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书屋 > 都市小说 > 蜜宠娇娘 > 18.第18章
蜜宠娇娘  作者:李息隐
    老侯爷说一不二,次日一早叶榕按时去马场的时候,老侯爷已经到了。看到祖父挺直硬朗的背影,叶榕立即快走几步过去请安:

    “孙女来迟了,请祖父责罚。”

    马场空旷,此刻天才蒙蒙亮,秋风有些萧瑟。老侯爷耳顺之年,却依旧精神烁烁威风抖擞,负手立在那里,稳厚如山一般。

    其实不是叶榕来得迟了,而是老侯爷来得早了。老侯爷其实也想看看叶榕的态度,想考验一下这个孙女是不是真心愿意吃这个苦。

    “不是你来得迟了,是老夫来得早了。”老侯爷声音粗犷浑厚,没批评,也没说要责罚,但很快话锋又一转,“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全心全意去对待。你岁数不小了,现在才开始学骑射马术,肯定不比小时候快。你心里应该清楚,这种时候,要比别人更努力才是。”

    “现在后悔也来得及,老夫不勉强。但一旦应了下来,跟着我学了,就必须吃得了苦。”

    “老夫教出来的学生,必须是个顶个优秀。”

    叶榕立即说:“孙女是真的想学,也吃得了苦。今儿是孙女做错了,明儿必不敢再叫祖父等着。”

    “那便开始吧。”

    经过老侯爷一番敲打,叶榕更是打起十二分精神对待此事。从此之后,一直跟着祖父苦练,有时候手都磨破皮了,她也不会喊一声辛苦。

    起初还有些生疏,毕竟现在这具身子不是前世的那一具,技巧她都有,只是暂且体力跟不上。叶榕意识到原因后,便暂且放下所有的事情,一天十二个时辰,她倒是有七八个时辰是在马场度过的。

    祖父只是清晨跟傍晚抽出点时间来指点她,其余时间,叶榕都是自己一点点练。

    骑马、射箭、投壶……甚至偶尔的时候,还会一个人练习马球。起初几天的时候,她不太适应得了强度,每天都很疲惫,后来习惯了,虽然也累,但却享受其中。

    诗词歌赋琴棋书画自有其妙不可言的地方,但骑马射箭给自己带来的愉悦感,绝不亚于前者。

    虽然老侯爷夸她进步快有天赋,但其实叶榕还是藏拙了。毕竟前世十年的磨练,哪能一下全部释放出来啊,怎么着也得一点点慢慢的展现才比较自然。

    叶家两房,孙辈也有好几个,但也就叶榕有这个福气,能得老侯爷亲自指点。其他子孙,都是外头请了武师父回来教的。

    刑氏虽然心疼女儿吃苦受累,但见家宴上老侯爷当着所有人的面夸女儿,她心里也是欣慰的。榕儿争气,得了他祖父肯定,连带着萧儿也能在他祖父面前得几句鼓励关心。

    见叶榕得老侯爷关心,老太太心里不免又有些偏向叶桃。她始终认为是唐姨娘害了叶桃。

    小妇身边养大的,的确没规矩了些,老太太一直有心给叶桃请个嬷嬷家里来教她规矩。思来想去,还是觉得曾经教过叶榕的嬷嬷最好,她想请那个嬷嬷家里来教叶桃。

    但教叶榕规矩的嬷嬷,是刑氏四处奔走又托关系结识的,想请她,还得刑氏出面,老太太有些开不了这个口。

    见老太太欲言又止的,还是刑氏主动开口问了:“母亲是有什么事情要跟儿媳说吗?”

    老太太叹了口气,这才说:“倒的确是有件事,只是,有些不大好开口。”

    刑氏忙道:“母亲您有什么要求,但说无妨。只要儿媳能办得到的,一定办。”

    老太太对这个嫡长媳是十分满意的,当初老大远游回来,突然说想聘刑家四姑娘为妻,她派人去打听了情况后,都说这四姑娘才貌双全端肃贤良,她也是十分高兴,当即便同意了。这个媳妇毕竟是老大自己选的,原以为他们夫妻会琴瑟和鸣恩恩爱爱,可谁知道,打从二人成亲开始,竟没一日是不吵架的。

    后来有了唐氏,倒是不吵了,但老大宠妻灭妾的程度也实在过分。

    好在老大媳妇大度,能容得下唐姨娘。这些年来,不但没有为难唐氏,更是没有亏待她的一双儿女。

    唐氏的一双儿女,她也是大度的答应让唐氏自己养,没有让他们母子母女分离。真真可恨了那个唐氏,瞧她把桃丫头养成什么样了。

    老太太说:“我知道,这些年,委屈你了。”

    刑氏眨了下眼,多半能猜出老太太后面要说什么了,她笑了笑:“母亲您这样说儿媳可不敢担,您待我跟亲闺女似的,我哪里委屈?母亲您给我脸面,我出门做客去,谁不羡慕我啊。”

    老太太点头:“不愧是刑家的姑娘,气度就是与旁人不一样。榕丫头你教得好,我也没什么担心的,只是这桃丫头……她是姨娘身边养大的,小时候没规矩就算了,如今……”

    “唉,可如何是好。”

    刑氏道:“母亲思虑得是对的,但好在三姑娘还没出阁,一切来得及。”

    老太太说:“我有心请个好嬷嬷回来教她,但思来想去,还是觉得当初教榕丫头的那个嬷嬷好。我打探到,眼下她就在京城内。若是能请到她来府上教三丫头,那是再好不过的了。”

    刑氏心下已经明白老太太的意思,这是要她出面去请呢。

    “好是好。”刑氏没有拒绝,“只不过,那嬷嬷是宫里出来的,规矩大,为人也是十分严厉。榕儿从小吃的苦,我是瞧在眼里的,但三姑娘素来散漫惯了,我怕……她回头受不得这个苦。”

    “而人又是我请回来的,万一三姑娘受了委屈,世子爷那里,儿媳也不好交代。”

    老太太立即严肃起来:“你只管请了人家里来,我倒是要看谁敢说你半句不是。老大说不着你,他要是敢犯浑,这回轮不到侯爷,就我都得打他一顿。”

    “有母亲担保,那儿媳放心了。”又说,“老嬷嬷如今在威武将军府当差教将军府姑娘规矩,我明儿去一趟,与她商量商量,看能不能隔两日来咱们家一趟。”

    “我的面子,将军夫人应该也会给。”

    老太太欣慰,握住刑氏手:“就知道你有办法。”

    刑氏自然有办法,正如她所说,威武将军夫人还是会给她这个面子的。只是请了嬷嬷来家后,唐姨娘得知教养嬷嬷是刑氏请来的,死活不答应。

    有老太太做主,还轮不到唐姨娘说话,当即以“以下犯上,目无主母”为由罚她去祠堂跪着抄经书去了。

    叶榕闲暇之余,常会听蜜饯在她耳边叨唠,说三姑娘又被老嬷嬷罚了。

    蜜饯还唠叨说,老嬷嬷对三姑娘十分不满意,常拿三姑娘与大姑娘对比,说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三姑娘本就不服,听到这样的话,更是闹脾气,有一回没忍住还骂了老嬷嬷。

    老嬷嬷给忍了,说是看在大夫人跟大姑娘面子上,不与她计较。

    这些都在叶榕意料之内,叶桃素来嚣张蛮横,又是从小没规矩惯了的。骤然请了这么严厉的嬷嬷来教她规矩,她能受得了才怪。

    叶榕也明白她母亲答应老太太出面请老嬷嬷进府的原因,因为如果不答应,老太太想必心里会不舒服,觉得母亲自私偏心,不能一视同仁。答应也无妨,叶桃的脾气谁不清楚,迟早是要作妖的。

    “她还敢骂嬷嬷?”叶榕冷着脸,“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三妹真是好大的胆子。”

    蜜饯也是这样认为的:“可不是嘛。”又鼓嘴抱怨,“她都害姑娘您丢了门好亲事,怎么夫人还愿意帮她啊,奴婢都生气。”

    叶榕提醒:“这些话我听听也就算了,跨出这个屋门,就不许说。”

    蜜饯又不傻,自然应着:“奴婢明白了。”

    叶桃的事情,连叶榕都知道,刑氏自然也知道。只不过,她暂且没管罢了。

    既然母亲不管,叶榕也就没怎么做。这些日子,继续辛苦练马术。

    叶榕本以为自己不会再与顾家有什么牵扯(至少年前这段时间不会)的时候,她娘忽然笑嘻嘻带了个消息回来给她:“下个月荣国公府老夫人寿诞,娘收到了请帖,你到时候随娘一起去。”

    前世的这个时候,顾老夫人自然也有办寿宴,但因为那时候叶桃才死没多久,府上有丧事怕冲撞人家喜宴,就没去。而这一世,顾叶两家因为议亲的事情,都闹成什么样了,怎么还能收到请帖?

    叶榕不信。

    “娘诓我。”

    刑氏心情好,不与女儿计较,只说:“你也没想到吧?为娘也没想到。不过的确是事实,娘没诓你。”

    叶榕眨了下眼睛,忽然就想起前世顾老夫人对自己的种种好来……她其实也有点想老人家了。

    其实跟着母亲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顾老夫人是大长公主,是皇帝的亲姑母,到那天,肯定很多皇亲贵胄都来。她不过一个小罗罗,谁会在意她啊。她到时候就跟着母亲去给老人家磕个头,也算是尽点心。

    这样一想后,叶榕就说:“我也没时间准备别的礼物,这几日,就写一幅‘百寿图’当礼物。”

    应下十一月要跟母亲一起去顾家拜寿后,这些日子,叶榕除了跟着祖父学骑射马术外,还要熬夜练习书法。她虽说最擅书画,但,毕竟很久不练,有些生疏了。

    在给老人家写“百寿”做贺礼的时候,自然不能随意马虎。字得好好写,每一个字都得好好写。

    这不仅是代表自己的心意,更是代表侯府的脸面。叶榕虽说重活一回后看淡了许多,但很多东西是已经刻进骨子里的存在了,她从小被教育要事事以家族为重,所以每行一步、每说一句话,她都会小心翼翼,生怕一个不小心,会丢了侯府的脸。

    送贺礼,说的是送心意,但那么多贵女在,其实比的就是才学跟本事。叶榕其实压力挺大,她名声在外,总得想出点心意来,才能在众贵女中脱颖而出。

    她不想比,但身为侯府嫡长女,她不得不去比。

    荣国公府既然都给刑氏下了请帖,自然也要给叶老太太下。叶桃知道此事后,更是吵着闹着要跟去顾家。叶老太太是想着要带她一起去的,却不料教规矩的老嬷嬷却建议说:

    “三姑娘这般没规矩没教养,去了荣国公府做客,也是丢侯府的脸面。老夫人若是顾及侯府脸面,便暂且不要带三姑娘出门,等什么时候三姑娘学好了规矩了,再带她出门做客不迟。”

    叶老太太虽然敬重这个教养嬷嬷,也希望她严厉管教叶桃。但,此番老嬷嬷说话不客气,叶老太太心里是不高兴的。

    她的孙女怎么样,只能她说,轮不到外人置喙。但到底碍着老嬷嬷面子,老太太虽冷了脸,但到底没说什么。只让叶桃跟着好好学,别淘气,然后就走了。

    叶桃哪里能放弃这个跟着一起去顾家的机会,又见祖母本来是答应的,就因为老嬷嬷说了几句,祖母便不答应了。叶桃哪里能忍,早怀恨在心了。

    又过了几日,便传出消息来,说老嬷嬷仗着自己资格老、又是大夫人亲自请来的,竟然敢对三姑娘动用私刑。不但克扣三姑娘口粮,不给饭吃,且竟然还敢瞒着老太太动用私刑。

    三姑娘饿晕了过去,请了府医来瞧,才发现,身上竟然有多处伤口。

    蜜饯打探了确切消息,急匆匆跑了回来:“姑娘,老太太已经过去了。听说,一脸严肃气势汹汹的,一副要给三姑娘做主的架势啊。”

    “这可怎么办?那嬷嬷是夫人请回来的,夫人怕是要受牵连吧。”

    叶榕倒是淡定,目光从铜镜上缓缓挪开,起身对蜜饯道:“走吧,我们也去。”

 

蜜宠娇娘: 18.第18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