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书屋 > 都市小说 > 我只想当一个纨绔 > 2.霍凌
我只想当一个纨绔  作者:苏弥烟
    “父皇,您不能这么绝情啊!”

    乾清殿内,五皇子霍凌抱着他父皇的大腿,哭得声泪俱下,仿佛遭受到了莫大的委屈一般,甚至还打起了哭嗝。

    然而,皇帝陛下却完全不为所动,终于听明白了对方的意思的,他怒极反笑,“不当太子?”

    他这个蠢儿子是想直接当皇帝吗?

    ——他还没死呢!

    不知道霍凌真嫌弃还是假嫌弃,皇帝陛下面无表情的拒绝了他的要求,“你想得美。”

    “父皇……”霍凌用沾了辣椒水的袖子揉了揉眼睛,随后哭得完全停不下来的他眼泪汪汪的看着皇帝陛下,试图用行动和言语打动他的父皇,“我可是您的小儿子,您怎么能这样对我?”

    “您那么多年都不管我,不能一管我就让我去当太子吧?”霍凌嘟囔着的撇了撇嘴,“……这没道理呀。”

    被馅饼砸到的霍凌不见半点开心,将馅饼砸到他头上的皇帝陛下其实也不太开心。

    “父皇!您就放过我吧!”

    死死的抱着皇帝的大腿,霍凌眼泪鼻涕都擦到了皇帝陛下的衣袍上,“放过我,也放过您自己,皆大欢喜,不好吗?”

    被霍凌抱着,一步都走不了皇帝青筋突地跳了跳,“霍凌,你先松开我。”

    “我不。”

    看着他退而求其次后选择的糟心儿子,皇帝忍不住按了按太阳穴,他努力压下心中的火气,然而声音中的冷意却半点没有消减,“霍凌!你给我起来!你这样成何体统!”幸好殿内没有外人,不然他的脸要往哪里搁。

    “我不!”直接将泪水蹭到皇帝的龙袍上,哭得眼睛通红的霍凌死死抱住了皇帝的腿,直接跟皇帝讲起了条件,或者说耍起了赖皮,“除非你让我不当这个太子,不然我就不起来。”

    “霍凌!”

    “我不要当这个太子!”

    仿佛感受不到皇帝的怒气,第一次在皇帝面前拥有了存在感的霍凌不见半点诚惶诚恐之态,不但抱了皇帝的大腿,甚至还敢仰头和被他气得都忘记咳嗽的皇帝对视,义正言辞的向其抗议——他不要当太子!

    他放着好好的纨绔不去当,凭啥要去当这劳什子的太子?

    ——又不是闲得慌。

    气极反笑的皇帝用力提了提下摆,乘着霍凌松懈之际,干脆利索的一脚踢了过去,“圣旨已下,容不得你。”

    时刻注意皇帝的霍凌直接在地上打了个滚,避开了皇帝踢过来的一脚后,又滚回来继续抱住了皇帝陛下的大腿,声泪俱下的表示,“我不管,反正我就是不要当太子。”

    “谁爱当谁当,反正跟我没关系。”

    “霍凌!”

    “我不当,我就是不当!我不要当太子!”说到后面,霍凌哇的一声哭了起来,不见半点属于皇子该有的仪态。

    第一次发现小儿子居然这么“熊”的皇帝陛下:“……”糟心。

    一边断了一臂,如今是戴罪之身的四皇子齐王看着眼前堪称闹剧的一幕,心情不免感到无比的复杂。

    想要的,求之不得。

    不想要的,哭着喊着的不要。

    事情,到底是怎么发展到现在这一步的呢?

    齐王发呆的时候,另一边哭着喊着不要当太子的霍凌抱着皇帝的大腿,已经快将他父皇的亵裤扒下来了。

    “霍凌!”

    再次将霍凌踢开,拯救了自己裤子的皇帝陛下扭头,唤了一边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恨不得“吵闹”的父子两谁都想不起他的总管安得一声。

    总觉得会被灭口的安得心下一苦,表情却半点未变,他动作极快的来到皇帝身边,一边替皇帝陛下整理被弄乱的衣袍,一边借着自己的体型优势,挡在了霍凌试图滚——字面意义上的“滚”——回到皇帝脚边的路上。

    借力滚过来的霍凌撞在了安得的腿上,撞得安得身上的肥肉颤了颤,然而他却没能够撞开安得,反而往后一弹,滚到了齐王的脚边。

    齐王霍洹:“……”早就听说燕王蠢,没想到居然可以这么蠢?

    晕乎乎的燕王霍凌:“……?”

    四目相对之际,霍凌目光突然一亮。

    在霍洹疑惑之际,霍凌一手扶着自己有些发晕的脑袋,一手扯住了霍洹的衣袍,仿佛找到了“替罪羊”,他扭头看向一边的皇帝,满脸惊喜,“这不还有四哥吗?”

    “我那么蠢,何德何能当太子?”很有自知之明的霍凌自顾自的点了点,“四哥比我有前途。”

    “所以,父皇您考虑一下四哥?”

    闻听此言,被抓着袍角的霍洹差点没能跪稳,神色一变的他忍不住瞪了霍凌一眼,下意识的扯了扯自己的袍子。

    然而,没扯动。

    霍洹:“……”燕王哪里蠢了?这招“祸水东引”不是用得蛮好的嘛。

    霍凌和霍洹暗地里“较劲”的时候,听明白霍凌意思的皇帝动作一顿,挥手让安得退到一边后,他面无表情的抬起头,朝跪在地上垂着头不敢看他的霍洹,以及抓着霍洹衣角不放仿佛抓到了自己下半生希望的霍凌看去。

    皇帝陛下:“……”

    霍凌:“……?”

    皇帝陛下:“…………”

    霍凌:“……!”

    一片安静之中,霍凌不知道自己是否看懂了皇帝陛下的意思,在皇帝陛下面无表情的注视下,他悻悻的松开了抓着霍洹衣袍的手。

    将霍洹衣袍上被他抓出来的褶皱理平,霍凌对他四哥霍洹咧嘴笑了笑,随后试图垂死挣扎(?)的霍凌迅速的换了一个思路,他眨了眨被辣椒水辣肿了的眼,目光期冀的欲言又止的试探性的朝他父皇认真而又执拗的问了一个问题,“父皇,您……,在外还有沧海遗珠吗?”

    随着霍凌的话音落下,场面一时变得很安静。

    在众人的注视下,霍凌下意识的揉了揉有些发涩的眼睛,试图摆出最无辜的表情,却不料忘记自己的袖子沾过辣椒水这件事,以至于泪水再次无法控制的从眼眶滑落出来。

    还没开骂就发现小儿子居然被他看哭了,不知该露出何种表情的皇帝陛下深深的吸了口气,怒斥出声,“霍凌,你书都读到‘狗肚子’里面去了吗?‘沧海遗珠’这个词是这样用的吗?”

    被霍凌的“胡搅蛮缠”折腾了一番,皇帝陛下关注的重点不小心发生了转移,待得意识到自己弄错了重点,他手握成拳头抵在唇边,轻咳了一声。

    见皇帝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以为自家父皇在外果然有“沧海遗珠”的霍凌目光发亮,用手背随意的擦了擦眼泪,随后他猛地扑到皇帝面前,伸手拽住了对方的袍角,“父皇,是谁?几岁了?在哪里?告诉我,儿臣马上帮您把他找回来!”

    皇帝陛下:“……”

    扯了扯被霍凌抓在手中的自己的袍子,没扯动。

    面色变得越发难看,皇帝陛下气都懒得气了,他低下头,对上仰头看过来的霍凌的视线,缓缓的、慢慢的扯开了嘴角,露出了一个明显到霍凌这样的“蠢货”都能察觉的冷笑。

    “滚。”

    霍凌成为了大燕朝建国以来,第一个被赶出乾清殿的皇子……哦不,太子。

    被赶出去的时候,他的手中还抓着半块明黄色的布料,至于这块布料属于谁又为什么会出现在他手中,一边被迁怒比霍凌多得了几个字享受“你也不滚吗?”待遇的齐王霍洹表示,他无话可说。

    齐王和秦王被压到天牢单独关押的时候,因为谁都料不准皇帝对两个皇子的心思,没有讨好,也没有欺负。被忽略的齐王没能得到很好的照料,直到因为伤势恶化整个人都烧迷糊以后,生怕担责任的天牢负责人才连忙找人帮忙向上面递了话。

    在皇帝的默示下,齐王得以离开了天牢,等到他彻底清醒过来而伤势也得到了控制,在带着太医院给的伤药回到天牢小单间之前,皇帝陛下召见了他。

    跪在乾清殿内,霍洹痛哭流涕、满脸悔恨的接受了皇帝陛下的叱骂。

    正当齐王霍洹靠着自己真情实意的表现(演),将要唤起皇帝怜惜之情的时候,他愚蠢的弟弟燕王霍凌闯进了乾清宫。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心情无比复杂的霍洹,在被赶出来的霍凌欲哭无泪的朝他望过来,试图寻找“同病相怜”的认同感的时候,他面无表情的对着霍凌冷哼了一声。

    随后,霍凌伸出双手,任由早就等在乾清殿门口的御林军给他带上镣铐。

    在霍凌的注视下,霍洹目不斜视的与他擦肩而过。

    被霍洹走过时带起的冷风吹了一脸,霍凌整个人都有些懵,直到霍凌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他视野内以后,他才如梦初醒一般的眨了眨眼。

    霍凌下意识的歪头,向一边总管安得的干儿子小安子问道,“小安子,你说我刚刚是不是被嫌弃了?”

    “殿下,您想听真话,还是假话?”被点名的小安子心下一喜,深感机会来了的他连忙凑到霍凌身边来,一边不动声色的观察着霍凌的表情变化,一边思索自己该如何根据霍凌的表情变化来回话。

    左右活动了下脖子,霍凌问道,“说说看,真话是什么?假话又是什么?”

    “真话的话,那就是……殿下,你可能被四皇子记恨了。”

    “假话呢?”

    “假话?那自然是四皇子他……,嫌弃您。”

    “……”

    说完后,小安子连忙低下了头,不知自己此刻的做法是否搔到了霍凌的痒处,心下忐忑而又不安。

    如果是其他皇子,小安子或许不会这样说话,但是五皇子霍凌……他决定赌一把。

    小安子赌对了,霍凌不见半点恼怒,甚至还一脸恍然大悟,“哦,看来我的感觉没有错,四哥果然不喜欢我。”

    “行吧,不喜欢就不喜欢,反正我也不喜欢他。”拍了拍小安子的脑袋,半点不在意齐王怎么想的霍凌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行了,去忙你的去吧,我就不用你带路了,我知道我母妃的宫殿怎么走。”

    “可是……”

    “恩?”

    “可是,干爹让我送您出宫。”

    皇帝对霍凌的话只有一个字,但总管安得却很擅长领会皇帝陛下的意思,直接让小安子将霍凌万无一失的送出宫,并衷心的希望在皇帝消气之前,即将住进宫的太子霍凌别出现在皇帝面前,免得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灭口了。

    看着挡在他面前的小安子,霍凌咧齿一笑,就在小安子以为他会被责难的时候,霍凌却伸手搂过了小安子的肩膀,好整以暇看着他,“我就不能先去看我母妃一眼,然后再出宫吗?”

    小安子:“……”

    不同于敢在皇帝与皇子吵架时见机插/入战场的干爹安得总管,历练还不够的小安子明显招架不住耍赖皮的霍凌,他沉默的垂下了头。

    各退一步的结果,小安子最终跟在了霍凌身后,与他一同前往了叶贵妃所住的宫殿——玉漱宫。

 

我只想当一个纨绔: 2.霍凌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