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书屋 > 都市小说 > 与财团大佬隐婚后 > 4.chapter 4
与财团大佬隐婚后  作者:将吉
    “夏满!”

    高明雪气势汹汹地走过去。

    自己也算在这个圈子混了不少年头了,什么弯弯绕绕没有见过,竟然被自己手底下一个小角色接二连三地戏耍。

    火冒三丈,张口就要教训,却在夏满身边的那个男人转过身之后,哑了。

    高明雪愣住。

    华杉集团的大老板鲜少露面,她还是因为严曦的关系,远远见过一次。

    即使只见过一次,光是出众的长相,也足够叫人过目不忘了。

    高明雪怎么都没想到程什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她的视线落在那只搂着夏满的腰的手上。

    就连严曦都不曾跟程什如此亲密过。

    高明雪一边暗自惊讶夏满是怎么攀上程什这根高枝的,一边激动,这样一来,她搭上华杉集团又多了一分机会。

    “有事?”程什问。

    王制片没有见过程什,看他穿着打扮,只当是个富家公子哥,不过B市有头有脸的公子哥他都见过,从来没有见过这号人,完全没有放在心上,伸手就要将夏满拉过来。

    见状,高明雪吓得变了脸色。

    谁敢从程什手里抢人?

    赶忙拉住王制片,冲程什赔笑道:“程总,您跟满满认识啊?我们正跟满满谈新戏呢,没想到她一见到您就着急跑了出来。早知道她跟您有约,我今天不给她安排工作了。”

    说完,又看了眼夏满,“满满,你看你,有安排也不跟我说一声。”

    夏满只觉得身体里有火在烧,难受得高明雪说了什么一个字都没有听清。

    程什没兴趣跟人闲聊,正要带人走,眼角余光注意到大门外那群探头探脑的狗仔,脚步微微一顿,随即直接将夏满大横抱起。

    沈延当场石化。

    高明雪也是一惊。

    身为华杉集团的大老板,程什为人极为低调,算得上是八卦绝缘体,从未听过他跟谁传出过绯闻。

    看这样子,夏满跟程什的关系非同一般,高明雪想上去再刷个脸熟,直接被人伸手拦住。

    高明雪一动,前一秒还处于石化状态的沈延瞬间变身职场精英模式,态度强硬地将人拦了下来。

    等程什走到门口之后才快步跟上,身后两人的说话声也很快听不见了。

    “高明雪你什么意思?”

    “您听我跟您解释。”

    “…………”

    *

    车上。

    沈延坐在副驾驶座上,小心翼翼透过后视镜看向后座的两人。

    他刚才还以为自家老板是对人有什么想法,现在看他跟平时一样,旁若无人般闭着眼睛靠在椅背上休息,顿时觉得自己想得太多。

    而旁边的女人,倒是难得的规矩,贴着边上坐着,双手抱臂,缩成小小一团,看起来有些可怜。

    她脖子上脸上都是不正常的绯红。虽然以前沈延也听说过娱乐圈的这些手段,但是这还是他第一次亲眼看到。

    想到刚才她跑过来求他们帮忙报警,明显就不是自愿的,沈延眼里满是厌恶。

    夏满双手狠狠掐自己的胳膊,企图用痛来缓解身体里就是有无数只蚂蚁在爬的感觉,每一秒对她来说都是一种煎熬。呼吸滚烫,自己的呼吸声大到叫她觉得羞耻。

    面对对自己伸出援手的人,却露出这幅样子,简直比被人当众辱骂还要叫她难堪。

    不知道还有多久才到医院,夏满越来越难受,身体软得厉害,喉间发痒,痒得叫她想叫出声。

    她咬紧了牙关,死死坚持着。

    可是越忍就越忍不住,她看到前座椅背后面放在一瓶矿泉水,见身旁的人在睡觉,抬眼看向副驾驶座上的人,不好意思开口,“请问……我能用这瓶水吗?”

    声音里是连自己都觉得陌生的低哑妩媚,夏满脸烧得更厉害,连带着眼睛也红了。

    实在是太丢人了。

    沈延第一次听一个人说话听得浑身发麻,愣愣点头,“可以。”

    不经意回头看到她似乎都快哭了,心里顿时那些用下三滥手段的人更加鄙夷。

    不过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她低着头的样子,沈延忽而觉得有些眼熟,可是一时却想不起在哪儿见过。

    夏满不愿意在用这个声音说话,只是冲沈延一点头,表达谢意。

    沈延以为她是想喝,结果却见她抽出那瓶矿泉水,拧开瓶盖直接往自己头上浇。

    沈延愣住。

    注意到旁边的程什睁开了眼,他心里“咯噔”一下。

    想起曾经有一次,夫人给老板安排的相亲对象,因为不小心弄洒了咖啡,虽然只有一点,直接被老板扔在了大马路上。

    沈延闭紧了嘴巴,后背僵直地坐着,脑子里那根弦瞬间紧绷。

    夏满已经尽可量靠着车窗坐了,但还是有水溅到旁边的人身上,看到他衣服上的点点深色,还有被自己弄湿的座椅跟地毯,十分抱歉,“对……对不起。干洗费跟洗车费我来付。”

    沈延脑子里的那根弦更紧了。

    干洗费?

    她是为什么会觉得她旁边这个人衣服会送干洗店的?

    夏满光顾着因为给人添了很大的麻烦而歉疚,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身上的衣服全湿了,湿哒哒地黏在身上,清晰勾勒出身体的曲线。

    程什将外套脱下。

    一看老板开始脱衣服,沈延仿佛已经预见到老板拿衣服扔人脸的场景,瑟瑟发抖。

    下一秒,他瞬间愣住。

    程什侧身,将外套披在夏满身上,“再坚持一会儿,很快就到医院了。”

    听到程什的声音,沈特助再次石化。

    这是在安慰人?!

    他的老板竟然会安慰人?!

    他觉得他好像从来没有认识过自己的老板。

    夏满很是感激,觉得今天自己真的是走了大运,“嗯,谢谢。”

    *

    夏满从急诊室里出来,发现人已经离开了,这才反应过来,自己都忘了问对方叫什么。

    等聂真真过来接她的空档,夏满去排队缴费,结果却被告知费用都已经全部缴清。

    夏满一愣。

    想了想,只有可能是送她来医院的那个人帮忙的。

    今天要不是那个人,她还不知道会遇到什么,还给人添了这么多麻烦,都没有补偿一点,夏满觉得实在是太过意不去了。

    以后要是还有机会遇见,一定要好好感谢他。

    *

    “嘁。”被人诚恳感激的程什轻轻打了个喷嚏。

    “你看,打喷嚏了吧,叫你每次跟女孩子出去不是全程不跟人说一句,就是把人扔大马路上,现在被人骂了吧。”

    程什听着蓝牙耳机那头舒云女士幸灾乐祸的声音,没接话。

    “别怪我这个当妈的没有提醒你,你以为你还是当年那个年轻帅气的小伙子吗?不是!你已经要奔三了,走在大街上年轻小姑娘都要叫你叔叔了!你再这么拖下去,再过两年,你就是个一无所有的老光棍!”

    程什不急不忙地将手里的报告书翻过一页,“我还有钱。”

    舒云女士:“…………”

    下一秒——

    “你别以为你有几个臭钱你就了不起了!钱能干什么?能买来爱情吗?”

    “几个估计是不行,几个亿应该没问题。”

    舒云女士:“…………”

    “你!你是不是想气死我?啊?”

    画风一变,苦情模式开启,“啊——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啊,我就是受不了自己儿子孤零零的一个人,我就要受这种待遇吗?!”

    程什听了会儿戏,发现没有要结束的意思,揉揉突然胀痛的太阳穴,妥协,“好。”

    一个字,电话那头暴雨转晴,“那我一会儿把地址发给你!”

    想起某人累累“光辉”历史,舒云女士义正言辞警告,“不许把人晾在一边,不跟人说话,也不许把人扔大马路上,听到了吗?”

    程什叹气,“……嗯。”

    搞定了儿子,舒云女士心满意足地挂了电话。

    旁边丈夫慢悠悠地翻着报纸,“他这样不情不愿地去了,能给人女孩子什么好脸色。”

    自己的儿子什么样能不知道?除了赚钱,就没有其他爱好。

    “那不然怎么办?等着他自己开窍主动给我找个儿媳妇回来?我还不如期待国足进世界杯!”

    程正耀轻咳一声,“严曦不是一直喜欢他吗?要不我们去严家说说?”

    “不行!”舒云女士严词拒绝,“我是给我儿子找媳妇,不是找麻烦的。严家那一堆烂摊子,我才懒得掺和。”

    报纸翻到娱乐版,程正耀一看那标题,赫然写着“当红小花严曦恋情曝光,男方竟然是华杉集团总裁!”

    下面还放了一张巨大照片,照片里程什抱着一个女人从某个大厦里出来。

    两个人都不是正脸,但是自己儿子,别说只是侧脸,就是化成灰他也能认出来。

    旁边夫人还在念叨,“还有严曦,别看年纪小小,心可不小啊,摆明了就是想扒着程什往上爬。我家凭什么要去当这个冤大头!他就是给我找个男的回来我都认了,就是严曦不行!”

    程正耀看了眼身边的人,不动声色地将报纸合上,认真地连连点头,“嗯,夫人说得是。”

    *

    夏满知道自己这次这样一闹,高明雪是不会给她好果子吃的,自己的合约还在她手里,她现在又付不起违约金,干脆在家当起了咸鱼,等着高明雪来找她算账。

    夏满搬了个小板凳坐在厨房里,守着灶上的山药排骨汤。

    突然在房间里直播的人抱着电脑冲了进来。

    “满满!满满!”

    夏满被吓了一跳,“怎么了?”

    聂真真把电脑转向她,咽了咽口水,指着电脑上的照片,“这个……是你吧?”

    夏满凑过去一看,发现是前两天从餐厅出来的时候,怎么会被拍了照片?

    皱眉,“是。”

    “我那天就是随口说说,你真撬墙角去了?”

    “什么撬墙角?”夏满一头雾水。

    聂真真直接从那张照片退出来,食指几乎要怼到电脑屏幕上,“你看!热搜第一!抱着你的这个人就是华杉集团的大老板,程什啊!”

    夏满:“???!!!”

 

与财团大佬隐婚后: 4.chapter 4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