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喻喉咙口再次涌出血来,并表示,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看这个?亏他还羞涩的期待了一下更亲密的接触。

    宋时喻已经开始思考他的奋斗方向是不是错了?

    原身与九幽的道侣之契其实并非两人愿意,亦或是各取所需?而九幽本人尚未开窍,所以并不知道道侣之间感情之事?

    现在有这个认识还不算晚!既然无法发展成为真正的道侣,但也可以成为合作伙伴!

    就是可能以后没有什么机会尝尝恋爱的滋味了。

    以前想着勾搭九幽有点掉节操,思想工作都给自己做好了。现在好了,节操保住了,恋爱飞走了。

    九幽双手负后,收敛表情:“我现在情况不好,大多数时候需要休息。你自己小心一些,别玩死了。”

    “你关心我?”宋时喻心开始动摇了,他有点猜不准九幽的心思。

    九幽深邃的眼盯着宋时喻,他精致的脸不断放大,宋时喻觉得他会点头的时候,九幽突然说道:“不。”

    “啊?”宋时喻吃惊,身体微向前倾。

    他和九幽之间的距离只有一指,宋时喻甚至能看到九幽脸精致的在发光,寒气不断传到他身上。九幽显然也很吃惊,瞳孔骤缩很快正常,嘴角挂起痞痞的笑容。

    “别试探我。”

    “试探什么?”宋时喻身向后仰,接着退后半步。

    九幽站直:“你不是想知道我现在的状态吗。刚刚我说我状态不好是真的,甚至你这边出事,我这边也会很快消失。所以你管好自己的命,有空多修炼。”

    “我没有啦。既然你状态不好,后面几个月我不打扰你休养。”宋时喻干笑,“不过,我看你挺强大的,怎么成这个样子?”

    九幽沉默。

    宋时喻:“不过你愿意说什么,就不说了。”

    宋时喻说完这话,九幽当真就消失了。

    宋时喻砸吧着嘴。本以为靠了个王者,没想到是一根绳上的菜鸡互啄。

    还没吐槽几句,宋时喻眼前发黑,刚刚过度运动、过度使用灵气的后遗症突然迸发。

    宋时喻在隐约听见有人叫他的时候昏迷了过去。

    这次,宋时喻又进入了原身的记忆中。

    清风霁月的九幽站在桃花树下,原身盘腿坐在高树上。

    “你在树上,顺道带些桃胶下来。”九幽站在树下说道。

    原身看了看身旁树干上类似琥珀的疙瘩,低头问道:“你考虑清楚了?”

    “我是挺想去你那里的,但是我觉得不能这样,道侣契约不该这样草率,我寿命不长,如果我死了,你也不会好。”

    “我有要拜托你的事情,如果事情成功,你不会死的,即便不成功,我也会一直护你。说来你救了我,而我除了一而再再而三的拜托你,却一直无法偿还因果。算来还是我欠你良多。”

    “不,陆家的事情,要不是有你,就什么都没有了。”九幽笑道,“我挺幸运遇见了你。”

    两人相视一笑,但宋时喻能感受到原身的愧疚之情。

    “究竟是什么事情要拜托我,能提前告诉我吗?”

    这是九幽第二次问道这个了。

    原身没有说话。

    “算了。”九幽低头,“我相信你不会害我的。”

    “对不起,有些事情,我不能说出来。”原身说道,“如果你不同意,我也会一直保护你。”

    九幽眼向远处眺望:“陆家将我逐出家族了。我已经没有地方去了。”

    “我不明白。”

    “家族之事,还是不要明白的好。”九幽心情倒是不错,“如果你不介意,我想和你去瞧瞧。”

    原身郑重:“我会一直护好你的。”

    宋时喻不知道他们之间究竟后来又发生了什么,但可以肯定,原身一定没护好九幽。

    就只看这一段记忆,原身确实对不住九幽。

    ——

    宋时喻倒地前,众人也跟着赶过来,每个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

    “天师大人不会有什么事情吧?”梁烽转头看向宋馆礼。

    宋馆礼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在这之前还一直怀疑宋时喻吐血是在做戏。

    宋安和倒是第二次遇到这个场景了,忍不住唏嘘:“宋大师身体不好,以前也昏过。”

    “确定只是昏过去?”梁父问道。他还记得遇见宋时喻后,宋天师可是很吐了好几次血。搁普通人身上可是要死人的。

    再次被问,宋安和也不敢肯定了,宋大师的身体那般虚弱,谁知道哪次就真的凉了?

    最先跑过去的是下人试探宋时喻尚有鼻息后,所有人都送了口气。

    “快,快去请大夫。”梁父很快反应过来,“将天师大人抬到最近的房中。”

    有吩咐后,下人都很快行动起来。

    大夫来的很快,他在替宋时喻把脉的时候一直皱着眉,看得所有人的心都提起来了。

    “怎么样?”

    大夫摆手:“我治不了,他的身体基本不行了,你们准备后事吧。”

    “这……”在场所有人都面面相觑,梁父说道,“大夫,你不如再看看?”

    大夫已经收拾东西了,瞪眼睛:“梁老爷,我就说吧,不管您请多少的大夫,都是这样的结果。”说完款着包就走了。

    被梁家下人请来的王降灵正好听了一耳朵,本来脸色就不好现在更加苍白了,冲进房间扑在宋时喻身上。

    “公子!”

    宋时喻正吐槽原身做事不地道,想接着看下去,突然感觉身体被什么重重的东西压住了。

    他悠然转醒,周围的人都是如丧考妣的模样,王降灵趴在他身上放声大哭。

    “嘿,你们这是什么样子。”

    见宋时喻醒来,甚至还有心情开玩笑,所有人的心更加沉重了。

    多么乐观又年轻的人啊。

    宋安和上前问道:“宋大师你觉得身体如何?”

    宋时喻眨眼:“还行啊。”

    宋安和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将大夫说的讲出来。

    宋时喻懒得去猜这些人的心思,他转头对梁父说道:“梁老爷,府上的事情已经解决了。”

    梁父点头:“我知道了,知道了。”

    大家大抵都想让宋时喻没有悲伤的走过人生最后的一段时光。梁烽问道:“宋大师,府上究竟是怎么回事?是有人针对我们梁家吗?”

    “没有人针对,只是一个有了道行的厉鬼想要夺人肉身。最先厉鬼准备直接夺舍梁家小公子,不过小公子吉人自有天相没有被那厉鬼所害,反倒将厉鬼逼出来重创。”

    梁烽抱紧自家弟弟,如果这都是真的,中间只要有一点偏差,他的弟弟就不在了。

    “后来,厉鬼不甘心,所以才会开始害人,害的人越多他就会越厉害,除了养伤,他还准备再次夺舍。”

    “那些眼珠?”

    “那是为了布置一个十分阴邪的阵法,阵法会让其中的所有人无知无觉主动献祭自己的生命。如果真的成了气候,梁家所有人可能会在一夜之间全部死亡,最后只有被厉鬼夺舍的那个人逃出来。在外人看来就是梁家上下被仇家寻仇,而厉鬼夺舍的人却不会被任何人怀疑。”

    说话间,宋时喻又咳了血出来,众人眼神同情,但很快就被他话中透露的意思吓到了,尤其是梁家众人。

    “多谢天师大人,我梁家人无以为报。”

    “好说好说。”宋时喻腼腆笑起来,“我要价不多,这次的事情凶险,所有收费会高很多。”

    “不过你可以先给定金,三百两不议价,等你们确定没有其他事情后再将尾款两百两送来。”

    宋时喻说的梁家人都一一应下。

    梁家人答应的太干脆了,反倒让宋时喻觉得自己是不是定价定低了。

 

穿越后我仍然在死亡线徘徊: 17.16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