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书屋 > 都市小说 > 今天魔尊吃饱了吗? > 4.第四章
今天魔尊吃饱了吗?  作者:尾巴爱吃肉
    景少天眼睛一横,纳闷道:“你说什么?”

    刘飞觉得事实胜于雄辩,干脆把自己的两只手腕移到了景少天眼前:“您看,之前您抓的是我的右手,用力抓了老半天,我明明记得已经肿了,左手是刚抓的……”

    这都什么跟什么?景少天眼神渐渐不善,开始怀疑自己的生活助理是个智障。

    “可是您看现在,”刘飞指着自己的左手,“这个还肿着,可是明明更严重的右手腕已经没有痕迹了!”

    “嗯?”景少天可懒得看男人的手腕子,用鼻子哼出了最后的耐心。

    “少爷您忘了啊?”刘飞急了,“刚刚那个大师给我右手来了一下那什么……运功来着!”

    ……好像是有这么一出,景少天终于听明白了:“你意思……那真是个大师?不是骗子?”

    “对对对!”刘飞苦着脸,“您不知道,每次您抓我的手腕子,我回去得歇个好几天才消肿呢,从没有这么快过!”

    看景少天不置可否,刘飞试探着建议:“要不,我去把她们请回来?”

    “行吧,请回来试试吧……”景少天有点儿提不起精神,要是所谓‘大师’能治病的话,那还要医院干嘛?

    陆饭饭她们压根就没走远,因此刘飞一找就找到了,一路都在暗暗观察着俩女孩,观察得陆饭饭都有些不爽了。

    “再看宰了你。”魔尊的霸气一览无余。

    然后就被花铃惊恐地捂住了嘴,尴尬地笑着跟‘未来客户’解释:“我家大师脾气不好,你别惹她。”

    “……抱歉。”刘飞心里对这大师又高看了一分:高人才有怪脾气呢,没本事还这么嚣张早被打死了。

    三人回到了病房,陆饭饭双手抱臂,一言不发,花铃非常有眼力见儿地把刘飞拽到了旁边商量。

    “我们大师只救有缘人。”花铃措辞小心,眼神中充满暗示,“看来你们还是很有诚意的是吧?”

    刘飞跟着景少天多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征求了老板意见之后表示:“只要能减轻少爷的痛苦,我们的‘诚意’立马送上。”

    花铃一喜,觉得对方也太上道了,当即给了陆饭饭一个‘搞定’的眼神。

    陆饭饭接到指示,还是那么气定神闲地站定,在病床前——

    打了一套体修的入门掌。

    陆饭饭是这么想的,坑蒙拐骗这种事她经验很足,专业不专业的不重要,架势能唬人就可以了。看,眼前这个弱鸡凡人就被她唬傻了吧。

    “……”景少天目瞪口头看着‘大师’高深莫测架势十足地地打了一套不明觉厉的‘功夫’,感觉到少女‘大师’那带着寒意的掌风从他身上‘嗖嗖’吹过,吓得他一时都不敢骂人了。

    干嘛啊!刚才没说还有这出啊!花铃差点吐血,绞尽脑汁地在旁边胡编:“血脉活跃起来了,气功的效果比较好。这是我们大师的不传之秘。”

    “……”行叭。景少天表情麻木。

    一套掌法打完,脸不红气不喘已经‘活跃了血脉’的大师陆饭饭,对于景少天的病情问都不问,只是将手掌悬于患处的上方,轻轻那么凭空一抓。

    三秒钟后,陆饭饭收手立正:“好了。”

    “忽悠二傻子呢——”景少天憋到了极限,深深觉得自己被忽悠了,张口就骂人。当他傻子吗?打套拳,然后碰都没碰告诉他病被治好了?反正医院的专家他都敢骂,这种来历不明的大师算什么?

    陆饭饭对于他的怒气很不理解,歪了歪脑袋,皱着眉头问:“你还疼?三个月之内不可能再疼了。”

    “……诶?”景少天忽然愣住,试探着动了动自己的脚。刚才一直剧痛的地方……似乎好像大概,真的一瞬间就不疼了。

    什么鬼!这是哪派的气功这么神奇的吗?景少天傻了。

    刘飞看向两位大师的眼神立马充满了敬仰:果然是高人啊!

    “这就好了?”刘飞惊喜地问道。

    “当然没有,这个不能根治的。”陆饭饭回答,不等景少天的眼神转为失望,补充道,“每次最多只能止痛三个月。”根治了她以后怎么挣钱?

    “那也行啊!”景少天试探着跳下来床,转了两圈之后越来越兴奋,那不就是三个月用气功治一次就行了?只要不疼什么都好说!更美好的是,人家大师完全没要求他忌嘴!

    “大师,我错了,我之前还误会您来着……刘飞!”景少天雷厉风行,立马决定笼络住这个救星,语气非常上道,“大师辛苦了,你送送她们,记得留联系方式。”

    哈哈哈啤酒生蚝小龙虾!他来了!

    陆饭饭和花铃离开医院的时候,手里的纸袋里装着景少天满满的‘诚意’——整整五叠rmb以及一部崭新的手机,里面已经装上了电话卡。

    刘飞想留联系方式的时候惊闻大师连个手机都没有,立马去买了一部送来,把电话号码都存好了,办事利落非常,不愧是有钱人的贴身助理。

    花铃全程目瞪口呆:有门手艺挣钱这么快的吗?

    “哇,你这个气功我能学吗?要学多久?”花铃羡慕死了。

    “很简单的,练个两三百年就可以了。”陆饭饭一本正经,如果她愿意传授的话……毕竟这种魔功已经失传多年了,据她所知只有她一个人学成。

    “不愿意教就算了……”花铃自然没当真话听,“刚才你加戏干嘛啊,在医院打拳好奇怪的!害我一通胡扯帮你圆谎……”

    陆饭饭翻了个白眼,语气非常沧桑:“我要是伸手一摸他就不疼了,他能信吗?哼,骗人都不会。”

    花铃:……行叭,你厉害你说什么都对。

    ——————

    有了钱什么都方便,陆饭饭和花铃开了一间房,舒舒服服睡到天亮,把酒店提供的免费早餐食材吃个精光导致餐厅提前关门以后,休息了一会儿退了房,马不停蹄又吃了午饭,两人就一起赶往鹿市机场。

    花铃捂住胃,觉得今天一整天都在吃吃吃,心好累。

    “怎么这么多人?”刚刚进入机场的接机大厅,陆饭饭就止住了脚步。

    花铃却一秒钟兴奋起来,“都是你吃太多啦,害我差点迟到,哎呀,终于找到组织了!”

    陆饭饭愣愣地看着果断抛弃自己的花铃,自己站在离那些无比亢奋的女人们十步远的地方,止步不前。

    ……她们在兴奋些什么?有绝世秘籍要现世了吗?

    一个个或举着硕大的花花绿绿的牌子,或怀里抱着精致的小礼盒,还有手拿笔和本子的,还有几个人,脖子上挂着黑乎乎还会闪光的□□短炮,总之……神情极度狂热,语调极度兴奋,行为举止与旁边的路人旅客截然不同。

    这么一对比,陆饭饭突然觉得自己手下的魔修们举止其实非常稳重。

    “他出来了啊啊啊啊啊!!然然看这里看这里!”

    陆饭饭还没想好要不要加入这群人,就听见一声高喊,随即所有人潮水般涌向了一个方向。

    凤修然来了?陆饭饭神经一紧,快走两步试图融入人群……

    结果没融进去。

    “……挤什么挤,空着手来接机,你是个假粉吧?”

    “大家冷静!我们‘凤羽’从来都是最有秩序的!还有!今天然然没带墨镜大家把闪光灯关掉!”

    被挤出人群的陆饭饭看着这一群虽然热情无比却自带诡异秩序的人群,气场在凤修然出现的一瞬间爆发到了最强……甚至连她不小心之下都差点没抗住。

    这是什么强大的信仰!陆饭饭简直不敢相信,内心深处竟然出现了一丝嫉妒——

    这凤修然换个地方,怎么比她这个魔尊的狂热信徒还多呢!什么正派,简直比魔修还魔修!

    陆饭饭和人群保持了一点距离,双手抱臂回忆了一下一路上花铃透露的凤修然履历,随即那一丝嫉妒就转为了不屑……

    堂堂九州第一剑修,混到靠脸吃饭这个地步,肯定一身功法都没了,混不下去才堕落成这个样子,不知道傲骨铮铮的凌剑宗要是知道他沦落成这样,会作何表情。

    她得好好看看,这傲骨剑修现在混成什么凄惨的——

    ……等等,这修长的眉,波光潋滟的眼,甚至连微微眯起时颠倒众生却清冷决然的眉眼弧度,都和她记忆中一模一样,这家伙怎么该死的还是那么好看!

    陆饭饭嘟着嘴不高兴了,不过心里还有一丝安慰,哼,没了功法的剑修,再风光那不也是被拔了毛的凤凰?

    另一边。

    凤修然走向出口的脚步微微一顿,眼一眯,发现了左前方的地面上,竟然有一团被叠得极小的粉红色小纸团。

    只见他微微停顿,抬头,对着来接机的粉丝群露出一个颠倒众生的笑容……

    在众粉丝惊喜的喧嚣中,凤修然悄然将右手背于身后,修长的手指微微一合。

    一股无形无迹的气旋,在卷起小纸团的一瞬间就消失无踪,再次现出行迹时,粉色纸团已经落入了凤修然的掌心里。

    把这一幕看得清清楚楚的陆饭饭目瞪口呆:

    她不会看错的,那是无法相抗,无迹可寻的龙旋诀,整个九州大陆能把这招运用得炉火纯青的修士屈指可数。

    ——凤修然这个混账的功法没有失去。

    可是!他居然!用功法!偷偷捡钱!

    说好的清冷高傲剑修呢?!怎么能!堕落成这个样子!

 

今天魔尊吃饱了吗?: 4.第四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