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书屋 > 都市小说 > 我只想当一个纨绔 > 11.不当太子不
我只想当一个纨绔  作者:苏弥烟
    霍灿请了假,第二天并没有进宫来上课。所以当太傅王安成因为霍凌的要求,提前结束课程空出一段时间给李壮的时候,听李壮花样夸霍凌的人,只有霍凌和公孙珣——王安成不愿过多掺和,提前结束课程后便离开了。

    站在平常王安成站的位子上,李壮无比坦然的拿着自己写的诗,不见半点不好意思不说,甚至还将夸霍凌的诗念出了“慷慨激昂”的味道。

    小巷里“猫狗大战”,不知所谓?不,那是太子殿下在关心爱护都城的流浪动物,以小见大,太子殿下是一个懂得兼爱的大仁之人。

    挖了皇觉寺的莲花池,胆大包天?不,那是太子殿下在用自己特别的方式,同佛祖进行心灵上的沟通。

    两万白银买一副假画,活该被坑?不,那是太子殿下关心黎民百姓的生活,所以慷慨解囊。

    ……

    字里行间,一字一句,尽是对新任太子殿下的推崇。

    歪靠在椅子中,看着上面唾沫横飞、越念越激动的李壮,被对方夸得差点以为大燕没有他就要亡国灭种的霍凌陷入了沉思。

    他昨天提的要求,为难到李壮了吗?

    并没有。

    霍凌不但没能为难到李壮,甚至还让李壮抓住了机会,使劲浑身解数的试图抱上新任太子殿下的大腿。

    一个反复无常的小人,是不需要脸的。

    难得见到一个比他还不要脸的人,霍凌对李壮的偏见不免有所消减,只是……

    霍凌扭头朝一边的公孙珣问道,“兼爱是什么意思?”虽然李壮写的诗已经够直白简明了,但有些词还是依旧触及到了霍凌的知识盲区。

    公孙珣:“……”侧头看向霍凌,公孙珣做出了解释,“尧让贤,以为民,氾利兼爱德施均①。”

    霍凌更茫然了:“啥?”

    公孙珣轻抿了下唇,待得意识到霍凌是真的不知道“兼爱”,而不是在故意试探他后,他这才简洁明了的向其作了解释,“兼爱,就是博爱,爱众生。”余光扫到一边拍马屁拍得“慷慨激昂”的李壮,公孙珣的目光暗了暗。

    ——太子殿下接下来会怎么做?

    很多次都没能料准霍凌的反应,公孙珣怀着莫名的期待,面上却一副内敛自持的模样,偶尔在霍凌因为听不懂而歪头问他的时候,垂眸简单的同霍凌解释几句。

    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迅猛的风经过数千里的奔驰,吹到人脸的时候只剩下些许的凉意,让人以为春天快到了,却不知风从哪里来。就像公孙珣,众人只看得到他皮下的“温润如玉”,却窥不到他骨子里的“精髓”。

    霍凌不知道公孙珣在想什么,只是对方视线偶尔扫过来的时候,他背后会莫名一冷。出于小动物的直觉,他连人带椅子的挪得离公孙珣远了一点,听到不懂的词句,霍凌也宁愿自己瞎捉摸都不去问公孙珣。

    从始至终,公孙珣的表情没有发生半点变化,仿佛没有察觉霍凌的“嫌弃”。

    在这上百首夸霍凌的诗中,霍凌是能与“尧舜”比肩的存在,也是动则雷霆万钧的神,更是给大地带来勃勃生机的“希望”……一首比一首露/骨,一首比一首直白。

    然而,夸人的不见半点不好意思,被夸的也没有半点不自在。

    李壮念完所有诗后,完全顾不上自己干得不行的嗓子,他满脸期待的看着霍凌,微哑的声音根本压不住他内心的激动,“殿下,您觉得还满意吗?”昨天李壮回去后就将自己关在书房,不吃不喝一整天的写完了这些诗,他觉得这么多诗总有一首能让对方满意,只要太子殿下能满意,那他离抱上太子殿下大腿的日子就不远了。

    此时目光灼灼的李壮不见半点疲态,只有眼眶的青黑和眼底的红丝才暴露了他的状态。

    霍凌没有说自己满意与否,而是伸指虚点了下李壮手边的茶。得到示意的李壮这才捧起一边微凉的茶,猛地灌了一口。

    缓解了喉间的燥意,李壮拿袖子抹了抹嘴,朝霍凌咧嘴一笑,“谢谢殿下。”

    李壮的不讲究让公孙珣忍不住皱了下眉,却终究什么都没有说。一边的霍凌并未在意李壮的不讲究,反而还笑眯眯的问李壮是否还要喝茶,直到李壮喝了足足六杯茶表示已经够了以后,霍凌才让奉茶的太监退下。

    视线未曾离开霍凌,李壮捧着茶,试探性的唤了霍凌一声,“殿下?”

    “哦?哦。”反应过来的霍凌挠了挠下巴,“你的诗还是蛮不错的。”虽然他有些地方没听懂,不等目光一脸的李壮紧接着向他表忠心,霍凌话风一转,“但是,我觉得你可以做得更好。”

    “既然你这些诗都是真心实意的写来夸我的,那么我想下一次进宫的时候,你一定能将这些诗倒背如流。”咧了咧嘴,霍凌一字一顿的说道,“记住,是倒·背·如·流·哦。”

    霍凌:“我相信你可以的。”

    李壮表情一僵,有些不知所措,不明白为什么抱太子大腿的路会这么艰难?

    一边的公孙珣缓缓垂下眼帘,抿唇笑了笑。

    ——果然不愧是让那么多人不知该如何评价的太子殿下。

    这样想着,当李壮将求救的目光投向他的时候,公孙珣神色淡淡的偏过了头。

    今日的课程,在李壮怀揣着霍凌对他的“期盼”,公孙珣的冷眼旁观之中,又一次完美的结束了。

    因为被李壮夸得心满意足,被迫早起的怨气早已消失,心情颇好的霍凌没有像往日一样,一结束课程就巴不得赶紧出宫,而是难得的逛起了皇宫。

    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势,钩心斗角②。

    或许是坐上龙椅的人往往都会被困在这方寸之间的缘故,这关乎整个国家命运的皇宫森严之余,景色总是显得美轮美奂,让人目不暇接。

    转过红墙黄瓦,穿过亭台,走过楼阁,一路分花拂柳,霍凌渐渐迷失在了这他燕王府完全没有的美景中。

    湖水波光粼粼,岸边的杨柳垂下自己的枝条,随风婆娑起舞,偶尔调皮的与水嬉戏一番,荡起好看的涟漪。

    察觉到自己找了个睡午觉的好地方,霍凌目光一亮,连忙往岸边快步走去。

    总是跟不上霍凌脚步的小安子:“……殿下,您等等我!”

    “小安子,你快点。”

    扭头回了一句,霍凌的脚步并未慢下来,一心只想占据最佳晒太阳的地方,与绿水为邻,同清风相伴,只求睡到自然醒。

    然而,又有人挡住了他的路。

    堵住霍凌路的不是安得总管,而是大皇子霍沣的嫡子,时年九岁的霍灮(同“光”)。

    皇帝的圣旨下了后,德阳郡主安氏并未同身死后还被贬为郡王的赵王合离,她将两个女儿交给母亲长平公主抚养,自己则是留在了赵王府守寡;齐王妃带着女儿归了家,但却并未与齐王合离;只有秦王妃张氏不但痛痛快快的与秦王合离,还在太后的安排下,直接嫁离了都城。

    被送进宫抚养的,一共三个皇孙,一嫡两庶。

    霍沣被贬为庶人还被圈禁在了太庙,但是在皇帝陛下的特意吩咐上,没有谁敢怠慢被送进宫来的三个皇子。然而或许是皇家的孩子都早熟,即使过的日子和过去没有什么差别,霍灮的眸底也渐渐染上了阴霾。

    不同于另外两个得过且过的皇孙,自持自己嫡子的身份,霍灮一直觉得自己还有机会,而他也终有找到了机会。

    霍凌第一次在宫中见到被送进来在皇帝眼皮子底下抚养的霍灮,他眯眼打量了对方大半天,才终于反应过来对方是谁,“是灮哥儿啊,有什么事吗?”

    霍凌以为同霍灮的遇见是个意外,但皇宫往往却不缺的就是“意外”。

    “皇叔,我有话要跟你说。”

    “恩?”不知道就知道彼此存在而已的霍灮有什么话想跟他说,霍凌无可无不可的掩嘴打了个哈欠,“你说。”

    看着显得有些吊儿郎当的霍凌,没同对方接触过的霍灮突然觉得自己有些过于冲动了,然而抿唇沉默半天,他终究还是将打了无数遍腹稿的话说了出来,“先太子的薨,不是意外。”

    霍凌的哈欠打到一半,直接断掉了。

    满意于霍凌表现出来的惊讶,霍灮紧接着说道,“皇叔,真相是这样的……”

    在霍灮的讲述中,霍凌这才知道先太子薨逝虽然有太子妃的原因,但是告诉太子妃“偏方”的人,背后表面上是齐王,但实际上却是赵王。

    此外,赵王在外还有一个私生子。

    当然最重要的,霍灮通过这些实际上想告诉霍凌的是——谁都不靠谱,所以让我抱上你的大腿吧。

    霍灮信息量巨大一番话,让没来及退开的小安子深恨自己这一次为什么追上了殿下的脚步,也让一边的霍凌摸着下巴陷入了沉思。

    他不知道霍灮说的是真是假,也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能够知道这么多,思索良久以后,霍凌最终果断的选择相信……叶贵妃。

    即使再怎么的“蠢”,多年来的皇子生涯也让霍凌知道,太子的死,只能是意外。

    这样想着,他伸手揉乱了霍灮的头发,“很感谢你能告诉我这些,不过……”霍凌勾起了唇,以关心小辈的姿态笑眯眯的问道,“你平时的课业,多不多呀?”

    完全不明白霍凌何出此言的霍灮,“……?”

    将霍灮的沉默当成默认,霍凌轻击了下掌,“课业不多啊,那你帮我做一下吧。”省得总是瞎折腾。

    霍灮满脸懵:“……什么?!”

    ——今天的太子殿下,也依旧不按正常逻辑行事。

 

我只想当一个纨绔: 11.不当太子不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