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书屋 > 都市小说 > 朱砂痣与白月光 > 17.第 17 章
朱砂痣与白月光  作者:榆钱一一
    沈昳洗着笔,不动声色的笑了笑,语气淡然,“怎么这么说?”

    林冉以为她是默认了,嘿嘿的笑起来,“不是你说的吗?说有人敢碰你画笔就要做好被打的准备。”

    “啧,”她看了眼画室的方向,笑的很荡漾,“现在这个,你态度很不一般哦?”

    “上次江澄不也碰过?”沈昳蹙眉。

    林冉惊讶,“哪有啊,你不是说她也不行。”

    “这样...”沈昳点了点头,看着林冉笑了笑,没再说话。

    林冉还在她旁边感叹,“感觉我们学艺术的特别容易弯啊。”

    有么?沈昳觉得不是。

    -

    食堂吃饭的时候,沈昳突然想起了什么,跟对面的人道:“哪天有空去逛街吧。”

    时洛从她的鸡排中抬起头来,“哈?”

    沈昳:“......”

    她表情没什么变化,“我在你寝室鞋柜里就找到了一双。”

    沈昳看向餐桌底下,还是她穿的那双,气垫韩版运动鞋,样式还不错,就是增高的太夸张,走起来很累。

    时洛想了想,有点为难道:“能不能过一个礼拜啊,过一个礼拜我就给你买。”

    沈昳蹙眉,“为什么?”

    时洛理所应当,“这鞋我就穿了一个礼拜啊,起码穿个两周,我才会换。”

    沈昳有点理解无能,“那你之前的鞋呢?”

    “放在家里还没洗。”时洛诚实道。

    沈昳终于知道,原来表面光鲜亮丽的漂亮姑娘,连续两周都穿同一双鞋,因为懒得洗鞋,到了点就换下一双,她终于知道,为什么时洛的鞋从来不是牌子的。

    “下周给你买,肯定给你买。”时洛眨了眨黑白分明的眼睛,“相信我。”

    她很真心道。

    沈昳:“......”

    或许弯了太久,加上单身太久,时洛这种语气和神态,又说这样的话,沈昳有点受不了,她能说刚刚有种被她甜到的感觉么,或许真的是空虚了。

    可能还不止空虚。

    甚至还有点变态。

    沈昳这样想到。

    -

    准备回寝室,章贝贝问她能不能带个奶茶。

    “行,要什么?”时洛问。

    “我要焦糖玛奇朵,奈奈要冻顶乌龙,尹然要抹茶奶盖。”

    时洛记下来,“那你们等我下。”

    结束电话,时洛朝沈昳眨了眨眼,“我这个室友做的蛮好的吧。”

    沈昳嗯了一声,“别太好就行了。”

    带着奶茶回寝室,她收到了一阵欢呼声,“耶,阿昳真好。”

    时洛把奶茶送到她们手上,收到了来自古典美人的一个笑,想到沈昳的话,她连忙装没看到的转过了头。

    睡前,手机里进了一条消息,来自叶墨。

    叶墨:明天周三,你没忘记吧?

    时洛:?

    叶墨:操,还真忘记了?

    叶墨:明天你和林妩约了比赛啊,别不来啊。

    时洛:哈!我可能真的有事情来不了。

    叶墨:随便你,你没忘记吧,认输的那个要答应对方的一个要求的。

    时洛不怂,“也行啊。”

    叶墨嗤笑一声,“她要拍洛导的电影,你也能答应?”

    时洛:......

    此时P大计院女寝一栋的3022,沈昳也收到了来自林静奈的消息。

    林静奈:阿昳,谢谢你的奶茶~

    沈昳没回,直接发了条消息给时洛,“你在干嘛?”

    时洛:在床上呢。

    “在床上干嘛?”

    时洛:玩手机啊。

    过了片刻,沈昳收到了来自对方的消息。

    时洛:学姐,请你帮我个忙好吗?

    -

    上完了课,时洛让沈昳把她的包拿出来,里面有家里的钥匙。

    看着车库里的一排车,沈昳有点无言的看了时洛一眼,直言道:“不可能。”

    呜呜,时洛瘪瘪嘴,“可这个比赛对我很重要。”

    沈昳反问,“有多重要?”

    时洛就把那个赌和她说了,还重点提出了林妩这个人有多嚣张,会提出多过分的要求难为她,沈昳知道林妩是谁,章贝贝前段时间在追她的电视剧,沈昳环视了一圈这个豪华的车库以及里面闪闪发光的豪车,想起刚进来的时候的花园洋房,绝对不是一般的小别墅可以比的,突然有点沉默下来,她想开口问时洛,他们家里,到底是做什么的?

    看沈昳不说话,似乎还是不答应,时洛跺跺脚,“沈昳,就是让你陪我演场戏而已啊,这种小忙你都不肯帮?!”

    沈昳:“演戏?”

    “对啊。”

    沈昳看了圈她的机车,“我以为......”

    “你以为我让你开?”时洛幽幽道:“你用的是我的身体,我能让你去冒险吗?”

    “再说了,我也不舍得这些车啊。”

    时洛看着她的车,绝对没有半点炫耀的意思,只是很认真的赞美它们,“你知道它们有多贵吗?”

    沈昳顿了顿,看向她,“所以...”

    “你要让我的身体去冒险?”

    沈昳腿这么长,手这么长,多适合飙车啊。

    为了打消她的担心,时洛跨上她的宝贝车车,示意沈昳上来。

    “来,学姐带你去那边玩玩。”时洛有了车,整个人都很飘。

    沈之安和韩姗都是大学教授,教书教了将近三十多年,年薪加起来有一百多万,还是升了教职才拿到的,而沈昳在英国的时候,收到过几份offer,年薪在五十万美金左右,在国内这个水平,刚毕业也只有六十万,在同龄人中间,她已经是佼佼者,但在这一夜,看到的让她萌生了不确定的心思。

    如果她真的得偿所愿,那又如何呢?

    她甚至买不起她的一辆车。

    -

    赛场内,灯火通明,时洛停了车,跟身后的人提醒道:“前面那个蓝色头发那男的,是我发小,和我很熟的,你别露馅啊。”

    沈昳轻哂,“我性格不太像你。”

    她语气不太好,时洛也不知道怎么了,以为沈昳是紧张,“没事,我说你心情不好。”

    沈昳看向她,低声问,“你是谁?说我心情不好就不好了?”

    时洛一脸懵逼,“啊?”

    等叶墨和林妩走过来,时洛有点懵,因为沈昳的眉眼几乎瞬间就飞扬了起来,很像她。

    叶墨跟旁边的林妩炫耀,“你看,我家疏疏什么人,不可能会怂好吧?”

    林妩面容偏冷艳,笑起来又偏偏很明媚,是极致的个人风格,她看了眼时洛旁边的沈昳,目光停了一秒,抬抬下巴,“时洛,你朋友?”

    沈昳学时洛那样,笑的露出一个虎牙,“前几天爬山腿受伤了,今天她替我比赛,怎么样?”

    林妩听她说这个,下意识就蹙起了眉,“她替你?”

    沈昳啧了一声,“我朋友玩的时间还没你长,怂了?”

    林妩嘲讽的勾起嘴角,笑了笑,看向时洛,“我是怕你朋友输了你不认帐。”

    沈昳冷哼一声,“想多了,我说到做到,她输了就答应你一条件呗。”

    林妩转身,扔了个字,“行。”

    旁边的时洛有点懵逼,什么时候沈昳学自己学的这么像了?

    大概是今天有比赛,还是林妩和时洛的赌约,所以来的人格外的多,看台上站了一半,搭着朋友来看热闹,沈昳发现不少人冲自己打招呼,一路上了看台,“时洛”的喊声不绝于耳。

    似乎在这里,时洛才是明星般。

    她跟着叶墨上了看台,灯光打的很亮,这片的天似乎还是醒着的,闪烁的星也全然看不清。

    一群男女走过来,似乎有四五个人,头一个女生马尾侧着高高扎起,额前是一圈橙黄色的发带,上面supreme的logo很显眼,发辫里还有蓝色的脏辫,见了她就揽上她的肩膀,笑意盈盈道:“疏妹妹,可好久没见你了啊。”

    疏妹妹,沈昳掀起眼皮看她,“是吗?”

    沈昳洗着笔,不动声色的笑了笑,语气淡然,“怎么这么说?”

    林冉以为她是默认了,嘿嘿的笑起来,“不是你说的吗?说有人敢碰你画笔就要做好被打的准备。”

    “啧,”她看了眼画室的方向,笑的很荡漾,“现在这个,你态度很不一般哦?”

    “上次江澄不也碰过?”沈昳蹙眉。

    林冉惊讶,“哪有啊,你不是说她也不行。”

    “这样...”沈昳点了点头,看着林冉笑了笑,没再说话。

    林冉还在她旁边感叹,“感觉我们学艺术的特别容易弯啊。”

    有么?沈昳觉得不是。

    -

    食堂吃饭的时候,沈昳突然想起了什么,跟对面的人道:“哪天有空去逛街吧。”

    时洛从她的鸡排中抬起头来,“哈?”

    沈昳:“......”

    她表情没什么变化,“我在你寝室鞋柜里就找到了一双。”

    沈昳看向餐桌底下,还是她穿的那双,气垫韩版运动鞋,样式还不错,就是增高的太夸张,走起来很累。

    时洛想了想,有点为难道:“能不能过一个礼拜啊,过一个礼拜我就给你买。”

    沈昳蹙眉,“为什么?”

    时洛理所应当,“这鞋我就穿了一个礼拜啊,起码穿个两周,我才会换。”

    沈昳有点理解无能,“那你之前的鞋呢?”

    “放在家里还没洗。”时洛诚实道。

    沈昳终于知道,原来表面光鲜亮丽的漂亮姑娘,连续两周都穿同一双鞋,因为懒得洗鞋,到了点就换下一双,她终于知道,为什么时洛的鞋从来不是牌子的。

    “下周给你买,肯定给你买。”时洛眨了眨黑白分明的眼睛,“相信我。”

    她很真心道。

    沈昳:“......”

    或许弯了太久,加上单身太久,时洛这种语气和神态,又说这样的话,沈昳有点受不了,她能说刚刚有种被她甜到的感觉么,或许真的是空虚了。

    可能还不止空虚。

    甚至还有点变态。

    沈昳这样想到。

    -

    准备回寝室,章贝贝问她能不能带个奶茶。

    “行,要什么?”时洛问。

    “我要焦糖玛奇朵,奈奈要冻顶乌龙,尹然要抹茶奶盖。”

    时洛记下来,“那你们等我下。”

    结束电话,时洛朝沈昳眨了眨眼,“我这个室友做的蛮好的吧。”

    沈昳嗯了一声,“别太好就行了。”

    带着奶茶回寝室,她收到了一阵欢呼声,“耶,阿昳真好。”

    时洛把奶茶送到她们手上,收到了来自古典美人的一个笑,想到沈昳的话,她连忙装没看到的转过了头。

    睡前,手机里进了一条消息,来自叶墨。

    叶墨:明天周三,你没忘记吧?

    时洛:?

    叶墨:操,还真忘记了?

    叶墨:明天你和林妩约了比赛啊,别不来啊。

    时洛:哈!我可能真的有事情来不了。

    叶墨:随便你,你没忘记吧,认输的那个要答应对方的一个要求的。

    时洛不怂,“也行啊。”

    叶墨嗤笑一声,“她要拍洛导的电影,你也能答应?”

    时洛:......

    此时P大计院女寝一栋的3022,沈昳也收到了来自林静奈的消息。

    林静奈:阿昳,谢谢你的奶茶~

    沈昳没回,直接发了条消息给时洛,“你在干嘛?”

    时洛:在床上呢。

    “在床上干嘛?”

    时洛:玩手机啊。

    过了片刻,沈昳收到了来自对方的消息。

    时洛:学姐,请你帮我个忙好吗?

    -

    上完了课,时洛让沈昳把她的包拿出来,里面有家里的钥匙。

    看着车库里的一排车,沈昳有点无言的看了时洛一眼,直言道:“不可能。”

    呜呜,时洛瘪瘪嘴,“可这个比赛对我很重要。”

    沈昳反问,“有多重要?”

    时洛就把那个赌和她说了,还重点提出了林妩这个人有多嚣张,会提出多过分的要求难为她,沈昳知道林妩是谁,章贝贝前段时间在追她的电视剧,沈昳环视了一圈这个豪华的车库以及里面闪闪发光的豪车,想起刚进来的时候的花园洋房,绝对不是一般的小别墅可以比的,突然有点沉默下来,她想开口问时洛,他们家里,到底是做什么的?

    看沈昳不说话,似乎还是不答应,时洛跺跺脚,“沈昳,就是让你陪我演场戏而已啊,这种小忙你都不肯帮?!”

    沈昳:“演戏?”

    “对啊。”

    沈昳看了圈她的机车,“我以为......”

    “你以为我让你开?”时洛幽幽道:“你用的是我的身体,我能让你去冒险吗?”

    “再说了,我也不舍得这些车啊。”

    时洛看着她的车,绝对没有半点炫耀的意思,只是很认真的赞美它们,“你知道它们有多贵吗?”

    沈昳顿了顿,看向她,“所以...”

    “你要让我的身体去冒险?”

    沈昳腿这么长,手这么长,多适合飙车啊。

    为了打消她的担心,时洛跨上她的宝贝车车,示意沈昳上来。

    “来,学姐带你去那边玩玩。”时洛有了车,整个人都很飘。

    沈之安和韩姗都是大学教授,教书教了将近三十多年,年薪加起来有一百多万,还是升了教职才拿到的,而沈昳在英国的时候,收到过几份offer,年薪在五十万美金左右,在国内这个水平,刚毕业也只有六十万,在同龄人中间,她已经是佼佼者,但在这一夜,看到的让她萌生了不确定的心思。

    如果她真的得偿所愿,那又如何呢?

    她甚至买不起她的一辆车。

    -

    赛场内,灯火通明,时洛停了车,跟身后的人提醒道:“前面那个蓝色头发那男的,是我发小,和我很熟的,你别露馅啊。”

    沈昳轻哂,“我性格不太像你。”

    她语气不太好,时洛也不知道怎么了,以为沈昳是紧张,“没事,我说你心情不好。”

    沈昳看向她,低声问,“你是谁?说我心情不好就不好了?”

    时洛一脸懵逼,“啊?”

    等叶墨和林妩走过来,时洛有点懵,因为沈昳的眉眼几乎瞬间就飞扬了起来,很像她。

    叶墨跟旁边的林妩炫耀,“你看,我家疏疏什么人,不可能会怂好吧?”

    林妩面容偏冷艳,笑起来又偏偏很明媚,是极致的个人风格,她看了眼时洛旁边的沈昳,目光停了一秒,抬抬下巴,“时洛,你朋友?”

    沈昳学时洛那样,笑的露出一个虎牙,“前几天爬山腿受伤了,今天她替我比赛,怎么样?”

    林妩听她说这个,下意识就蹙起了眉,“她替你?”

    沈昳啧了一声,“我朋友玩的时间还没你长,怂了?”

    林妩嘲讽的勾起嘴角,笑了笑,看向时洛,“我是怕你朋友输了你不认帐。”

    沈昳冷哼一声,“想多了,我说到做到,她输了就答应你一条件呗。”

    林妩转身,扔了个字,“行。”

    旁边的时洛有点懵逼,什么时候沈昳学自己学的这么像了?

    大概是今天有比赛,还是林妩和时洛的赌约,所以来的人格外的多,看台上站了一半,搭着朋友来看热闹,沈昳发现不少人冲自己打招呼,一路上了看台,“时洛”的喊声不绝于耳。

    似乎在这里,时洛才是明星般。

    她跟着叶墨上了看台,灯光打的很亮,这片的天似乎还是醒着的,闪烁的星也全然看不清。

    一群男女走过来,似乎有四五个人,头一个女生马尾侧着高高扎起,额前是一圈橙黄色的发带,上面supreme的logo很显眼,发辫里还有蓝色的脏辫,见了她就揽上她的肩膀,笑意盈盈道:“疏妹妹,可好久没见你了啊。”

    疏妹妹,沈昳掀起眼皮看她,“是吗?”

 

朱砂痣与白月光: 17.第 17 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