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书屋 > 都市小说 > 耳朵喜欢你 > 10.第十章
耳朵喜欢你  作者:七月阿梨
    成了残废的林中彻底黑化,他想尽办法打听到了陆七七姐妹在江城的消息,就是要找机会报复陆七七姐妹!

    屈辱的火焰在胸腔里灼灼燃烧,林中愤恨地瞪着陆七七,抬起没有左手的胳膊,一副要她吞下肚的凶恶样子。

    “陆七七,你这个小贱货,都是因为你,老子才没了一只左手,成了残废,今天老子就叫你血债血偿!”

    陆七七看一眼林中残缺的左手,淡淡开口:

    “你没了左手,是自己操作不当,跟我有什么关系?”

    “怎么没有关系?这不是你这个小贱货挑唆陆欢跟老子离婚,老子也不会没了老婆,没了老婆,老子也不会因为精神恍惚把手绞尽了机器里,你还敢说这事跟你没关系!”林中一脸愤恨,一双眼睛里充斥着愤恨的猩红,他深吸一口气,紧攥的右手缓缓松开。

    陆七七目光淡淡,现在的林中很显然已经失去理智了,跟他讲道理只会增加他的愤怒,所以现在没有必要开口解释什么了。

    林中一脸邪笑着逼近陆七七:

    “大学生,你不是最瞧不起我这个穷打工的,现在我这个穷打工的就亲手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知道厉害………”

    “可惜,你没机会了。”

    “什么?小兔崽子瞧不起人!老子……”

    林中话还没说完,就被陆七七用电棒滋滋几下电倒在地。

    林中倒地不能动弹,陆七七捡起一根树枝,用树枝戳戳人,一脸冷静。

    “我说过的,你没机会了。”

    林中:…………

    ~

    收拾完林中,陆七七打电话报警,警察很快赶到现场把林中带走了。

    一切归于平静。

    陆七七怕陆欢和沈白担心,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他们。

    没想到林中从警察局放出来后,回到镇子到处造谣,败坏陆七七姐妹的名声,被在镇中学读书的陆明碰到,逮住林中又是一阵猛锤。

    啧啧,林中又被锤进了医院。

    陆二叔听说儿子又打架,气狠狠赶到派出所,才听说了侄女的事,不放心的陆二叔带着儿子陆明来到江城,想看看陆七七姐妹的近况。

    “七七,你真的没事,不是骗二叔的吧?”陆二叔一脸担忧的看着陆七七。

    陆七七点头:

    “二叔,我真的没事。”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陆二叔搓搓手,从随身携带的旅行袋里掏出一个层层包裹的塑料袋递给陆七七。

    “七七,这是三千块钱。你拿去用,在城里花钱多,你女孩子家家的手里得有钱。二叔在工地上找到工作了,下个月就发工资了,等下个月发了工资,二叔再给你送生活费。”

    看着二叔生者老茧的大手,陆七七哽咽了一下,心里堵堵的。

    “二叔,我自己能挣钱,暑假打工挣的五千块钱没还用呢,而且学校免了我的学费,考的好还有奖学金。姐姐还开了这家冷饮店,没课的时候我就在店里帮忙,姐姐每月都给我打工费,二叔,我能自己养活自己了,真的。”

    陆七七把钱往回推,她知道二叔二婶攒下这三千块钱有多难。

    二叔家日子不富裕,二婶身体不好常年吃药,大明子还在上学,全家都靠着二叔一个人跑运输赚钱。

    前几天大明子打架把人打进了医院,二叔把家里的面包车卖了赔偿人家医药费,现在在工地上打工,一天能赚个辛苦钱,这钱她是不会要的。

    陆二叔钱没送出去,目光暗淡的把钱放回旅行袋。

    “是二叔没用。”

    陆二叔自责。

    陆七七凑上去抱着二叔的胳膊笑嘻嘻撒娇:

    “怎么会,二叔最伟大了,二叔会开车,开扎风筝还会做花灯,做饭还这么好吃,二叔最完美。”

    陆二叔被陆七七崇拜的小模样逗笑子,心满意足的准备带着儿子回家。

    离别的时候,陆欢出门进货了,特意打电话给二叔告别。

    陆七七把早先给二叔买好的补品和给二婶买好的一套化妆品塞进二叔旅行袋,又给陆明买了他一直渴望的新球鞋。

    陆七七知道陆明喜欢踢球,因为家里困难,陆明一直穿着旧鞋踢球,旧球鞋边都磨破了还在穿,也是个孩子。

    陆明走的时候,摆着新球鞋依依不舍。

    陆七七伸手摸摸陆明葱头一样的头发,谆谆叮嘱。

    “臭小子,回学校好好学习,老实点,要是让我知道你小子再惹是生非,回头削你!”

    陆明吸吸鼻子,点点头跟着二叔上了回家的车。

    “姐,等我下次来看你啊。”

    车子启动,陆明探出窗户冲着陆七七大喊。

    陆七七点点头,小手攥成喇叭。

    “知道啦,二叔,大明子一路顺风。”

    陆二叔也冲着陆七七挥手,车子稳稳行驶在马路上,车子拐弯,一会儿功夫就消失在她的视线中。

    送走二叔和陆明,陆七七悠悠走在南华小区里,此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小区里路灯亮起,周围一片宁静。

    这时候,正是小区居民吃晚餐的时间,小区的梧桐道上除了陆七七,四周空无一人。

    小区保安室亮着灯,南华小区福利好,每个保安室都安装了空调和一台电脑方便查看小区安全。

    保安室的空调大开呼啦啦往外吐着冷气,执勤的保安手里端着一杯泡面,正低头呼啦啦吃面,没有瞧见在小区长椅上推搡的江洛和白若欢。

    小区长椅上,江洛强撑着拿出手机给李周拨去,然而电话还没有接通,白若欢蛇一样又缠了上来。

    江洛便用力把人甩了出去,暴躁地低吼了一声,一脚踹在身后的梧桐树上。

    “你给老子滚!”

    白若欢被江洛狠戾的面容吓了一跳,她胆怯站在一边,一双水眸打量着醉酒的江洛,心里犹豫着要不要上前纠缠。

    毕竟一个女孩子做这件事,也是十分羞耻的。

    但是开工没有回头箭,这件事她已经做了就没有办法回头了。

    白若欢是秦明月的女儿,没错就是江洛生父,江北鹤的情妇秦明月。

    白若欢出自江城白家,白家以前也算的上是江城的有钱人家。

    但是后来白家破产,秦明月马上跟丈夫离了婚带着白若欢投奔江北鹤。

    白若欢暗恋江洛很多年了,也难过白若欢对江洛芳心暗许。

    年少的江洛眉眼清俊,冷漠不羁,家世卓越白若欢喜欢他也很正常。

    但是,江洛对于白若欢却是从骨子里厌恶的那种。

    实话说,白若欢长相不差,尤其一双水盈盈的眸子透着清纯,看人一眼,能把人魂魄勾走。

    可惜了,江洛不是平常人,他生平最不喜的就是秦明月一般小白花一样的女人,更何况白若欢是秦明月的亲生女儿。

    对于女儿芳心暗许江洛这件事,秦明月是知晓的,甚至是默许的。

    秦明月跟了江北鹤十年,江北鹤名下有多少产业,她知道的一清二楚。

    秦明月也知道,江氏集团只有江洛一个继承人,她的女儿要是搞定了江洛,江家诺大的家产可就是她们母女手里的了。

    这世界上,谁会跟财富过不去呢?

    秦明月打听到沈家老爷子生日这天江洛会参加,花了很大功夫才把白若欢塞进了宴会,为的就是味白若欢找机会接近江洛。

    毕竟只有女儿接近江洛,才能完成她的计划

    到时候城米煮成粥,谁敢计较过程是怎样的呢?

    一开始事情是很顺利的,白若欢顺利进入里沈家大厅,看到了中的江洛,在惴惴不安中顺利等到了醉酒的江洛。

    白若欢不顾廉耻把江洛带出了沈家,没想到在回到南华小区的时候,江洛突然酒醒了,他认出了白若欢,语气凶恶的叫她滚。

    江洛脱口而出的言辞宛如利刃一般,痛戳人心,白若欢咬了一下嘴唇,走上前触摸江洛冰冷的手。

    “江洛,你不要生气,我真的很喜欢你,只要你跟我在一起,我保证,江叔叔一定会很喜欢你的。“

    白若欢喃喃出声。

    江洛目光猩红,“砰”的一声,手机被他猛掷了出去,碎在树上,摔倒地上粉碎一地。

    “老子叫你滚,你没听懂!”

    江洛怒吼。

    他不知道白若欢是个什么神经病,这些年一个劲儿的往他跟前凑,被他无视了就红着眼眶跟在身后,好像是被他欺负了一样。

    谁他妈,欺负这个傻逼!

    江洛挫败低吼,刚想拼尽全力从长椅上站起来,结果听见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啧啧,同桌,你这是干了什么事,弄的这么狼狈?”

    江洛抬眸,清冷的月色下,陆七七站在不远处,双臂环抱,面无表情看着他。

    江洛低头肩膀抖动,笑了起来。

    卧槽,神经病啊,这个时候笑个屁!

    陆七七无语。

    白若欢则心疼的伸手去摸江洛身体。

    ”江洛,你没事吧?”

    江洛一把甩开白若欢的手,踉踉跄跄站起身往陆七七站的方向走去,陆七七还在一脸懵逼,就被江洛狠狠抱在怀里。

    有,有病啊,陆七七感觉自己呼吸不上气,气呼呼的伸出软绵绵的小拳头砸人。

    “江,江洛,松开,我喘不上气了,快要憋死了。”

 

耳朵喜欢你: 10.第十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