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书屋 > 都市小说 > 蜜宠娇娘 > 16.第16章
蜜宠娇娘  作者:李息隐
    叶榕却不知道,顾旭为了让她一幅画,赔了他最爱的一匹马。

    不过就算她知道,最多也就是把画让回去,才不会领他的情。于她来说,这门亲事好不易黄了,她不可能再往上面撞。

    这两日叶榕也没干别的事情,就呆在屋里临摹张秋水的这幅《农家秋收图》。已经很久没有提笔作画了,叶榕手法生疏了不少。

    前世嫁去顾家后,没过多久好日子,很快就流放去了南境。南境的日子清苦得很,每天都有干不完的活,哪来闲情雅致作画啊。后来回了京城,又出了很多事情,她既要帮着婆母一起操持家务,又要跟着夫君一起操心朝堂,还要教养两个孩子……

    总之,属于她自己的时间,很少很少。那时候过的日子,哪有现在这般闲适自得。

    “这就是你祖母说的那幅画?”

    突然听见母亲的声音,叶榕立即搁下笔站了起来。她就知道,祖母回来肯定会跟母亲提这事儿。

    “祖母是怎么跟母亲说的?”叶榕要扶母亲坐下,却被刑氏拂开了。

    刑氏似是心情很不错的样子:“我身子已经大好了,不需要你扶着。”说罢转身坐下后,又朝女儿指了指一边,“你也坐吧。”

    叶榕老老实实坐下来。

    刑氏笑着道:“该说的老太太都说了,没想到,你与那顾旭,还算有些缘分。你祖母说得对,既然他肯让你,说明对你是满意的。”

    “这孩子,还真的是不错。”

    叶榕可不这样认为。顾旭让她,可并不因为顾旭看上了她,只是他的性格使然。今天就算换成别的人,他也会这么做的。

    她太了解他了。

    不管自己娘怎么夸,反正叶榕就那一句话:“女儿没看出来他哪里好,比哥哥差远了。”

    这种话听一次两次还好,听得次数多了,刑氏都觉得假,也不想敷衍:“哎呀!这能一样吗?一个是兄长,一个是你未来夫婿的人选……别老拿你哥哥说事。”

    叶榕忽然不想理她娘,起身说:“我去祖母那里请安。”

    刑氏不拦着,只说:“这幅画原就是人顾家大爷的,你也赏了几日,等过几天,还是得送回去。人家出于礼貌让给你,你也得懂得礼尚往来才是。”

    叶榕知道母亲心里打的主意,她自己心里也有主意了。所以,面上应得好好的,私下里,直接寻了个机会让桂圆把画送去了。

    依她母亲的意思,肯定是寻个好日子带着画(说不定还得拖着她)大摇大摆去顾家还画,估计还会明里暗里再提一提两人议亲的事情。叶榕不愿意她母亲这样做,只能先下手为强。她直接吩咐自己婢女把画送回去,断了她母亲的念想。

    等刑氏知道的时候,已经迟了。

    刑氏气得抄起一旁的鸡毛掸子要打女儿,叶榕不在意,躲都不躲。刑氏哪里舍得,直将鸡毛掸子扔了,一个人捂着心口不说话。

    叶榕这才过去安慰母亲:“您别生气,您知道的,女儿心气高,跟叶桃有纠葛的,女儿宁可不要也不愿日后姐妹共侍一夫。顾家是好,但或许并不是女儿最好的归属,娘您就断了这个念头吧。”

    “那贱人的女儿做了那等丑事,顾家如何能容下她?”

    叶榕分析给她听:“若唐家是贱籍,或者只是普通百姓,自然不可能。但娘您看,唐大公子那般算计顾大爷,最后顾家不还是算了吗?顾家看的,还不是唐统的面子。”

    这是刑氏最大的痛。

    若非唐家有权在手,唐姨娘母女何至于嚣张到这种地步。

    她虽然也出身名门,但娘家不在京内。就算想要给她撑腰,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何况,近些年来,娘家兄弟子侄仕途走得并不算太好,竟没有一个在京为官。

    念及此,刑氏忽然想起另外一件事情来:“前些日子你薛姨母来了信,说你护表哥明年也要参加科考,等过完年,他们母子会来投奔。”

    薛刑氏是她庶出的姐姐,闺中的时候也并没有很好,后来各自嫁了人,更是鲜少联系。所以,对于他们母子的投奔,刑氏原也没表现得过于热情。

    但她那姐夫于三年前去世了,孝守完了,又是母子一起来京,想必若是薛护高中,日后母子会定居京内。不管以前亲不亲,但好歹是亲戚,关键时刻是会相互帮扶的。

    若萧儿明年再不中,这护哥儿能中的话,也是她的一个希望。

    “护表哥?”叶榕不熟,但知道这个人,也见过。

    小的时候,她随母亲去外祖母家里小住的时候,有在外祖家见过。前世可能因为家里发生的事情太多,所以并没有薛家母子投奔的说法,后来她从南境回了京城,倒是得过消息,说是这位姨表兄外放做了州官。

    三十出头的年纪做了四品官,前程肯定是不错的。

    那说明,他书念的不错。

    很快,叶榕明白了母亲的意思。

    母亲是着急了,所以想随意押个宝,她能理解。但,她们还有哥哥啊。

    所以,叶榕提点母亲道:“也好,薛表兄若是来了,正好与哥哥做个伴。等明年秋闱,一起高中了,也是双喜临门。”

    刑氏:“你对你哥哥倒是十分有信心。”

    叶榕:“他是我亲哥,若是连我都不相信他,就没人相信他了。娘,女儿明白您的一番苦心,但就算表哥来了,您也不能放弃哥哥。”

    刑氏笑起来,抬手抚摸女儿额头:“你哥哥有你这个妹妹,真是他的好福气。”

    叶榕立即说:“女儿这辈子能有娘跟哥哥,也是女儿的福气。女儿别的不求,只求娘跟哥哥好好的。”

    刑氏心一软:“这孩子,越大越活回去了,如今越发嘴甜爱撒娇。”

    .

    叶世子与唐姨娘的伤养了大半月渐好后,叶家这才愿意开门接待唐家人。唐家自知这事理亏,见了面,姿态放得特别低。

    叶老太太原在气头上的时候,是铁了心要打发唐姨娘回去的。后来冷静下来细细想了想,到底还是怕影响叶桃姐弟的前程,所以忍了。

    又想着,唐姨娘挨了一顿打,也算是给了刑氏母女一个交代。万事以和为贵,既然顾家都不再计较,他们叶家也没必要一直拎着不放。

    加上唐泽也被打了一顿,被拎着过来磕头道歉的时候,一条腿还是瘸的……所以,叶老太太就只嘴巴上说得狠了些,倒也没再怎么样。

    这一切都在刑氏母女意料之中,二人倒是并不意外。

    唐姨娘虽然能起床走动了,但毕竟是柔弱女子,想要痊愈,还得好好休养。但叶桃却不同,从梅花庄回来后,倒是发了烧,之后一段日子也是蔫蔫的,老老实实呆屋里不出门,可如今她见家里祖母总算肯见唐家人了、且并没如何为难后,突然的就犹如脱缰的野马,更是一蹦三尺高。

    娘说得对,只要有舅舅在,祖母不敢如何,顾家也不能如何。

    她本来还担心祖母会发难于她,会真的把她赶去观里做姑子。可现在,这些疑虑全都没了。

    心里没了担忧,叶桃的那股子活泼劲儿又回来了。从此更是眼睛长到头顶上,只是还算知道收敛,只敢背地里搞些小动作,不敢在长辈面前横,尤其是祖父。

    这日,姐妹几个一并从老太太处请安出来,叶桃似是向叶榕示威一般,立即挽住叶桐手说:“四妹,阳光正好,我们一起去马场骑马吧。”

    本来这说法倒是没什么的,可偏又加了一句:“咱们侯府是勋贵门第,祖父父亲都是武将,二叔虽然走的科举之路,但马上功夫也是一顶一好的,二堂兄更是不必说了……”提了侯府一遭人,却偏不提叶萧兄妹,甚至想故意通过对比来对叶萧兄妹进行羞辱,“那些不会骑马的,怎么配做叶家人呢?”

    “你说是不是,四妹妹。”叶桃眨巴眼睛,一脸单纯无害的模样。

    经过梅花庄一事,叶桐也算是看透了这个三姐。长姐没那么不好,三姐也不像她表现出来的那么好。再说,娘提醒过她,大房的事情,让她不要掺和。

    所以,叶桐道:“骑马我就不去了,有些乏,想回去眯会儿睡个回笼觉。三姐跟大姐去吧。”她装作没听懂叶桃话中讽刺的样子。

    叶桃忽然就失了兴致的样子:“真扫兴,你若不去,我也不去了,一个人骑马有什么意思啊。”

    若搁以前,叶榕多半是懒得搭理她,可现在,叶榕偏要“骂”回去。

    唐家权势日渐高涨,叶桃母女也越发有恃无恐,若对叶桃的挑衅她一再回避不搭理,势必更会壮她的胆。她以前觉得,逞口舌之快是泼妇行为,她无需计较,但现在不这样想了。

    对付什么样的人就该用什么样的法子,很明显对方以羞辱你为乐趣的时候,也就没必要彰显自己的大度了。免得便宜了别人,气坏了自己。

    于是叶榕说:“三妹妹是没听见四妹妹提了我吗?”

    以前叶桃在叶榕面前还算收敛,虽然会时不时耍些阴招,比如故意在父亲面前撒娇来气她……但总也忌惮着她,不敢太过。可自从经过梅花庄一事后,姐妹算彻底翻脸了,加上唐家如今得势,叶桃见自己连梅花庄上那样的事情都做了,不也没事么?于是更是不把叶榕放在眼里。

    她就知道,只要有舅舅在,怎样都会没事的。

    “咦?大姐姐会骑马吗?我怎么不知道。”叶桃毫不客气。

    叶榕淡笑,虽则说要打唇舌战,但也不会失了大家身份,她只说:“会不会骑马也不妨碍三妹妹尊重人,想来是没有嬷嬷教过你这些?也是,姨娘身边养大的,不懂规矩也不打紧,小门小户的人家,不需要规矩。”

 

蜜宠娇娘: 16.第16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