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书屋 > 都市小说 > 反派国师总撩朕[穿越] > 1.第一章
反派国师总撩朕[穿越]  作者:月逝水
    秋日傍晚,清风送爽。

    中元将近,大渝国都义安城内,街头巷尾早已挂满了花灯。无数行人自天南地北赶来,只为亲眼目睹这十年一度的夕月盛会。冗长的队伍从城门直连到运河渡口,即便夜幕来临,亦不减反增。

    “怎得今年又开始办盛会了?”说话的是个衣着华贵的青年,他长相怪异的很,身材高大面色苍白不说,额头上还顶着两只绿色的肉角。

    侯在他旁边的老者见多识广,并不惊异,笑道:“这位魔族兄弟第一次来人界吧?自从皇后失踪,渝皇陛下心情低落,这才将盛会停了许多年,今年可不一样。”

    “哦?”魔族青年来了兴致,“难不成你们皇后终于找到了?”

    老者摇头,失踪了十几年的人可不是那么容易就找着的。

    “神君庇佑,是太子殿下终于醒了。”老者禁不住面露喜意。

    渝皇自继位以来,贤明通达,深受国民爱戴,只是委实命苦了些,春秋鼎盛没了皇后,唯一的儿子又在幼年陷入长眠,连呈闲派的仙师都无计可施。得知太子苏醒,百姓们都发自内心为他们的国君感到高兴。

    老者又道:“今年的夕月盛会,太子或许也会出席,我等便是专门来瞻仰殿下容颜的。”

    青年哑然。

    魔族性情散漫,无利不起早,他难以理解人族复杂的感情世界。

    但城门前,和老者抱着相同来意的人并不在少数。

    到处都在谈论着那位未来的国君。

    “听说太子殿下相貌绝美,可比神君!”

    “听说太子殿下品性高洁,智勇双全!”

    “听说太子殿下修为绝顶,举国无双!”

    “听说……”

    “……”

    远在宫中的太子殿下郎梓,并不知道自己在国民心中已然被拔高的如此夸张。

    他正瘫在贵妃榻上舒服地直哼哼。

    大渝,天元世界最强盛的国家,赖于帝王生财有道,整座皇宫奢华无比,作为太子寝殿的东宫更是金碧辉煌。

    百枚夜光珠直将偌大的寝殿映照得亮同白昼。

    “殿下,这力道可以吗?”侍女一圆脸杏眼,声音娇嫩,轻柔地给太子揉肩。

    郎梓给予了她极高的认可。

    “殿下,张嘴。”侍女二身材火辣,厚实的宫装都掩盖不住她胸前的波涛汹涌,此刻媚眼如丝,纤纤玉手上拈着枚晶莹剔透的葡萄。

    郎梓:“啊……”

    不愧是绿色无污染的水果,比现代大棚里种出来的甜多了。

    郎梓心满意足:“仙女姐姐,再剥个橘子。”

    侍女二娇笑着满足了太子的愿望。

    侍女三和侍女四却没有那般惬意,她们正蹙着双眉,可怜巴巴地趴在书案前抄书,也不知是谁不小心打翻了砚台,桌子上洒满了深黑色的墨点。

    看得郎梓心生不忍:“两位小仙女,别抄啦,”

    “诶,这可不行。”侍女三噘嘴,“陛下说明天交不上这份《治国韬略》,就不许您去夕月大典了。”

    郎梓倒是无所谓:“不去便不去呗,我们在宫里玩也不错,我教你们下五子棋?”

    侍女四揉了揉酸麻的手腕,根本无暇抬头,边抄边道:“可是这次典礼上还有仙师来,奴婢们还没有见过仙师呢。”

    其他侍女也跟着附和。

    她们好不容易才有机会出宫玩耍,哪会半途而废,莫说只是帮殿下抄书了,便是去浣洗处洗半个月衣裳都是肯的。

    郎梓叹了口气,终于从榻上坐了起来:“我自己来吧。”

    “别!”两位侍女眼皮直跳,高声阻止了他,“殿下!您别动!您之前打翻砚台,害的我们半本都白抄啦!”

    侍女一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硬生生把太子按了回去,紧跟着道:“殿下,您听话嘛,只要您不添乱,湘竹和淮菊抄完整本也用不了两个时辰的。”

    “是啊殿下,琼梅说的没错,来,吃瓣橘,啊……”

    郎梓张嘴吃了齐兰送到嘴边的橘子,又道:“那,我给几位仙女唱首歌缓解一番疲惫?”

    齐兰讪笑:“若是还唱那首‘太阳当空照’,就……不用了吧……”

    “唔。”郎梓掩面:“齐兰小仙女好伤人心啊。”

    “我再给殿下削个梨?”

    “甚好。”

    他这里春风得意,系统早已炸了。

    “宿主,本系统第一百零三次提醒你,你再不接任务就回不了家了。”

    郎梓被喂了口梨,满嘴甘甜,几天来头一次理会它:我觉得这里挺好的,有这么多仙女姐姐,有吃有喝,为啥要回家?

    系统:???

    它还是头一次碰见不想回家的宿主,整个系统都卡壳了三秒。

    系统:你……你不是有网瘾么,这里可没网。

    郎梓:但是有仙女姐姐呀!

    系统:这些都是NPC!!!

    郎梓:NPC怎么了?你怎么能歧视NPC,我跟你讲,你这种系统,注定会单身一万年的。

    系统抓狂了。

    系统:我特么有对象!

    郎梓:呵,你这样的系统,我见多了,迟早会冒绿光。你赶紧回去看看,你对象是不是被别人勾搭走了。

    系统:……

    系统再没有回话,想来是回去找对象了。

    郎梓当然没有见过多少系统,他不过是信口胡诌。

    没事骗骗系统无伤大雅,能气跑就更好了。

    让劳什子任务见鬼去吧,他是一定要留下的,哪怕这里只是个游戏世界。

    第二日清晨,渝皇果然如约来检查功课。

    侍女们尚在担心会不会被陛下识破,郎梓已经自己坦白了:没抄。

    大渝女皇李令嘉气的直接扔了钗环。

    “你是把朕的话当耳旁风吗?!”

    帝王震怒,满殿皆惊。

    琼梅等人扑通一声就跪下了,连同跟着渝皇来的内官都瑟瑟发抖。

    郎梓却倒了杯茶,笑眯眯地捧到渝皇跟前,气定神闲道:“母皇消消气,儿臣自然有儿臣的想法。”

    渝皇黑着脸饮了茶,显然不相信这个醒来三天只知道玩乐的儿子能吐出什么大道理,却还是打算听一听。

    “敢问母皇,为何要让儿臣抄书?仅仅是为了惩罚儿臣的懒散吗?”

    “自然不是,不过是怕你不肯读书,这才让你抄一遍长长记性。”

    “那如果儿臣都背下了呢?”

    渝皇面上怀疑更甚。

    郎梓就知道她不信,叹了口气,开始朗声背诵:“帝者,百姓之首也,当……”

    从头到尾,一字不差,毫无凝滞。

    渝皇皱眉:“皇儿昨日为何不说已经背下了?”

    郎梓嘿嘿一笑:“昨日说了,母皇就不罚儿臣抄别的书了?”

    向来聪明绝顶的渝皇被摆了一道,气却消了大半,挥手让侍女内官们起身退下,叹息着摸了摸郎梓的发顶。

    “你呀,跟你父亲一样懒。”

    其实这话说的有些没头没脑。原太子从幼时便陷入了沉眠,郎梓穿来也才几天,统共只见了她三次,第一次是太子苏醒渝皇来探望,第二次便是昨日他与侍女们玩乐被罚。无论是原身还是郎梓,都没有时间和渝皇培养出多深的感情。

    郎梓是在孤儿院长大的。从很小的时候开始,他就不再问院长关于父母的事情了,但那张父母唯一的合照一直被他小心翼翼地保存着。

    听着渝皇用和母亲极为相似的面容说出这样的话,郎梓没来由的鼻头发酸。

    “母皇,”郎梓眨去了眼中的湿意,笑嘻嘻地看着渝皇,无师自通地撒起娇来,“儿臣不想继位,儿臣只想当个闲散王爷,每日陪着您便够了。”

    渝皇摇头,“不行。”

    “为何?”

    “此事不需再议。”许是郎梓触到了帝王逆鳞,渝皇一改慈母模样,强硬道:“朕会派太傅来教导你,距离夕月大典尚有五日,这五日内,速速学会当一个称职的太子。”

    见郎梓不语,她又放软了口气,摸了摸他脑袋:“皇儿听话,没有那么难的。”

    渝皇说完,不等郎梓回答,便匆匆离开了。

    殿外等了半晌的侍女们见陛下走时面色不加,赶忙涌了进来,忙不迭地关心着殿下有没有被罚。

    “我没事。”郎梓同她们说了渝皇要派人来的事情,苦笑道:“咱们的好日子到头了。”

    “都怪殿下自作主张。”湘竹埋怨道,“陛下最近本就因为西楚封地的动乱心烦,您就把我们抄的交上去不就成了嘛。”

    郎梓捏了捏湘竹的小脸蛋,“你真当母皇看不出来呀,满宫的花灯上可都是你和淮菊提的诗。”

    湘竹与淮菊面面相觑。

    淮菊小声嘀咕了一句:“殿下怎么不早说。”

    害的她们白忙活了一场。

    郎梓摇头叹气:“我让你们不要抄,你们不光不肯,还不让我自己动手,我向来拿你们这样可爱的小仙女没有办法呀。”

    湘竹与淮菊双双红了脸。

    “行啦,殿下没事便好。太傅性情和善,殿下只要不做出格的事情,想来他老人家也不会过于严苛。”齐兰笑道,她本就不是普通宫女,对朝中之事多少有些了解,“若殿下还是心烦,我倒有个主意帮您解解乏。”

    半个时辰后,即将结束逍遥生活的太子殿下,便在近身侍女的带领下,来到了皇宫中的澄心湖畔。

    澄心湖占地极大,方圆数里不止。秋日里菡萏早已开败,只一池深绿莲叶映衬着岸边黄-菊越显静谧。枫叶正红,倒映绿波之上,轻风吹拂,涟漪微微。

    齐兰拍了拍手,便有小内官上前,从近岸荷叶丛里勾出尾船来。

    这船儿造的精巧,通体翠绿,质如碧玉,难得的是竟看不到一丝接缝。船上设了软塌与坐席,承载七八个人也不在话下。

    几人走近,琼梅惊喜的叫了一声。

    原来船下绕着不少鲤鱼,红白交杂,灵动非常。

    等随着齐兰上了船,郎梓才看到这些鱼儿的妙处:不需侍女们划船,数百鲤鱼尾鳍甩动之间,船儿便自发荡了开去。

    “戏鱼舟”,玩游戏的时候郎梓就觉得这船设定的巧妙,可惜在商城里卖三千大洋,也没有其他用处,他根本舍不得买。如今泛舟湖上,郎梓总算有些明白为什么它被称为《天元》第一撩妹神器。

    船儿随波荡漾,秋风拂面,莲叶的清香充斥鼻间。郎梓躺在软塌上,微阖双眼,耳边听着湘竹与淮菊琴箫合奏,不时张嘴吃下齐兰喂来的果子,又有琼梅捶着肩膀,的确松快了不少。

    只不过,他心里记挂着事情,依旧有些愁眉不展。

    郎梓自小过目不忘,关于《天元》游戏的设定和剧情帖子,他也曾在打本之余粗略看过。

    郎梓不知道为什么这里会多出大渝太子这号人物,游戏里没有任何地方提过这个NPC,系统也不肯说明,只一个劲地催着他接任务。他穿越的时间点比现世里游戏进展的要早一些,西楚动乱刚刚发生,依照游戏里的剧情走向,再过两年,大渝即将发生一次大规模的叛乱。

    渝皇就死在这场叛乱里。

    游戏迭代的资料片称之为“天元之殇”,大背景介绍的极为笼统,只含糊透露隐匿于天元世界的神秘力量蛊惑了大半修真者和仙人,从世界的根基——人族开始发难,企图逐步蚕食天元。

    郎梓穿越的那天,正是资料片发布的第一日,彼时他刚刚打完“动乱皇宫”副本,补上了对叛乱BOSS“国师”的最后一击,眼睛一睁一闭就发现自己躺在游戏里的奢华床榻上,还有个聒噪的系统在耳边喋喋不休。

    他之所以不愿意继位,便是存了说服渝皇退位让贤的想法。

    左右这个世界毁灭与否和他无关,他只是私心的不想让渝皇死。

    可眼下,这计策似乎行不通了。

    郎梓叹了口气。

    他兀自想着心事,没有注意到湘竹和淮菊的奏乐早已停了,也没有注意到齐兰好一会不曾投喂他了。

    只有琼梅揉肩的动作还在继续。

    大约是不忍看他苦恼,琼梅的手指伸到了郎梓额上,轻轻揉开了他眉间的结。

    她手指微凉,指尖大抵是因为做粗活生了薄茧,有些许粗粝。

    郎梓回过神来,闭着眼嘟囔道:“小仙女不要闹。”

    又疑惑地问了一句:“怎么不吹曲子啦?”

    “殿下想听什么曲子?”响在郎梓头顶的声音低沉性感,悦耳不俗,可惜怎么听也是个男声。

    郎梓豁然坐起。

    船儿不知何时已行至湖心,周围被重重荷叶环绕,不见湖岸。

    四位侍女都不见了,船上只有郎梓和说话的男子。

    这男子俊眉修眼,眉心处一道红印细如剑痕,为他原本就俊逸无双的面容平添了一分邪气,此刻正勾着唇,瞬也不瞬地盯着郎梓,那双眸子幽深如潭,几乎让郎梓产生了要被吸进去的错觉。

    看清男子面貌之后,郎梓却是脊背一僵。

    叛乱BOSS,大渝国师,和副本里的建模分毫不差。

    他怎么在这里?!按照游戏剧情,不是两年后才会出现么!

    国师望着呆愣的太子,轻轻一笑。

    那笑声轻的像春日里吻过面颊的柳絮,没来由地让人心底酥麻。

    “殿下这是不信臣会唱曲么?”国师叹气,“那臣便先唱个《十八摸》让殿下开开眼?”

    郎梓:……………………

    你一个大BOSS,出现的不合设定也就算了,哪家的反派开场会唱小黄歌?!

    有这么开眼的么?!

 

反派国师总撩朕[穿越]: 1.第一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