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书屋 > 都市小说 > 反派国师总撩朕[穿越] > 7.第七章
反派国师总撩朕[穿越]  作者:月逝水
    半日光景郎梓都窝在蒲团上翻书中度过,等到礼官高声唱喏,他已将自己收拾的妥妥帖帖,做出一副恭敬祈神的模样。

    观中道长们见殿下连着拜了几个时辰神像也未见疲乏,无不交口称赞。

    待回了车辇上,齐兰等人更是心疼不已,争相给郎梓喂糕点、揉膝盖,竟是忙得连街上的热闹都顾不得看了。

    珠围翠绕,郎梓乐在其中,却苦了系统,一路都在想法子劝诫宿主远离女色,险些宕机。

    越是临近朱雀大街,百姓聚集的越多,喧哗之声比车队出城时更甚数倍,皆是等着一睹太子真容的。

    即便这会离花灯会尚有几个时辰,但谁能保证,太子殿下不会念在他们一片赤诚,提前露露脸呢?

    实际上,当耳边连绵不断听到诸如“愿殿下鸿运齐天”“愿殿下万寿无疆”类的祝祷语时,郎梓的确想掀开帘子看上那么一眼。

    他穿越前只是个小人物,无亲无故,勉强因为打游戏厉害出了些小名,但这样被千万人追捧还是头一遭。

    那些充斥金车的善意,几乎能够融化世间所有冰冷之物,遑论他一颗肉长的人心。

    只不过,郎梓有些局促。

    他自知长得没那么好,不说跟神君比,就连国师都比不过,也不大会说话,从来没有成功奉承过别人。

    万一大家看见了就不喜欢他怎么办?万一大家觉得他是个草包怎么办?万一……

    他纠结不已,手指不由攥住了礼服,直将衣角都拧成了皱巴巴一团。

    齐兰见状,轻笑着摇了摇头,温和开口:“殿下,您沉眠的这些年里,祈雨观为您祈福的香火从未断绝,我想,百姓们或许只是想确认您现下是否安泰。”

    她的声音轻柔无比。

    “您不需紧张,冲他们笑一笑便好的。”

    蕙质兰心说的就是这样的小仙女了吧?经她一言,郎梓的确轻松了不少,心下感激,微微颔首。

    淮菊早等着了,见太子点头,做了个鬼脸,缓缓掀开了车窗的帘子。

    郎梓闭上眼深深吸了口气,再睁眼时,便望见小小的车窗外簇拥了满街的陌生面孔。

    街上沉寂了一秒,紧接着,排山倒海的呼声扑面而来。

    “殿下!我看见太子殿下了!”

    “殿下长得真俊!”

    “殿下修为好高呀!我快筑基了都看不出他的修为波动!”

    “呜呜,殿下看着就聪明绝世!”

    “殿下您要纳妃吗!我可以!”

    喊出最后一句的,分明是个男子。

    郎梓笑得脸都快僵了。

    论吹彩虹屁的本事,大渝百姓让他心服口服。

    “嘿呀殿下看这里!”

    “殿下看我看我!”

    “殿下再笑笑呀!您笑得风都酥啦!”

    郎梓面前划过无数面孔,老的,少的,男的,女的。

    虽陌生,但无一不是喜气洋洋。

    更有个顶着翠玉冠蒙着脸的修士,举着偌大一盏花灯,踏剑半空挥舞不止。

    花灯之大,其上祝语车内几人隔着老远都看得清清楚楚。

    【愿君长安,暇福永固。】

    车队在人流中行进得尤其缓慢,但再是缓慢,依旧到了皇城宫门之前。

    郎梓竟有些不舍。

    齐兰安慰他:“殿下,傍晚还有花灯会呢,您可得先给大家做够秋饼去。”

    做!别说秋饼月饼,他现在披萨都能做!

    郎梓干劲十足。

    琼梅也笑:“殿下若是喜欢与他们相处,往后多的是机会出宫。”

    郎梓心道也是,正要说句话同百姓告别,却蓦然心头一紧。

    变故陡生。

    灼人焰火自天际而来,凝为千百利箭,以破音之速袭向太子车乘。

    不等围观百姓尖叫出声,利剑已到了郎梓跟前!

    最先反应过来的,并不是禁卫兵,而是先前那举着花灯的修士。

    修士收起花灯,袍袖微动间,已散出无数道灵气,精准地击中了所有箭矢。

    箭矢由火焰所凝,即便被击中亦不见消弭,反倒化作漫天火星四散开来。

    要知道,如今围着太子车队的百姓不下万人。这火焰热浪扑面,一看便知是道门手段,哪里是寻常凡人能够承受的。

    修士黑袍猎猎作响,又是一道玄妙术法施出,硬生生减缓了所有火星的降落速度,却不知为何,难以将其化解。

    百姓的惊恐尖叫不绝于耳。

    他们多数是凡人,哪里遇过这样的阵仗,见有火星灼穿了地面青石,早已六神无主,唯恐自己沾着火尸骨无存,慌忙逃窜之间,不少人被生生踩踏在地。

    危机来时郎梓当先护住了齐兰等人,如今车队所处位置安全无虞,遭殃的却成了百姓,直让郎梓目眦欲裂。

    “一半疏散百姓,一半挡火!”郎梓一把扯落车帘,冲前方禁卫军大吼。

    人多的地方最怕的就是发生踩踏事故,他当机立断,原本有些慌乱的禁卫军顿时井然有序地迅速行动起来。

    禁卫军中不乏身手佼佼者,更有未入道的修者,即刻领命四散开去,有修为的帮着挡火星,其余的则引导百姓撤离。

    天元各族向来团结,就在禁卫队出动之时,早有参与大典的数位修士、魔族甚至妖族飞升而上,与先前的蒙面修士一同化解灾难。

    诸修手段各异,然而竟无一人能如那蒙面修士一般击中火星,到最后,他们也只得凭借法力集成大阵拖延降火速度,为百姓们的撤离争取时间。

    郎梓也没有闲着,早跳下车去挡那些修士们遗漏的火焰,他身上能用的武器唯有国师前夜所赠的一柄木剑,虽能堪堪挡住两颗火星子,也不堪大用,不过数息,便只剩下半截燃烧的木头。

    即将烧着手掌,郎梓赶忙弃剑,却无法抵抗眼看就要落在人群的焰火。

    “用落晖剑。”

    不知何处传来提醒,声音低沉,听着有些熟悉。

    情急之下,郎梓也顾不得质疑和思考,当下便去解腰上的储物袋。

    幸好晨起齐兰没有将储物袋搁下;幸好危急时储物袋似有灵识般让他打了开来。

    当那柄如琉璃般通透的宝剑自郎梓手中挥出剑气,漫天火焰亦为之战栗,于天际颤抖不止,哀鸣阵阵。

    紧接着,火焰中的灵力似为落晖剑气所掠,碎成万千金尘,飘洒而下。

    尘末散在人群之中,飘飘扬扬,宛如金色雪花。

    被兜头洒到的人惊惧不已,双眼圆睁,直以为此命休已,呆立半晌后,才意识到自己安然无恙。

    兵荒马乱之际,郎梓似乎听见手中灵剑打了个饱嗝。

    他也被金色粉末洒了一身,原本肃穆的黑色礼服,一时如同落了满肩星辰。

    及至临的如此之近,这些金尘才被人看清本来面目,像是鸟类尾羽被分割成的碎末,轻盈无比。

    这场灾难来的猝不及防,结束的也快,前后不过十数息,郎梓四下望去,发现并未造成多大伤亡,却不敢松懈,生怕肇事者有后招,赶忙令禁卫严阵以待。

    几息之后,他等来的却不是另一轮袭击,而是震天彻地的欢呼。

    “殿下威武!”

    “殿下仁善!”

    “殿下睿智!”

    劫后余生的人们飞快意识到,祸患来临时,是太子殿下身先士卒,用身躯挡在他们面前,更以强横实力拯救了他们所有人的性命!

    不愧是他们崇敬的太子!

    不愧是他们拥戴的殿下!

    不等郎梓拒绝,一哄而上的百姓已将他高举过头,抛向空中。

    百姓们笑着,哭着,高呼“殿下”,喊得声嘶力竭。

    郎梓浑浑噩噩地被抛了半天,从开始的既惊且喜,直到后来的欲哭无泪。

    他不是不喜欢被簇拥,好吧,是非常享受,但,谁能来救救他……

    他恐高啊!!!

    热情的子民听不到太子殿下的心声,抛得乐此不疲。

    郎梓恍惚觉着,自己可能快被抛成馄饨了。

    直到观星殿内随侍童子来临,这场小小的庆贺才稍稍消停,奄奄一息的郎梓也得以逃生,被送回车辇内。

    童子带着数十位修士赶来,在纠察刺客、护卫安全的同时,宣读了渝皇的口谕:取消夕月大典。

    举街哗然。

    百姓们期盼这次盛会已久,尽皆落寞不已,那些等着君王赐字的适龄男女更是泫然欲泣。但他们也明白,太子当街遇刺,发生了这样的大事,夕月大典定是无法再进行下去的。

    比起欢庆,那位刚刚救了他们的殿下的安危,才是最紧要的。

    是以,在哀鸣之后,百姓们坦然接受了现实,依依不舍地同他们敬爱的太子殿下告别。

    然而此刻瘫软在车中的郎梓,却无暇顾及车外的人们了。

    就算是四位小仙女温声软语的关怀都无法平息他的怒火。

    一分钟前,系统提示:夕月大典中止,第二环任务失败,请宿主接受惩罚并等待下一次主线任务开启。

    郎梓:这袭击不是我能决定的吧?失败了也算在我头上?还特么有惩罚?我不接受!!!

    系统:宿主,你的任务的确失败了,请不要无理取闹。

    郎梓:不可抗力因素是我能掌控的?

    系统:任务中并未规定不可抗力因素条款。

    郎梓:呵呵,霸王条约哪里投诉?

    系统炸了:投诉投诉你就知道投诉!呵呵你妹!你以为我愿意判你失败?!我们可是拴在一条绳上的蚂蚱!我巴不得你早点完成任务让我转正,省的现在跟着你整天担惊受怕!你特么知道我多久没回家见我对象了吗!!!

    郎梓:……多久?

    系统:三天又十四个小时四十六分二十七秒!!就你上次叭叭个没完我现在整天怕我对象跑路!!我容易吗!!!

    郎梓不得不妥协:……你别吵了,脑壳痛。我认栽,我接受惩罚。

    系统精神一震,语气陡变:宿主接受任务失败判定,即将施加惩罚,惩罚内容随机中。

    系统:随机完成,恭喜宿主,获得惩罚:一月不举。

    郎梓:啥?????

    系统好心解释:一月不举的意思是,一个月内你的……

    郎梓打断它:我知道什么意思,我们不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么,你特么就这么对我?还恭喜?!

    男人的尊严可不是小事,容不得他不恼火。

    系统十分淡定:宿主,请问你现在有对象吗?举不举对你来说有什么本质区别吗?

    好像,似乎,的确没什么区别……

    郎梓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反派国师总撩朕[穿越]: 7.第七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