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书屋 > 都市小说 > [综]作者骑脸怎么输? > 33.终于蹭上的热度
[综]作者骑脸怎么输?  作者:一个蠢作者罢了
    蔺望十分不高兴的看着自己儿子:“你怎么跟爸爸说话的呢,我所做的一切还不都是为了你……”

    妈妈在一边帮腔:“云荷,这样说爸爸会伤心的哦。”

    蔺云荷看了一眼面无表情,连眼角的细纹中都透出严肃的爸爸,压根儿看不出来他哪里伤心了。

    但是妈妈都这样说了……

    蔺云荷讨好的朝爸爸笑笑:“爸,我不是那个意思……就是、就是……”

    “就是什么?”蔺爸爸和妈妈一起瞅着他,蔺云荷拿他们,尤其是妈妈纯净的眼神一点办法都没有,于是乖乖低头。

    “没什么……”

    【啧啧啧,有史以来对反派低头低的最快最彻底的主角,我的云荷……唉,我都不忍心说你丢人了,哪怕这真的很丢人。】

    蔺云荷:“……”你以为这是谁的错。

    【说起来云荷你也太惨了吧,作为主角你被反派大boss骂[哔——]你妈这种话,你好像都不能反驳诶?】

    作者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兴奋的幸灾乐祸。

    蔺云荷先是被作者粗俗的用语给震惊了一下,随后悲哀地发现对方似乎好像大概也许确实说的是大实话。

    所以这都是谁的错啊!你个垃圾到底哪儿来的脸幸灾乐祸啊?!

    如果可以,蔺云荷真希望自己可以撂挑子不干。

    这主角谁爱当谁当去。

    本文主角今天也很心累呢。

    一个这么悲惨的主角,真的有人会喜欢吗?蔺云荷心酸的想着,不过归根结底,这都是垃圾作者的错。

    作为主角,我居然要把反派当爹一样供着。

    ……因为那真是我亲爹。

    谁惨的过我啊。

    因为这个事实,接下来蔺云荷都不太有精神,连蔺望的下属来送玻璃瓶的时候,发现对方居然浑身上下穿了一身黑西装,西装裤下似乎还藏了枪时,他都兴致缺缺。

    呵呵,就是再次坐实他爹反派的身份而已,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蔺云荷的无精打采被妈妈注意到了,但是蔺妈妈只以为他是累到了,特别心疼的让儿子早点睡觉。

    对爸爸妈妈说了一声,蔺云荷就上了楼,匆匆洗漱后便往自己柔软的大床上一瘫。

    “啊……极乐啊……”

    对他来说,可以躺在床上放空大脑,什么都不想啥也不操心,就是极致的享受了。

    【虽然很不忍心,但我还是想要提醒你一声,小云荷你作业还没做呢。】

    蔺云荷哀嚎一声,好学生也不想做作业啊。更何况是在十年后的废土世界中拼搏了大半个月,回来面临的第一件事居然是做作业。

    这种错乱的感觉……好吧,他已经很熟悉了。

    白天夏令营,晚上去拯救世界,第二天回来继续和其他小朋友过家家的日子,蔺云荷都经历过。

    “不想做……”蔺云荷在床上打滚,“我好累!不想做不想做不想做不想做……”

    作者再次提醒他。

    【不做作业的话呢,好学生的人设就崩了哦。】

    蔺云荷莫名奇妙的对他优等生的身份非常在意,好像在他的概念中,普通人的生活与好学生是画上等号的。

    作者都不知道他为什么会产生这种观念,因为觉得这样挺可爱的,祂也从来没有想过纠正蔺云荷的想法。

    “我不管,我不要从床上爬起来,作业你自己看着办。”

    蔺云荷赖在床上把衣服蹭掉,他连裤子都不想做起来脱,解开了皮带在床上,毛毛虫一样的扭动,将裤子蹬掉一起踢在地上。

    作者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默默的下笔,把今天改成没有留作业。

    不管高中生不留作业这一点,到底合理不合理吧,反正这个世界作者说了算。

    一边动笔,作者一边充满心酸的想。

    对作者说你自己看着办的主角,应该也就祂家这一位了吧。

    蔺云荷其实有更好的办法,那就是随便在身边养着点什么,家养小精灵也好,式神也好,他需要仆人的话那是大把大把的。

    身边有人使唤的话,帮忙做作业那还不是小case吗,上到星星摘月亮下到打扫房间,有的是人抢着帮他做。

    但是蔺云荷……他有点不喜欢,好吧,直接来说他就是反感这种事情。

    要说为什么的话,这还得说到蔺云荷的设定。

    作为主角,尤其是他这样的男性主角,有一个非常共同的特征就是,王霸之气。

    总结来说就是,遇到什么事情虎(?)躯一震,小弟纳头便拜。

    听起来很棒,但就是这么个光环,让蔺云荷苦恼万分。

    作为主角总是容易遇到这样那样的事情,比如被挑衅后打脸啦,随手救下什么人,然后人家誓死追随啦。

    甚至再过分一些直接走在路上,突然就有人跳出来哭着喊着要当他小弟。

    这种事情发生多了,想要追随他的人里总会有那么几个变(痴)态(汉)。

    差点让当年尚还年幼的蔺云荷蒙上深厚的心理阴影,对打脸这种事情都有点过敏。

    加上他自认为不是合格的主人,总觉得无法负担那么多人的未来,那会让他觉得喘不过气。

    这种观念一旦定型是非常难改变的,蔺云荷小时候被困扰,长大以后自然很抗拒追随者仆人随从这类人物。

    他喜欢独来独往,喜欢平静,喜欢没有人打扰的生活。

    现在的日子就很不错,哪怕还是有着各式各样的麻烦,但对比过去已经安稳了许多。

    小弟什么的,在蔺云荷这边代表着无穷无尽的麻烦。

    他宁愿什么事儿都自己干,也不愿意让别人来替他分这个忧。自己力所能及的小麻烦,以及别人带来的大麻烦之间如何取舍,他还是分得清的。

    作者在嘀嘀咕咕,蔺云荷哪里是什么事都自己干,明明是不想干的事儿就让祂这个作者干……

    把头埋在枕头里,蔺云荷很快睡着了,他这段时间真的很累。

    一夜完成的宇宙飞船,看着壮美而不可思议,奇迹背后是蔺云荷的大量心血付出。

    哪有那么简单的事情呢,他为什么想方设法拖着千户尤莉半个月才起航,因为当时摆在她们面前的其实只是个空壳。

    真正完成的时间,就是出发的前一天,直到那个时候,那才是真正可以起航,跨越宇宙深空的飞船。

    他累坏了。

    蔺云荷可以说一沾到枕头就睡着了,第二天叫醒他的不是生物钟,而是作者。

    地上是一堆闹钟的残骸,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被他杂碎的,闹钟们死的一点都不安详,只能用尸骨无存来形容。

    蔺云荷就当没看见一样的起床洗漱,亲了一口一大早起来做咖啡布丁的妈妈。这么多布丁,他当然不能自己拎着去,爸爸开着车将他和布丁一起送到了学校里。

    从后备箱拿出布丁,蔺云荷信心满满,这下子热度总算是可以蹭到了吧。

 

[综]作者骑脸怎么输?: 33.终于蹭上的热度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