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怎么想都是世界的错  作者:乌珑白桃
    20、

    折寺中学和雄英高中都在静冈,这点倒是帮了雨宫泉大忙。

    她参照着定位找到了雄英高中附近的一家咖啡馆,她和那位消除英雄约定好见面的地方。

    与雄英高中官方网站上的证件照相比,眼前坐着的这个男人穿着件黑色的休闲装,梳了个清爽的大背头,眼下虽然有一道陈旧的疤痕、眼神也如死水般古井无波......但大体上比那张证件照要“平易近人”。

    ......所以在那么重要的个人介绍上为什么要使用那么随便的照片。

    雨宫泉下意识像吐槽,但还是忍住了。她坐到男人面前,一边按铃召唤侍应生,一边问道:“您就是消除英雄,相泽消太吧?”

    总感觉她说“英雄”这两个字的时候语气略显微妙啊。是看不起自己这样的颓废成年人么?

    #不,她只是不习惯“英雄”的存在#

    相泽消太敏感地觉察到了雨宫泉的某种情绪,但面上还是没有透露出半分,只是礼貌中略显冷淡地回应了一句。

    “啊。我是。”

    “......您想喝点什么?”

    “白水就好。”

    “好的。”雨宫泉神色如常地点了一杯咖啡和一杯白水,偏过头来继续和相泽消太对话。

    “川上医生已经大致跟我描述过你的情况了。”涉及正事,相泽消太的神色稍显严肃了一些,“我这么多年来也从未见过个性觉醒延迟、并且一上来就失控这种情况。”

    “所以我可以尝试抹除你的个性——但是恕我直言,如果你没有正确掌握自己的个性,再次陷入麻烦是迟早的事。或者,如果你的个性持续失控,我的抹除很有可能不会起作用。”

    毕竟他的抹除个性是以视野触发的,眨眨眼睛的功夫就失效了。

    “我明白。”雨宫泉说,“但我本人现在也是一筹莫展。只是把能实施的办法统统尝试一遍罢了。”她顿了顿,扬起一个笑容来,“如您所听说的,我现在最不缺的就是时间。”

    说完这句话,雨宫泉的瞳孔微微睁大。

    相泽消太也稍稍愣了愣,随即沉吟道:“‘时间’......吗,倒是很符合你现在的特征。”

    雨宫泉眨了眨眼。

    “个性有改变自我特征的,也有作用于外物的。你现在显现的是作用于己身的部分,但这并不代表你不能将之运用于外物。”相泽消太用侍应生递上来的白水润了润喉咙,神色没有什么波动,“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你拥有的是一个作弊般了不得的个性啊。”

    “......总之,先试试抹消你现在的状态吧。”

    雨宫泉配合地说:“好的。请问需要我做些什么?”

    “不需要做什么。”男人睁着一双布满红血丝的眼睛看着她,“我的能力是用视力发动的,你只需要准备好就可以了。”

    “嗯。我准备好了。”

    “那么,三、二、一——”

    “嘭”地一声,相泽消太快速地从自己的座位上站起,在雨宫泉的头磕上桌子之前扶住了她的肩膀。

    看着女人陷入睡眠时毫无防备的侧脸,相泽消太深深地叹了口气。

    ......他就该猜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21、

    雨宫泉醒来的时候,觉得全身有股难言的酸痛。

    她在一个陌生的客厅里醒来,发现自己正睡在沙发床上,鞋子和外套被脱在脚边,身上还盖着姜黄色的毛毯。

    透过窗户,雨宫泉瞥见了深沉夜空的一角。

    ......她和相泽见面的时候还是早晨来着。

    雨宫泉艰难地翻身,伸出手去够沙发靠背上的外套——

    纤细白嫩的指尖在虚空里抓了一下。

    她默默将自己的手收了回来,把脸埋进毛绒绒的毯子里,彻底放弃了挣扎。

    刚打开门目睹了这一切的相泽消太:......

    雨宫泉将自己的脸向下埋在了阴影里,鼻梁被压迫地有些不舒服,但她已经没有余力再调整自己的姿势了。

    “雨宫,醒醒。”

    沙哑中带着一丝温和的声音响起,雨宫泉模模糊糊地辨认出这道声音来自刚认识的消除英雄。

    紧接着她被人轻柔地从沙发床里挖了出来,上半身背靠着垫子摇摇晃晃地立好。

    好累。

    大脑痛的快爆炸了。

    不想再睁开眼睛。

    听到雨宫泉不知不觉低声断断续续说了出来的心里话后,相泽消太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他不得不维持着一只手扶住雨宫泉的姿势,有些无奈地说:“你究竟几天没睡觉了?”

    “......也就,五天。”

    相泽消太:“......”

    明白眼前这个女人完全是自作自受,但相泽消太还是决定不再继续追究下去了。

    “外套里有药。”缓了一段时间,雨宫泉总算恢复了一些理智,“您能帮我拿一下吗?白色的那瓶。”

    相泽消太把她的外套从沙发背上抽了下来,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小瓶药剂,标注的名字他并不认识。掏出手机查了一下,发现是某种不常见的精神缓和剂,有镇痛效果。

    他按照药剂上的说明给她倒了两粒,她却极为熟稔地又从瓶子里倒了三粒出来咽了下去。

    相泽消太:“......喂。”

    雨宫泉:“请您放心,我一直是这个药量。”

    药效逐渐发挥作用,大脑里的痛楚渐渐消退了,但是紧接着一股深深的疲惫感又侵袭了身体的每一个地方。她终于能靠自己的力量坐了起来,揉了揉眉心,视线也终于清晰了。

    定眼一看,相泽消太起身离开了客厅,似乎是去了其他的地方。再出现时,手上端着一碗粥,给她的勺子勺柄居然还是粉色喵喵头的——

    雨宫泉眨了眨眼,接过粥,看着对方实在椅子上时周身挥之不去的疲态和颓废,突然有点想笑。

    “抱歉,打扰了。”雨宫泉文雅地喝完一碗粥,抬头看了看窗外的灯光,涉及一口气,勉强扶着沙发站起,将外套搭在肩上说,“很感激您的照顾。那么......我就先告辞了。”

    相泽消太迟疑了一下,顺着她的意思送她出门。但在分别时,还是看在川上流的面子上多嘱咐了一句:

    “川上流说你有严重的失眠症,但长期用你的个性来逃避失眠......只会像今天这样。”

    “个性有时候是很便利,但是运用不当反而会伤及自身。”

    “感谢您的忠告。”雨宫泉戳了戳发胀的额角,“但是我现在对于自己的个性可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呢。”

    这种彻底的被动技能......大概也不是她能控制的吧。

    相泽消太瞪着一双有干眼症的眼睛,停顿了一会儿说:“你愿意的话,我倒是可以给你引荐一个人。雄英的女教师,职业英雄午夜。她拥有能让人陷入睡眠的个性,但本人的性格......”

    说着,他发现雨宫泉的眼睛亮了起来。

    “......这世界上还有如此实用的个性么?”她如此感叹道。

    “治标不治本。你也不能每次失眠症发作都来找她一次。”相泽消太说,“即便像我这样的同事,有时候也会受不了她。”

    毕竟午夜本人是个十八禁英雄呢:)

    “同事么......”雨宫泉叹了口气。很遗憾她本人没有做灵魂工程师的觉悟,也不是英雄,去雄英当教师大概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最后雨宫泉决定,暂且还是保持现状。那位午夜英雄,还是有机会再见吧。

    22、

    雨宫泉很想躺在酒店的床上睡个昏天黑地。

    一晚上的休息理论上是不够她恢复体力的。但是她那该死的失眠症再次发作了。

    无奈之下,她只能从外套里摸出打火机和香烟,打算在阳台上吹吹风,让昏沉的脑子舒缓一下。

    晚风总是有种抚慰人心的魅力。

    她点燃了打火机,看着火焰在微风中摇摇欲坠......恍惚间就会想起了在海岸边目睹的那一抹冲天的火光,还有那个穿着风衣的红发男人。

    织田作。和消失的某个作家织田作之助名字很类似的织田作。那天偶遇之后也只是偶尔用短信聊聊天。

    她摸出那张夹在烟匣里的字条,沉思了一会儿,拨通了电话。

    “......喂?”

    一片孩童的笑闹声和嘈杂声里,男人低沉的嗓音在夜色中轻轻响起,略显迟疑的提问似乎稍带着一点点紧张。

    ......那声音里唯独没有疑惑。

    “织田作。”雨宫泉发现自己听见织田的声音之后很高兴,她背靠着阳台的栏杆,带着笑意呼唤了对方的名字。

    “啊!女人的声音!有女人打电话给织田作了!”

    “诶!是织田的女朋友吗!”

    “港口黑手党也找得到女朋友吗?!”

    “笨蛋真嗣!这种事情怎么能这么大声的说出来啊!”这是个女孩子的声音。

    ......总感觉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啊。

    那头的织田作刚想开口,直接被打断了节奏。他吩咐了一句“安静一点”,就听见电话那头的脚步声响起,他似乎把房间的门给关上了。

    “嗯......雨宫啊。”

    “叫我泉就可以。”雨宫泉把玩着手里的打火机,让它在手臂上滑了一圈,说,“织田作的生活看来很充实啊。真羡慕。”

    “......这有什么好羡慕的。”织田作无奈地说。

    然后两方陷入了沉默。

    “织田作。”雨宫泉突然开口,“港口黑手党什么的,是认真的吗?”

    “......是啊,认真的。”

    “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还以为你是个操劳的公司职员来着。”

    “某种程度上也差不多。我是基层工作人员,就是什么都干。”织田作顿了顿,说,“日常做的也就是搬运些东西,教训一下小混混,帮黑帮企业的家伙调节妻子和情人之间的关系什么的......”

    “听起来很有意思嘛。”雨宫泉兴致盎然地说,“都是能写进书里的好素材啊。”

    “......你说得有道理。”织田作忽然开口赞同,“但也不能写得太露骨,否则会很麻烦。”

    “你有去过海边的那家咖啡馆吗?”

    “有。”织田作长叹了一声,似乎回忆起了什么,颇为满足道,“是个很好的地方。”

    正朝着大海,有最好的咖啡,还有满墙的书。称之为“织田作理想房间”也不为过。倒不如说符合理想道让人有些惊讶了。

    “喜欢就好。”雨宫泉熄灭嘴边的烟,眯了眯眼睛说,“哪天织田作从黑手党跳槽加入作家队伍了,我就把那家咖啡厅送给你啦。”

    “......这是什么展开。”脱线如织田作也觉得有些接不上雨宫泉跳跃的思维,“那家咖啡馆原来是你开的吗?”

    “嗯嗯。是我的产业之一。”雨宫泉坐了下来,自顾自地说,“那就这么约定好了。织田作可以随时来兑换我的诺言,前提是真的要写出一部作品才行哦。”

    “你之前就说过吧,想当个小说家。”

    “我有预感你会是个超棒的作家——但是也得加把劲才行。”

    “......啊。知道了。”织田作笑了出来,“但是我能知道你不惜做到这一步的理由是什么吗?”

    “因为跟你聊天很开心。”雨宫泉的声音在夜风中听起来有些模糊,“......不知道为什么,很久没有这种安静的感觉了。”

    安静到世界好像勉强也可以入睡一样,因为她知道远方还栖息着一个鲜活的、温柔的灵魂。

    “困了吗?”织田作说,“困了就去睡吧。女孩子熬太多夜对身体不好。”

    “知道了。替我跟孩子们问好。”雨宫泉嘟囔道,她真的觉得困意再次侵袭了上来,“下次会带礼物来拜访的。”

    “......啊。晚安。”男人的呼吸轻轻地响起,“泉。”

 

[综]怎么想都是世界的错: 5.五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