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想当一个纨绔  作者:苏弥烟
    受了刺激的霍凌一边往乾清宫的方向跑,一边大喊“我冤枉啊”,不知引得多少人瞩目。

    自从霍凌当了太子,乾清宫的人对皇帝每次霍凌走后心情就会不好的事情已经习惯了,门口的御林军看到霍凌的时候,虽然没听清他伴随着风声喊了什么,却仍旧下意识的给他们的太子殿下让了路。

    让完路以后,他们才突然意识到——乾清宫内好像还有别人?

    身穿盔甲的御林军们面面相觑的对视了一眼,下一刻又有志一同的将视线转向别处,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反正,圣上生气,倒霉的也不会是他们。

    怀着这样的想法,守卫乾清宫的御林军们便又能无比坦然的,为霍凌同皇帝陛下间的父子之情“添砖加瓦”、尽忠职守。

    同样尽忠职守,随侍在一边听着皇帝同安乐王闲话家常的安得总管,突地打了个激灵。

    ——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念头刚起的下一秒,安得总管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父皇,我冤枉啊!”

    听听这仿佛受了万般委屈还带着哭腔的声音,想想他过去这段时间经历的一切,安得总管觉得自己头疼得快要晕过去了。

    然而,他不能晕,因为皇帝陛下的头比他还疼。

    “安得,这是谁的声音?”

    哪怕听到的第一时间就认出了是谁,皇帝陛下也仍旧不愿相信来的真的是他想的那个人。

    扭头看着一边表情都快崩不住的安得,皇帝陛下无比希望能够从对方口中得到否定的答案,然而……安得总管能够回应给皇帝陛下的,只有沉默,也只剩下沉默。

    见此,皇帝陛下缓缓的转回了头,就连表情也恢复到了一开始的镇定。

    “陛下?”

    一边的安乐王有些茫然,完全不明白刚刚还笑着准备答应他要求的皇帝为什么突然停止了话头,甚至还崩紧了背脊。

    不就是想找个亲近点的小辈接他的班,有点私心怎么了?

    他的要求很为难吗?

    一无所知的安乐王完全不在状态,然而一边的皇帝陛下根本顾不上其误会不误会,他紧紧的盯着门口,万分希望出现的不是他想的那一位。

    事与愿违,出现在他视野的正是哭得像死了亲爹的……霍凌。

    呸!他都被霍凌气糊涂了,什么像死了亲爹一样,明明是哭得像一条死狗。

    不过几个眨眼,皇帝陛下做好了心理准备,所以当哭得像一条狗的霍凌涕泗横流的朝他扑过来,并且稳准狠的抱住了他大腿的时候,皇帝不但不觉得意外,甚至还有一种心落到了实处的感觉。

    还好,只是抱个大腿。

    ——终于意识到自己还有个儿子叫霍凌以后,皇帝陛下的底线每一日都在发生变化,起起伏伏之间,如同这让人不知该如何形容的人生。

    成功抱住了敬爱的父皇的大腿,正当霍凌准备向其哭诉自己的“冤屈”,并希望对方能够为自己做主的时候,他的视线突然对上了一边的安乐王,这才发现乾清宫居然有外人在场。

    得皇帝体恤而被赐座的安乐王背下意识的紧靠在椅背上,就连双手也不自觉的握紧了扶手,他歪头看着抱着皇帝陛下大腿的霍凌,以及仿佛对此无动于衷的皇帝,感觉被打开了新世界大门的安乐整个人都懵了:“……殿下?”

    ——这就是他们大燕的太子?

    ——大燕要亡!

    迎着安乐王不可思议的不敢置信的痛心疾首的恨铁不成钢的目光,霍凌咧嘴一笑,“皇叔说得对极了。”

    不等安乐王弄明白他的意思,霍凌紧接着说道,“让我当太子,大燕不是亡得更快了吗?”

    随着霍凌的话音落下,安乐王这才知道自己居然失态的将心中所想说了出来。

    意识到到这点,安乐王连忙向皇帝陛下接受,“陛下,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

    皇帝完全没注意到安乐王,他此时此刻的注意力都在将眼泪鼻涕都擦到他袍子上的霍凌身上,耳边传来霍凌情真意切的“父皇,您真的没有什么‘沧海遗珠’吗?”问话的时候,皇帝不但生不出半点恼意,甚至还顺着对方的话头想了下去——对呀,为什么他在外没有“沧海遗珠”呢?

    要是有,还有霍凌什么事?

 

我只想当一个纨绔: 8.咸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