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想当一个纨绔  作者:苏弥烟
    大燕开元三十一年,向来健康的太子霍澧偶感风寒。

    一开始,谁都没当回事。

    往常负责太子身体健康的张院判为太子诊治以后,其病情有所好转。然而入秋以后,太子的风寒却突然变得越来越严重,甚至在某一天直接陷入了昏迷。

    皇帝为此大发雷霆,太医院的人几乎都守在了东宫,然而,太子昏迷的时间也仍旧一日比一日的多了起来。

    太子病重,究竟是意外,还是……阴谋?

    谁都不敢去深究。

    皇帝的五个皇子,均已成年。

    大皇子秦王霍沣,年三十二岁,太后侄女张德妃所出,战功赫赫,与北疆一战使得北疆十年内不敢犯边,获封骠骑将军,王妃为张德妃侄女张氏,有一儿三女。

    二皇子太子霍澧,年三十岁,皇后所出嫡子,现以太子身份在六部观政,太子妃为左相之女李氏,无所出。

    三皇子赵王霍泱,年二十九岁,李贤妃所出,借着母家三朝元老的资源,在清流间风评良好,素有贤名,王妃为皇帝长姐长平公主之女德阳郡主安氏,有两女。

    四皇子齐王霍洹,年二十七岁,宫女出身的王美人所出,母家虽然是小官之家,然而外祖家却是皇商出身,从不缺钱的齐王借此也经营出了自己的势力,王妃为礼部尚书之女萧氏,有两儿一女。

    五皇子燕王霍凌,年二十三岁,叶贵妃所出,和四个哥哥年龄差距较大以至于交情泛泛,行事也不太受待见,时常出没于都城的街头巷尾、招猫逗狗、呼朋引伴,是都城著名的纨绔,王妃为副都御史之女柳氏,无所出。

    从大皇子到四皇子,各有所长,每个都极其得出色,而到了五皇子燕王霍凌……若非他姓霍,都城的人都要忘了还有个皇子排行第五。就连皇帝陛下,若非霍凌的母妃叶贵妃时不时会因为跟皇后撕而惹出些事来,他都要忘记自己还有一个小儿子这回事了。

    正因为皇帝陛下所出的四个皇子都相当出色,当太子突然躺在床上起不来的时候,另外三个皇子均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

    上有战功赫赫的大哥,下有在清流间风评良好的三弟,旁边还有一个奋发向上的四弟虎视眈眈,排行第二的太子能够坐稳太子之位,自然不仅仅因为他是皇后唯一的嫡子。

    只可惜,谁也没有想到,堂堂太子居然会被一场“小小的风寒”打败。

    无论是阴谋还是意外,整个都城都在紧张而又不安的等待着,等待着太子咽下最后一口气。

    因为太子病重,原本由于万寿节将至而逐渐热闹起来的都城突然变得冷清,往日以各种名目举办的宴会,尽皆消失在了众人默契的观望中。一些人甚至选择了闭府,免得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卷进了能牵连满门的大麻烦之中。

    但是,也有不少人家动作频频,尤其是几个皇子的母家,只不过燕王霍凌的母家定国公府除外。因为燕王不着调的形象深入人心,定国公府反而成了被各方拉拢的存在。

    一片风声鹤唳之中,就连冬天都来得比以往更晚一些。

    太子数着日子过的时候,金銮殿上的皇帝陛下也在一个平凡无奇的日子里,在众目睽睽之下没能忍住的犯了咳疾。

    平静的水面下,波涛骤起。

    风起云涌之间,唯有燕王府过得像往常一样,仿佛没有受到任何干扰。

    在霍凌看来,太子生病了,那么给太子送点东西,同时在皇帝眼皮子底下表示关心的看望太子一眼,并且不去做那些平常走到哪里就热闹到哪里的事情,就已经很给太子面子了。

    至于其他的,想都不要想,他才不会去干啥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作为一个靠山谁都惹不起的纨绔,霍凌向来记仇,曾经欺负他的人,他基本上都一一报复回去了。

    除了太子。

    不是没本事报复回去,只是不能报复而已。

    基于这曾经与太子不得不说的二三事,加上他母妃同皇后之间的纠葛,霍凌同太子之间一直都维持着不咸不淡的交情,而这交情也再次体现在了霍凌来看望太子的方式上。

    说看望一眼,就真的只是字面意思上的一眼。

    霍凌去东宫看望了对方一眼,随后决定暂时还是低调一点的燕王霍凌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带着燕王妃柳氏去别庄钓鱼了。

    霍凌完全不觉得,他二哥会败在一场小小的风寒上。因为皇后和皇帝联合封锁了消息,以至于霍凌错估了太子的病情,加上最初去看望对方的时候他二哥气色还尚好,根本不将之当回事的霍凌完全没有料到,他带着王妃柳氏去别庄的第二天,在床上挣扎多日的太子便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得知太子薨逝的那一刻,痛失爱子的皇帝一口气没喘过来,直接晕了过去。

    失去了儿子的皇后无心管理后宫,沉浸在“痛失爱子”情绪中的皇后连皇帝晕了过去这样的大事,都没能及时应对。

    ——天赐良机。

    早有准备的大皇子秦王和三皇子赵王趁着混乱,带兵入了宫。

    一路畅通无阻,两人最后却因为谁先进乾清殿的问题发生了内讧,得以被凭借救驾名义集结了队伍进宫的四皇子齐王赶上。

    三方势力齐聚,局势一片混乱。

    混战中,齐王被赵王断了一臂,而赵王则被秦王斩落、身首异处。

    待得解决了赵王,不等秦王对齐王出手,齐王反应迅速的先一步对秦王表示了臣服,表示愿意带着剩下的人拱卫他登上皇位。

    “很好!很好!非常好!”秦王大笑了三声,“我的兄弟果然识时务,不愧是王美人的儿子。”放下了准备砍向齐王的刀,秦王转而用犹带血迹的手拍了拍他兄弟的肩膀,在对方月白色的衣袍上留下无比清晰的血红色痕迹。

    被拍得一个踉跄的齐王:“……”

    视线扫过秦王脚边赵王死不瞑目的头颅,齐王缓缓垂下了眼帘,他压下心中最后残存的不甘,落后秦王一步的跟在了对方身后,以示臣服。

    一场“小风波”过后,志得意满的秦王带着齐王,握着刚刚砍了赵王的长刀,踏进了乾清宫。

    结果,迎接他的是殿内好整以暇的端坐在龙椅上的皇帝陛下,以及刀剑林立的御林军。

    “父皇?您……?”

    秦王还没有反应过来,或者说他还不愿意反应过来。

    看着因为一时变故而失了态的秦王,皇帝陛下闭了闭眼,掩下眸底泛起的复杂情绪。待得睁开眼,他眸底只有身为帝王该有的冷酷,“老大,你让我很失望。”

    同一时刻,秦王身边的副将李玉突然拔/出了刀,将刀架在了猝不及防的秦王脖子上。

    “李玉?!”

    一直对秦王忠心耿耿的李玉握着刀的手半点未抖,“王爷,抱歉,冒犯了。”表情未变的他垂下眸子,避开了秦王的视线,“食君之禄,忠君之事。”

    “你?!”

    被副将反水,秦王这才终于意识到了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不愧是他的父皇,连太子薨逝都能拿来利用。

    被太子压在头上多年,一朝得到机会,他太心急了。

    半个眼神都没有给终于反应过来的秦王,不见半点病态的皇帝陛下背脊挺直的端坐在龙椅上,他神色淡淡的看了齐王一眼,眸底不带任何感情/色彩,“老四,我没想到你会出现在这里。”

    皇帝预料到了一切,却没有算到人心,也没想到最后的结果会如此的惨烈。

    “父皇!我我……,我……”

    一直韬光养晦却在最后关头暴露了心思,无从辩解的四皇子齐王“我”了半天,不知该如何解释的他直接跪下,半句求饶的话都不敢说,就连头都不敢抬。

    “儿臣知罪。”

    “罢了,既然做都做了,那就付出你们应该付的代价吧。”闭上眼,收敛了所有的情绪,皇帝陛下挥了挥手,出声让人将秦王和齐王带了下去,听候发落。

    一切尘埃落定后,坐在空旷的大殿内,哪怕身边还有一个总管安得陪着,皇帝也突地感受到了何谓“孤家寡人”。

    称孤道寡,孤家寡人。

    哈。

    一夜之间,皇帝陛下失去了四个儿子。

    等到对都城风波一无所知的霍凌,带着钓的鱼兴高采烈的回了城的时候,作为被皇帝退而求其次的选择,他接到了封其为太子,并让他择日迁入东宫的圣旨。

    霍凌:我就去钓个鱼而已,为什么就成太子了???!!!

    天降馅饼,砸得霍凌目瞪口呆。

    拿着烫手无比的圣旨,霍凌深感大难临头,他火急火燎的进了宫。

    碍于霍凌已经被封为太子,加上皇宫刚遭受了一场巨变,没怎么被阻拦的霍凌顺利的直接闯入了乾清宫。

    踏进殿,完全没注意到跪在一边正被父皇斥骂的齐王,在皇帝陛下听到动静而扭头朝他看过来的瞬间,霍凌的眼眶瞬间一红。

    “父皇!”

    第一次在皇帝陛下面前拥有如此强烈的存在感,霍凌难得的鼓足了勇气,毅然而然的朝他父皇扑了过去。

    快得随侍在一边的总管安得都没有反应过来,霍凌便抱住了皇帝陛下的大腿。

    “父皇,我冤枉啊!”

    皇帝陛下:“嗯?”

    齐王:“……?”

    总管安得:“……???”

    霍凌:“……”话一出口就反应过来自己说错了话,然而霍凌表情却半点未变,反而情真意切的向他父皇求了起来,“父皇啊,看在多年来我都没给你惹出什么大麻烦,您也没怎么注意到我存在的份上,您就可怜可怜我,收回成命吧!”

    “求您了,父皇!”

    皇帝陛下:“……?”

    完全没听明白霍凌的意思,皇帝不免感到有些疑惑,甚至觉得捡了漏而被封太子的霍凌高兴过头了,顾不上计较霍凌的失仪,他沉下脸问道,“你想跟我说什么?”

    “父皇,我不要当太子!”

 

我只想当一个纨绔: 1.霍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