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书屋 > 都市小说 > 反派国师总撩朕[穿越] > 11.第十一章
反派国师总撩朕[穿越]  作者:月逝水
    子时将近,郎梓穿着淮菊的衣服,悄咪咪摸入了观星殿。

    这是他两辈子加起来头一回穿女装。他不会装扮,哄骗了淮菊要“彩衣娱亲”才成功扮成这副模样。

    渝国宫女服饰四季不同,高阶宫女冬装多着紫色锦袄,郎梓裹着长袄低着头,每走一步,钗环便叮当作响,脖子更是被沉重的饰品压的生疼。

    他从来不知道,原来平日里,侍女们过的这样辛苦。

    郎梓下定决心,以后定要对齐兰她们多些关怀。

    观星殿极大,他从大门进来,走过庭院,面前便多了三条走廊。

    郎梓想了想,选了当中那条。

    国师在观星殿地位最高,应当是住正宫的。

    系统:我睡会,你得手了叫我啊。

    郎梓:系统还用睡觉???

    系统:服务器还要维护呢,系统怎么不用睡觉了?

    郎梓:……

    系统:安心啦,国师不在这,你赶紧找吧。

    行叭,摊上你算是倒了八辈子霉。

    郎梓腹诽不已。这个支线任务简直莫名其妙,他思来想去,也不知道为什么任务要扮宫女,又为什么要去偷劳什子“国师心爱之物”,更可气的是,他居然照做了!

    或许自己是真的对国师很好奇?或许自己骨子里就是个关爱徒弟的好师父?

    郎梓叹了口气,放轻了脚步往前走。

    “何人擅闯观星殿?”他身后陡然传来声呵斥。

    郎梓脚步一顿,默默转过身,垂着头掐着嗓子道:“仙师万福,奴婢是太子的侍女,奉殿下之命来给国师送物件。”

    对方闻言竟缓缓走了过来。

    郎梓看这人步履稳健,不似平日里自己总见的童子,不免好奇地抬头看了眼。淮菊给他画完妆后连他自己都认不得自己的脸,也不怕被人识破。

    来人相貌周正,是个陌生的青年,但他身上道意发散,气势澎湃,比郎梓才入道的修为不知高到哪里去了。

    “交给我吧。”青年道。

    郎梓皱眉,想了想道:“仙师恕罪,太子殿下吩咐,让奴婢亲手交给国师,若国师不便,放在他房中也可。”

    青年有些不耐烦,但也没有立时回绝。

    他从怀里摸出块玉符,起了个诀,不多时,玉符闪了闪,似是收到了回传的音讯。青年听完,面上多了分疑惑,冲郎梓点了点头,“太师祖尚在闭关,让我领你去他的卧房,跟我来吧。”

    太师祖?国师?

    郎梓默不作声地跟在青年后头,心里却掀起了惊涛骇浪。

    听青年对国师的称谓,他应该也是呈闲派的。原来国师辈分这么高的吗。

    郎梓突然乐了,如此说来,他辈分应该也不低,说不准还跟楚掌门平起平坐呢。

    二人踏上走廊,一路无话。

    走廊两侧皆是墙壁,也未见墙上有烛火,四下里却并不晦暗。郎梓抬头才发现,这天顶也不知施了何等术法,竟能看到夜空,此刻万千碎星如缀幕布,光芒璀璨,竟比他来时在外头看到的还要明亮许多。

    不多时,青年便将他领到一处木门前。

    木门没有繁复雕饰,古旧的很,看模样,里头的卧房也不会有多奢华。

    “我不便进去,你赶紧放好。”青年说。

    郎梓垂着头,轻轻推了推,那门便吱嘎一声开了。

    一股清淡的木香味迎面扑来。

    郎梓进房后门便自己关上了,青年并没有跟进来。

    等看清国师的住所,郎梓忍不住啧了一声。

    这地方外头看着不大,里头却是另一方天地。星光从施了术法的顶上落下,洒在当中偌大的桌案上,给满桌的小物件都披了层银纱。除此之外,屋中尚有一方低矮的石塌并两件挂在墙上的物事,再没有旁的了。

    郎梓走过去摸了摸床,的确是石头做的,硬的硌手,连被褥都没有,也不知国师平日里怎么能睡着。他又走到墙边细细看了看,挂着的两件物事一样是柄木剑,与国师后来补给他的无甚差别;另一样却是面寻常的铜镜,镜面光滑如水,在星光下泛着冷冷的光,映出他贼兮兮的模样。看着都与“心爱之物”搭不上边。

    郎梓将目光转向了那桌案。桌案之大,围坐十几人也不嫌拥挤,似是木制的,整整齐齐摆了一桌子木雕,有完成的,也有未完成的,想来便是那木香味的源头。

    郎梓凑近了才发现,那满桌木雕似乎刻的是同一人,服饰、发髻没有多大差别,只姿态各异,打坐、挥剑、饮茶、读书……几乎囊括了修士生活的每个场景。

    星光虽不弱,到底没有烛火明亮,郎梓看不清木雕的面貌,琢磨着是否要取出夜光珠来照一照。

    他留的有些久,门外青年催了一声。

    郎梓回了一声,时间紧迫,他也管不得许多。总归屋子里没有其他东西,国师心爱之物只能是这些木雕了,与系统给的资料也符合,一股脑收了,总不会错。

    他从怀里掏出储物袋,挽了挽袖子,着急忙慌地塞木雕。

    桌子实在大了些,他收完近处的,却够不着当中的。

    还好有手长的人帮忙,袖子一挥,那些木雕便轻轻松松被卷到了郎梓跟前。

    “谢谢啊。”郎梓感激地接过来,塞进储物袋。

    然后,愣住。

    有、有鬼啊!!

    郎梓当下便抱着脑袋蹲到了地上,连眼睛都不敢睁。

    他郎梓,天不怕地不怕,唯一怕的就是鬼!关键是,这个世界,是真的有鬼的!!!

    郎梓抖得厉害。

    他头顶传来一声轻笑,帮忙的人道:“殿下这是怎么了?”

    房中骤亮。

    郎梓余悸未消地睁开眼,正对上国师玩味的面孔。他穿着平日里那身玄色道袍,气定神闲地看着闯入者。

    “呃……?”

    门外又催了一声。

    “秦源,退下。”

    “是。”

    脚步声渐渐轻了,应当是那唤做秦源的青年走远了。

    国师打发了他,笑眯眯地转向郎梓,“殿下这身装扮,着实不同寻常,别有一番瑰丽。”

    饶是郎梓自诩厚实的脸皮也忍不住抽了抽。

    他自暴自弃地站起来,望了一圈,没寻着椅子,干脆往桌上一靠,双手环胸,卯足了气势恶人先告状:“国师不是在闭关么,怎么出来了?难道是刻意避而不见?”

    国师挑了挑眉。

    “殿下思念臣了?”

    “是以不惜扮做宫女,只为与臣夜会?”

    郎梓:“……”

    国师总是有办法让他接不上话。

    鬼知道他这身自己都认不出的扮相,国师是怎么在黑灯瞎火里看出来的。

    “殿下,看着您这身装扮,臣对您的倾慕之情,又多了几分。”

    “……”

    郎梓想了想,道:“国师,我是你师父,没错吧?”

    “是。”

    “作为徒弟,调戏师父,算不算违逆伦常?”

    国师失笑:“殿下可曾读过道门话本?”

    “呃……不曾……”

    他只读过一本修真史教材,近日忙于学习政务,根本没空看闲书。

    “开创道门盛世的乌木道祖,便是与其徒结为道侣的。”

    郎梓张大眼睛。

    啥?乌木道祖?他的偶像有对象?还是师徒恋?他怎么不知道?

    “你诓我吧……”

    “殿下。”国师眉目微动,面上虽挂着笑,语气却极认真,“臣立过道誓,永远不会欺瞒您。此事流传多年,人尽皆知。”

    “……”

    郎梓不抱希望地问:“那……他徒弟,是男是女呀?”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他只是莫名很在意。

    “天帝君临,自是男子。”

    原来就是书里道祖追着砍的反派。

    郎梓深受打击,人也跟着晃了晃。难怪偶像结局那么惨,搞基也就算了,跟反派搞基,能有好下场吗!

    他忍不住泪眼模糊:“道祖结局凄凉,爱徒,莫要学他让悲剧重演呀!”

    “殿下怎知他们不会破镜重圆?”

    郎梓:“人死如灯灭。”

    人都死了,圆啥,人鬼情未了么。

    国师:“或可轮回。”

    郎梓扼腕,他忘了,这是个仙侠世界,轮回转世跟喝水吃饭一样稀松平常。

    他不反对搞基,实际上,郎梓觉得真正喜欢一个人就不应该在意性别,但他很肯定,他自己喜欢大胸软妹。

    所以郎梓适时转移话题:“爱徒,为师该回去睡觉了。”

    “殿下,这些木雕可还要?”

    郎梓顿了顿。

    差点忘了,他是为任务来的,既然国师如此大方,他当然也不会客气。

    “呃,为师甚是喜欢这些雕刻,若国师不介意,我便都……咦?”

    此刻屋中亮如白昼,纤毫毕现,郎梓将目光转向木雕,一眼便望见所刻之人的容颜眼熟无比。

    和镜子里的他,几乎一模一样。

    国师的话肯定了他的猜测。

    “这些都是臣闲来无事雕刻的殿下,殿下如此欢喜,臣喜不自禁。”

    “……”

    郎梓没敢打听这些是不是所谓的“国师心爱之物”。

    任何人发现自己的模样被别人刻成了满桌子木雕都会毛骨悚然。

    他收完木雕便落荒而逃。

    甚至没有余力追究国师为何不跟自己去西楚。

    回到太子殿后,郎梓赶忙唤醒了系统。

    系统:咦?你得手了?

    郎梓:……木雕我都拿回来了,任务完成没有?快帮我看看国师现在的属性!

    系统:稍等片刻。

    系统:宿主,任务失败。

    郎梓:????

    系统:很遗憾,国师心爱之物并不是这些木雕,宿主准备好接受惩罚了么?

    郎梓:不是,你等等!

    说好的国师爱好是木雕呢?!

    本来就是系统给的资料有误吧?!

    郎梓骤然想起一事,破罐子破摔:我换个东西交任务。

    系统:嗯?

    郎梓:我用我自己交任务。

    系统:宿主你疯啦,你自己怎么可能是……呃……恭喜宿主,支线任务完成!本系统三个工作日内就能转正啦!宿主么么哒!

    郎梓:……

    就算系统再怎么不靠谱,任务评判总不会是假的。

    郎梓有点恍惚。

    所以,满嘴口花花的国师,是真的,倾慕他?

    郎梓菊花一紧。

 

反派国师总撩朕[穿越]: 11.第十一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