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风袭来,一间古色古香的房子外面。

    “扑通”一声,吓得郁郁葱葱的树上还有几只小鸟立刻飞走了,连家也不要了。

    黑乎乎的晚上,伸手不见五指,是个杀人放火的好时候。

    “哎呦,我的老腰啊。”一声清脆的声音从地上传来,只能隐隐约约的看清楚是一个人影,长得还不高,矮矮的一个,揉着自己的腰,一边骂骂咧咧的,站了起来。

    人影揉了半天,才猛然惊觉自己不是在睡觉吗,难道是半夜滚在床下了吗,可是,自己的床可是专门找人定制的,从房间的一头可以直接延伸到房间的另一头,是绝对不会存在这种情况的啊,难道是制作商偷工减料了?

    自己压坏床板了?这真是一个悲剧啊。

    还没等心里默默地哀悼一会儿呢,嘴上又十分气愤的说,“差评,我一定投诉。”

    人影一时之间心思千回百转,虽然想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是总之,脑子还是好的了。

    一阵冷风吹过,人影打了个哆嗦,怎么回事,难道房子也透风了?

    等会,自己怎么在房子的外面,这是什么鬼地方啊?

    人影四处打量了一下自己所处的地方,黑泱泱的一片,只有脑袋上的几个星星还传播着他们来自也不知道多少光年的光芒照着,不过,对于人影来说,也足够看清楚他在什么地方了。

    就看见自己身处在一个十分狭窄的街道上,旁边是各种的小房子,应该是人家了,不过,全是用石头砖头做的,一个个低的她翻一个跟斗都可以上去,不过,她的房子旁边有这么低的小房子吗?耳边还时不时的传来“三更半夜,小心火烛。”的声音?

    人影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人影伸出自己的手,那叫一个小巧洁白啊,再看一看自己身上穿着的衣服,自己是在玩cospy吗?怎么还穿着一个古装的衣服,更坑爹的是,貌似这件衣服还是一个男款的?

    人影此时已经意识到了什么,但是她不敢置信,不敢相信上天居然会对自己如此的残忍,在再三的衡量了之下,颤颤巍巍的伸出了自己的手,眼睛一闭,还是摸了上去。

    轰隆隆。

    她仿佛看见了打雷,苍天啊,居然是个平的?

    人影已经摇摇欲坠了,她的36D呢?她的妖娆的身姿呢?她的一米七的个子呢?

    男的就算了,过着过着还是能够过去的,但是,她从来没有如此的看见过地面,简直跨越了山和大海,跨越了光年距离,跨越了一切的时间啊,目测刚刚到一米六啊。

    一米六的个头,加上一个男人的身子,她不奔溃才怪了。

    隐隐约约的还记得自己今天还嘲笑着一个一直对自己死缠烂打,来自己身边告白的男生的话,“呵,姑奶奶比你高,比你瘦,比你年轻,比你漂亮,比你有能力,请问,你还有什么?”

    人影悲痛非常,只能说,苍天饶过谁啊?

    看来她得早为自己打算了,计划一下发家致富,要不然以后连媳妇都没得娶了,好惨啊有没有。

    合着这才是你担心的真正的重点啊!

    又是一阵阴风吹过,人影顿时缩了缩脖子,瞪了两下脚,“嘶,好冷啊。”

    接着,看了看旁边的建筑,哆嗦着走了。

    在她身后,有一波黑衣人到了,打量了几眼,好像在找什么人一样,见没有人的气息,转身走了,和人影的方向恰好相反,越走越远。

    第二天一大早,太阳缓缓地升起来,驱散了夜晚的寒冷,各家各户也起床准备一天的劳作了。

    一会儿,原本寂静凄冷的街道上充满了熙熙攘攘的小贩,充斥着卖东西的声音,有各种各样的小物什,把夜晚的景象给袭击的一干二净。

    街道旁边的一个小角落,地上的两层草席子里面,一个脑袋缓缓地探出来,还迷蒙着双眼,伸了个懒腰,“恩,天亮了啊。”

    一抬头,对上了四五个目光凶狠,人手一个棍子,身上穿的好像是当下最流行的乞丐服,长得那叫一个高大威猛的汉子。

    “小屁孩,你活腻了吧,敢偷老子的东西。”其中一个好像是领头的人,拿着手里面的又粗又长的棍子,对着小少年凶神恶煞的说。

    和被指着的小少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小少年瘦瘦弱弱的身子,好像一阵风吹过就能吹到似的,身上穿着一身也是脏兮兮的袍子,只能够看出原本乌黑明亮的大眼睛。

    小少年看上去一点也不害怕,反而还笑了起来,在地上睡了一夜后脸上沾染了一点灰尘,不过丝毫无损他原来的相貌,耀眼无比,尤其是有着宇宙星河的眸子弯弯的眼睛,让人能够忽视了他的相貌。

    一群人不由自主的被小少年的笑容给闪了一下。

    莫名的看起来不那么凶恶了。

    小少年的脸上笑嘻嘻的,嘴里面却是截然相反的话,“没有哦,我才没有活腻呢,你确定不是你们活腻了吗?”

    “你……”几个大汉又被小少年起死人不偿命的话给气到了,正准备直接拿着棍子上去。

    就又听见了小少年说道,“再说了,我也没有偷东西啊。”

    刚开始说话的人开口道,“呵,你还说你没偷,那你身子底下面的草席是谁的,难道不是你偷的吗。”

    天知道他们本来在城隍庙里面睡的好好的,一大早上醒来,居然发现自己身上的草席不见了,几个大老爷们搂搂抱抱的睡着,相互着取暖,可是把他们给恶心坏了。

    少年听到之后,眨了眨眼睛,哎呀,早知道就抱远一点好了,不过现在,自己是绝对不能承认的,“我是捡到的好吗?”

    “捡到的?呵,你以为我们是傻逼啊。”大汉根本不相信。

    少年歪了歪头,好像在想什么东西,过了一会儿,带着很疑惑的语气,“不是吗?”

    “……”

    “你。”大汉气闷,拎着手里面的棍子就冲了上去。

    少年的嘴角一勾,邪气的笑了笑。

    半刻钟之后,少年理了理自己身上的衣服走了出来,见到街道旁边的买着糖葫芦的老者,给了一个很是甜蜜的笑容,“爷爷早上好啊。”

    老者也回了少年一个笑容,“早上好。”

    少年招了招手,好心情的往城外门口走去。

    再看本来少年呆的地方,几个来找麻烦的大汉,跟叠罗汉似的一个一个的堆在了角落里面,少年还好心的怕他们中了暑,拿草席给众人盖上,嘴里还塞了几块不知道少年是从哪里拿着的抹布。

 

快穿之戏精女配上线撩: 楔子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