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书屋 > 都市小说 > [综名著]旧日奏鸣曲 > 1.古神降临
[综名著]旧日奏鸣曲  作者:夏复成眠
    如今这世面的行情已经和往日大不相同,如果留心观察就能发现,伦敦的产业链几乎已经全由蒸汽和齿轮替代,那些大字不识的工人操纵着这些精美的机器就像说话一样自然,无疑不象征这是一座高度工业化的大都市。

    浓烟含着煤渣从工厂高耸的烟囱里倾吐出来,污水从容不迫地流进泰晤士河,过去的人在门外倾倒粪便,而现在的人则把雨后的水洼变成了一种奇异的彩色——那是妇女们清洗家用器械留下的油污,有时候还真说不清这些东西究竟是时代的进步还是时代的退步,当然,即便确实有诸多不妙之处,它的确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不小的便利,这就足够让一切成为趋势流行了。

    约翰·华生医生想到这里,从黄铜色的金属支架上娴熟地抽出一卷今早发行的报纸,另一边结构更加复杂的细长架子上放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行进过程中微弱的震颤让咖啡漾起了棕褐色的水波,承装咖啡的一位要好的朋友赠予他的杯子,喝完水之后便可以扭动充作手柄的发条把它折叠成青蛙形状的漂亮装饰物,即便拿在手里也一点不失体面。

    现在所说的体面几乎就等同于蒸汽,即使它全无轻便妥贴的办法随身携带,时髦的女士先生也要从蒸汽驱动的器械上拆解出简单的齿轮结构,充作衣饰和帽檐的点缀,蒸汽和煤石驱动的宠物狗同样有富裕的家庭争相当作活物牵在街道散步,别提这只小小的齿轮青蛙,他乘坐的亦是新式工艺生产的蒸汽三轮车。

    从外部看,它有着类似马车的两个一大一小的包厢结构,三个车轮平稳均匀地往前滚动,烧水的锅炉在车厢上方,排出白烟的通风口也同样在上方,足以让车辆前行工作日的一整个上午,只要午时添加新一份的水和煤炭即可,而多余的热量也没有浪费,它被用来熬煮车厢左侧的免费咖啡,冬天还能给乘客保暖,半小时只要一个便士,在欧洲任何地方都能看见,只不过有的车厢外侧印着方正的锤子和闪电*,有的印着以齿轮为核心的天平一样的器具*。

    等到华生喝完一杯免费咖啡,这辆印了天平的蒸汽三轮车也正好穿进贝克街,在221B门前停了下来,坐在前方更小一些的车厢里的司机拉响手边挂着铃铛的长绳让他从一篇不错的文章里回过神,一个连接着管道,还附带刻度表的小盒子从正前方咔嚓咔嚓地探了出来,上面前进了一格的刻度表示他需要支付一便士。

    象征一便士的铜币啪嗒掉进去,发出清脆的碰撞声,他卷好报纸把它放回原来的位置,又从支架上拿走自己的杯子,这才从车里出去。

    一如往常,头顶上方隐约传来了他的室友歇洛克·福尔摩斯拉奏小提琴的声音,还有房东太太烹饪午餐的味道。

    华生推开门,把外套挂在架子上,为在门口迎接他的那条小虎头狗所表现出的热情感叹了一声,他揉了揉它的脑袋,和哈德森太太打了声招呼,沿着梯子走到客厅,歇洛克就坐在客厅正中央的沙发上,肩上驾着一把小提琴,演奏的曲目他隐约有些印象,似乎是剧场里最近大热的歌剧《古神降临》*里的一个小片段。

    “你也看了这部歌剧吗?”他问他。

    “还没有。”歇洛克放下手里的弓弦,曲调因此戛然而止。

    “说实话,我有点好奇,因为人们都说‘那实在是令人震撼’。”约翰·华生刻意用一种幽默的口吻,试图引起他的兴趣。

    他的这位同居人实在神秘莫测又与众不同,从第一次见面他就有这样的预感,因为他如此精确地推论出了他在阿富汗的经历,而更不寻常的是总有各式各样的客人来这里找他,他们之间甚至几乎找不出什么共同点。尽管对于这个不同寻常的状况感到好奇,但出于礼节,遇到这种情况他还是会刻意避开客厅回到自己的卧室。

    “的确如此。”他笑了一下,那个笑容带着点捉摸不定的味道,让人分不出究竟是从他的话语里找到了可堪一笑的共鸣,还是什么比那更加深层次的东西。

    “哦,歇洛克,你可真是。”华生忍不住叹了口气,他明白这是他现在不想多说的意思,于是也就没有继续追问。

    “话说回来,这些旧报纸上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吗?”他注意到桌子上散乱摊开的那些年份不一的纸页,顺势换了个话题,那是相当厚的一叠,收集起来恐怕很要费些功夫。

    “在你从亨特酒吧见完军队里的朋友之前,我正在研究这上面写的故事。”歇洛克拿起了其中的一份。

    “你又是怎么发现我上午去了亨特酒吧的?”约翰·华生也随手抽出一份报纸,声音听起来有些纳闷。

    “你出去和回来的时候都坐了蒸汽三轮车,那证明你去的地方至少有半小时的车程,衣饰上虽然只有咖啡的味道,但衣袖上却有啤酒造成的污痕,就在出发之前它还并不在那里,这两点加起来,再加上你出发的方向我就可以断定你去了亨特酒吧。

    还有外套不自然的褶皱和雪茄烟灰,根据这些,我可以初步确认你是和一位友人去了那里,据我所知,伦敦并没有什么会突然喊你出去喝酒的朋友,熟识的医生如若没有什么变故也不会在清晨发出这样的邀请,我昨天并没有在巴茨医院听见相关传闻。

    并且我知道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你不会在清晨出门,更何况从酒吧和雪茄的选择就能看出这个人并不落魄,于是我推测你这次是和一位刚从阿富汗回来的朋友一起,因为我恰巧在最近的报纸上看到了其中一支驻军回来的消息。”说到这些,他总是显得十分有耐心,似乎正希望旁人从中得出点什么启发。

    “太不可思议了!”虽然听起来简单,但试试就知道,要把一切琐碎的东西串联在一起可绝不是什么简单的活计,就像他推论他来自阿富汗那次一样,恐怕无论过去多少次,他都会为他无与伦比的观察力而惊叹。

    “这只是最基础的推断,我的朋友。”他也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放下报纸,起身把小提琴搁置在了柜子上。

 

[综名著]旧日奏鸣曲: 1.古神降临阅读完毕!