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书屋 > 都市小说 > 我只想当一个纨绔 > 5.霍凌不想当
我只想当一个纨绔  作者:苏弥烟
    “今天,就先写十篇大字吧。”

    霍凌:“……”想想他那一手连自己都不一定看得下去的字,霍凌发现自己好像找不到什么站得住脚的理由来撂挑子,只能乖乖的应了一声,“……哦。”

    让小安子用婺源龙尾砚磨李墨,霍凌自己则用白玉雕麒麟的镇纸压澄心堂纸,再拿上一只散卓笔,站在桌案前,在一边太傅王安成专注而严肃的盯视下,他总觉得自己下一刻就能写出一篇传世名篇。

    ——莫名骄傲。

    然而,理想很丰满,一切都只是想想而已。

    王安成:“先将‘永’字写二十遍。”

    霍凌:“……哦。”

    王安成抚着胡子,一脸严肃的盯着霍凌,时不时的出言矫正,一会儿说“这一笔用力过猛”,让他“轻点,轻点,你这里轻点”;一会儿又说霍凌的姿势不对,甚至还亲自上手帮他矫正姿势……

    几次折腾下来,霍凌发现自己突然好像可能也许大概不会写字……了?

    “永”是什么?不知道。

    “字”是什么?不知道。

    拿着散卓笔,霍凌有些无所适从。

    弱小,可怜,而又无助。

    他下意识的看向了站在一边的王安成,然而沉浸在“我一定要好好教导太子”情绪中的太傅,不但没意识到霍凌的“无助”,甚至还自认为对方向他投来了赞赏的目光,越发将自己多年来的练字的经验对霍凌“倾囊相授”。

    “殿下,我相信您一定行的。”

    霍凌:“……”你相信,我不相信啊。

    他是一个讲道理的纨绔,才不会胡乱发脾气,更何况这么多年以来,霍凌再如何的不着调也仍旧懂得“尊师重道”的道理,加上太傅王安成也没有做错什么……沉默片刻,深吸一口气的霍凌努力保持住微笑,拿着笔继续练起了字。

    下课出宫的时候,霍凌觉得废掉的不止是他的手,还有他这个人。

    一想到明天说不定还要练字,霍凌整个人的感觉都不好了,尤其是回府看到自家王妃正悠闲的坐在葡萄架下,靠在躺椅上吃葡萄的时候。

    早春时节能够吃到葡萄,真的要感谢不知名的先人发明的“大棚技术”,以及……投胎投得好。

    这样想着,霍凌吸了吸鼻子,妄图闻到托盘中葡萄的味道。

    ——虽然没吃到葡萄,但他觉得这葡萄一定是酸的。

    对发现了他的存在而准备请安的几个侍女摆了摆手,没让她们出声打扰到王妃,而霍凌则放轻了自己的脚步,慢慢走到了王妃柳玥的身后。

    伸手捂住对方的眼睛,霍凌故意粗声粗气的问道,“猜猜我是谁?”

    早就察觉到了霍凌的气息,柳玥下意识的勾起了唇,面上却非常配合的同霍凌玩起了游戏,“你是谁呀?”

    “你猜?”

    “你猜我猜不猜?”

    霍凌:“……?”为什么不按照正常逻辑来?他懵了下,又迅速的反应了过来,“你猜我猜不猜你猜不猜?”

    “你猜……唔。”

    不待柳玥将话接下去,霍凌直接吻上了自家王妃的唇,堵住了对方说话的所有可能性。

    一边的几个侍女红着脸,无声的退了下去。

    一吻结束,霍凌坐在躺椅上,一手抱着自家王妃,一手时不时的从一边的托盘上拿上颗葡萄,喂给自家王妃一颗后,再喂给自己一颗。

    恩,蛮甜的,再来一颗。

    一颗接一颗的吃着葡萄,随着这拂过脸还带着些许寒意的春风,霍凌的心情不但渐渐好了起来,就连困意都袭上了心头。

    正当霍凌欲睡未睡的时候,靠在他怀里的王妃柳玥视线不经意间扫到了他袖角的墨迹,她忍不住抿唇笑了笑,“王爷,你今天进宫去干什么?有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吗?说出来让我高兴一下。”

    因为还未正式搬入东宫的缘故,柳玥对霍凌的称呼仍旧是旧时的“王爷”,而霍凌也习惯这个称呼,一开始被人叫殿下的时候,他鸡皮疙瘩都起了好多次。

    作为御史的女儿,柳玥向来循规蹈矩,是都城千篇一律的闺秀美人。她一开始因为赐婚圣旨而不得不选择认命嫁人,然而同霍凌成婚以后,柳玥才发现婚后的日子并没有她想的那么难过——霍凌这么多年总被人骂不着调,却从未被骂不规矩过。

    ——规矩?

    ——那是给别人看,却不能用来为难自己的东西。

    被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柳玥渐渐摆脱了以往所谓的规矩对她的束缚。自从成了燕王妃,柳玥变得每次回娘家都要被爹妈痛心疾首一番,但是整个人却变得越发鲜活,同霍凌之间的日子也过得越发红火起来。

    直到……霍凌成了太子。

    看着在她称得上是冒犯的试探下,表现得一如既往的霍凌,柳玥的笑意渐渐从眼底倾泄出来,甚至染上了眼角眉梢。

    只要王爷还是她的阿凌,那她就无所畏惧。

    一边的霍凌一无所觉,仍旧一脸苦恼的同王妃柳玥抱怨着,说着皇帝陛下的狠心,谈着自家母妃的不靠谱,以及对认真教导他却不会看他脸色的太傅的无可奈何。

    “如果不是看在他胡子都白了还被父皇忽悠来的份上,我一定要好好跟他吵一架。”霍凌突然直起身子,一脸生气的冷哼了一声,“我都那么大了,为什么还要学三岁小孩才学的东西。”

    “生气,哼。”

    ——因为你连三岁小孩都不如。

    “柳玥!”

    霍凌不高兴的直呼他家王妃的大名,柳玥这才发现自己将心中所想直接说了出来。

    迎着霍凌“你跟我还是不是一伙的?”的视线,柳玥绷直了嘴角,压下笑意的她一脸严肃,无比认真的安慰起了今天惨遭“练字折磨”的霍凌。

    “王爷今天辛苦了,不如晚上我们吃锅子?”

    “……”目光虚了下,霍凌直接点了菜,“……要羊肉锅。”

    “可是,王爷你最近不是上火吗?”

    “我不管,我就要吃羊肉。”

    “好好好,吃羊肉,我们晚上就吃羊肉锅。”

    在柳玥温声细语的安慰下,晚上还能吃羊肉锅的霍凌炸起来的毛都被抚平了。哪怕第二天早起进宫学习,霍凌也仍旧保持住了精神抖擞的状态。

    然后,所有的精神抖擞,都倒塌在了“永”字的那一捺上。

    “殿下,你的这一捺还是用力过重,使得整个字的结构都发生了变化。”太傅看着霍凌的目光中,满是无可奈何。

    心下叹了口气,王安成接着耐心而细致的指导霍凌该如何运笔,“殿下,你这里应该这样下笔……对,别太重……不不不,别那样,轻一点。”

    “轻点,轻点,再轻点……”

    霍凌被折腾得满头大汗、面红耳赤,而太傅王安成也好不到哪里去。

    拥有“小三元”出身,新任太傅王安成是真的无法理解,为什么霍凌做不到他家三岁孙子都能做到的事情?

    仅仅教导了霍凌两天,王安成就突然明白皇帝陛下让人带他来御书房时候,那意味深长到他头皮发麻的目光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心累,这个学生真的好难带。

    折腾了一上午,当霍凌将“永”这个字写得终于能让王安成看过去的时候,无论是霍凌还是王安成,心下都忍不住舒了一口气。

    “殿下,您今天学得很好。”昧着良心夸了霍凌一句,王安成轻咳了一声,紧接着说道,“但是还需要多巩固。”

    霍凌:“……哦。”

 

我只想当一个纨绔: 5.霍凌不想当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