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书屋 > 都市小说 > 朝路闻歌 > 9.chapter 9
朝路闻歌  作者:苏季钦
    白纸黑字清清楚楚,和她昨天在网吧里瞄到的名字一模一样。

    齐胜南。

    真的是巧合吗?

    宁时歌回过神的时候,掌心已然渗出一层薄薄的汗。她知道自己现在只是胡思乱想,却还是感到背脊发凉。

    从她站在十班门口起,就注意到了靠门第一排的齐婉玉。年轻的少女扎着马尾辫,一手轻轻托腮,肩膀靠在墙上,默默看着小说。

    校园里能用“文静”来形容小姑娘,大抵都是这个模样。

    照进教室的阳光随和地在她身上镀上一层淡淡的光辉,仿佛与世隔绝般,周遭的嘈杂声都入不了她的耳。

    宁时歌一时难以想象,网吧里那个油腻而邋遢的男人,会和这样美好的小姑娘有什么关系。如果是真的,这个孩子知道她的家长是会在大庭广众下做出令人不齿之事的那种人吗?何况……

    林朝阳的声音徘徊在她耳边:“作为和第一位犯罪嫌疑人接触过的人,你很有可能随时要接受我们的调查取证。”

    何况还是警方重点观察的对象。

    她想了想,收起这沓纸,向刚才那个蠢蠢欲动想和她分享八卦的女老师走去。

    “老师,您知道于老师她老公的联系方式吗?”

    女老师抬眼,环视了一下四周,压低了声音说:“宁老师你才来,应该不了解,于老师她早就和她老公离婚了。”

    宁时歌皱眉:“不是说她老公也联系不上她吗?”

    “我也是听说的呀!那人以前也是九中的老师,不过后来离职去上海了。好像是年级主任昨天找不到于老师,就在微信上打听了一下。要我说,都离婚了,人家谁管你的死活呢。”

    女老师只是无心一说,宁时歌眉头却猛烈跳动起来。

    林朝阳没有过多透露他在查什么,但就凭她对他的了解,如果不是天都要塌下来的大事,林朝阳这个男人永远都是从容不迫、不紧不慢的样子。

    而昨天,她分明看见他眸中凝聚起的严肃和郑重。明明久别重逢,就算相顾无言也应该象征性叙叙旧的场合,他却是分出心神在和她交流。

    一定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宁时歌心想。

    “那您知道于老师住哪儿吗?”她接着问。

    “你就这么不想接她的活儿啊。”女老师不知道她想什么,睨了她一眼,打趣地说。见宁时歌没有和她开玩笑的意思,她讪讪笑着,伏在她耳边说:“不是我说,于老师这个人性格挺怪癖的,虽然和学生还算相处得来,但在老师里没什么人缘,你要问我她住哪儿我也不知道啊,不如你去问问主任?”

    宁时歌点头,谢过女老师就往办公室外走。走到一半又折返回来,脸上有些尴尬地问:“于老师叫什么来着?”

    她从入职到现在最多不超过六个月,平时几乎就是琴房、音乐教室和会议室三点一线,自己的课被其他老师占了之后她就把自己锁在琴房练琴,说实话九中三个年级的老师,她能认下来的一只手都数得过来。

    女老师正坐下检查课代表刚收上来的寒假作业,也没听出她的话有什么问题,抬头随口答道:“于筱。”

    宁时歌脸色瞬变,她总觉得这二十年来,世界无时无刻不再和她开玩笑。匆匆过客竟这样兜转回了身边。

    *

    开学第一天就是,虽然什么课都没上但就是能营造出打了一整天仗的氛围,对宁时歌来说尤其如此。

    所有事情安排好,她把学生们都送走,锁好教室门,提包站在学校大门口,思虑再三掏出了手机。

    寥寥数条通话记录,最上面一串数字是昨天林朝阳留下的。

    没有备注,没有保存,这个号码她早就背得烂熟于心。

    “居然还没换……”她喃喃道,不知道应不应该惊讶,眼珠一转,立刻拨了出去。

    没想到只响了一声就立刻被接通,而且还是一个声音清凉的女声。

    “你好!林朝阳先生正忙碌,有事请留言,我将立即为您转告。”

    接电话的是羲和,由朝阳团队中三个智商爆表的学术大佬共同打造的多功能人工智能,她的语音合成系统早就打败了当下所有的人机语言交互系统,乍一听,除了语调有些冰冷平淡,和正常人的谈吐听不出差别。

    宁时歌的心无端抽搐了一下,像是被利器刺痛一般,指尖竟有些发凉。

    也是,人家可是小林爷,怎么可能四年都不从失恋的阴影里走出来呢?

    她故作镇静地握紧了手机:“请问你是?”

    羲和的数据库里有关于这个问题的几种标准回答,用以应对不同的场合。其中有一个判断条件是针对那些对林朝阳穷追不舍的女性,一般向羲和问出“你是谁”的女人,大抵都是视羲和为情敌的女性追求者。

    诸多条件成立,羲和细心满满地回答:“我是他女朋友。对不起,我们正在约会。”

    “……哦,打扰了。”

    “嗯,你知道就好。”

    宁时歌心里的火气蹭地就窜了上来,她心里总觉得对方的声音莫名熟悉,但没空多想,只是咬牙切齿地咀嚼着对方这欠揍的语气。

    林朝阳,你他妈现在的对象怎么讲话跟你一个欠揍的德性?

    宁时歌冷哼一声:“我知道有什么用,你俩爱干什么干什么,关我什么事?你替我转告他,现在他在查的案子我可能有线索了。”

    “哦,那请您稍……”

    “羲和,你是不是活腻了?”

    女声还没说完话,宁时歌就听见林朝阳的声音加入了通话。像是压着火气似的,

    她不解,明明一个手机设备,为什么这两个人的音高和音强给她一种离话筒距离相同的感觉?不是约会吗,怎么上来就这么凶?

    “羲和只是尽自己本分罢了。你本来就在开会,难道不应该我接电话吗?”

    宁时歌张了张嘴,愣住,居然还是同事。她一边消化着林朝阳的“新恋情”,一边皱眉听这俩人自顾自地吵起来。

    “我让你替我接电话,又没让你胡说八道?”

    “羲和从来不会做你指示之外的事。”

    ……宁时歌听着万分头大。怎么回事,林朝阳现在好这口了?

    就听林朝阳暗暗骂了一声,没好气地说:“晚上就改,以后这个电话打来的都必须我亲自接。”

    “……”宁时歌眼皮跳得厉害,她心想,都分手了,这样对你现女友真的好吗?

    思来想去她觉得自己必须要说点什么挽救一下现在这个有点修罗场的局面,清清嗓子:“你俩打情骂俏能等我挂了再继续吗?”

    “……”羲和沉默,没人教过她这要怎么回答。

    “没打情骂俏,是搭档不是女朋友。”林朝阳声音突然柔了下来,火气消了大半,低声问:“怎么了?有什么事?”

    已经接受了“林朝阳有新女友”这个设定,宁时歌完全听不进去他的解释。

    只不过他这尾音撩人的问话,让她顿感浑身不自在,抖了抖鸡皮疙瘩,语气疏远:“别,兄弟你说话注意一点,我可不想当绿茶婊。”

    这都哪跟哪儿?林朝阳一时跟不上她的思路,就听宁时歌立刻转移了话题,接着说:“你们调查齐胜南了吗?”

    这个问题让林朝阳流露出些许遗憾和焦虑,他斟酌地回答:“今天上午在九中路口被拘留了,但是到现在还没有审出来,他这些天行踪也并没有异常,也并不知道他去九中要做什么。”

    “我班里有个女生,叫齐婉玉……”宁时歌不疑有他,将她的猜测告诉了林朝阳,“他可能是来送女儿上学的?有可能这个齐胜南就是我昨天碰见的那个吗?”

    “他的亲属关系里确实有个叫齐婉玉的女儿,你猜的应该没错。”林朝阳大脑飞速运转,“不过……这一个月来的监控录像显示他始终是一个人活动的,并没有和他直系亲属有过接触。”

    “这我就不清楚了,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我可以找机会和他女儿聊聊。”

    宁时歌话毕,喘了口气,轻轻吞咽着口水。不料竟被林朝阳听出了自己的欲言又止。就听他说:“你有什么想问的直接说,现在这样真不像你。”

    “真的?我应该什么样?”宁时歌有些恍惚,她竟然因为林朝阳一句话有些泪目。四年来,浮云过眼,世事无常,连她都不知道自己变成什么样了。

    林朝阳低低笑出了声,他的笑声干净而明亮,明明已经是个二十六七的男人了,居然还和十七八岁时如出一辙,带着他特有的嘲弄和久违的少年气,不禁让宁时歌打转的眼泪跳了出来。

    “什么狠话都说得出来,对我从来不吝啬自己的口水,说得起劲连拳头也可以招呼上来。”林朝阳停了下来,话里里带着深意,“还有……想说的话从来不会犹豫。”

    宁时歌破涕为笑,她就知道他这个人看着特别宽容什么都不放在心上,实际上特别记仇,明里暗里说她甩他甩得有多狠。

    “记得还怪清楚的。”她调侃道。

    就听林朝阳轻笑一声:“何止是清楚。”

    宁时歌心里一惊,明明林朝阳只说了五个字,她竟觉得自己听出了他的话外音——

    何止是清楚,是刻骨铭心

 

朝路闻歌: 9.chapter 9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