妇人尝了一小块鲜嫩的鹅肝,抬起酒杯饮了一口,似乎是回荡在红酒甘醇的余味中,整个人都变得放松愉悦起来。

    她抬起酒杯对钱萌萌道:“你也尝尝,味道很不错。”

    钱萌萌喝了一口,眉头轻皱。

    妇人以为她喝不惯名酒,再想到她贫穷的出身,语气不好道:“王经理,给她再倒上一杯,让她好好尝尝好东西的滋味,免得出去见了人,丢了我们贺家的脸。”

    在这里,妇人似乎已经没有丝毫给她留下面子的打算。

    钱萌萌将筷子规规矩矩放在碗上,抬眸看向她,“贺夫人,您刚刚说什么?”

    妇人道:“钱萌萌,作为你未来的婆婆,我希望你能摆正自己的位置。别想着嫁给了贺闻,就自以为真成了贺家的人。”

    “婆婆?”钱萌萌语带嘲讽。

    “你什么意思?”妇人质问道。

    “没什么意思。”

    没想到钱萌萌会直接顶撞,附和的人群纷纷闭嘴,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以往的钱萌萌在妇人面前都装作一副乖乖女模样,别说顶嘴了,就算被打了,估计还要笑着阿谀奉承的喊一声亲切的“伯母”。

    妇人受惯了别人的阿谀奉承,虚荣心都快架起百米高了,哪里容得钱萌萌话里语里的这个顶撞她,脸色不好道:“你说话的语气最好注意一点!”

    钱萌萌抱着手道:“贺夫人,尊重都是互相的,你都不尊重我,我凭什么尊重你?”

    妇人被钱萌萌的态度气到了,语调提高了些,“钱萌萌,你要知道,你之所以能进我们贺家还不是仗着……”可说到这里,妇人就没继续了,只是没好气的“哼!”了一声。

    钱萌萌用筷子搅了搅面前的清汤素面,“你知道吗,总有人喜欢用有色的眼光将人随意分成三六五等,还自以为自己高人一等。但实际上啊,在别人眼里,她也不过只是一只用混凝土高温烧制而成的毫无价值的瓷瓶。”

    钱萌萌说完,无视贺夫人难看的脸色,将筷子规矩的放到桌上,“抱歉,我今天的好心情都被你破坏了。我得走了。”

    “你说谁是瓷瓶!”妇人气急败坏的拍桌子道道。

    “我说的是谁难道你心里不清楚吗?”

    “钱萌萌你站住!”

    钱萌萌停住了脚步,只不过是突然间想起了什么似的,回头朝妇人道:“哦,贺夫人,忘了告诉你。82年的拉菲果香浓郁、芳醇柔顺,酒体丰富清新。可惜这支酒体浑浊,口感不及正拉菲的五分之一……”她抬眸看向妇人,眼里带着几分讥讽,“您知不知道,这是迄今为止我喝过的,口感最差的酒了!”

    妇人的脸色瞬间沉到了谷底。

    钱萌萌最后看了眼她那幅吃瘪的模样,转过身,像只高傲美丽的孔雀,头也不回的走了。

    *

    离开餐厅,钱萌萌直接回到了住处。

    洗好澡,她看着镜中那张美丽却陌生的脸。

    她穿书了。

    她在游轮上举办生日宴时,意外坠海了,醒来之后就发现自己穿进了一本叫《霸道总裁的小娇妻》的小说里。

    她穿成了书中的一个女配,是女主的前好朋友,她还多了一个未婚夫,一个注定会把她甩了的未婚夫——贺闻。

    书里对贺闻的介绍并不多,但钱萌萌知道他是一个十分了不得的人物。

    恒锐集团,只要是内部有一个小小的变动,都会牵扯到A城的经济浮动,而贺闻,是恒锐集团的掌事人,为人沉稳,处事不惊,还没毕业就已经在华尔街名声大噪,海外归来继承家业,将原本国内企业排名前五的恒锐生生在两年内提到了老大的位置。书里说,这人不仅头脑了得,长相和身材也是一等。

    原主喜欢贺闻,但可惜贺闻对她没什么感情,两人之所以在一起,其中是有缘由的。贺闻的母亲也不喜欢原主,她一直觉得原主是个一穷二白的贪心路人女,所以处处针对。

    钱萌萌想好了,她必须得离开。

    人未婚夫不喜欢你,人未婚夫的妈也不喜欢你,留下来做什么?继续当个有钱没底气的豪门受气包?

    不,钱萌萌打死也不愿意。

    而且一想到自己以后注定被甩,就让钱萌萌更加不爽了。

    与其等着以后被渣渣甩掉,不如先发制人,主动把渣渣给甩了!

    钱萌萌早就规划好了一切。她已经订好了离开这里的机票,晚上八点十分。晚上走才不容易被察觉,这是她看了无数小说得到的经验。

    现在是下午六点,剩余的时间还算充足,但这个地方,她已经一秒都不想多待了。

    她换上今早刷卡买回来的纪梵希无袖连衣裙,画了一个美美的妆。

    当贺闻发现自己的未婚妻逃之夭夭了,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那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马上就要脱离苦海了!

    最后戴上一对美丽的珍珠耳环,钱萌萌拿上粉色的行李箱,提起小羊皮包包,仰头挺胸,迈着优雅的步子,走出了象征着奔向自由的门口。

    客厅一下变得安静了下来…………

    可这股安静仅仅只维持了一分钟,就被慌忙拽着行李跌跌撞撞又折了回来的钱萌萌打破!

    只见她惊慌失措的锁上客厅门——

    “要死!贺闻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过来??!”

 

甩了霸总以后[穿书]: 1.第一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