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书屋 > 都市小说 > 反派国师总撩朕[穿越] > 10.第十章
反派国师总撩朕[穿越]  作者:月逝水
    国师并不在观星殿。

    他已在东海住了数日。

    东海之上有仙洲,名“时雨”,地域广袤,不亚于南越封地。妖帝凤辞自数万年前得道后,便同妖族栖息于此。

    栖梧宫外,云青欲雨,水澹生烟。

    “凤辞,最后一次,自己出来。”国师懒洋洋的声音,一如这几日来的每一个早晨,雷打不动地响在凤鸾殿前。

    妖帝躲在门后,气的面色发青,一双手眼看着便要抬起打开宫门。

    “陛下!别冲动!”妖族大长老风灵扑过来抓紧他袖子,苦口婆心地劝,“您且忍住一时之气,门外可是君临!”

    妖帝气急:“没听他说最后一次么,再不出去,他能炸了凤鸾殿!”

    风灵长老连连摆手,“炸不了,此地阵法由我等悉心加固,且君临如今也——”

    “——轰!”

    一阵烟雾弥漫后,墙倒宫倾,风灵长老于断垣残壁之中吐出满口灰尘,呆愣愣地补上了下半句:“——也不比以往了。”

    瞥见妖帝怒气冲冲似要跳出去,风灵长老回过神来,再一次敏捷地抱住了他大腿,老泪纵横道:“陛下,那是君临!”

    “君临又如何?!居然毁了我的鸾凤殿,便是魔君我也要干死他!”

    “陛下,冷静!”妖族二长老苏寒也顶着被炸得焦黑的脸窜了过来,大腿被风灵长老抱的严严实实,他只好去抱妖帝的脖子,期期艾艾道,“您干不死他的,您只会被他干死!五十年前的事儿您忘了?!”

    “……”妖帝默然。

    五十年前,妖帝曾经找过君临意图阻止仙界之战,一招都没走上就被他抽光了灵气扔在天宫当石雕,那段记忆,至今犹新。

    “放开!勒死了!”妖帝没好气地吼了一声,“我不跟他打还不成么!”

    两位长老对视一眼,默默放开了妖帝。

    妖帝施了个术法将头上砂砾清除干净,又抖了抖袖子,帝袍便焕然一新,他黑着脸望向国师:“我说了,那根火凤真羽不是我给的,你还要如何?!”

    国师正好整以暇地靠在殿前廊柱上雕木头,并未正眼看他,似乎笃定他逃不出自己的手心,只凉凉道:“世间可有第二只火凤?”

    “……没有。”

    “所以,找你,有错?”

    “……”

    照这前后因果推断,好像的确没错?

    妖帝差点就被他绕进去了,狠狠甩了甩头才清醒了些,忿忿不平道:“你自己对付不了我的尾羽就来找我茬,是什么道理?又不是我施的术法!”

    国师轻飘飘地瞥了他一眼。

    妖帝打了个寒颤,气势弱了不止一筹,讷讷道:“……要不,我帮你查查?如今能克制你的灵物并不止一种,他们却选了火凤真羽,应当是寻不着旁的了,说不定与我妖族有所交集。”

    “不必了,我已知晓何人所为。”

    “诶?谁啊?”

    国师不答,只是收了手中木雕,缓缓走向妖帝。

    “呃……”妖帝这才意识到,依这人的性子,若不是来寻根问底,必是来找自己算账顺便拔除后患的,当即转身欲逃。

    他还未走出两步,便觉周身虚空凝滞好似冻结了般,再难逃窜不说,连原形都被逼了出来。

    “你居然用浮梦阵对付我!”

    “啊啊啊!你别过来!我道侣是你曾曾徒孙,你这是欺凌后辈!信不信我去玉虚山告状!”

    “别拔!我总共就三根尾羽,你要是敢……啊啊啊啊君临我跟你势不两立!!!”

    “呜呜我的尾巴……”

    盏茶之后,国师掂量着手中三根金光熠熠的凤羽,施施然离开了时雨岛。

    一片狼藉的栖梧宫中,苏寒长老抱着哭的浑身发抖的金凤凰不住安慰:“算啦陛下,又不是第一次吃他的哑巴亏了,乖啊,一百年就长回来了,很快的。”

    “说的好听!秃屁股的又不是你!”

    “那等妖后回来带我们去玉虚山告状?”

    “告!我倒要看看君临如何跟门派交代!”

    “可是陛下,自打道祖转世后,玉虚山好像是君临辈分最高诶?。”

    “……”

    “陛下,还告吗?”

    “……不告了。”

    且说国师御剑而行,刚刚飞到东海上便收到了玉符传音。

    是观星殿童子的讯息:太子即将代陛下亲征西楚,令国师随行。

    国师回了两个字:不去。

    他倒不是真的会丢下郎梓不管,但明着跟去有诸多限制,哪有藏在暗地里时时看护那人来的自由。

    国师从袖中摸出刻刀,专心刻起木雕来。他手法娴熟,不多时便将手中乌木雕琢成形。

    是个男子,面貌俊逸温润,与郎梓有七八分相似,只眉目间的清雅气质,却与宫中那位殿下相去甚远。

    “这一次,你便是恋慕他人,我也不会放手了。”国师望着木雕轻轻笑了一声,他目中倒映着晚霞,盛满万分柔情,却无人得见。

    “我有足够的耐心等你。”

    呢喃化入风中,国师低头,轻轻吻了吻手中木雕。

    ············

    郎梓对此一无所知,此时此刻,他正在宫里急的团团转。

    观星殿回话,国师仍在闭关,无法随行。

    渝皇已同意他出征西楚,大军明日便要开拨,这节骨眼上,国师却不能去。

    郎梓坐立难安。他吃不准国师是真的闭关还是另有图谋。

    郎梓是个护短的人,他既已和国师有了师徒之实,放在以往,当然是十二万分的相信他。但前有剧情设定,后有主系统提醒,他实在不敢就此将渝皇的安危交托出去。

    郎梓抓了系统絮叨:国师是忠是反?

    系统被问了几十遍,已然麻木:我说的你信吗?

    郎梓:并不是很相信,总隐隐觉得你被收买了。

    系统顿了顿:……宿主,请相信系统的公正性,我是质检后才出厂的。

    郎梓叹了口气。

    如果只关乎他一个人的性命,他是不介意赌一把的,信错了人大不了就是一死呗。

    郎梓:其实,我觉得,国师并不坏。

    系统:宿主,你可以直接询问当事人,他已经被你成功收服了。

    郎梓:呵呵,国师的嘴,骗人的鬼。

    系统:你现在的幽怨口气,很像怀春少女。

    郎梓:???

    系统转移话题:宿主,目前你已经完成了三个支线任务、六环主线任务,可以尝试主动搜索支线任务完成。

    郎梓:我正烦着呢,明天就出征了,没空,你不要老想着转正啊。

    系统:转正系统有探查人物属性的权限。

    郎梓:……搜吧。

    系统:主动搜索可匹配支线任务中,搜索完成,成功匹配支线任务“乔装宫女夜探观星殿”;完成标准:获取国师心爱之物;任务奖励:国师心爱之物可由宿主保留。

    郎梓:………………

    现在拒接,来得及吧?

 

反派国师总撩朕[穿越]: 10.第十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