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神被气的不行,这个大个子怎么回事?整个人看起来那么高大,但是行为怎么总觉得像个小孩子一样?

    嗯?小孩子?火神突然灵光一闪,脸上快速的变了个表情,摆出了小学生吵架的架势“哈~~~什么嘛!真是让人失望啊。原来你这么怕我的吗?”

    “怕到。。。迫不及待的想要逃跑了啊”火神边说嘴角边扯出不屑的笑容。

    “也。。。火神是在挑衅吗?”降旗光树他们顿时整个人都惊呆了,不过“这个挑衅也太幼稚了吧。对方怎么可能会上当啊、”

    听到这里冰见默默的想就是因为这个挑衅就像是小学生约架所以才能够成功,毕竟从某方面来说,敦就像是一个巨婴来着。

    果然,在大家都觉得火神的激将法不会成功的时候,紫原敦竟然停下了脚步,并且脸上的表情很是认真的回道:“哈?我才不会逃跑呢。”

    “喂喂,别勉强啊,刚刚不是很害怕的吗?”火神的嘴角依旧是那种欠揍的样子,心里却开心的想要跳起来,哈哈哈,对方果然上钩了。

    能不上钩吗?如果火神是用很严肃的方式下战书,那么敦肯定会无视到底的,但是用小学生约架的方式,敦基本上是百分百上钩的。冰见看着敦满脸认真的说自己没有勉强也没有害怕然后二话不说就去换衣服准备比赛的时候有点无奈。

    “敦,还是老样子。”一点变化都没有。

    “是啊”黑子在旁边同意的点点头,“无论是哪方面”

    知道黑子又想起了国中时那段最痛苦的回忆,冰见不动声色的转移了话题:“呐呐!小黑子,这次敦也上场了,那么让我也上场吧!我的身体真的已经完全好了,而且我好不容易研究出来的绝招你们还没有看过呢!难道就不好奇吗?”

    “不行”在这方面上,黑子出乎意料的执着。

    想要借机比赛的冰见鼓起脸颊,闷闷不乐的低声说道:“可是,医生都说我可以做一些康复训练了”

    “不一样的”黑子双眼认真的看着冰见,正式比赛的强度和平时训练的强度是不同的,他不希望再看到冰见受伤,那种心脏痛到极致的几乎无法呼吸的感情永远也不想再体验一次了。

    冰见略固执的和黑子对视了一会,最后还是败在了黑子的眼神下,算了,等再过几天,去医院复诊完后就可以上场比赛了,忍忍就好。

    最后,冰见依旧只能站在场边看比赛。

    场内,木吉铁平主动和紫原敦打招呼,结果得到了一个被遗忘的暴击,虽然最后勉强想了起来,但是那种强者和弱者的理论却让黑子和火神生气了。

    “所以说,敦真的完全是老样子啊”冰见无奈的呼了一口气。

    比赛很快就开始了,但是,敦整个人都呆在自家的篮框下,完全没有要参与攻击的意思,对于这种情况,冰见也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不过,黑子会生气的吧?冰见将视线投向了黑子,果然看到了黑子生气的样子,虽然不熟悉的人压根无法从黑子平静的几乎面无表情的脸上看出来对方生气了。

    冰见看着冰室辰也用干脆利落的假动作连续晃过了几个防守的人,接着就果断的投篮得分,这一系列的动作不仅惊呆了观众们,也让木吉铁平他们赞叹不已。

    冰见也有点克制不住自己内心油然而生的战意,冰室辰也的假动作做的非常的漂亮,几乎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节奏称得上是行云流水般完美。

    这段时间冰见每天躺在病床上,无聊的时候就看看窗外的天空,看着天空中那多变的云朵,突然有一天,他就悟了。

    冰见自己清楚,虽然自己在篮球基础上不比任何人差,哪怕是青峰大辉他们。但是他一直都没有开花,他是拥有那种天赋的,只是过于随性的性格让他总是缺少了些必要的条件,导致一直没有更近一步。

    而现在,冰见已经找到了自己的路。

    想到这里,冰见眼中的战意更深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和对方交手,然后试试是自己的球风更胜一筹还是冰室辰也的更厉害。

    滴答!滴答!滴答!

    感觉头顶有几滴雨水落下时,冰见就抬起来了头,看着天空中即将落下的雨幕,内心想道:看来,这场比赛注定是要无疾而终了。

    “可恶,你别给我悠哉悠哉的站在那里!”火神一声热血的呼喊将冰见的注意力重新转移到了场上。

    紫原敦站在篮下一副悠闲自得仿佛一点也没有将城凛的众人放在眼里的样子惹得火神热血上头了,这幅热血的样子还正好是敦最烦的样子。

    果然……

    “你好烦。”紫原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火神,一脸不爽的样子,语气危险道:“最讨厌你这种热血沸腾的样子了,让我想要直接毁灭掉”

    冰见略带无奈的看着敦又发出了反派boss般的毁灭宣言,虽然我们都正好处于中二的年龄,但是总觉得奇迹的几个人完全没有想要从中二期毕业,反而越来越深了的感觉。比如征十郎的谁都不能反抗我,比如大辉的只有能打败我自己,还有敦的毁灭宣言,真太郎和凉太两人的中二比较隐晦,但是相处过一段时间的话就可以感受到了。

    不过,火神好像被敦吓到了呢!也是,对于没有得到自己认可的人,敦所谓的用篮球来毁灭一个人时完全说的是实话呢!想起国中的那几场比赛,冰见突然心情有些低落了,他和小黑子一样,并不喜欢那样子。

    哗啦哗啦哗啦

    雨几乎是倾盆而下,比赛也只能无奈的暂停了下来。冰见刚抬脚走过去要与敦他们告别,就听到冰室辰也说要送个礼物给火神。

    冰室辰也随意的对火神说道:“你可以随意防守我”然后就做好了准备,脚上一个用力,以一个看起来非常普通的跳投的姿势起跳。

    冰见总觉得那里不对劲,称的上是送给对手弟弟的礼物的话不应该这么普通才对。

    火神一副很有自信的以防守普通跳投的姿势防守,然后球直接穿过了火神的手,落在了篮球框中。

    所有人顿时惊讶的看着那个不可思议的投篮。

    冰见若有所思的看着冰室辰也,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这次投篮应该运用了假动作,如果不是自己的球风的话,可能自己也无法第一时间看出来。只是看出来了并不代表就能马上破解。冰室辰也的假动作做的确实完美到几乎无懈可击。

    不过,这才有意思,不是吗?

    “那么,我们下次再比吧”冰室辰也很满意火神脸上的惊讶,嘴角带起一丝笑意后,转身直接朝着冰见走了过去。

    “身为新认识的朋友,我们应该交换一下联系方式吧”冰室辰也动作很是自然的从冰见的口袋里将他的手机取了出来,然后给自己的手机打了个电话,满意的将手机还了回去,接着作势想要再牵起冰见的手,被黑子毫不留情的阻止了。

    “将新朋友的手机拿出来淋雨,是件非常失礼的事情。冰室君。”黑子一脸认真的说道。

    本来觉得没有什么问题的冰见忍不住笑了起来,黑子不说还没有感觉,一说,果然怪怪的。

    被吐槽的冰室辰也一点也不在意,目光直直的盯着笑容满面的冰见,用性感的嗓音低低的说道:“虽然确实很失礼,但是只要能够加深和冰见的联系,再失礼的事情,我也是愿意做的呢!”毕竟敦可是绝对不会把冰见的联系方式给他,之前就连照片被自己瞧到了都一副小孩子生气了。

    还没有等冰室辰也多说几句撩人的话,冰室感觉好像有一道身影笼罩住了自己,他疑惑的抬头望去,只见紫原居高临下的眯眼看着自己,半张脸都藏在阴影中,整个人看起来仿佛即将暴起的巨兽一般。

    “如果敢和我抢冰仔,就算是室仔,我也会生气的。”语气中的认真,周围的人几乎都听出来了。

    气氛一下子变的紧张了起来。

    这时候,已经对这种情况很是熟悉的冰见笑着开口:“敦,我们去那边聊天吧!继续淋雨的话,对身体不好,我会担心的。”对于这种小孩子的占有欲,国中时时有发生,冰见已经很清楚要怎么安抚敦了。

 

兄战黑篮之他们全都冤枉我撩人下: 5.下次比吧!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