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书屋 > 都市小说 > 我只想当一个纨绔 > 9.不当太子不用理
我只想当一个纨绔  作者:苏弥烟
    第八章遭遇了网审,后台一直无法更改,我第八章其实已经写完了的,然而就是改不了以至于无法更新。

    等了很久以后还是改不了,所以这章我就就先把上一章的内容发上来,两章合一,等第八章的高审通过以后,我又把原来的第八章的内容补过来……造成不便,敬请谅解。

    ++++++++++++++++

    受了刺激的霍凌一边往乾清宫的方向跑,一边大喊“我冤枉啊”,不知引得多少人侧目。

    自从霍凌当了太子,乾清宫的人对皇帝每次霍凌走后心情就会不好的事情已经习惯了,门口的御林军看到霍凌的时候,虽然没听清他伴随着风声喊了什么,却仍旧下意识的给他们的太子殿下让了路。

    让完路以后,他们才突然意识到——乾清宫内好像还有别人?

    身穿盔甲的御林军们面面相觑的对视了一眼,下一刻又有志一同的将视线转向别处,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反正,圣上生气,倒霉的也不会是他们。

    怀着这样的想法,守卫乾清宫的御林军们便又能无比坦然的,为霍凌同皇帝陛下间的父子之情“添砖加瓦”、尽忠职守。

    同样尽忠职守,随侍在一边听着皇帝同安乐王闲话家常的安得总管,突地打了个激灵。

    ——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念头刚起的下一秒,安得总管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父皇,我冤枉啊!”

    听听这仿佛受了万般委屈还带着哭腔的声音,想想他过去这段时间经历的一切,安得总管觉得自己头疼得快要晕过去了。

    然而,他不能晕,因为皇帝陛下的头比他还疼。

    “安得,这是谁的声音?”

    哪怕听到的第一时间就认出了是谁,皇帝陛下也仍旧不愿相信来的真的是他想的那个人。

    扭头看着一边表情都快崩不住的安得,皇帝陛下无比希望能够从对方口中得到否定的答案,然而……安得总管能够回应给皇帝陛下的,只有沉默,也只剩下沉默。

    见此,皇帝陛下缓缓的转回了头,就连表情也恢复到了一开始的镇定。

    “陛下?”

    一边的安乐王有些茫然,完全不明白刚刚还笑着准备答应他要求的皇帝为什么突然停止了话头,甚至还崩紧了背脊。

    不就是想找个亲近点的小辈接他的班,有点私心怎么了?

    他的要求很为难吗?

    一无所知的安乐王完全不在状态,然而一边的皇帝陛下根本顾不上其误会不误会,他紧紧的盯着门口,万分希望出现的不是他想的那一位。

    事与愿违,出现在他视野的正是哭得像死了亲爹的……霍凌。

    呸!他都被霍凌气糊涂了,什么叫哭得像死了亲爹一样,明明是哭得像一条死狗。

    几个眨眼的时间,皇帝陛下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所以当哭得像一条狗的霍凌涕泗横流的朝他扑过来,并且稳准狠的抱住了他大腿的时候,皇帝不但不觉得意外,甚至还有一种心终于落到了实处的感觉。

    还好,只是抱个大腿。

    ——终于意识到自己还有个儿子叫霍凌以后,皇帝陛下的底线每一日都在发生变化,起起伏伏之间,如同这让人不知该如何形容的人生。

    成功抱住了敬爱的父皇的大腿,正当霍凌准备向其哭诉自己的“冤屈”,并希望对方能够为自己做主的时候,他的视线突然对上了一边的安乐王,这才发现乾清宫居然有外人在场。

    霍凌:……有人?那他收敛点。

    得皇帝体恤而被赐座的安乐王背下意识的紧靠在椅背上,就连双手也不自觉的握紧了扶手,他歪头看着抱着皇帝陛下大腿的霍凌,以及仿佛对此无动于衷的皇帝,感觉被打开了新世界大门的安乐整个人都懵了:“……殿下?”

    ——这就是他们大燕的太子?

    ——大燕要亡!

    迎着安乐王不可思议的不敢置信的痛心疾首的恨铁不成钢的目光,本准备收敛点的霍凌将刚刚的想法抛之脑后,他对着安乐王咧嘴一笑,“皇叔说得对极了。”

    安乐王:“……?”

    不等安乐王弄明白他的意思,霍凌紧接着说道,“让我当太子,大燕不是亡得更快了吗?”

    随着霍凌的话音落下,安乐王这才知道自己居然失态的将心中所想说了出来。

    意识到这点,安乐王连忙向皇帝陛下解释,“陛下,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安乐安看着抱着皇帝大腿的霍凌,无比艰难的将剩下的话说了出来,“我的意思是……太子,他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对,我是这个意思,真的。”

    皇帝完全没注意安乐王在说什么,他此时此刻的注意力,都在将眼泪鼻涕都擦到了他袍子上的霍凌身上,耳边传来霍凌情真意切的“父皇,您真的真的真的没有什么‘沧海遗珠’吗?”得问话之时,皇帝不但生不出半点恼意,甚至还顺着对方的话头想了下去——为什么他在外没有“沧海遗珠”呢?

    要是有,还有霍凌什么事呢。

    这样想着,皇帝陛下低下头,对上仰头看过来的霍凌视线的时候,他甚至还回了对方一个微笑。

    一个激灵,霍凌下意识的松开了手。

    “父皇,你笑得我瘆得慌,能不这样笑吗?”霍凌很委屈,非常的感觉,感觉今天的“父子之情”也处在岌岌可危的状态。

    面对霍凌的抱怨,皇帝陛下反而勾起唇,保持住了和刚刚弧度一样的笑,“你说的是这样的笑吗?”

    霍凌:“……”完了,父皇不会被他逼疯了吧?难道大燕要先一步亡在他父皇手中?

    那敢情好,他不用背锅了。

    霍凌下意识的露出了满意的微笑,下一刻便被皇帝陛下直接一脚踢开,咕噜咕噜的滚下了台阶。

    一边没有存在感的安乐王:“……”他们大燕,果然要完。

    同样没有存在感的安得总管:“……”不知道我能说什么,我还是保持微笑好了。

    霍凌滚下台阶,一路滚到了安得总管的脚边才停了下来,霍凌并未受伤,然而却仍旧满脸委屈的靠在安得总管的脚边,“父皇,您怎么能这样对我?我又没有做错什么。”

    “你是没做错什么,只是我看到你就脚痒。”皇帝陛下理了理自己被霍凌弄乱的衣袍,没好气的说道,“为了我的脚着想,你就担待担待。”同霍凌相处久以后,皇帝陛下不但学会了如何应对“蠢货”的方法,就连自己英明睿智的形象,也不知道在多少人的心中破灭了。

    现在,感觉自己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事情的人,又多了一个安乐王。

    眼珠转了转,顾不上弄明白皇帝陛下到底觉不觉得他的要求过分,发现自己不能继续待下去的安乐王看着皇帝,试探性的问道,,“既然陛下您还有要事要处理,那老臣就……?”

    皇帝轻点了下头,扫了一边的安得一眼。

    得到明确示意的安得如临大赦,连忙扒拉开霍澧放在他腿上的手,他将霍凌扶着站起来以后,还同其道了歉,“殿下,对不起,咱家要送安乐王出宫了。”

    “……哦。”

    安得送安乐王出去以后,整个大殿就剩下皇帝陛下和霍凌了。

    “说吧,你找过来到底是有什么事情?还逃学?”都已经在安乐王面前将脸丢得差不多了,皇帝陛下此刻整个人都保持在一种“无所谓”的状态,重新回到书案后坐下的他,不但能心平气和的问霍凌过来到底是有什么事情,甚至还有闲心顺便处理起堆积的政务。

    站在下首的霍凌揉了揉自己刚刚滚痛了的屁股,视线扫过书案上堆积的折子,他心下再次坚定了自己要找个“替罪羊”的想法。

    霍凌心思百转,面上却顺着皇帝陛下的话头,将自己的来意说了出来。

    “父皇,我不要伴读。”

    “哦?”皇帝陛下拿着折子的手一顿,睫羽微垂的他目光闪了闪——虽然还没忙得赢了解一下霍凌同伴读之间的相处情况,但看样子他这三个伴读还选对了。

    “就算要伴读,也不要他们三个!”

    霍凌越不满,皇帝越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心情处于一种“你闹任你闹,我无所畏惧”状态的他,甚至还有闲心同霍凌开玩笑,“你不要女人,那我就送你几个男人,既然已经送出去了,那就没有退回的可能。”

    皇帝好整以暇的看着下首的霍凌,毫不掩饰自己的意思。

    ——前两个,你送给了你母妃,现在这三个,你还敢送给你母妃吗?

    说实在的,霍凌还真的敢送,但是他母妃却有很大的可能不会接手这三个麻烦,甚至叶贵妃反而会站在一边看他的热闹,并让霍凌充分感受到什么叫“幸灾乐祸”。

    霍凌再次试图垂死挣扎,然而哪怕他在地上滚得快要把地板擦干净了,处于一种莫名状态的皇帝陛下不但不为所动,甚至还会问他有没有滚累了,如果滚累了的话一边有茶可以喝一点儿,喝完以后他还能继续滚。

    霍凌:“……”父皇果然被他逼疯了。

    挣扎失败,霍凌垂头丧气的离开了乾清宫,去御书房认识他未来的三个伴读。

    另一边,霍凌离开以后,皇帝陛下坐在空荡的大殿内,不但不觉得自己是个被困在龙椅上的孤家寡人,甚至还觉得这乾清宫热闹得他……脑壳疼。

    按了按自己有些抽痛的太阳穴,在弹劾太子霍凌的折子上留下“阅”的朱批,皇帝合上手中的折子,将其随意的丢到一边。

    桌案上的这堆折子,大部分都是弹劾太子霍凌的。

    霍凌刚刚在他这里闹了那么久,不知道有多少次机会能看到他桌案上摊开的这几份折子,然而这些折子……最终过目的还是只有他一个人。

    直到现在,他还是不知道——霍凌到底是真蠢,还是假蠢?

    像来想太多的的皇帝陛下身子往后一靠,静静的坐在空荡的大殿内,陷入了自己的思绪。

    许久,他轻笑了一声。

    “这个蠢货。”

    ——不行,他还是宁愿相信霍凌是假蠢,而不是真蠢。

    不然,他这个总是跟“蠢货”计较的人算什么?

    …

    费了一番功夫,霍凌终究还没能赶走霍灿三人。

    从乾清宫出来的霍凌满身狼狈,他先去玉漱宫洗漱了一番后才往御书房去。

    当霍凌踏入御书房的时候,今天的课程已经结束了,然而因为最关键的太子殿下霍凌不在的缘故,谁都没有走。

 

我只想当一个纨绔: 9.不当太子不用理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