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书屋 > 都市小说 > 反派国师总撩朕[穿越] > 3.第三章
反派国师总撩朕[穿越]  作者:月逝水
    太子宫中安静的落针可闻。

    郎梓紧张地搓了搓被子,权衡再三,下床把衣服穿了回去,克制道:“我不困了,国师请自便。”

    国师看了看窗外天色,失望地叹了口气:“臣也没有午憩的习惯,既然殿下不困,这便开始授课吧。”

    他动作倒是极快,郎梓也没见国师从哪里掏出的衣服,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他便已收拾整齐,站到了寝殿中央。

    郎梓记得,渝皇请国师授课的目的是为了教习自己如何成为合格的太子。

    如果无法说动渝皇退位,或许自己趁早继位才是挽救她生命的契机,郎梓已然做好了心理准备。

    “不知国师打算如何教导我?可需移步庭院?”

    就算郎梓断定国师脑子有点问题,也不得不向任务妥协。

    国师轻轻一笑:“不需那般麻烦。”

    “今日是授课第一日,臣想教殿下如何抵抗诱惑。在殿内即可。”

    郎梓:“……”

    总觉得有猫腻。

    不等郎梓开口质疑,国师便已侃侃而谈。

    “凡君者,自然会遇到百般诱惑,或是美人,或是财帛,或是权力与力量。”国师说道,单看他表情,的确是正经地不能再正经,“臣将摆下幻阵,殿下需固守本心,方得挣脱。”

    他袍袖微动,拈指成符,不多时便围着郎梓起了个繁复的阵法。

    郎梓只觉天旋地转,再回神时,人已落入一方陌生之所。

    是间现代房屋,不大,装潢也很简陋,但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菜香。

    “小梓回来啦?先洗手,午饭很快做好了。”从厨房方向传来温柔的声音,像极了渝皇。

    又有个中年男子从卧室走出来,身形瘦削,看着温文尔雅,和郎梓珍视的照片中父亲的面貌别无二致。

    “等吃完,老爸陪你去网吧打副本?”男子悄悄看了眼厨房,“嘘”了一声,挤眉弄眼,“马上到你生日了,我拿私房钱给你买了时装,可别让你妈知道。”

    郎梓愣了好一会,才轻轻地点了点头。

    他知道自己在哪里了。

    在天堂。

    一家三口并不富裕,住在老旧的筒子楼里,不是今日停电便是明日停水,可每天放学回家,郎梓都能看见温柔的妈妈和不着调的爸爸。三人挤在小桌上吃剩饭,都欢声笑语不断。

    郎梓沉浸在美好和幸福中,不知过了多少天。

    他没有忘记这里只是幻境,但,哪怕在这里被困到死,他也甘之如饴。

    “今天小梓就十八岁了,成年啦。”晚饭的时候,郎妈妈笑着说,“想要什么礼物?”

    郎爸爸咂了口二锅头,疑惑发问:“咦你不是买了……诶呀,老婆别踩了,疼!”

    郎爸爸抱着红肿的脚趾泪眼汪汪。

    郎梓被爸爸滑稽的模样逗乐,诚实道:“妈妈买的我都喜欢。”

    “油嘴滑舌的小机灵鬼。”郎妈妈笑骂,放下碗筷搓了搓围裙,“快去你房间看看。”

    郎梓依言走进房间。

    他房间很小,只有一张床和一张桌子,可是现在,原本空无一物的桌上摆着台簇新的电脑。

    郎爸爸眼神期待:“快打开看看,小孩子老溜去网吧像什么话。”

    郎妈妈嗔怪:“还不是你教唆的。”

    又冲郎梓道,“快看看喜不喜欢,可不许只拿来打游戏哦,也要学习的。”

    郎梓眼睛酸的厉害。

    “喜欢的,当然喜欢的。”

    “诶?”郎妈妈微微色变,关切地摸了摸他额头,“嗓子怎么哑了,生病了?”

    母亲的手很温暖。

    郎妈妈拿温度计量过了才放心,拍了拍他后脑勺,“臭小子,没一天让人省心。”

    门铃声忽然响了起来。

    “诶呀,蛋糕可算来了。”郎妈妈说。

    “我去开门。”郎梓转身擦了眼里的泪花,先一步跑到了门口。

    门外不是外卖,而是一身正装的男子。

    这男子俊俏的很,穿着白西服,头发梳的一丝不苟,手捧鲜花,容貌却是郎梓再熟悉不过的。

    国师。

    郎梓呆愣。

    “傻站着做什么,把蛋糕拿进来呀。”郎妈妈在他身后喊,跟着走到门前,也愣了愣。

    “阿姨好。”国师彬彬有礼,将花送到郎妈妈怀里,笑盈盈开口:“我是小梓男朋友,小香香,来陪他过生日的。”

    郎梓:“……”

    去你的小香香,你还阴魂不散了是吧!

    天堂陡变地狱,郎梓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等他回过神,幻境已然消散,站在他面前的,正是气定神闲的国师。

    国师勾了勾唇,将手从郎梓腰上撤了下去,不知是欣慰还是失望:“不错,半个时辰便堪破了,比臣想象的快。”

    就是可惜了些,没让他得逞,再次一亲香泽。

    郎梓的语气有些冰冷:“这便是国师说的诱惑?”

    国师不置可否。

    “殿下难道未曾沉迷其中?”国师坦然落座,甚至有闲心给自己倒了杯茶,“不过,蛋糕是何物?殿下喜欢?”

    郎梓脑中一声嗡鸣。

    他知道国师是修真者,游戏资料里写着,齐兰也提过,但他不知道,修真者的手段居然如此可怕。

    竟能窥视自己在幻境中经历的一切。

    他脚底生寒,心知自己的身份定然被国师看穿了,别说完成任务,恐怕不多时便要被渝皇赶出宫去。

    这还是轻的,若是渝皇将他当做密谋潜入的敌人,还不知要如何处置。

    届时,一切都要完蛋。

    系统却开心无比:恭喜宿主完成第一环任务“收服国师”,获得“入道果”一枚!请宿主再接再厉,再完成九个任务本系统就能转正啦!

    ……咦?

    郎梓眨了眨眼,他寻思着自己啥也没做啊,甚至很可能还暴露了穿越者的身份,怎么就莫名其妙收服国师了?

    国师饮尽杯中凉茶,将茶盏倒扣在桌上,轻轻笑了笑,起身道:“殿下,臣这便走了。您稍稍整理一番?这模样让太傅看见,怕是容易误会。”

    什么太傅?什么误会?

    郎梓莫名其妙。

    他感觉到胸口发凉,低头一看,衣襟不知何时扯开了,腰带也只是松松散散地系着,露出好大一片胸膛。

    郎梓:…………………………

    这是国师趁自己陷入幻阵时干的好事吧?!

    屋子里就没有第二个人,而且自己醒来的时候,他的手分明就搭在自己腰上。

    等郎梓匆匆系好腰带,再抬头时,哪里还有国师的身影。

    郎梓嘴角抽了抽,这人跑路的速度丝毫不比穿衣服慢。

    他开始琢磨系统是不是出了故障,凭什么一定要让他收服国师,郎梓是看不出来这对完成终极任务哪里有帮助。

    就算收服成功了,他也觉得国师随时会反水。

    这样的人,喜怒无常,做什么全凭他高兴似的。

    系统督促:请宿主接受第二环任务:成功主持“夕月大典”;任务奖励:修为点100点。

    不接受还能拒绝不成?郎梓腹诽。

    系统:成功接受第二环任务,友情提示,宿主记得善用小弟哦!

    小弟……是指国师?

    不敢用不敢用。

    恰在这时,齐兰叩了叩殿门,小心翼翼道:“殿下可醒了?太傅来了。”

    嗯?又是太傅?

    “进来。”

    等侍女们将太傅引进门,说明来意,郎梓才恍然大悟。

    压根就没有什么国师授课,自始至终,渝皇就派了太傅一个人来。

    所以国师纯粹就是来捉弄他的么?啊?

    侍女们却持完全不同的看法。

    此时太傅已授课完毕,讲了一篇《礼记》并一篇《大渝□□本纪》离开,郎梓和淮菊、湘竹排排坐在桌案前做作业,琼梅磨墨,齐兰剥果子。

    淮菊道:“国师定是关心殿下,才寻了由头见您。”

    湘竹道:“定是如此,国师日理万机,怎会有闲暇戏弄您呢?”

    琼梅也说:“国师可是仙师,仙师怎会说谎,或许是陛下记岔了也未可知。”

    郎梓:“……”

    呵呵。

    他怀疑自己身边的小仙女都被国师收买了,不然怎么一个比一个脑残粉。

    郎梓皱眉:“也许国师动机不纯呢?”

    齐兰笑:“殿下这是哪里的话,莫说国师是我大渝栋梁,便是他真有什么心思也动不到殿下头上的,您可是同他订了婚约的呀。”

    四双眼睛齐刷刷地看向齐兰。

    郎梓惊恐,琼梅、淮菊和湘竹则是骤闻八卦,眼中发亮。

    郎梓:“啥?你说啥?”

    齐兰捂嘴:“诶呀,瞧我这嘴,真是没个把门。我是听黄嬷嬷说的,未必就是真的,殿下不必在意。”

    怎么可能不在意?!

    郎梓脑中晕眩,抓稳了扶手才勉强坐稳,再开口时,不说气若游丝也差不了多少。

    “那、那个黄嬷嬷是怎么说的?”

    “这个嘛,容我想想。”

    “好似是说,殿下幼时沉眠不起,整个太医院都毫无对策。陛下便同国师许诺,若是他能医好殿下,便同意他与殿下的婚事。”

    “……那,我是他医好的么?”

    不止齐兰,侍女们看向郎梓的目光皆是复杂。

    “殿下,国师为了您,这些年可没少东奔西跑。”

    “是啊殿下,那给您吊命的返魂树枝,可都是国师辛辛苦苦求来的。”

    “还有那些稀世灵药,莫说凡界了,只怕在昆仑山都少有,流水一样给您灌下去,也不知道国师吃了多少苦才找到。”

    “唤醒您的归灵汤,国师整整炼了十年呢。”

    郎梓:“……”

    他只觉前路忽然一片黯淡。

    国师,爱好:木雕和郎梓。

    原来系统给的资料没出错。

    郎梓两眼一翻,当下就晕了过去。

 

反派国师总撩朕[穿越]: 3.第三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