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书屋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我家有男媳 > 19.合作
穿越之我家有男媳  作者:两只棕熊
    “我来看看你,听说你要来应聘这醉合楼的厨子,我就来看看。”明哥儿微微弯起唇角,伸手抚平穆伟衣襟上的褶皱。

    “额,我没有。”穆伟有些心虚的挠挠头,略为尴尬的说。

    “我是来找茬的。”穆伟倒是一点儿也不藏着掖着的。

    “明哥儿,你也知道我不会做菜。”

    “我就是知道才过来的。”明哥儿伸出纤长的手指点了点穆伟的额头,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味道。

    “你呀,下次可不能再听你那二弟的话了。”

    “嗯,不听了!明哥儿说不让听,我就不听了!”穆伟握住明哥儿的手,一副妻奴的样子看的人生牙疼。

    “给吴先生惹麻烦了没有?跟先生道歉了没?”明哥儿任由穆伟握着他的手,带他往考核场地去。

    “道了,但是他没答应教我。”穆伟像一只丢了骨头的大狗似的,平日里欢快的摇着的尾巴耷拉了下去,蔫蔫的提不起精神。

    “你给人家捣乱,还想别人教你,你”明哥儿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哎呦,明哥儿你别生气,别生气!”穆伟赶紧安抚他。

    这明哥儿的身子可禁不住生气什么的,可不能发火。

    “我这就负荆请罪去!”穆伟这一着急,连肚子里仅有的几个成语都憋出来了。

    “回来!”明哥儿一把拽住撒腿就要跑的穆伟。

    “等人家考核完了再说,你这去不是给人家添乱么?”明哥儿没好气的掐了一把穆伟。

    这个傻子呦,可怎么办才好?真是让他放心不下。

    “嘿嘿嘿……”穆伟摸摸头,没发现自己蠢的要命,倒是发现他家明哥儿真聪明!

    吴子晋这边一心二用的把两个人之间的虐狗互动看了一个遍。

    这会儿心塞塞的不行。秀恩爱,哼!看他不好好让那个穆伟出出血!

    不过,呜呜呜,想子安了。

    第一天的审核就这么过去了,醉合楼的几个人其实心中已经有了定论。

    吴子晋看着几个人试吃的高兴,心下的石头也就落了下来。

    看来这厨子的位置跑不了了。

    他又趁热打铁的问醉合楼的人买下了自己做的番茄酱。没办法,毕竟坛子和食材都是醉合楼的。

    “不要钱,你只管拿去!”苏颂大方的很,直接一摆手送了。

    毕竟在这醉合楼,一个坛子和几枚个西红柿他这个总厨还是管得了的。

    “多谢苏先生。”吴子晋道了谢,却没看见旁边陈秋和汶行同情的眼神儿。

    小子,这世间哪有东西白拿的道理?这苏颂送你东西,可是要缠着你学厨的。

    啧啧啧,他们仿佛已经看到了吴子晋被苏颂缠得烦不胜烦的样子了。可怜,可怜呐~

    “吴先生。”等吴子晋跟苏颂他们道别后,没走几步就被明哥儿拦下引进了茶楼里。

    “子邱太过莽撞,冒犯了吴先生,多有得罪还望先生请见谅。”明哥儿带着吴子晋去了雅间,拽着穆伟替他跟吴子晋赔了不是。

    “无妨。”吴子晋心里精着呢。

    这个叫明哥儿的一看就是个大家的哥儿,他把自己引来这里怕不只是赔罪这么简单。

    “吴先生胸襟宽阔让在下佩服。”明哥儿满意吴子晋的精明。

    毕竟,和聪明的人谈生意是一件很愉快的事。

    “明人不说暗话,在下想与吴先生谈谈生意。”明哥儿从陈秋那里得知了这吴子晋自己做了一味不知名的酱料,用那酱料做出来的虾比苏大厨做的还香。

    明哥儿听后便命人去查了吴子晋。

    这一查还真让他满意的不行。

    据说这吴子晋从被人打断腿后就像变了一个人似得,而且那一手好厨艺更是让人尝过后就馋的慌。

    买过吴子晋做的小菜的人都说好吃。而且这吴子晋做的东西的味道是其他人从来没有尝过的,比这县上的各个酒楼做的都要好吃。

    明哥儿这才打起了主意。这吴子晋肯定是有什么祖传的秘方或者食谱的。

    当然,他对这些不感兴趣。他感兴趣的是吴子晋能不能做出成批量的美食。

    就像酒,果脯,肉干这一类能大量卖的东西。

    毕竟成家就是做这个的,倒卖食材货物而非开酒楼卖菜食的。

    吴子晋听了明哥儿的想法深觉可行。这正好是个赚钱的好机会啊,这简直就是打瞌睡有人送枕头!太及时了!

    这么一看,他还得感谢穆伟来找他的茬呢。

    而穆伟则在一旁给明哥儿剥葡萄。别看他五大三粗,看着笨的厉害,实际上葡萄剥的特别好。

    一点儿皮都不留,而且还没弄坏果肉,连果汁也没挤洒多少。

    这一看就是常给明哥儿剥。

    “只是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我没有足够的材料。”吴子晋也不矫情。

    既然这明哥儿已经知道他没钱,所以由明哥儿出钱他出力了。那就不如一次性的把事儿都解决了。

    “材料你不用担心,这个我会去办。”明哥儿倒是好说话。

    但是他这么一好说话,反而让吴子晋心里没有了底。

    给他出钱,又给他材料,还替他卖货的。有这能耐还不如直接买了他手中的方子去,自己做呢。

    明哥儿应该是个商人,吴子晋可不相信明哥儿会做赔本的买卖。

    明哥儿抿了口茶,抬眼看了看吴子晋的神色。

    “子邱,我想吃你做的桂花糕了。”明哥儿放下杯子,拽着穆伟的袖子摇了摇。

    “等着,我这就给你做去。”穆伟这一听可乐坏了。

    哎呦喂,明哥儿有想吃的东西了。不行,他得赶紧去弄!

    穆伟一溜烟的跑去了茶楼后厨。好在这的老板认识他,茶楼又有自己做茶点的地方,这才让穆伟有了做桂花糕的厨房。

    “他倒是一心为了你。”吴子晋调笑了一句。

    “嗯。我身子不好,多病,平时没什么胃口。子邱总是想办法让我多吃一点儿。”说这话的时候,明哥儿的眼睛是亮的,仿佛揉碎了一席星河在里面。

    “你胃口不好?”吴子晋看穆伟一走就捻起一块绿豆糕吃的欢的明哥儿,不由的挑了挑眉。

    胃口不好的话,这块绿豆糕该放下了喂。

    “嗯,骗他的。”明哥儿也不做隐瞒。

    “但是病是真的,怕是活不了多久了。”明哥儿说这话的时候表情淡淡的,很随意,仿佛不是在说自己的生死一样。

    “……”吴子晋眉角一抽。

    他好像知道他为什么帮自己起家了。

    “我这病治了好几年了,都没什么气色。索性我这人性子冷,没太多牵挂。”明哥儿擦了擦沾了糕点残渣的指尖。

    “那这个?”吴子晋示意那穆伟。

    “他是个意外。”明哥儿看着自己的掌心,那里有一个小小的疤痕,是当年拔穆伟骨头里的铁钉时被划开留下的。

    “我查过你,你对你的哥儿很好。”更重要的是吴子晋不以貌取人,那想来也不在意子邱的一根筋。

    “所以你这是打算托孤?”吴子晋挑眉,这一副交代后事的语气是要闹哪样?

    “当然不是。”明哥儿笑了。

    这笑容吹散了他面上的冷硬,拂上了明媚。倒像是那一开即逝的昙花,让人看不够,不忍闭眼生怕错过那一瞬的绝美。

    可惜这对吴子晋没啥用。

    在他眼里,谁也没他家的子安好看。

    我媳妇儿最好看!我老婆最帅!我夫郎天下第一!

    听听,你敢给他一个舞台,他吴子晋敢给你嚷嚷的人尽皆知。

    身边沉溺他容貌的人太多了,吴子晋这人出了,还真让明哥儿宽心了不少。

    “我不会放弃治病,但是凡事都有万一。”明哥儿还不想轻易的放弃,好不容易有一个人入了他这冷出冰碴的心里,他可不想轻易的去死。

    “我怕我哪天出了什么事,顾及不到子邱。所以,这算是一次交易。我帮你起家,你帮我照看着些子邱。”

    穆伟太一根筋了,他怕到那个时候他会被人欺负,陷害了去。

    “成。”吴子晋想了想,应下了。

    这是一个只赚不亏的买卖,不做是的是傻子。

    “爽快。”明哥儿就喜欢说话痛快的人。

    他果然没看错。

    “不过,你这病穆伟知道么?”吴子晋还是忍不住问。

    “不知道。”明哥儿摇头,他可不敢告诉子邱。

    子邱要是知道了,那还不得炸了天?他还真是庆幸自己瞒的好。

    殊不知此时的门外,穆伟低着头握紧拳头,一张脸阴沉着也不知听了多少去。

    “嘭!”突然门被打开,穆伟在两个人惊疑的眼神中冲了进来。

    “明哥儿,茶楼里没有桂花,我让他们去买了。我先给你做点儿别的,你看你想吃啥?”穆伟的神色认真无比,一点儿破绽也看不出。

    就连明哥儿都被瞒了过去,还真以为他是回来问自己还想吃什么。

    所以明哥儿状似苦恼的想了想,最后说了一个“绿豆酥”。

    “好,我这就去,明哥儿你先等会儿啊。”穆伟也不避讳,直接搂着明哥儿偷了个香就跑了。

    吴子晋:“……”。擦,秀恩爱给谁看呢!欺负他家夫郎不在是不是!

    “咳。”明哥儿耳根发热的咳了咳,缓缓了才又道。

    “吴先生莫怪子邱,他比较莽撞。”

    吴子晋摆摆手,没事儿,热恋中的人都这样。他都懂,都懂。

    “不过,我听闻您家夫郎在木大夫那里帮忙,可是身子有哪里不适?若是有的话,我或许可以帮忙。”毕竟他父亲给他请了不少大夫治病,倒是医术都不错,可以帮着看看。

    “不用,我家夫郎还不知道给他治病这事儿呢。”吴子晋摇头拒绝。

    他倒是不奇怪明哥儿知道宁安身子不好。毕竟木大夫从来不收人帮忙这事儿,在县里呆的久的人都知道。

    要不是看在林大夫的面子上,木大夫可不会留宁安在那。

    “嗯。”吴子晋不用,明哥儿也不勉强。

    点到为止,只要他到时候帮着点儿子邱就行。

    再说他们这边谈的愉快,宁安那边却是忙里偷闲,闲的胡思乱想了起来。

    其实也不是胡思乱想。

    主要是他一想到自己的体寒就有些难受。

    倒不是怕治不好,而是木大夫告诉他说体寒的话,医治期间是不能再下地干活的。

    怕他再着凉,那医治就没什么作用了。

    可是家里的田地该怎么办?

    夫君做了醉合楼的厨子,没有时间回去。而他不能下地,那那些粮种岂不是都要白瞎在地里了?

    “子安?子安?”吴子晋伸手在宁安的面前晃了晃。

    “嗯?夫君?”宁安一愣,这才回了神,夫君回来了?天,他愣神了多久这是?

    “夫君,你回来了?考核如何?”宁安接过吴子晋怀里的坛子和布袋子放在屋里,又端了给他留的饭菜出来。

    “稳妥了。”吴子晋点头应道。

    “那就好。”宁安笑着为他夫君摆好碗筷。

    吴子晋这一好消息让宁安也放心了不少。他想着还有两天,等他夫君考核完他再好好跟他夫君商讨一下家里的事,还有他的病。

    “对了,子安,这里晚上可以做东西吃不?”木大夫给宁安分了一个小后院住,吴子晋还真不知道这院子里有没有能做饭的地方。

    “能的。”这小院的厨房被宁安收拾出来,刚好能用。

    “那就行,等我晚上给你做好吃的。”吴子晋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给他家小夫郎捣鼓薯片了。

    “真的?”宁安瞬间坐直了身子,一双眼睛亮晶晶的像小狗一样。

    看的吴子晋心痒痒的不行。

    “真的,那还能骗你不成?”吴子晋忍不住笑着伸手刮了刮宁安的鼻尖。

    “嘿~”宁安闻言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其实真不是他贪吃,实在是他家夫君做的吃的太香了。

    他忍不住的!

 

穿越之我家有男媳: 19.合作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